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零六章【何去何从】(上)
    形势越是紧急,越是要保持冷静,倘若自己率先乱了方寸,那么别说救不了胡家满门,恐怕连自己的性命都难以保全。从目前的状况来说,李鸿翰应该没有杀害自己的意思,不然不会等到现在,更加不会对自己和颜悦色,难道那一纸婚约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李家人还很看重这件事?转念一想又没有任何的可能,李天衡既然做出谋反自立的决定,连忠义都可以不讲,又岂会在乎那一纸婚约?

    一辆马车停在天府行宫外面,李鸿翰站在车前,看到胡小天出来,他微笑道:“小天,换件衣服也这么久啊!”

    胡小天笑道:“我这人素来都是个慢性子。”

    李鸿翰笑道:“年纪轻轻就这么沉得住气,真是难得。”他的话中明显暗藏深意。

    一名武士拉开了车门,李鸿翰邀请胡小天坐了进去,然后自己也进入马车。

    马车在燮州城的大道之上缓缓行进,胡小天拉开车帘,望着车外的街景,表面上显得轻松惬意,内心却是沉重非常。

    李鸿翰眼角的余光看了胡小天一眼,他没想到胡小天如此年轻却如此沉得住气,直到现在都没有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此子表现出的沉稳镇定远远超出他的年龄,看来张子谦对他的推崇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李鸿翰道:“我听说你将青云县的那帮官吏全都抓起来关进了监狱?”

    胡小天道:“全都是些贪官污吏,欺压百姓贪赃枉法,即便是将他们全都杀了,也不会冤枉一个。”

    李鸿翰微笑道:“你果然是胸怀大志,以后西川的经营还要仰仗你这样的年轻才俊。”

    胡小天心中暗叹,果然谋反无疑,李家割据西川,大康西南版图从此缺了一大块。胡小天虽然不在乎大康是否分裂,也不在乎谁当皇帝。但是李天衡割据为王绝非小事,这件事若是传到京城,老皇帝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追究起来。首当其冲得就是那些和李家有关系的人家。老爹当初跟李家联姻的目的无非是增加政治筹码,为以后的皇权更替做准备。可老爹也应该没有想到形势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和李家的联姻非但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反而惹了一屁股的麻烦,现在看来恐怕十有**要被连坐了。

    马车经过环彩阁的时候,胡小天向环彩阁门前望去,正看到香琴在门口指挥着悬红挂彩,像是要庆祝什么大喜事。胡小天担心被香琴看到自己,迅速放下车帘坐好,心中暗忖,不知夕颜回来了没有?她和周王和西川李家又是何种关系?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揽月楼因此而得名,李鸿翰和胡小天携手走上揽月楼,胡小天本来以为今晚会是多大的场面,可当他来到揽月楼方才发现,李鸿翰做东宴请的客人只有两个。一位是自己,还有一位就是沙迦国的王子霍格。

    霍格穿着沙迦人特有的民族服饰,右侧肩头手臂赤/裸,黧黑色的肌肤,健硕饱满的肌肉更显现出他孔武有力的体魄。此次他虽有六位侍卫随行,不过并没有跟入雅间内。

    李鸿翰也让自己的侍卫在外面候着,邀请胡小天进入其中。

    看到霍格已经先于自己一步前来。李鸿翰抱拳笑道:“在下来迟了,让王子殿下久等真是惭愧惭愧。”

    霍格大笑站起身来,依着汉人的礼仪向李鸿翰抱了抱拳道:“鸿翰兄,何须如此客气,我也是刚到。”他又向胡小天招呼道:“兄弟也来了。”

    胡小天叫了声大哥。

    李鸿翰这才知道他们两人原来是结拜兄弟,笑道:“原来都是一家人。”

    胡小天看到两人如此融洽。心中已经明白了个七八分,霍格和李鸿翰勾/搭应该不止一天了,可能在霍格出使之前他们之间就暗通款曲,只是大康朝廷被蒙在鼓里,周王被蒙在鼓里。自己也被蒙在鼓里。由此可见李家筹划谋反应该不是仓促的决定。

    李鸿翰邀请两人入座,门外进来小二很快就将酒菜送上。

    面对着满桌的美酒佳肴,胡小天却没有任何的食欲,眼前的形势表面上似乎和气一团,可实际上却蕴含着刀光剑影,李家谋反的事实让自己已经置身于飘零的风雨之中,抛开李家对待自己的想法不说,倘若自己跟他们同流合污,那么势必影响到整个胡家,倘若自己坚决不从,流露出效忠大康皇朝的意思,很可能会触怒这位未来的大舅子,他现在就拔刀将自己杀了也未必可知。最大的可能还是被他们软禁起来,他们以自己的性命来要挟远在京城的老爹老娘。

