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八十九章【妙笔生花】(上)第五更
    眼看夕颜率众就要离开,胡小天在身后叫道:“姑娘留步!”

    夕颜转过身去,美丽绝伦的俏脸之上表情无邪而单纯,让人不忍责怪。

    胡小天道:“欠条是你的,转不转让是你的事情,可是你乱丢纸屑却是你的不对了,根据青云县的律例,随便丢垃圾那是要罚款的。”

    夕颜秀眉微颦,一双美眸如同笼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迷雾:“你要罚我?”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认认真真道:“不是我要罚你,而是按照律令当罚,五十文钱。”

    夕颜呵呵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笑得满堂嘉宾目眩神迷,谁都没想到龙烨方的两千两银子都没能令夕颜露出一丝笑意,胡小天五十个铜板的罚款却能让她开心到如此的地步,也有明眼人看出这女孩儿笑得不太正常。

    夕颜点了点头道:“若是杀一个人当罚多少?”

    现场的气氛陡然变得诡异起来。

    马上有侍卫护住了周王龙烨方,因为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凛冽杀气在大堂内悄然蔓延开来,这杀气竟然来自于夕颜的身上。

    胡小天不慌不忙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

    夕颜身上的杀气稍纵即逝,此刻脸上突然又恢复了颠倒众生的迷人笑容,表情变化之快让人反应不及,她娇声道:“你这话我记得了,你不要忘了欠我什么!”

    胡小天心说不就是一千两银子吗?以本官现在的身家,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不了我肉偿?望着夕颜小美妞还真是有些惹人心动呢,不过这小/妞身上有股说不出的邪气,胡小天也不知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

    龙烨方这会儿在两名侍卫的陪同下走了过来:“这位姑娘,为何要中途离去,大家都是为了慈善而来,既来之则安之,既有善始也该有善终,你说对不对?”他态度和蔼,温文尔雅。胡小天让到一边,冷眼旁观,脸上挂着笑,心中却对周王的本意看得非常清楚,我曰,根本就是想泡妞,何必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胡小天道:“周王殿下说得对,慈善不分先后,爱心无论大小,姑娘捧个人场也是好的。”

    夕颜瞥了他一眼:“我好想没见到胡大人捐出什么宝贝呢?身为青云的父母官,胡大人应该以身作则吧?”

    一旁真正的县太爷许清廉早已被人无视,这货心中愤愤然,父母官?老子才是!他也只能是想想,现实是残酷的,今晚他注定是无人关注了,主角光环被胡小天剥夺了一个干干净净,配角也轮不到他,活脱脱变成了一个无人问津的群众演员。

    胡小天心说:“捐金捐银老子没多少,捐精老子有无数,你要不要?”这些话想想是可以的,大庭广众之下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口来,他微笑道:“我捐得这样宝贝可以说举世无双,只有我自己才有。”

    胡小天的这番话说得**之极,围观的女性一个个听得俏脸发烧,多数人都想歪了。

    胡小天压根是要把所有人都往歪里带,朝夕颜笑了笑道:“不过我现在拿不出来,还需要姑娘配合一下。”

    现场所有男性都睁大了眼睛,不少人已经张大了嘴巴,我曰,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周王龙烨方这会儿的注意力也转移到胡小天脸上了,丫的胆儿够肥啊,当着我的面调戏美女?看不住本王对这妞/儿有意思吗?

    夕颜表情镇定如常,淡然笑道:“不知胡大人想让我怎么配合?”

    胡小天指了指二楼道:“这里人太多,咱们去雅间里单独说。”

    夕颜秀眉微颦,不过她没有任何犹豫,居然轻移莲步向二楼走去,胡小天迈着四方步跟在她的身后走上楼去,不忘交代胡掌柜一声:“我去去就来,这边慈善义卖的事情暂且交给你主持了。”当然也不往跟周王龙烨方打声招呼。

    龙烨方又是羡慕又有那么点的嫉妒,怪了,这胡小天怎么看都不如我啊,为何那美人会对他青眼有加?更多男性琢磨得却是举世无双,自己才有,还需姑娘配合,初听并不稀奇,可是连贯起来,少作品评,这味道顿时就出来了。

    夕颜和胡小天先后进了二楼的雅间,房门从里面关上了。

    虽然大堂内的义卖仍然在继续,可是所有人都已经变得心不在焉,多数人都仰头望着楼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两人在里面到底在干什么呢?

