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二十章【司苑局】(上)
    史学东对胡小天的风流史表现出极其浓厚的兴趣,他曾经送给胡小天一幅买/春图,一幅春/宫图,还有一大瓶三鞭丸,不知胡小天这一路前往西川光顾过几处地方,虽然当初他送给胡小天这些东西的目的是极其阴险的,巴不得这厮误入歧途,精尽人亡,又或是染上一身的花柳病,可现在两人之间早已一笑泯恩仇,成为了一根线上的蚂蚱,患难与共的弟兄,史学东曾经不止一次问过:“兄弟,你跟我聊聊,你弄过几个大闺女?”胡小天便不搭理他。

    史学东骨子里有一种纨绔子弟特有的执着,时而会将这句话的主题变成歌姬、舞姬、青楼女子、良家妇女、熟妇、寡妇,总之这货能够想到的会悉数例举一遍,而且话题离不开女人,胡小天对此的表现是爱理不理,史学东也习惯于自说自话,可渐渐这货也随着体内雄性荷尔蒙水准的降低,变得有些无味了,虽然仍然在聊女人的话题,可明显失去了过去的神采。他开始渐渐对女人失去了兴致,他的声音也在一天天变得尖细。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皇宫内已有一月,秋天已经到来了,牛羊房的太监们又多了一样工作,每天天不亮就要起来打扫院子里的落叶,胡小天照例是不要早起的,管事的太监没人会这么早起来,所以胡小天也不用担心受责。

    太阳出来的时候,小卓子已经为胡小天准备好了洗漱用具,将水温试好,然后来到通铺的最东边,这里特地腾出了一个七尺宽的地方,作为胡小天专用就寝区域。能力越大,占领的地盘越大。喊了三声天哥之后,胡小天这才懒洋洋起床,洗漱干净。小卓子陪着笑脸在他身边低声道:“天哥,刚才东哥又把林丙青给打了。”

    林丙青就是那个麻脸太监,自从那次被胡小天一砖拍蒙之后。他在太监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史学东记恨这货在入宫之时抽打自己鞭子的事情,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对林丙青饱以老拳,林丙青被打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鲜事。有胡小天给史学东撑腰,这货的气焰也是日渐跋扈。胡小天也提醒过这厮初来乍到需要低调,毕竟他们是罪臣之子。可后来发现这帮太监大都是欺软怕硬之辈,以恶制恶倒也不失为一个绝佳的手段。

    胡小天嗯了一声,整理好了衣服来到牛羊房,每天例行的搬抬工作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史学东在现场指挥,看到胡小天出来了,赶紧迎了上去,咧着嘴笑道:“兄弟起来了?”同舟共济的现实让史学东对这位小兄弟的感情与日俱增,当然这其中不仅仅是友情,掺杂更多的是巴结的成份,史学东已经见识到了这位兄弟的厉害,想在皇宫内立足。想好好活下去就得找个强有力的靠山,目前胡小天是他唯一现实的选择。

    胡小天点点头。

    史学东附在他耳边低声道:“刚留了几块最好的牛肉。待会儿让他们去弄了,咱们哥俩好好吃一顿。”

    胡小天看到林丙青扛着一只肥羊从他们面前经过,这货一只眼睛淤青发紫,显然是刚刚被打,林丙青经过的时候充满怨毒地向两人望来。史学东怒斥道:“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睛给抠出来?”

    林丙青忍气吞声地低下头去,默默走过。史学东望着这厮的背影骂道:“贱人。真是一天不打都不行。”

    胡小天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咱们来了这里一个月,你揍了他至少也有二十顿,狗急还跳墙呢。”

    “他敢跳,我就把他的狗腿给打断。”史学东一番话说得气势十足。

    看到胡小天没什么反应。他马上又道:“兄弟,你今儿起晚了,刚才我看到一个宫女,那脸蛋那腰身别提多美了,看得我这心里火燎火燎的。”

    胡小天笑道:“东西都没了,你还有那念想?”

    史学东叹了一口气,一脸悲壮道:“我剩下的也就这点念想了,这是我们做男人最后的一点尊严了。”

    胡小天看了史学东一眼:“都蹲着尿尿了,扯这些没用的有意思吗?”一提到这关键的一点,史学东马上蔫了下去,什么男人尊严,根本就是自欺欺人,命根子都没了,还算个毛的男人?

    此时衣着光鲜的张福全缓步走入牛羊房的院子里,史学东赶紧朝胡小天使了个眼色,凑到骡车前去帮忙搬东西。胡小天并不着急,慢慢朝骡车走去。

    张福全叫道:“小胡子,你站住!”

