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零六章【何去何从】(下)为新晋盟主齐达内的老公加更!
    李鸿翰和霍格听到胡小天的这番话也觉得新奇有趣,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登上九五之尊的野望,他们两人都是胸怀宏图大志之人,胡小天的这番话正合他们的胃口,不错,只要老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谁当皇帝又有什么关系?

    李鸿翰端起酒杯道:“好,冲着这句话,咱们喝上一杯。”

    胡小天又喝了一杯,他对自己目前的地位认识得很清楚,老爹只要在大康失势,自己就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李鸿翰之所以现在没有杀掉自己,或许是想用自己为质牵制远在京城的老爹,或许他们李家还存着一丝的道义之念,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自己不比霍格,霍格毕竟是沙迦国王子,人家背后有一个王国作为支撑,自己什么都没有。今晚的事情表明,西川李家和沙迦国之间已经达成了联盟,这样就免除了腹背受敌的危机。

    霍格道:“我从沙迦前来西川的路上,曾经遭遇多次刺杀,若非李兄派人沿途保护,只怕我根本无法安全抵达这里。李兄,我敬您一杯。”

    李鸿翰道:“沙迦和西川乃是兄弟之邦,你来西川,你的安危自当我们负责,我已查清,发动刺杀的是天机局的人,以后但凡他们敢在西川露面,我必然将之一网打尽。”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霸气侧漏。

    胡小天有些奇怪,不是说五仙教想要在中途袭击使团吗?之前那沙迦特使摩挲利还亲口说过五仙教曾经杀死了他们七名成员,联想起途中几起袭击中沙加使团毫发无损的事实,胡小天恍然大悟,五仙教十有**和沙迦使团勾结,搞不好他们就是李家派去专程保护沙迦使团的。耳旁忽然回想起夕颜曾经对他说过的那句话——胡小天,我劝你还是多点心眼的好,不要到最后被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

    其实夕颜在无意有意之间已经流露出一些提示给自己,只是自己一直都没有往心里去。当时只是认定了夕颜不怀好意,却没有想到事情的复杂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夕颜也说过真正想杀周王的是秦雨瞳,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不是这样,但是秦雨瞳出身玄天馆。她跟随自己一路护送周王龙烨方来到燮州应该还有不为人知的目的。只是她抵达燮州之后马上匆匆离去,难道她已经得到了京城的消息。

    想到这种可能,胡小天心中很是不爽,倘若秦雨瞳对这场叛乱已有觉察,那么她没有漏一丝口风给自己是不是太不厚道,怎么说也是一起从青云出来的,为什么要把自己一个人扔在这里?临别时留给自己一张人皮面具当礼物,现在看来这份礼物果然满怀深意,根本是留给自己一条逃跑的后路啊。

    霍格和李鸿翰谈笑风生,素来健谈的胡小天反倒沉默了许多。李鸿翰看出他情绪不高,关切道:“小天,你好像有些不开心啊。”

    胡小天道:“不是不开心,只是想起京城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不知我爹现在情况怎样了。”

    李鸿翰道:“胡叔叔深谋远虑。见惯风浪,这次的事情应该不会影响到他。”

    胡小天心中暗叹,改朝换代伤不到我老爹,可现在是你们李家造反,我是怕被你们李家连累。

    李鸿翰又低声道:“其实之前我已经派人去京城通风报讯,胡叔叔早就有所准备。”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多谢李大哥想得如此周到。”前些日子胡天雄来青云看望自己的时候还对此一无所知,否则肯定会透露风声给自己。胡小天几乎能够断定李鸿翰所说的一定是谎话。割据为王可不是小事,李家即便和胡家有姻亲关系,也不敢提前告知,人心隔肚皮,尤其是政治上的事情,胡不为和李天衡当初的联姻目的就是互利互惠。而现在李天衡决定自立,胡不为未必肯和他继续站在同一立场上。

    虽然仅仅是一天的时间,胡不为两鬓的头发已经斑白。他默默坐在卧室内,一旁妻子徐凤仪眼圈红红地坐在床上,双目静静盯着烛火。两人都是一言不发。

    最终还是胡不为打破了沉默,叹了口气道:“凤仪,你若是感到心中难过,就哭出声来,或许还能好过一些。”

    徐凤仪摇了摇头:“我现在哭还有用吗?”

