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九章【黑石寨】(下)
    慕容飞烟心一怔,自己什么时候又成他二哥了,这名字起得倒是省心,他叫小天给自己弄了个大地,看到胡小天一脸的坏笑,马上就明白了,胡小天这是要坑自己啊,他一定看出这苗女将自己视为男,所以又顺水推舟,让这位眼神差到极点的黑苗女郎错上加错。

    那红衣黑苗女郎道:“我叫滕紫丹,胡公一定要记住哦!”此胡公显然非彼胡公,跟胡小天没半毛钱的干系。

    慕容飞烟此时也不便揭穿胡小天的谎话,只能将错就错地点了点头。

    胡小天一旁道:“我叫胡小天……”

    滕紫丹却像根本未听到一样,陪着慕容飞烟向寨内走去,胡大官人自来到这个世界还从未被美女如此忽略过,确切地说应该是遭到无视,滕紫丹一双明眸始终望着慕容飞烟精致的面孔,那感觉正应了一首歌《我的眼里只有你》,除了慕容飞烟之外,她根本就将他人视如无物。

    胡小天没想到刚来到黑石寨就遇到了熟人,这样最好,这位滕紫丹虽然是个眼神不好的花痴姑娘,不过好在她应该是友非敌,如果有了她的帮助,想必今天的事情更容易得到解决。

    黑石寨内的小路全都用鹅卵石铺设,整齐而干净,寨的央有一个大型的芦笙场,地面也是用鹅卵石铺成。图案是太阳十二道光芒。

    走过风雨桥,滕紫丹问道:“胡公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慕容飞烟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看到滕紫丹火辣的眼神方才意识到她是在叫自己,这全都要怪胡小天这个惹祸精,非得说自己是他二哥,叫什么胡大地。岂不是让滕紫丹的误会越来越深?她不无埋怨地瞪了胡小天一眼,轻声道:“我们特地前来拜会蒙大夫。”

    滕紫丹道:“你们来看病?”

    慕容飞烟点了点头。

    “谁生了病?该不是胡公你吧?”滕紫丹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胡小天一旁看着,心暗笑,难不成还真有一见钟情的事儿?慕容飞烟此时指了指胡小天道:“有病的是他!”慕容飞烟真是哭笑不得,胡小天啊胡小天,你病得不轻。唯恐天下不乱,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搞这种恶作剧。

    滕紫丹居然信以为真,点了点头道:“蒙大夫就住在西南山坳里的吊脚楼内,我带你们去见他。”

    此前胡小天本以为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凶险之旅,却没有想到一切居然会进行得如此顺利,初入寨门就遇到了一位老熟人。有了滕紫丹的热情引领,一切都变得容易了许多。

    沿着蜿蜒朝上的小路一直上行,道路两旁树木苍翠,山花烂漫。虽然正值盛夏,可是行走在山间小路之上却没有丝毫的酷热之感,山风迎面吹来,夹杂着野花沁人肺腑的清香,让人不由得心旷神怡。胡小天一夜未眠,此时闻到这诱人的花香也感觉精神一振,倦意尽去。

    一条小溪自山间奔流而下,绕行在那山坳前的吊脚楼旁。水流声叮咚悦耳,溪水催动水车。几名黑苗族的孩童在小溪边戏水,好一派醉人的田园景色。

    滕紫丹停下脚步指了指那吊脚楼道:“蒙大夫就住在这里了。”柔媚的目光在慕容飞烟俏脸之上流连了一下,柔声道:“我还有事,就不陪胡公过去了。”

    慕容飞烟巴不得她赶紧离开,这一路之上被滕紫丹火辣辣的目光看得连鸡皮疙瘩都生出来了,她暗自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穿着女装让滕紫丹见一见,省得这糊涂的黑苗女郎继续误会下去。

    滕紫丹临走之前又向他们道:“蒙先生脾气很古怪的,不喜欢人多,你们谁看病谁过去见他,最好不要一起进去。”

    胡小天向她笑道:“谢谢滕姑娘指点。”

    滕紫丹笑着摆了摆手道:“你是胡公的弟弟就是我的朋友。”

    胡小天不觉有点汗颜。敢情自己还是沾了慕容飞烟的光,不然人家不会对自己如此礼遇。

    滕紫丹带着那帮姐妹们走远,慕容飞烟总算得以长舒了一口气,她狠狠瞪了胡小天一眼道:“奸贼害我!”

