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零三章 【不落下风】(下)
    霍格笑道:“本王也正想说这句话呢。”两人碰了碰酒碗,仰首一饮而尽。胡小天今天无论胆色还是气场在霍格面前不落半点下风,没办法,谁让他们这边的周王龙烨方上不得台面,非但酒量不行,胆色更是不行。和眼前这位沙迦十二王子相比全然落在下风。身为大康子民,胡小天今日重任在肩,承担着为国争光的任务,表面上和霍格谈笑风生,可私下里两人却是斗智斗勇,相互较劲。

    摩挲利始终在一旁相陪,看到胡小天在王子面前镇定自若颇有大将之风,此时方才明白周王器重他的原因,难怪周王会将美貌女奴送给了他,这厮的确有过人之处。

    胡小天道:“王子殿下,我听说您此次前来是为了提亲,却不知殿下看中了哪位公主?”

    霍格道:“安平公主!”

    胡小天对安平公主到底是哪一位也搞不清楚,毕竟老皇帝子女众多,只怕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女儿,正准备进一步询问的时候。

    摩挲利一旁进言道:“殿下,咱们应该出发了。”他看出胡小天正在旁敲侧击,试图从霍格那里套出更多的消息。

    霍格微笑道:“好!”他拍了拍胡小天的肩头道:“你我一见如故,以后要多多亲近。”将自己刚刚用来射杀毒蛇的短刀纳入鞘中,托在掌心双手递给胡小天道:“初次见面,小小礼物,还望胡大人笑纳。”这把短刀乃是他从小携带,意义非同寻常,胡小天看到刀鞘上点缀的各色宝石已经知道这把短刀价值非凡,赶紧双手接过。

    外交礼仪讲究个礼尚往来。胡小天不能白白收了人家的东西,马上又从靴筒之中抽出自己的匕首,这把匕首还是他未来岳父李天衡送给他的礼物,胡小天道:“宝剑送壮士,红粉赠佳人。这把匕首乃是我岳父送给我的礼物,今天便送给王子殿下了。”

    霍格一听这礼物如此来历。也知道对胡小天的意义非同寻常,于是也双手接过,将匕首握在手中已经感觉到这匕首绝非凡品,从黑鲨鱼皮鞘中抽出一截刀锋顿时感觉到寒气逼人,端的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利器,比起自己送给对方的短刀丝毫不差。

    胡小天也将短刀抽出了一截,其实刚才在霍格飞刀斩蛇的时候已经见识到了短刀的锋利,此时近距离观看,又发现刀身虽然没有光泽但是通体遍布六角形的暗纹。如同蜂巢。这是沙迦国特殊的锻造工艺,制作而成的武器坚韧锋利,强度极大。胡小天心说老子没吃亏,别的不说,单单是刀鞘上的宝石扣下来单卖,也值不少银子。

    霍格对胡小天送给他的匕首爱不释手,他微笑道:“敢问胡大人岳父的名讳?”

    胡小天心说霍格终究还是蛮人,哪有直接这么问的。不过告诉你倒也无妨,他轻声道:“他老人家乃是西川开国公。剑南西川节度使李大人。”一言惊醒梦中人。

    李天衡在西川经营多年,和沙迦国人经历了无数战事,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方才保证大康西南国境这十多年的安宁,在沙迦人的心中,李天衡的名气绝不次于大康皇帝,霍格再次抱拳行礼道:“胡老弟。李大人乃是我心中最佩服的当世三位英雄之一,真是失敬失敬。”

    胡小天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位未来岳父居然那么拉风,连沙加国王子都是他的粉丝,他笑道:“我对贵国大汗也是仰慕已久,在我心中。他也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胡小天其实对桑木扎没多少印象,说这番话根本就是礼尚往来,虚情假意地恭维一下罢了。

    霍格却听得心头大悦,握住胡小天的手腕道:“来,你我再饮一杯。”刚才喝酒是打着欣赏的旗号相互试探,现在这杯酒就冲着对方的身家背景了。两人又饮了一碗,霍格感到还不过瘾,又将酒碗添满,端起酒碗道:“胡老弟,你我一见如故,你岳父又是我敬仰的大英雄大豪杰。不如这样,你我结为异姓兄弟如何?”