    胡不为抿了抿嘴唇,哭解决不了问题,此次朝中的风云变幻来得实在太过突然,他虽然有所觉察,但是终究还是无能为力。

    徐凤仪咬牙切齿道:“倘若不是你权力熏心,又怎会和李家扯上关系?我们好端端的儿子偏偏要和李家那个瘫痪的女儿订亲,只是订亲倒还算了,你竟然趁着我回金陵期间,将儿子送到西川去,胡不为啊胡不为,枉你精明一世,老来竟是如此的糊涂,是你一手将儿子推入了火坑之中。”

    胡不为垂下头去,低声道:“我让他去西川,是担心朝廷的变动影响到咱们胡家,若是咱们老胡家遇到了麻烦,至少还能够保全这根独苗。”

    “你以为李天衡会善待他?过去李天衡之所以愿意和咱们结亲那是因为你是大康户部尚书,手握大康财权。现在大皇子继承皇位,太子被杀,一朝天子一朝臣,你未来会怎样还不知道,想当初皇上废黜大皇子的时候,你跟着没少说话,如今大皇子得势,未必肯放过你。此次李家公然谋反,表面上正义凛然,打着清君侧立正统的旗号,可实际上大皇子才是正统,李天衡割据西川,据西川之险,短期之内自然无忧。他若自立为王,咱们胡家对他还有什么利用的价值,我可怜的孩儿啊……”徐凤仪说到这里,心中一酸,不禁潸然泪下。

    胡不为对妻子说得这番道理早已明白,他自问机关算尽,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终究还是没有料到李天衡谋反。之前将儿子送到西川,无非是想给胡家留条后路,现在看来,无异于等于亲手将儿子送入虎口。李天衡的为人他非常清楚,此人坚忍果决,做事雷厉风行,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轻易更改,割据自立显然不是突然的决定,此前李天衡肯定经过深思熟虑,而且做足了准备。

    想起李天衡此前送给自己的那幅对联,南桥头二渡如梭,横织江中锦绣。西岸尾一塔似笔,直写天上章。这对联如今看来真是满怀深意。江中应该指得是大康,二渡莫非指的是太子龙烨庆和大皇子龙烨霖,上联指的是这两位皇子在江中来回奔忙,可是真正可写天下章的却是西岸尾的宝塔。如今才知道西岸值得是西川,宝塔是他李天衡。胡不为心中暗叹,李天衡胸怀异志,早有反意,自己为何如今方才悟到。

    其实这对联的下联只是胡小天无心所对,当时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经过胡不为现在的解读就有了预言的意义,这就和古人写了错别字,到现代全都变成了通假字一样,过分解读的缘故。

    胡不为现在的局面有些进退两难,新皇即位,正是臣子争相效忠的时候,今日传来李天衡拥兵自立的消息,自己应该做得就是马上公开断绝和李天衡的关系,可现在他儿子还在李天衡的治下,不免有所顾忌,若是触怒了李天衡,以他的性情很可能会迁怒于自己的儿子。

    徐凤仪看到丈夫始终沉默不语,不由得有些焦躁:“你倒是说话啊!咱们胡家只有这一根独苗,他要是有了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可怎么活啊!”她抽噎了一声,抹干眼泪道:“我今晚就去西川,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要将小天平平安安地带回来。”她猛然站起身来。

    胡不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道:“凤仪,不要胡闹!”

    徐凤仪摔开他的手掌怒道:“我胡闹?不是你将儿子送到了西川,我会胡闹?你不敢去,我去!你现在就给我写一封休书,我徐凤仪一人做事一人当,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和你们胡家无关。”儿子是娘亲的心头肉,徐凤仪想到儿子在西川时刻都有性命之忧,更是如坐针毡,恨不能胁生双翅,立马就飞到儿子身边。

    胡不为道:“凤仪,小天也是我儿子,我心里一样焦急,一样担心,可是担心又有何用?我已经让胡天雄率人即刻前往西川,争取将小天救出,即便是救出他,京城他也是不能来了。我曾经的罪过大皇子,他登基之后,肯定会重用过去的那班近臣,我看周睿渊十有**会成为当朝宰相。若是他当了宰相,我定然捞不到好处。”想起当初周睿渊被贬之时,自己曾经狠狠参了他一本,虽然出发点是因为当初周家悔婚,当时他以为周睿渊会就此销声匿迹,再无出头之日,却想不到风水轮流转,被废的大皇子龙烨霖居然成功登临皇位。所以说做人还是留三分余地的好,胡不为已经为自己昔日的所为懊恼不已了。

    本章更新献给新盟主齐达内的老公,感谢飘红,感谢支持,感谢所有默默支持章鱼的兄弟姐妹!再吼一声月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