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八十七章【债主登门】(下)
    胡小天真正忌惮得还是那张欠条,要知道当初写下欠条不说,还在上面盖了自己的官印,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做事实在欠缺考虑,只想尽快脱困,找回行李,现如今才意识到留下了这么大的隐患。终究还是自己疏忽了,这段时间在青云过得悠哉游哉,居然忘记了欠钱这回事,应该一早派人将这笔钱还上,顺便将欠条拿回来。

    不等胡小天走到门外,已经看到香琴一行人走了进来,胡小天满脸堆笑道:“琴姐,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说话的时候目光已经溜到香琴身后的那位美女身上,胡小天感到自己的呼吸顿时为之一窒,真正让这位美女的绝世容颜给震撼到了,当然被震撼到的不仅仅是他,整个大堂内顷刻间静了下来,只能听到变得粗重的呼吸声,间或夹杂着有人往下吞唾沫的声音。

    同样都是男装打扮,慕容飞烟穿起来就是英姿飒爽,而眼前这位少女却益发显得妩媚动人,一双妙目有意无意地环视了一眼大厅,几乎每个男子都在心底想到,她看我了,她在看我啊!因为这少女在目光在自己脸上的片刻停顿而感到狂喜不已。

    胡小天发现这少女祸国殃民的级数绝对和乐瑶能有一拼,不过她比乐瑶多了淡定从容,美眸之中流露出的眼神带着孤傲和目空一切,对女人来说,美丽就是骄傲的资本。

    胡小天嘿嘿笑道:“这位姑娘,咱们好像还是头一次见面哩,不知如何称呼?”

    红衣少女回答的简单而明确:“债主!”

    胡小天马上想起了那张欠条,债主叫夕颜,显然就是眼前这位了。他赶紧让宋掌柜安排她们落座,悄悄来到香琴身边,低声道:“琴姐,那钱我待会儿让人还给你。”到底是时代不一样,换成过去,欠钱的是大爷,胡小天才不怕什么债主登门,可今天不同,这么多重要人物在场,真要是当场讨债,自己的这张脸面肯定过不去。

    香琴格格笑道:“小天兄弟,什么钱不钱的,咱俩什么关系,提钱多伤感情?”她天生大嗓门,这一说话,整个大厅的人都听到了,这香琴浓妆艳抹,一举一动风尘味道十足,即便是她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可现场不乏光顾风月场所的常客,这帮人一打眼就能把香琴的身份猜出个七八分。只是那红衣少女和她身边的四名侍女全都没有半分的风尘味道,尤其是那红衣少女美得让人不敢逼视。

    胡小天原本想回到周王身边,却被香琴一把给抓住,别看胡小天每天都在锻炼,力气也不小,可是仍然无法跟天生神力的香琴相比,被香琴握住手腕如同铁箍束在手臂之上,感觉只要她稍一用力,自己的手臂就要断了。香琴道:“别急着走嘛。”

    胡小天苦笑道:“琴姐,我还得招呼其他客人,要不咱们回头再聊。”

    夕颜使了个眼色,香琴这才放开了胡小天的手臂,胡小天得以解脱,赶紧回到周王身边,许清廉和刘宝举两人也趁着机会跟着蒙混进来,两人对望了一眼,其实他们全都没见过周王龙烨方,不过看到那位身穿明黄长袍,贵气十足,众星捧月的年轻人,认定是龙烨方无疑。这两人虽然官阶不高,可是在官场上混迹了这么多年,这点眼色还是有的。

    两人抢上前去,扑通扑通,先后跪下,毕竟刘宝举年轻了一些,动作要比许清廉麻利多了,许清廉跪下的速度虽然比不上刘宝举,可发声却抢在刘宝举之前,恭敬万分道:“臣许清廉参见周王千岁千千岁。”

    刘宝举生怕落后:“臣刘宝举参见周王千岁。”

    两人话说完了,周王脸上的微笑却突然消失了,冷冷望着两人,手中的酒杯在桌上重重一顿。

    两人都没有意识到究竟何事触怒了周王,他们的宦海生涯加在一起也没见过一次皇亲国戚,头一次见,自然想尽力讨好这位十七皇子,却没有想到一句话就得罪了周王,他们不该自称为臣。

    大康在阶层级别上有着严格的规定,大臣面见皇子的时候可以自称老夫,自称卑职,却不可称臣,即便是太子,也只有他身边的近臣,在私下里敢以臣谦称,在公众场合绝不敢涉及这一雷区,若是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只怕要生出疑心。

    周王没有理会两人,自然也不会让他们起来,周王不发话,这俩货只能老老实实跪着。两人之前是见过张子谦的,所以他们眼巴巴望着张子谦,希望这位西州长史能帮他们说句话。

    张子谦只当自己没有看到,微笑向胡小天道:“胡大人,今晚的慈善义卖何时开始?”