    胡小天心说我靠,又要结拜,敢情沙加国人也流行这一套。霍格应该没喝多,别看他喝了这么多酒,可头脑清醒言辞流利,此人是个千杯不醉的海量,刚才不提结拜的事情,现在突然说要结拜,肯定是冲着我岳父的缘故,看来从古到今都流行拼爹,岳父也算。倘若没有这样的家庭背景,霍格才不会屈尊提出这样的要求。胡小天道:“王子殿下,您身份尊崇,只怕我高攀不起啊。”

    霍格道:“哎,你这是什么话,只要你不嫌弃我这个当哥哥的就好。”拖着胡小天的手来到空旷之处,朝着正西的方向跪了下去,胡小天也只能跟着他跪了下去。霍格道:“长生天在上,我霍格今日和胡小天自愿结为异姓兄弟,从今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倘若我违背誓言必乱箭攒心而死!”他从箭筒中抽出一只羽箭,双手分执首尾,用力折断。

    胡小天学着他的样子道:“关二爷在上,我胡小天今日和霍格自愿结为异姓兄弟,从今以后同甘苦共患难,肝胆相照,唇齿相依,倘若我违背誓言,必天打五雷轰!”反正这毒誓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再多一次也无妨。胡小天也抽了一支羽箭,用力一拗,我曰!这箭杆真是坚韧啊,弯曲这么大的角度居然没断。胡小天望着霍格尴尬笑了笑,又拗了一次,还没断,第三次方才将这根羽箭成功折断,已经累出了一身的大汗。

    霍格今年二十四岁,当仁不让地成为大哥,胡小天理所当然又当了小弟。

    两人从地上站起,膝盖上都沾了不少的红泥,霍格拍了拍胡小天的肩头道:“兄弟,以后你我便是一家人。”

    胡小天道:“大哥,您放心吧,以后兄弟一定当你是我亲大哥一般尊敬爱戴。”结拜仪式完成,胡小天也返回自己的队伍。

    霍格目送他远去,摩挲利悄然来到他的身边,低声道:“王子殿下,你的这位兄弟可精明得很呢。”

    霍格唇角露出一丝淡然笑意:“你想说什么?只管说!”

    摩挲利压低声音道:“殿下,他知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

    霍格眯起双目望着胡小天远去的背影,缓缓摇了摇头道:“他应该并不知情。”

    再次启程之时,周王已经受不了这身笨重的盔甲,这半天已经捂出了一身的痱子,脱掉盔甲,换回了轻薄的装束,看到胡小天回来,他不禁好奇问道:“聊什么这么久?”

    胡小天恭敬道:“殿下,卑职有要事向您禀报。”

    周王道:“说,别吞吞吐吐的。”

    胡小天这才将他和霍格结拜的事情说了,这事儿还是自己主动承认的好,倘若被其他人传到周王这里,还不知会添油加醋说些什么。周王对此反应平淡,笑道:“人家找你结拜,这面子当然不能不给,算了,结拜兄弟,只不过是个虚名罢了,谁见过同生共死的结拜兄弟?就算是亲兄弟也做不到这样。”说这番话的时候,周王的表情显得有些失落,心中不由得想起他身边的兄弟一个个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为了皇位不择手段,哪还顾得上丝毫的骨肉亲情。

    胡小天看到他突然沉默下去,知道周王肯定是联想到了他自己的遭遇,默默陪着周王并辔而行。周王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道:“霍格这个人好像很不简单呢。”

    胡小天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道:“酒量过人,胆色出众,刚才我还亲眼看到他飞刀斩蛇呢,武功也应该很厉害。”

    周王哦了一声,伸手拨开头顶横亘的枝叶,低声道:“他有没有说此次前来大康的目的?”

    “说是为了向安平公主求亲!”

    周王愣了一下:“安平公主?”他的手用力握紧了马缰,胡小天留意到周王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心中有些奇怪,却不知周王为何反应如此激烈,难道他和这位安平公主的关系特别要好?周王咬了咬嘴唇道:“安平公主是我一母同胞的妹子!”

    胡小天这才明白周王反应剧烈的原因,安平是他亲妹妹,作为兄长当然不想自己的妹妹远嫁。胡小天安慰周王道:“殿下不用担心,他只是说要求亲,答不答应还要看陛下的意思,其实古往今来的和亲,还真没有几个将出身正统的公主嫁出去的。”

    周王不解地眨了眨眼睛道:“什么意思?”

    胡小天道:“您肯定有堂姐堂妹吧。”一句话提醒了周王,他点头笑道:“还是你主意多,此事我要先向父皇进言。”

    胡小天心中暗自惭愧,自己的一句话或许保住了安平公主,可无心之中又不知坑了哪个无辜的女孩子,不过看霍格的样子倒也不差,高大威猛气宇轩昂,谁要是真嫁给了他未尝也不是一种福气。(未完待续……)

    (书网www..com)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