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零五章【舍身相救】(上)
    胡小天知道周举的身上有不少书呆子的特点,若是这种人犯了脾气最容易钻牛角尖,他钻牛角尖不怕,怕的是把自己也给连累了。胡小天慌忙提醒周举道:“周先生,男人大丈夫能伸能屈,虽然李氏自立,但西川毕竟是他们的势力范围,我等说话做事还必须要小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将他们谋反的事情尽快通报给朝廷。”

    周举经胡小天提醒,方才意识到胡小天如今还处于被软禁之中,之所以说了那么多的内幕给自己,一是因为相信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想请自己帮忙,将他救出虎口。周举道:“胡大人想我怎么做?”

    胡小天低声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他刚刚已经成功引起了周围人的怀疑,这帮人怀疑他得了鼠疫的同时也产生了恐惧心理,现在只缺少一个权威的论断,只要周举说他很可能染上了鼠疫,恐怕包括李鸿翰在内的所有人会对自己避之不及,更不用说带他前往西州了。

    周举和胡小天商量之后,离开了门外,仍然是带着口罩,走到庭院之中方才将口罩摘下。两名负责值守的侍卫凑上来询问胡小天的病情。

    周举叹了口气道:“十有**是鼠疫了,他喝了被老鼠屎混入的水所以致病。”

    两名侍卫听得内心发虚,他们对周举的医术闻名已久,既然周举都这么说,这件事应该错不了。其中一人道:“周先生,我听说鼠疫特别厉害,只要跟他接触过的人都会患病。”

    周举道:“现在还无法断定,还是留在这里观察几日,再做定论。”

    一个声音从远处响起:“周先生仍然无法确定诊断吗?”却是李鸿翰去而复返。

    周举向李鸿翰施礼道:“李将军,我刚刚去房间为他诊治,从他的症状和那碗水来看。很多方面都符合鼠疫的特征,只是咱们西川,鼠疫已经销声匿迹了七十年,疫情没那么容易死灰复。我看还是先将他留在行宫内,我每日替他诊治,过几天就能够确定病情。”这番话都是胡小天让他如此说的,假如周举一口咬定胡小天得的就是鼠疫,那么李鸿翰未必肯信。胡小天和李鸿翰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但是能够看出此人性情多疑。故而让周举将事情说得模棱两可,又说要留在行宫内观察。这样一来,李鸿翰反倒没有疑心了。

    李鸿翰道:“周先生,如果他得的真是鼠疫,那么应该如何做?”

    周举道:“倘若他真得了鼠疫。必须要将整座行宫隔离起来,所有和他接触过的人必须留在此地隔离观察,不可让任何人离开这里,这也是为了避免疫情扩散的必然措施。”

    李鸿翰点了点头,他根本想不到会突然遇到这种事。想了想道:“周先生,那就有劳你了。”

    周举道:“李将军如果没有其他的吩咐,我先回去准备配药了。”

    李鸿翰道:“去吧!”

    周举离去之后,那两名侍卫马上来到李鸿翰的身边。

    李鸿翰道:“严周,我天亮后便陪着沙迦使团返回西州,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严周是他的亲信手下,也是负责盯防胡小天的两名武士之一。严周拱手接令。心中却忐忑不已,想不到这种高风险的苦差事落在了他的身上。严周低声求教道:“将军,如果胡大人得的是鼠疫怎么办?”

    李鸿翰淡然笑道:“哪有那么多的鼠疫,你刚刚不是听周先生说了,现在还无法确定,要留在这里观察几日。”

    严周心中暗忖。如果不是鼠疫,你为何走得那么急?原本定在后日出发,可现在突然就要走了,你也担心胡小天染上了鼠疫,害怕传染给自己。越想越是郁闷,今次注定是要冒很大的风险了。

    李鸿翰低声道:“倘若他真得了鼠疫,就将这行宫一把火烧了,千万不可让疫情扩散,你明不明白?”

    严周心中一凛,李鸿翰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如果胡小天染上了鼠疫,那是要将他一起烧死在天府行宫之中的。事到如今,再怕也是无用,双手抱拳躬身领命。

    李鸿翰临行之前又叮嘱道:“还有,一定要严守秘密,不可将他生病的事情泄露出去,以免造成恐慌。”

    胡小天听闻李鸿翰和沙迦使团一早离去的消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世上不怕死的人毕竟是少数。听说自己可能得了鼠疫,无论是结拜大哥还是未来的大舅哥,一个走得比一个快,生怕被自己给传染上了,真是世态炎凉啊,结拜兄弟,同生共死,全都是屁话。

    李鸿翰带走了不少人,天府行宫除了李鸿翰的两名亲信之外,还有六名士兵驻守,虽然对胡小天的盯防仍然不见放松,但是防守范围扩大了很多,胡小天所在的院落已经无人主动靠近。

    胡小天也乐得逍遥。

    周举在傍晚的时候方才回来,他背着药箱,进入房间内,将房门关上。

    胡小天此时精神已经恢复了许多,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周先生,外面的情况怎样?”

