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一十九章【板砖飞啊飞】(上)
    来到一旁的偏门处,发现等候在那里的并不是自己一个,还有七名太监早已候在那里了。其中一人胡小天居然认识。正是吏部尚书史不吹的宝贝儿子史学东,说起来胡小天和史学东还是八拜为交的结义兄弟。想当初两人假意结拜,胡小天前往青云上任之时,史学东还亲自去十里长亭相送,赠给他两张黄/图,其目的无非是为了坑他,现如今他们两人的老子全都蒙难,两人以太监的身份相逢在皇宫之中,四目相对颇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在这种感觉的前提下自然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两人只是眼神交流了一下,谁也不敢出声打招呼。一群人跟着张福全,在两堵宫墙内的道路中快步前行。尚膳监负责掌管皇上和宫内饮食,宴席。其中也是人员众多,因为此前辞去了不少的老弱病残,尚膳监如今剩下的太监不到半数,这其中还包括有掌印及提督光禄太监、总理,管理、佥书、掌司、写字、监工及各牛羊房等厂监工,以及各部采办。这些人是有职位在身,多数都是闲职负责管理指挥,真正的粗重活计是轮不到他们去干的。

    张福全所负责的是牛羊房,说穿了就是屠宰场,皇宫内是不允许宰杀牲畜的,往往都是在专门的地点宰杀洗净之后送入皇宫,再由小太监送与厨房备用。

    张福全叫来这些新来的太监就是出苦力的,带着他们来到御膳房的院子里,指着满满两车宰好的牛羊,张福全道:“你们几个把这些全都抬到牛羊房里面。”

    牛羊房乃是张福全负责的地方,在哪里负责将宰杀好的牛羊分割洗净,然后根据御膳房的要求。将肉归类送到案上。乍听起来,这工作没什么技术性,可真正干起来却是对体力的一个严峻考验。

    虽然前来干活的太监不少,可真正的粗重体力活全都交给了这八名新人。在哪儿都有个先来后到,老人欺负新人是常有的事情。张福全交代完事情之后马上就离去了,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安排。

    这边张福全一走。一个满脸麻子的太监就停下手头的活儿,指了指胡小天他们八个道:“快点快点,耽误了今日的午膳,就把你们的脑袋全都砍下来。”一番话说得嚣张跋扈盛气凌人,老人欺负新人在任何环境中都经常可以看到。

    八名新来的太监全都默不吭声,包括胡小天和史学东这两个昔日**在内。初来乍到,环境都不熟悉,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更何况他们两个现在家族蒙难。有点过时的凤凰不如鸡的心境,犯不着和这些太监一般计较。

    胡小天和史学东两人自然而然地编成了一组,两人的头脑都够灵活,当然明白要挑拣轻点的活干,共同拎起了一头大约五十来斤的肥羊送入牛羊房内。

    史学东终于瞅到机会,压低声音道:“兄弟,你怎么也来了?”

    胡小天道:“没办法,皇命难违啊。”

    两人抬着羊一边往里走。一边小声说话。史学东道:“你净身了?”

    胡小天道:“你这不废话吗?不切干净谁让你入宫啊。”心中却窃喜不已,史学东必然没有自己那么好命。净身这一关他是万难幸免了。

    史学东黯然叹了口气道:“想我史学东当初何等风流倜傥,如今却落到这样的境遇,当真是生不如死。切肤之痛,抱憾终生啊!”

    胡小天心说你丫当初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现在这种下场也算得上是因果报应了。老子跟你比起来那才叫好人,虽然心里瞧不起史学东的为人,可是在皇宫内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位故人,还刚巧是结拜兄弟,以后搭个伴也好有个照应。胡小天劝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反正你该风流也风流过了,该享受的也享受了,对咱们兄弟来说,最要紧的还是保住性命。”

    史学东深以为然,点了点头,正准备开口说话,冷不防身后一人挥动皮鞭狠狠抽打在他的背上,打得史学东痛彻心扉,双手一抖,手中肥羊失落在地上。却是那麻脸太监从一旁冲了上来,挥鞭就打,口中骂咧咧道:“不开眼的奴才,一看就知道你们是好吃懒惰的东西,居然在这里躲懒聊天,信不信爷把你们的脑袋给砍了。”