    胡小天呵呵笑道:“怪不得我,要怪就怪你自己生得太俊俏,连女人见了你都要心动呢。”

    倘若不是周围有人在场,倘若不是今天还有大事未了,慕容飞烟一定要照着这厮可恶的笑脸上狠狠一拳,打到他满脸开花,看他还敢不敢做这种坏事。慕容飞烟其实心明白,就算给他一拳也没用,这厮注定是屡教不改的。

    此时从吊脚楼上走下来一名身穿蓝色短裙的黑苗族少女,她身上穿着典型的黑苗族服饰,头上却没有像其他少女般带着纷繁精美的银饰,而是将满头秀发高高束起,眉目如画,一双明澈的眼睛竟然是绿宝石一样的色彩,肤色也与原人迥异,欺霜赛雪,棕色绑腿一直束到膝弯,从膝盖到短裙边缘有寸许的大腿暴露在外,肌肤晶莹如玉,极为诱人。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兽皮鞋,步履轻盈,青春逼人。

    慕容飞烟从这少女的步伐已经看出她的轻功不弱,心警惕顿生,手指缓缓落在剑柄之上。

    那少女来到几人面前,一双明澈的眼睛扫视了一下众人,目光最终落在胡小天的脸上,冷冷道:“你是胡小天?”

    胡小天没想到对方能够一口就叫出自己的名字,其实想想这件事也很正常,自己好歹是青云县丞,青云县的二号人物,一个公众人物形象被别人熟知也是难免的事情,自己没有见过人家,并不代表别人没有见过自己,胡小天点了点头。

    那少女道:“我叫阎怒娇,阎伯光是我二哥!”

    胡小天微微一怔,原来这一身苗族服饰装扮的少女竟然是采/花贼阎伯光的妹妹,也就是说她是天狼山大当家阎魁的小女儿,山贼的女儿居然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黑石寨,还真需要一些勇气。要说这妮长相实在是有点西化,不像是汉人,也不像黑苗族人,难不成是个混血儿?

    阎怒娇道:“我哥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她的声音透着冷静,没有愤怒,也没有仇恨,从她的表情上也找不到太多的忧伤。

    胡小天开始感觉到这位马贼的女儿有些特别了,他点了点头道:“万廷昌人在哪里?”

    阎怒娇道:“我哥没事,他就没事,我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必死无疑……”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明澈如山泉水一般的双眸盯住胡小天,第一次绽露出冰冷的杀机:“你也一样!”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这小姑娘虽然把话说得气势十足,可是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威慑力。胡小天道:“万廷昌的死活干我屁事!你想让我帮忙救人,就最好对我客气一点,不然的话,我马上拍屁股闪人,你就准备给你那位好哥哥收尸吧。”

    阎怒娇被胡小天反将了一军,不过她并未动怒,只是重新审视了胡小天一番,点了点头道:“有些胆色,你可以不在乎万廷昌的性命,可是你不会不在乎青云县百姓的性命,我天狼山共有七千兵马,如果攻打青云县,你守得住吗?”

    胡小天内心一惊,这马贼的女儿还真是猖狂,居然公开向自己叫板。青云县那帮老弱残兵加上毫无战斗力可言的那般胥吏,一共也不到五百人,这五百人自然无法和七千名凶猛残忍的马贼相抗衡。

    阎怒娇道:“你治好我哥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如若不然,我必亲领七千兵马血洗青云,将你们杀个片甲不留,到时候我看你还当谁的县丞?”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小小年纪,心肠如此歹毒,盗亦有道,何必伤及无辜。”他向吊脚楼望去:“带我去看看。”

    阎怒娇转身先行,胡小天几人准备跟上的时候,她却又道:“你一个人上来。”

    慕容飞烟看了胡小天一眼,俏脸之上写满关切,平时斗嘴归斗嘴,可关键时刻还是对他关心得很。

    胡小天笑眯眯朝她点了点头,示意让她留下来,如果说之前还有些担心,见到阎怒娇之后,心的所有顾虑全都消散,阎伯光没死,阎怒娇背后所做的这一切无非是想让自己救人,谅她不敢轻举妄动。

    跟在阎怒娇的身后走上楼梯,胡小天故意落后了一段距离,从这样的角度仰视,刚好可以看到阎怒娇裙底的春光,不过这妞/儿的防走光措施做得很足,除了多看到一截美腿,便再无斩获,胡大官人绝无道德上的负疚感,哪个看病不收点诊金预付,穿得那么暴露,老不看白不看,权当是收点定金。

    其实暴露也是相对而言,在当今时代能够这么穿着的还是很少,胡小天发现这阎怒娇的体型真是不错,尤其是两条长腿,部分的裸露再加上绑腿的刻意强调,玲珑曲线毫无保留地展示人前,景致还真是不错,换成在现代,这妞/儿也一定是个引导潮流的时尚女郎。(未完待续……)RI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