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九十九章【辣手摧花】(上)第八更
    夕颜怒视胡小天,如果她的目光是两把尖刀,早已将胡小天戳了个千疮百孔。

    胡小天向慕容飞烟使了个眼色:“让她别乱说话。”

    慕容飞烟明白胡小天的意思,伸出手指点中了夕颜的穴道。

    秦雨瞳悄然取了一根银针又刺入了夕颜的左肋下,夕颜神情惨淡,她今日百密一疏,并没有想到秦雨瞳会扮成捕快跟随在胡小天的身边,梁庆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他的点穴方法根本制不住自己,刚才软瘫在地只是伪装,而现在秦雨瞳以银针刺入她的穴道,却是拿住了她的命脉,夕颜短时间内是没有能力解脱的。

    胡小天最担心的就是惊动了周王,可这边的动静太大,周王早已注意到了,不等梁庆和秦雨瞳两人将夕颜押走,周王的声音已经响起:“且慢!”

    胡小天一听到龙烨方的声音就知道要坏事,这位十七皇子对夕颜一往情深,他们在这边忙活说不定早就被周王看到了,人家是挑选时机站出来,刚好英雄救美。

    周王显得很不高兴:“胡小天,这是怎么回事?”

    胡小天心说你丫明知故问,赶紧快步来到周王面前,躬身行礼道:“殿下,您不是一直都要抓五仙教的妖女,我帮您抓到了。”

    周王望着夕颜脸上流露出痛惜之色,夕颜绝对是一个演技派高手,虽然不能说话,可眼波流转,哀艳凄婉,单单是这目光已经把周王给弄得心中不忍了。他又向朱启凡道:“到底怎么回事?”

    朱启凡看到周王表情不善,慌忙道:“胡大人说她是五仙教的反贼。”

    周王冷哼一声,狠狠瞪了胡小天一眼:“你有没有证据?我看夕颜姑娘不像这种人!”

    胡小天这个郁闷。我曰,老子招你惹你了,你丫想讨小/妞的欢心也不能踩着老子上位,忒不厚道了。

    周王来到夕颜面前,和颜悦色道:“夕颜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夕颜被制住哑穴当然不能说话。她咬了咬樱唇,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俏脸滑落。她这一流泪,周围多数人的同情心都被勾起来了,甚至连朱启凡也暗暗责怪胡小天多事,如此弱不禁风美貌温柔的女子怎么可能是反贼?一定是胡小天看见到人家生得美貌,所以心生邪念。

    人群中有人道:“应该是被制住了哑穴,所以才不能发声。”

    胡小天心中暗叹,这夕颜博同情的本领实在一流,又遇到周王这个自命风流的蠢货。这下麻烦了。

    周王道:“还不赶紧解开她的穴道。”

    梁庆不敢违抗王命,上前在夕颜胸前一点,秦雨瞳也悄然抽出一根银针,退到了胡小天的身边,以传音入密道:“不妨事,她掀不起什么风浪。”

    夕颜果然可以开口说话,只是四肢酸软仍然举步维艰,她颤声道:“周王殿下……民女冤枉……”

    周王看到美人一哭。感觉自己心都被融化了,柔声道:“夕颜姑娘。你莫要哭,有什么委屈只管对本王说。”

    夕颜抽抽噎噎道:“民女正在前往燮州的途中……没想到马匹突然倒地不起,真不是想阻挡你们的去路,这个人过来之后不分青红皂白,说我是什么五仙教的叛贼,还让人欺辱于我……殿下……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我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说到这里她似乎委屈到了极点。嘤嘤哭了起来。

    周王道:“夕颜姑娘不用伤心,本王自会还你一个公道。车子坏了没事,本王刚好也去燮州,我送你过去。”

    胡小天心说好嘛,敢情是收了个白骨精。还以为周王身为十七皇子能够有些眼界,现在看来,这孙子也是肉眼凡胎,这妞儿是过来坑你的,你丫都看不出来?

    周王让人准备了一辆车马,又让人将夕颜扶了上去。

    胡小天眼睁睁看着夕颜上了马车,混进了他们的队伍之中,壮着胆子提醒周王道:“殿下……此女别有用心啊。”

    周王淡淡一笑,压低声音道:“委屈你了,本王心里自有分寸。”他毕竟不是个傻子,并没有距离夕颜太近,将夕颜乘坐的马车交由胡小天一行负责看守。

    胡小天暗自呸了两声,你还他妈心里有数,当老子看不出来,想玩扒下糖衣将炮弹打回去的招数?你太嫩了,这叫玩火,玩火者必**,夕颜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队伍继续前行,胡小天使了个眼色,让梁庆紧跟马车盯紧夕颜。