    史学东捂着受伤的后背敢怒不敢言。

    那麻脸太监扬鞭又要向胡小天抽下去,却遭遇到胡小天阴冷的目光,不知为何从心底产生了一股寒意,犹豫了一下,胡小天已经将那只肥羊扛起走开。这一鞭终究还是没抽下去,麻脸太监骂道:“不要再有下一次,再看到你们偷懒,我将你们两个新来的吊起来打。”

    新来的太监很快就发现,一旦张福全出来,那帮老人便装模作样地去搬东西,一旦张福全离去,马上这帮人就开始找到阴凉处休息,在宫廷中呆久了,这些太监早已混成了老油子,他们会抓住一切的时机偷懒躲滑。

    像史学东这种养尊处优惯了的衙内,过去哪干过这些粗活,很快就累得直不起腰来。那麻脸太监又朝他走了过去,看样子又要去寻他的晦气。史学东喘着粗气道:“你别逼我,我实在是扛不动了……”其实不只是他,新来的八名太监有七个都已经累趴了。

    唯有胡小天是个例外,这厮肩头扛了半只宰好的肥牛,大步流星地向牛羊房走去,根本见不到任何的疲态,看得周围太监一个个目瞪口呆,这货显然是天生神力,且不说他已经来回扛了这么多趟,单单是这半只肥牛也有五百斤上下,他竟然能够独自扛起,而且似乎毫不费力。强者为尊,人对强者都会自然而然地生出敬畏之心。胡小天今天的表现已经震慑到周围不少的太监,虽然胡小天并没有显露任何的武力,可单单是这身蛮力已经相当出众,谁也不敢轻易得罪这样的人。

    胡小天自己心中是明白原因的,他过去虽然有些力气,可是并没有强悍到这样的地步,应该是权德安传给他的功力起到了作用,不但膂力大大增强,而且干了这么久竟然没有产生任何的疲惫感。

    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总算将所有的牛羊搬完,胡小天来到水盆边洗了把脸,抬起头看到一人正笑眯眯看着他,伸手递给他一条毛巾。正是牛羊房的监头张福全。

    胡小天接过毛巾擦了把脸,低声道:“谢谢张公公。”

    张福全小声道:“你放心吧,以后我会多多关照你的。”他说完就转身离去。

    在胡小天的记忆中并没有和此人有过什么联系,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权德安之前打了招呼,不然张福全不会选中自己,并带他直接来到尚膳监,躲过了验明正身的程序,看来权德安在宫内的势力还真是不小。自己以后需要小心从事,不知有多少他的眼线被安插在自己周围。

    只是有一点让胡小天颇为不解,既然权德安有这么大的本事,为何不把自己直接安排到皇上的身边,而是弄到这里做苦工?难道是他想通过这种方式先考验一下自己?

    辛辛苦苦在牛羊房干了一天,新来的几位太监全都累得筋疲力尽,吃过晚饭,总算到了可以休息的时候。在大康皇宫之中,低等级的太监往往都是住在皇宫西南角落的监栏院中,所有当值的太监都住在其所在地方的内宅里。还有不少太监在忙完一天的工作之后,会按时出宫,住在皇宫北边的大片平房内,每天一早,天没亮的时候再返回宫中干活。

    胡小天他们这群新来的太监虽然地位卑微,可是因为他们每天都要早起做活,所以就住在宫内,尚膳监的西墙有一排耳房,那里就是他们过夜的地方。

    房间布局全都差不多,沿着北墙设有通铺,一到了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小太监就在这里集体入眠,每间房内要躺上二十个人,虽然房间不小,通铺很长,可真正二十个人全都躺下去,几乎连翻身的空都没有。

    胡小天和史学东他们八个是最后才回去的,八个人被平均分配到四个房间内,胡小天和史学东两人刚好一组。史学东没有胡小天这么好命,即没有净身,又得蒙高人传了十年的功力,这厮一边揉着肩,一边叫苦不迭道:“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可真要是这么活着还不如死了呢。”

    胡小天道:“万事开头难,凡事都得有个适应期,大哥,你过去好日子过惯了,吃不得苦,过几天等适应了就好。”

    史学东看到不远处几个太监正在交头接耳,不时还不怀好意地向他们两个看来。史学东低声道:“小天,我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头啊,那帮太监看咱们的眼神似乎不善,该不是正在筹划怎么对付咱们吧?”

    胡小天其实早已留意到那几人的举动,低声道:“一定是。”

    看医统江山最新章节到长风学.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