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心不古】(上)
    户部侍郎徐正英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出门,对外宣称抱恙在身,实则是躲在家里静观朝堂的风云变化,新君上位,老皇帝退下去当了太上皇,在短暂的平和过后,大康内部隐藏的矛盾便不可避免地触发了出来,先是西川李天衡打着勤王的旗号割据自立,然后这位新任天就开始在朝廷内部进行大规模的清洗。徐正英并不担心事情会波及到自己,他虽然是户部侍郎,正四品官阶,但是在户部只是第三把手,主管钱法堂和宝泉局。一直以来他都想和胡不为拉近关系,可是胡不为对他却始终抱着戒心,过去的遗憾现在看来未尝不是一种幸运,倘若他真得巴结上了胡不为,成为他的亲信,那么现在只怕也要被胡家的事情连累了。

    听闻胡家已经被查封,胡不为夫妇暂时羁押在刑部候审,徐正英庆幸之余也产生了些许兔死狐悲的念头,虽然目前这件事还没有牵连到自己,一旦问审流程开始,自己作为户部侍郎肯定是要前往刑部作证的,徐正英心早已权衡利弊,墙倒众人推,胡不为这次注定难逃一死,自己就算多推他一把对事情的结果也没什么影响。

    前太太师周睿渊如今已经被正式任命为大康左丞相,统领书省,成为天以下最有权势的人物。除了胡不为的案情之外,徐正英考虑最多的就是周睿渊的事情,说起来他勉强也算得上是周睿渊的门生,可现在并不是攀亲叙旧的时候。今时不同往日,周睿渊的门槛外不知排着多少人等着去争相攀附,赶着过去恐怕连队都排不上。

    徐正英虽然抱病在家,可是这两天并没有闲着,他整理了一份胡不为的罪状。这份东西不但是胡不为罪孽深重的佐证,还可以撇清自己。徐正英认为,胡不为的被抓是周睿渊的缘故,当初周睿渊为了保住大皇龙烨霖的太之位,在朝堂之上据理力争,以至于触怒了皇上。倘若不是他劳苦功高,只怕当时皇上就砍了他的脑袋。胡不为、史不吹之流当初拧成一股绳对周睿渊落井下石,几乎将周睿渊害死。如今周睿渊重新得势,他不可能放过这帮昔日的政敌。

    徐正英因为自己的好运气而庆幸不已,当初他不止一次地提出要在自己的两个女儿之间挑一个嫁给胡家的傻儿,可胡不为瞧不上自己,始终对他冷眼以对,最终选择了剑南西川节度使李天衡家的瘫痪女儿。当时自己还好生羡慕了一番,胡李联手。一旦太龙烨庆继承大统,他们两家将成为大康最有权势的人家。而事实证明,胡不为的运气没那么好,自己的运气也没那么坏。李天衡拥兵自立已经成为大康叛将,而胡不为因为和李天衡联姻而深受牵连。其实无论有没有联姻这件事,胡不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联姻只是又给他多了一个勾结反贼的罪名罢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官场之上千万不可以将宝全都押在一个人的身上。胡不为的事情给徐正英提了一个醒,有些时候千万不能落井下石。焉知不会十年河东转河西,焉知人家不会东山再起。当然胡不为这种例外,他这次难逃大劫,百分百是个被诛族的下场。

    徐府官家徐福敲门进来,附在徐正英耳边低声道:“老爷,外面有一个小孩求见。他说是您远方的亲戚。”

    徐正英皱了皱眉头,身为户部侍郎,闻名过来投奔的亲戚的确不少,他摆了摆手道:“给他二两银打发他走。”现在这种心情下,的确不想见什么外人。

    徐福低声道:“他写了张字条让我带来。说您看了就会明白。”

    徐正英接过那张字条,却见上面写着:“上竖是狗,下垂是狼!”徐正英看到这行字不由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人在哪里?”

    徐福道:“就在门外!”

    徐正英道:“你说小孩?”

    徐福点了点头道:“十二三岁的小男孩,长得颇为机灵,西南口音。”

    徐正英本以为胡小天亲自登门,被吓了一跳,倘若让外人看到,还不知怎么想自己和胡家的关系,听说是个小孩这才放下心来,沉吟片刻低声道:“徐福,你带他进来,留意一下外面,有没有人跟在他后面。”

    徐福应了一声,不多时带了一个青衣男孩走了进来,那男孩来到徐正英身边,很乖巧地给徐正英叩头道:“小的高远给徐大人请安。”

    徐正英捻着山羊须,打量着眼前的小孩,确信自己从未见过这男孩,眯着双眼道:“你认识我吗?”