    胡小天向大厅内环视了一眼道:“宾客们差不多都已经到齐了,现在就能开始。”他站起身走向那临时打起的戏台。此时的胡小天心中已经一扫刚才的阴霾,本来看到门庭冷落鞍马稀,以为今天注定要惨淡收场了,却想不到事情的发展一波三折,有份量的人物一个接着一个的粉墨登场,甚至连大康的十七皇子都过来给自己捧场了,要说今晚的事情实在是有点邪乎,这帮人难道都是事先约好了吗?

    胡小天踌躇满志登上戏台,因为这时代还没有麦克风,只能依靠大嗓门了,他清了清嗓子道:“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大家晚上好!”

    现场一片寂静,愣了足足有五秒,方才听到现场响起并不热烈掌声,当然掌声也由宋掌柜发动他的那帮小伙计带头鼓起,然后迅速感染到了全场观众,这样问候的方式还真是有些新奇呢,所以没有将观众的热情充分调动起来。

    胡小天微笑道:“今晚诸位嘉宾贵客齐聚一堂,鸿雁楼蓬荜生辉。我首先要感谢我们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平易近人的周王殿下能够亲临现场,能够支持我们的慈善事业,大家请将掌声送给他。”

    哗!掌声明显比胡小天出场的时候热烈多了,胡小天心中暗骂,曰!人真是现实啊,鼓掌都要看地位。

    周王龙烨方起身微笑向众人示意,他还真是没有太多皇族的架子,一举一动温文尔雅,待人平易近人,不过对许清廉和刘宝举除外,这两个不开眼的东西昏了头,居然见他称臣,实在是马屁拍错了地方。

    胡小天又道:“我们同样要将掌声送给我的忘年之交,老当益壮老而弥坚的西州长史张大人!”既然你都称我为胡老弟,我当然不会跟你客气,胡小天也明白张子谦对自己这么客气还不是看在自己未来岳父的面子上。

    众人马上响应,张子谦唯有苦笑站起身来向众人拱手示意,这小子分明是戏弄自己来着。掌声比起刚才送给周王的小了一些,但是仍然比给胡小天的要热烈,看来所有人都很擅长把握分寸,根据官阶地位大小有效控制掌声欢呼声的大小。

    胡小天目光转向黑苗族人的那一席:“让我们欢迎来自黑石寨的黑苗族兄弟姐妹,我们虽然分属不同的民族,但是我们同样生活在大康同一个大家庭里,我们都是亲兄弟,谢谢滕寨主,谢谢他美丽的女儿,谢谢黑苗族各位兄弟姐妹对我的深情厚谊。”

    黑苗族人在寨主滕天祈的带领下同时起身,握紧右拳紧贴心口的位置向众人行礼,现场欢声雷动。

    许清廉和刘宝举两人此时已经彻底傻了眼,这胡小天能耐太大了,从眼前看到的一幕,真可谓是手眼通天,两人想想之前和胡小天处处为敌的经历,心中一阵阵发寒,他们真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倘若早知道胡小天这样的背景,巴结都来不及,又怎敢跟他作对。

    胡小天将红柳庄和环彩阁两边略过没有介绍,萧天穆为人低调,加上他本身也不是什么社会名流,没有介绍的必要,至于环彩阁,胡小天是羞于启齿,总不能说这帮姑娘全都是燮州乃至西川最有名的风月场所环彩阁来的,于是干脆将这帮人都归到省略号里面了。胡小天微笑道:“来宾众多,恕我就不一一介绍了,不过今晚凡是能来这里的,胡某全都铭记于心,感谢各位能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慈善义卖晚宴,为青云的老百姓奉献自己的爱心。在此,我要特别感谢一个人。”他停顿了一下,向戏台下的宋绍富招了招手,示意他上来。

    宋绍富假惺惺推辞了两下,还是走上了戏台,胡小天隆重推出道:“我要感谢得就是鸿雁楼的宋掌柜,我们这次慈善晚宴就是由他出资赞助,感谢宋老板和全体员工为我们提供了如此优雅的环境和美味的晚宴,感谢他们的辛苦付出和服务。”他率先鼓掌。

    宋绍富这辈子都没那么风光过,拱手做了个四圈揖,容光焕发,结结巴巴,连连道:“应该做的,应该做的,身为青云的一份子,我应当……为青云的慈善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这番话也是胡小天事先跟他交流过的。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