    望着前方夕颜乘坐的马车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道:“周王被美色所惑,这件事不好办。”

    秦雨瞳道:“不用担心,她的穴道被我制住,应该翻不起什么风浪。”

    七月的天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午后就变得阴云密布,距离永济桥已经不到五里,渡过永济桥就出了红谷地界。

    自从听到胡小天刚才说了那番话,朱启凡巴不得尽快将周王一行尽快送走,没想到中途变天,眼看一场暴风骤雨就要来临。他提出要在附近避雨,可周王却并没有停留的意思,让所有人加快前进的速度,争取在这场暴雨到来之前渡过永济桥。

    太阳已经被堆积起来的灰黑色的云片埋葬,光线不停地黯淡下去,就像是有人用墨汁在天幕上涂上了一层浓重的黑色,没有闪电,天空变成了一望无际的黑色幕布,只有正西的天角像是破了一个洞露出一小片紫色的云。闪电从那紫色的云洞中开始触发,耀眼夺目的电光如同奇形怪状的树枝一样向四面八方伸展,将黑色的天幕割裂得支离破碎。

    轰隆!一声巨响,脚底下的土地如同翻了一个身,岩石和山峰在雷声中耸动起来,道路两旁合抱粗的大树都似乎站不住了,随时都可能倒下。

    这声巨响直击人心,夺目的闪电让所有人的脸色在顷刻间被映射得苍白如纸,行进的队伍因为这声巨响明显停顿了一下,不少马匹因为畏惧雷声而止步不前,女人惊慌失措的娇呼生,牲口的嘶鸣声,车夫护卫的鞭策声交织在一起,队伍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周王龙烨方骑在一匹黄骠马之上,在八名侍卫的簇拥下出现队伍的正前方,刚才他还是在车内,改为骑马还是在夕颜出现之后的事情。

    胡小天远远望着这厮意气风发威风凛凛的模样心中暗骂这货装逼,之所以如此表现无非是要吸引夕颜的眼球罢了。

    事实证明果然如此,周王没多久便纵马来到夕颜所乘的马车旁,夕颜刚巧掀开车帘向外张望,俏脸之上流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周王安慰她道:“夕颜姑娘不用害怕,有本王在此,没有人敢伤害你。”

    胡小天仍然有些担心,低声向是秦雨瞳道:“夕颜会不会搞什么花样?”

    秦雨瞳淡然道:“她现在是有心无力了。”

    虽然电闪雷鸣,可是雨却始终没有落下,队伍在短暂的慌乱过后继续前行。

    红谷县令朱启凡得到禀报,周围并没有任何异常的动向。前方永济桥已然在望,过了永济桥,他的任务就宣告完成了。朱启凡的心情渐渐变得轻松起来,他向胡小天看了一眼,心中暗责这厮危言耸听。

    胡小天自己也感到纳闷,看来今日无风无浪,天狼山马贼可能突袭沙迦使团的消息也是从萧天穆和周默那里得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天狼山马贼应该是得到了消息,知难而退了。

    队伍行进到永济桥的时候,雨终于下了起来,没有风,雨道笔直射下,扯天扯地垂落,看不见一条条的雨线,眼前都是白花花一片,地上射起了无数的箭头,雨滴砸落在大地上的声音噼里啪啦,转瞬之间天地之间已经分不开了,如同空中有一条大河一直向下流淌,地上因雨水冲刷而成的沟壑交错纵横,成了灰暗昏黄,有时又白亮亮的水世界。

    通济河就在前方汹涌奔腾,水流夹杂着上游的泥沙,已经成为了浑浊的黄色,浪花如雪沫儿一般层叠奔腾,拍着沿岸。

    前方传令,渡河之后休息,这也是无奈的选择,毕竟周围并没有避雨的场所,这样的情况下唯有继续前进。

    周王在卖弄了一会儿潇洒姿态之后,没多久就被雨点儿砸回了他的座驾。官员们全都准备了雨具,胡小天和秦雨瞳也有斗笠蓑衣遮雨,最可怜的还是那些士兵,不但要承受风雨的折磨,还不时要走入泥泞将陷入其中的马车推拉上来。

    周王传令让红谷县的那帮士卒不必继续护送,对朱启凡那帮人来说无异于是一种解脱,过了永济桥就算发生任何事都跟他们没关系了。

    夕颜所乘坐的那辆马车也陷入了泥泞之中,一帮士卒忙着推车的时候,胡小天和秦雨瞳两人在一旁冷眼旁观,梁庆冒雨来到胡小天的身边,他低声道:“胡大人,那妖女说有事情找你。”

    胡小天冷冷道:“不用理会她。”

    八更爆发,章鱼诚意不用多说,还请诸君看完投出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ru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