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八十八章【竞拍】(下)第四更
    连胡小天都没想到这货居然敢出头竞价,我曰,丫的胆儿真肥啊,当着周王的面也敢出价?可胡小天马上就明白了许清廉的用意,这老乌龟十有八九是想拍下这幅山水画然后再转赠给龙烨方,他是要巴结周王。

    许清廉的确存在这样的心思,他也是犹豫许久方才做出决定的,说完这句话,马上又补充道:“我愿出五百五十两卖下此画送给周王殿下。”

    胡小天心中暗叹,这老乌龟当真是一点逼脸都不要了,还他妈没拍下来呢,先向周王卖好,他说这种话等于明白地告诉现场的所有人,都别跟我争,跟我争就是跟周王争。

    周王龙烨方唇角的笑意更浓,他本不是个虚荣的人,可被人尊敬的感觉还是心头暗爽。

    胡小天本以为龙烨方一开始就会出价,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能这么沉得住气,这让胡小天对这位十七皇子有些刮目相看了,龙烨方毕竟是皇家出身,眼界还是很高的,他应该从一开始就料定有人要将这幅画送给他,即便是出价又如何,既然他表现出了浓厚兴趣,又有谁敢据为己有?

    许清廉的那番话说完,多数人都打起了退堂鼓,谁也犯不着因为一幅画去得罪青云的县太爷。

    胡小天心中暗骂,这老乌龟又想巴结龙烨方又不舍得掏钱,只加了五十两,今儿便宜他了。胡小天道:“五百五十两一次,五百五十两……二次!五百五十两……”真是不甘心,让许清廉这只老乌龟白捡了一个便宜。

    此时一个粗豪的声音道:“我出六百两!”却是一直没有参与竞拍的黑石寨寨主滕天祈发话了。

    许清廉脑袋顿时大了,心中暗骂,你一黑苗人跟我争什么劲,他大声道:“六百五十两!”

    滕天祈道:“八百两!”

    许清廉内心一阵发寒,他不敢再叫价了,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令,眼看滕天祈根本没有让步的意思,假如一味叫价上去,只怕价格会攀升到千两以上,即便是滕天祈放弃竞拍,到最后所有人也会怀疑自己从何处得来的那么多银子?以他的俸禄根本不可能存下这么多。他朝不远处的万伯平看了看,心说你万伯平是青云首富,这会儿应该挺身而出为青云争一口气,挣回一些脸面。

    万伯平这会儿反倒不说话了,他似乎对这位黑石寨寨主颇为忌惮,低着头默默不语,明显退出了竞争。

    最后滕天祈以八百两的价钱拍下了这幅山水画,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从头到尾龙烨方都没有参予竞价。

    眼看山水画落入了异族人的手中,连张子谦也感到惋惜,在他看来黑苗族人很少有人能够懂得山水画的意境,这幅画被滕天祈拍走,实在是明珠暗投了。

    下面的拍品有万伯平提供的白玉观音,还有其他人捐出的各种物件,不过大都没有拍出令人心跳的价格,像刚才那样激烈竞拍的场面也没有出现过。

    粗粗一算,今天已经拍出了一千二百两的善款,虽然不多,可至少在面子上已经算是有了交代,这些拍品大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接下来就是现场捐赠拍卖了。

    西州长史张子谦现场泼墨写了一幅字,这幅书法被龙烨方以一千两的价格拍走,其实张子谦心知肚明,自己的书法虽然不错但是现场一蹴而成的应景之作,无论如何是比不上严暮良的日出山海图的。龙烨方出手气魄不凡,果然是皇家风范,他以这样的举动告诉所有人,他有得是实力,刚才只是碍于身份不屑于和黑苗族人争那幅画而已。

    现场的热情被再度点燃,主动捐赠者络绎不绝,胡小天正准备拿出自己想要捐赠的物品拍卖,却听香琴的大嗓门再度响起:“我们有一物捐出,底价一千两!”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香琴那边,却见香琴手中举起一张盖着官印的欠条。

    胡小天看清她手中所举得正是自己当初写给环彩阁的欠条,差点没把一口老血给喷出来,我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老子何时说不还你钱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奚落我,这摆明了是不给我面子的节奏。自己刚见面就说要还钱给她,她还口口声声说着谈钱伤感情,可一转眼就把自己当初的那张欠条拿出来拍卖,这事儿干得也忒不地道了,今天这帮环彩阁的小/妞不是来捧场的,根本是来砸场子的。