    周举道:“李鸿翰护送沙迦使团已经离去,天府行宫外还有六名士兵留守,你所在的院落外面还有两名武士,一个叫严周,一个叫赵启,两人都是李鸿翰身边的人。”

    胡小天道:“城里有什么消息?”

    周举道:“今晨我抽时间去拜会太守杨道全,可是他没时间见我,我看燮州城内外调兵遣将,防备森严,从昨夜开始,城门各处已经限制出入,进出城门必然经过严格盘查。胡大人即便是能够离开行宫,想要出城也并不容易。”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出城之事压下不提,先想办法离开这座行宫再说。”

    周举道:“我有一个主意,我只说你的病已经确诊,就是鼠疫,性命垂危,马上就要死了,必须要将你从这里带走,寻找荒郊野外将你焚化,兴许能够将他们骗过。”

    胡小天想了想,眼下也唯有这个办法最为可行,于是点了点头道:“这两人非常精明,瞒过他们并不容易。”

    周举道:“我且试试看!”

    周举将药箱放下,出门没多久就去而复返,胡小天以为他计策得逞,却见周举摘下口罩一脸惶恐:“胡大人,大事不好了。”

    胡小天道:“何事如此惊慌?”

    周举道:“我刚刚出门,正想向他们说起你病情垂危,命悬一线之事,正看到有人往行宫内运送干柴,还有不少油桶,想必是引火之物。”

    胡小天听他说完,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不用问那些武士已经做好了将行宫整个焚毁的准备,毫无疑问,这一切应该是李鸿翰的主意,若非他亲自下令,那帮武士是不敢擅自做出这种决定的。不过转念一想,如果真要是确诊为鼠疫,将尸体就地焚烧,并将天府行宫一并焚毁也是必要的应对手段。只是这样一来,他们想要打着鼠疫的借口顺利离开行宫的计划就完全落空了。

    胡小天短时间内陷入了一筹莫展的境地。

    周举道:“胡大人,不如这样。”他向胡小天走近了一步,低声道:“反正我是带着口罩进来的,咱们两人身材差不多,如果你穿上我的衣服,趁着夜色离开,他们未必能够分辨得出。”

    胡小天听到周举竟然要和自己对换位置,以这种方式帮助自己离开,马上摇头道:“此事万万不可,我岂可让先生为我冒险。”他心中明白,周举这样做无异于拿性命来交换他的性命,用不了多久,此事必然暴露,周举虽然有些名气,可毕竟只是一个郎中,如何担得起这样的责任。

    周举微笑道:“胡大人不必担心,我对燮州太守杨道全有救命之恩,他欠我不少的人情,即便是他们发觉此事,我想他也不至于恩将仇报,将我杀了。”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我绝不让周先生为我冒险。”周举虽然医术精深,可是在政治上的认识却肤浅得很,他哪知道这些官场中人的阴狠毒辣。

    周举握住胡小天的手臂道:“胡大人,西川如今已经沦为虎狼之地,你若不走,他们绝对不会将你放过,胡大人之前也不顾危险前来救我,周某今日所为只是报答大人的恩情。更何况大人年轻有为,身怀绝技,若是你的一身医术就此失传那该是怎样的损失。”周举不但是在还胡小天昔日救他的人情,更是发自内心的怜惜胡小天的才华,他真不想见到一位如此年轻的医国高手就这样死去。

    胡小天咬了咬嘴唇道:“周先生只需将他们骗进来,我有办法除掉他们两个。”

    周举摇了摇头道:“听闻你有可能染上鼠疫,他们早已成为惊弓之鸟,除非将他们绑进来,否则他们断然是不会靠近这院落的。胡大人,时间紧迫,不能再犹豫了。”

    胡小天望着周举,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用力抓住周举的双手。他低声道:“可若是我离开之后,他们便烧了行宫,先生该怎么办?”

    还差两张月票到两千张,求诸君成全,有月票的请投给医统!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