    眼前男孩正是高远,他眨了眨眼睛道:“不认识,但是我知道您是户部侍郎徐大老爷。”

    徐正英道:“你是我远房亲戚?”

    高远马上摇头道:“我哪有那个福气,是别人给我钱让我送信时候这么说的。”

    徐正英道:“什么人让你送信过来的?”

    高远道:“是个年轻男,我也不认识他,他给了我一两银,说让我送信来这里,只要将信送到,说徐大老爷还会重重有赏。”

    徐正英皱了皱眉头:“他还让你传什么口讯没有?”

    高远伸摊开右手伸了出去,分明是找徐正英要赏钱。

    徐正英让管家徐福给他拿了二两银,高远喜孜孜接了过去,揣在怀里收好,又道:“他说一个时辰后在笔会的地方等您。”

    徐正英已经断定写给自己纸条的这个人是胡小天无疑,外人不可能对当天的情形知道的那么清楚。

    高远又唱了一诺道:“徐大老爷,如果没其他事我先走了。”

    徐正英点了点头。

    望着高远矮小的身影离去,他向徐福低声道:“找人盯着那孩,看看他究竟往哪里去。”

    “是!”

    高远离去之后,徐正英想了想,马上让人准备,先安排十名亲信家丁前往烟水阁内外去埋伏,然后又带了徐福和两名家丁前往烟水阁,他知道胡小天为人狡猾,倘若自己出现的话,恐怕那小不会现身。从胡小天没有直接前来自己的府邸就证明这小还是保持着相当的警觉,十有八躲在烟水阁附近观察自己的动静,如果自己带太多人过去只怕会引起他的警觉。

    徐正英出门的时候,派去跟踪高远的家丁来报,那小孩拿了银之后直接去集市上吃东西,然后去看人耍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没看到有人和他联络。

    徐正英这才放下心来,只要抓住胡小天,就意味着大功一件。等于自己向新君立下的投名状,想到这里,他的内心不由得一热。

    胡小天选择徐正英作为突破口纯属无奈之举,虽然徐正英过去曾经是老爹的属下,可此人擅长投机专营,趋炎附势,在胡家蒙难之时很难保证他不会落井下石,假如自己就这样冒冒然前往徐正英府上拜访,只怕他可能对自己不利。胡小天想来想去,此事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先让高远前去送信,然后将徐正英引到烟水阁,自己仗着易容之便,刚好可以在一旁观察徐正英有无异常举动。

    徐正英也算得上老奸巨猾,他担心打草惊蛇,所以提前将人马布置在烟水阁内外,快到约定时间的时候,他带着徐福和两名家丁来到烟水阁外。徐正英并没有让家丁跟随自己上楼,示意徐福带着他们在外面等着,独自一人走上烟水阁。他是这里的常客,烟水阁老板看到他过来慌忙上前打招呼,徐正英就在五楼挑选了个靠窗的位坐了,环视周围,并没有看到胡小天的影。

    徐府有十二名家丁全都乔装打扮埋伏在周围,徐正英叫了一壶茶,一边品茶,一边看着外面的风景,其实他此时心纷乱如麻,根本无心外面的景致。

    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仍然不见胡小天露面,徐正英不由得有些心急了,难道这小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看了看周围,埋伏在那里的家丁也都等得有些不耐烦,有几人朝徐正英的方向望来。

    徐正英扭过脸去,使了个眼色,这帮下人毕竟还是沉不住气。足足等了半个时辰,胡小天还是没有现身的迹象。

    此时邻桌的客人已经付账走人,整个五层除了他和家丁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徐正英不禁有些失望,估计胡小天不可能再来了,决定离去,他站起身来仍然独自离开了烟水阁。来到门外却看到一辆马车刚好从外面经过,挡住了他的去路。徐正英正准备绕过马车,走向自己的座驾,冷不防一名年汉贴近他的身边,手短刀抵在徐正英的身后,低声道:“别回头,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上车。”

    徐正英心头骇然,身体僵在那里。

    那年汉正是胡小天所扮,他冷冷道:“让你的人不要跟过来,现在上车!”

    徐正英哪敢不从,他向远处的徐福大声道:“你们在原地等我,我遇到了老朋友,去去就来。”(未完待续。。)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