    按照规矩,每件捐赠出来的拍品,拍卖之前,都允许有兴趣竞拍的客人前往鉴赏评定,这张欠条自然也不例外。

    很多人都凑了过去,香琴却在这时候将欠条收了起来,欠条毕竟不大,加上香琴并没有完全展开,所以并没有人看清上面到底写得是什么。

    胡小天目光向端坐在那里的夕颜望去,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她,夕颜的目光根本没有看他,也没有关注这大厅内的任何人,只是望着香琴手中的欠条,似乎在期待着下面会如何发展。

    胡小天毫不犹豫地举起手道:“一千两银子,我收了!”打落门牙往肚里咽,明知是个当也得上啊。

    现场一片惊呼,一张欠条居然价值一千两,这事儿肯定有猫腻。可多数人都认为这欠条不值,谁也不会当真去和胡小天竞价,更何况这厮还有个青云县丞的身份。

    可偏偏就有人开口竞价,而且出价的人居然是周王龙烨方:“两千两!”说话的时候,龙烨方始终微笑望着夕颜。

    胡小天这个郁闷呐,这皇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欠条是老子的,你丫跟着凑什么人热闹?想泡妞?想给夕颜小/妞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可也不能把你的幸福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胡小天现在出价不是,不出价也不是,真是有些左右为难了。

    龙烨方只要出价,现场就不会有人跟他竞价。一是因为他的权势,还有一点,谁也不想当冤大头,这欠条要来又有何用,搞不好分文不值。

    此时夕颜的目光向胡小天望去,美眸中充满了挑衅之光。似乎在说,你有没有胆色跟龙烨方竞价?

    胡小天心说又不是抢女人,不就是一张欠条吗?老子犯不着跟这皇子王孙争个脸红脖子粗,于是就有了打退堂鼓的想法。这货才不受夕颜的激将法,大不了让人知道自己当初的糗事,哪个正常男人没逛过窑子,更何况自己也没去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即便是这件事传到李天衡的耳中,他也不怕,大不了你认为我行为不端,没事喜欢逛窑子,还欠窑姐儿这么多银子,真要是把婚约解除了,我求之不得。

    夕颜的目光总算朝龙烨方看了一眼,轻声道:“这张欠条上的数额只有十两银子。”

    龙烨方微笑道:“我出两千两银子!”

    现场鸦雀无声,皇家气魄,人家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富二代,如假包换的官二代,其实连整个大康都是他们龙家的,区区两千两黄金又算得上什么?

    胡小天这会儿有些不爽了,龙烨方啊龙烨方,知道你爹厉害,可咱表现也得有个度,两千两银子有什么了不起?对你来说无非是个数字,只要你喊出来,背后不知有多少人抢着给你掏钱,谁不知道你的用心,无非是想用两千两银子博美人一笑,可你丫表现归表现,为毛要踩我?就因为你老子比我老子威风吗?其实他也明白,人家老子比自己老爹威风多了。

    夕颜叹了口气道:“两千两银子,听起来不错。”她从香琴手中拿过那张欠条。

    龙烨方微笑站起身来,脸上充满得意的笑容,他认为现场不可能有人出面跟自己竞争,准备从夕颜那里亲手接过这张欠条,龙烨方当然不会在乎什么欠条,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所在乎的是夕颜,这位美人自打踏入鸿雁楼,就已经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牵动着他的心跳,莫说是两千两银子,即便是一万两又能如何,只要能够博美人一笑,俘获此女的芳心,再多钱都是值得的。

    夕颜道:“我等只是风尘中人,不值得周王殿下如此抬爱。”不等胡小天宣布结果,已经将那张欠条当着众人的面撕碎了。她的这一举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胡小天看得目瞪口呆,欣慰之余又感到有些可惜,一张欠条两千两,我曰,这周王活脱脱是个冤大头,本来这笔钱已经到了自己手里,有了这笔钱困扰他的资金问题就全部得到了解决,可夕颜的行为却让他瞬间回到解放前,我曰,你撕掉的是我的钱啊!

    夕颜双手一分,千百片细小的纸片宛如蝴蝶般翻飞,然后她转身就走,根本没有给周王龙烨方留任何的情面。

    龙烨方也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对待自己,本来已经站起身准备接过欠条,这么一来不由得僵在了那里,脸上的表情也是尴尬到了极点。他身边的侍卫顿时想要发作,可是龙烨方抬起右手示意所有人冷静下去,不得轻举妄动。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