    胡小天这个郁闷啊,一个太监被人称为小胡子实在是有些违和,放眼内宫里面,太监能够长出胡子来的也只有自己了,不过胡小天对这一细节还是非常的注重,每天都会悄悄净面,因为他做得谨慎,至今都没有露出破绽。

    胡小天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张公公好!”

    张福全嗯了一声,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胡小天道:“你跟我来!”

    胡小天跟着张福全出了牛羊房,来到御膳房东首的小房间内,一进门就看到权德安坐在那里喝茶,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张福全将胡小天领进去,然后向权德安打了个招呼,恭敬退了出去。这从另外一个方面证实,他是权德安的心腹,所以才会有胡小天第一天入宫就将他带到尚膳监,躲过了验明正身那道关口。

    等张福全离去之后,权德安淡然道:“坐吧!”

    胡小天仍然站在他的对面道:“权公公面前小的不敢坐。”

    权德安也没有勉强他,右手捻起茶盏,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这一个月过得还习惯吗?”

    胡小天道:“无非是一些粗重的体力活,劳累是劳累了一些,可好在能够强健筋骨。”

    “你是怪杂家给你找了一个辛苦差事?”

    胡小天道:“不敢,就是实话实说,小天不敢欺瞒权公公。”

    权德安点了点头道:“皇宫这么大,总得慢慢适应,有些宫人,一辈子都呆在一座院子里,直到老死都未必有离开的机会。”

    胡小天知道权德安所说的都是实情,低声道:“权公公此次前来是带我离开的吗?”在他看来权德安肯定会有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透露出一点风声,全都是因为时机尚未成熟。

    权德安道:“教给你的功夫修炼的怎么样了?”

    提到这件事胡小天不禁有些汗颜,那个提阴缩阳虽然修习了这么久,可仍然一点进境都没有,根本做不到权德安所说的收放自如。不过因为在宫中呆了一个多月都无人再来验明正身,胡小天对修炼这门功夫也变得没有那么迫切,这么大一皇宫,好几万太监,谁会注意到自己。

    权德安看到他的表情已经明白胡小天一定是毫无进展,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道:“你这方面的悟性实在是差了一些。”

    胡小天道:“不如权公公再教给我一些别的功夫。”

    权德安道:“之前杂家虽然传给你十年功力,不过你有了功力却不懂得如何去运用,所以我还需交给你一个调息运气的法门儿,让你能够将这些功力化为己用,不然这些功力在你的体内早晚会如同脱缰的野马,缺少控制,搞不好会走火入魔。”

    胡小天听到走火入魔这四个字,不由得心中一惊,权德安果然没那么好心,这老家伙强行输入自己体内的武功估计是弊多利少,也就是说,倘若自己不听他的话,不按照他的吩咐行事,以后一旦走火入魔,老家伙肯定会袖手旁观,想到这里,额头不由得冒出冷汗。

    权德安阴恻恻道:“你应该懂得其中的利害,把运气的口诀牢牢记住,以后要勤于修炼,顺利的话三个月之后会有小成。”

    胡小天老老实实听着他教给自己的口诀,权德安耐心指点了他半个时辰,临行之前,向胡小天道:“杂家以后会很少到宫里来,再有什么事情,咱们会在宫外见面。”

    胡小天眨了眨眼睛,宫外见面?皇宫内守卫森严,层层把关,这宫外岂是那么容易出去的。

    权德安道:“杂家已经为你做出安排,用不了多久,你会被调往司苑局,负责蔬果之外出采购,出宫就会变得容易。”

    胡小天闻言心中大喜过望,自从入宫以来,他就如同被关进了监狱,虽然在牛马房也算混得风生水起,可毕竟自由被人限制,根本没有外出的机会,倘若能够负责外出采购蔬果,那么就意味着自己可以大摇大摆离开皇宫,有了逃离京城的机会。

    权德安道:“你最好不用想着逃走,没有我帮你,你体内的异种真气很快就会失控,一旦压制不住这异种真气,你就会走火入魔,经脉尽断而死,杂家不是在吓唬你,天下虽大,却无你的藏身之地,我能够救了你们胡家,也一样能够将你们胡家重新打入万劫不复之深渊。你即便是有了离开皇宫的机会,没有我的吩咐绝不可以主动接触任何人。”

    胡小天点了点头,他知道权德安肯定不是危言耸听,这老太监处心积虑地安排这么多的事情,肯定不是针对自己,而是在布局,下一盘很大的棋。

    看医统江山最新章节到长风学.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