    众人等了一会儿就已经开始不耐烦,有人大声道:“胡大人好了没有?”

    没多久就听到里面胡小天的声音响起:“快了,就快出来了!”

    大堂内鸦雀无声,旋即响起一阵哄笑。

    龙烨方这会儿的表情明显有些尴尬了,他刚刚屡次向夕颜示好,却遭到冷遇,想不到胡小天只是一句话就让这位美女乖乖陪着他进了房间,按说他们不会出什么问题。胡小天为人就算是再荒唐,也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下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张子谦也不淡定了,早就听说这位未来的姑爷为人放荡形骸,在京城的口碑不佳,因为他的事情,胡家还专门差人前来西州解释。李天衡对此的态度是清者自清,其实李家对这位胡家少爷也不了解,两家的联姻纯属政治上的需要。李天衡表面上对这次的婚姻并不重视,可心底却是极疼女儿的,所以才会差遣张子谦在胡小天上任之初制造偶遇的机会,借此考验于他。张子谦对胡小天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这个年轻人身上非但没有太多官家子弟的浮华傲慢,反而颇有才华,从那幅对联即可看出。然而张子谦也明白,单凭一次的接触无法认清一个人的全部,这段时间,他也从方方面面了解胡小天的为人。

    今天的事情似乎有些荒唐了,且不说他和夕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既然看出周王对夕颜有意,又何苦在众目睽睽之下提出这样的要求,难道不清楚越是皇家子弟,越是珍爱面皮之人,此事处理不当,十有八九会得罪周王。虽然周王是个有名无实的王爷,可毕竟是皇上的儿子,得罪了他能有什么好处?

    宋掌柜的号召力显然无法和胡小天相提并论,他接手义拍之后,再也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场面出现,几件拍品都是底价成交,还有不少居然陷入无人出价的尴尬局面,自然流拍。

    所有人的关注力全都在进入雅间的那对男女身上。

    雅间的房门终于打开,先是夕颜走了出来,俏脸之上居然带着两抹绯红,越发显得娇艳不可方物,眉梢间再不见刚才的凛冽杀气,反而带着淡淡的喜悦和娇羞。

    胡小天随后走了出来,这厮出门之后习惯性地提了提裤带,大堂内有人叫道:“出来了,胡大人出来了!”

    又有人窃窃私语道:“怎么这么久?”

    胡小天心中暗骂,前后不过十五分钟,这也叫久?这帮孙子巴不得老子三秒钟就出来,跟美女呆在一起,这时间过得就是快啊!

    周王看到夕颜表情如此愉悦,心中也是倍感好奇,究竟胡小天在房间内做了什么,能让她如此开心?这小子对付女人还真是很有一套呢。

    胡小天看到这帮人的表情就知道多半都没想什么好事,不由得暗骂他们思想龌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很少有人能够关注到胡小天手中还拿着一张纸,胡小天来到戏台之上,清了清嗓子道:“接下来拍卖的是我和这位姑娘合作的一幅画像。”

    宋掌柜走上来陪着胡小天一起展开,这是一张胡小天用木炭棒即兴绘成的素描人像。倘若放在现代,这幅画像虽然不错但也不至于技惊四座,可换成眼前的年代,在每个人脑海中根本就没有素描技法概念的时候,这幅画的出现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了。

    谁也不会想到一个人居然可以将人画得如此形神兼备,栩栩如生。夕颜的俏脸跃然纸上,如同铜镜之中的倒影一般,更让人叹服的是,只有黑白两色构成,却画出了光影凸凹之感,感觉纸上的人像就像立体的一般。

    张子谦自问见多识广,也没有见过这种画法,激动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几乎小跑着来到那画像前,伸手就想触摸画面,却被胡小天制止:“别摸!”

    张子谦老脸一热,这混小子话说得这个含糊,老夫是被画技所震惊,我是要看看这画纸的材质,用得到底是何物绘制,可不是想摸这位姑娘的小脸。

    胡小天也没把张子谦往歪处想,只是担心这老头儿一伸手把画面给弄脏了,木炭一摸就糊。

    周王龙烨方这才知道原来两人关在房子里是去画画了,心中顿时释然,想起自己刚才也往歪处想他们,不由得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喝彩道:“好画,好画,妙笔生花,栩栩如生,美轮美奂,画美,人更美!”

    众人齐声附和,生怕拍马屁落在后面。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