    想起胡不为的父爱如山,想起老娘的无微不至,胡小天忽然感到一阵心酸,无论自己有着怎样的经历,血脉亲情是他无法割舍的,他必须要想尽一切的办法来维护家族的利益,保护自己的老爹老娘。

    李鸿翰亲手斟酒,端起酒杯道:“两位兄弟远道而来,为兄以这杯薄酒表达对你们的欢迎之情。”

    胡小天和霍格端起酒杯和李鸿翰同时一饮而尽。

    李鸿翰微笑道:“说起来大家都不是外人,霍格是我二妹的未婚夫,小天是我五妹的未婚夫,你们俩又是结拜兄弟,咱们都是一家人。”

    震惊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胡小天心中暗叹,霍格此次前来不是要往康都向公主求亲的吗?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和李家缔结姻亲,这么说他此次出使的真正目的就是前来西川,只是其他人全都被他蒙在鼓里罢了。胡小天暗骂霍格可恨,我当你这么好心跟老子结拜,原来你早就知道咱们的关系,连襟啊!

    霍格端起酒杯向胡小天笑道:“兄弟,大哥当初形势所迫,并没有将这件事向你坦诚相告,你不会怪我吧?”

    胡小天嘿嘿笑道:“哪里,哪里,我怎么敢怪大哥呢,其实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秘密。”

    霍格笑道:“这么说,兄弟也有事情瞒着我了?”

    胡小天哈哈大笑,瞒?瞒你妈个头!一仰脖将那杯酒喝了,此时无声胜有声,你们两个狼狈为奸,摆明了是要阴老子,老子跟你们玩,只有吃亏的份儿。

    李鸿翰道:“小天,可能你并不了解现在的情况。”

    胡小天道:“李大哥您说,我这人平时蒙混度日惯了,双耳不闻窗外事,对外面世界发生的事情一向都不怎么关心。”

    李鸿翰道:“京城出了乱子。”

    胡小天其实对此早已有了心理准备,若非京城出了乱子,李家也不会突然叛乱,难道是老皇帝传位出了差错?

    事情果然如他猜想一般,大康皇帝龙宣恩刚刚昭告天下,决定废黜太子龙烨庆,改立大皇子龙烨霖为太子,并传位于太子龙烨霖,自己选择退位,龙烨霖已经顺利即位,尊龙宣恩为太上皇。他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前太子龙烨庆赐死。

    李鸿翰说到龙烨庆被杀之事的时候,双目通红,怒火填膺,他握拳在桌上击了一下道:“那昏君无道,威胁圣上,谋朝篡位,眼看大康社稷就要落入奸人之手,我等大康臣子,岂容江山被宵小之辈占据,清君侧,立正统乃是我们大康臣子的职责。”

    胡小天心中暗忖,说的好听,还不是谋反?老皇帝将皇位传给哪个儿子还不是人家自己家的事情,最终也没有落到别人家去,大康的江山总归还是姓龙的。你们李家这么玩,是要将大康改姓,李天衡要是自立为王,你就是王子,你妹妹就是公主,这么说我岂不是成了驸马?也不算吃亏啊。不过胡小天明白,天下间没有这样的好事,李家当初之所以和胡家联姻还不是看中了老爹户部尚书的权力,他们割据为王,只苦了跟他们联姻的老胡家。

    当今皇帝不知会不会因此而追责将胡家满门抄斩?即便是老爹能够逃过一劫,这户部尚书的位子也很难保住了。从谋反这件事来看,李家绝非什么讲究忠孝节悌的人家,胡家失势,李家又怎会看得上这个亲家,婚约之事肯定名存实亡了。

    霍格道:“李大哥说得极是,龙烨霖谋朝篡位,天下间人神共愤,这等不义之人做了皇帝,我们沙迦绝不认同。”

    胡小天暗自冷笑,大康什么人当皇帝跟你这个沙迦人有个狗屁关系?你丫也装得义愤填膺,两国邦交,首先就要讲究互不干涉内政,你丫的这双黑手伸得也够长的。

    两人都望着胡小天,似乎都想听听他发表一下意见。

    胡小天乐呵呵端起酒杯道:“其实什么人当皇帝并不重要,这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大康自开国以来已经传承了五百多年,这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有一个命数,没有什么事情是永垂不朽的,王朝也是这样,别的不说,单从青云我就知道大康如今的腐朽已经到了何种地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其实只要老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谁当皇帝并不重要!”他并没有旗帜鲜明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