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七章【一家人】(上)
    胡金牛倒是也想逃,只可惜今天被胡小天放了这么多血,双腿酸软无力,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被慕容飞烟冲上去一脚踹到在地,点中穴道制住,整个过程没有遭遇半点反抗。

    胡小天来到西厢房内踹开房门,看到里面三人都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只是双手双脚都被绳索捆缚,因为慕容飞烟来得突然,这帮歹徒也没有来及加害于他们。

    胡小天从靴筒内抽出暗藏的匕首,为他们割断绳索。

    周文举得到自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冲到周兴面前狠狠给了这小子一记耳光,怒道:“孽障,你险些害了胡大人!”周文举这样的行为一是的确心里歉疚,还有一个原因他是为了保护周兴,自己这边责怪了周兴,相信胡小天就不好意思继续追责。那周兴也是非常的乖巧懂事,赶紧在胡小天面前跪了下来:“胡大人……千错万错都是小人的错,随便大人怎样惩处,小的绝无半句怨言。”

    梁大壮指着他骂道:“混账东西,居然坑我家公子。”冲上去抬脚就想狠踹两下,却被胡小天一把给拉住了。

    胡小天笑道:“算了,你也是为了救周先生,算不上做错,只是当时你应该提前透露给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话虽然那么说,可胡小天心里清楚,真要是周兴把一切都说出来,自己未必肯冒险深入虎穴。

    他转向慕容飞烟道:“你怎么来了?”

    慕容飞烟道:“我看到家里灯还亮着,你们又都不在,地上发现了一些散落的草药,于是我循着这条线索一路追踪到了这里。”

    要说这件事全都是梁大壮的功劳,得到胡小天的提醒,他回去拿手术器械的时候,特地拿了一大包草药,途中趁着那些匪徒不备,断断续续洒了一些,也幸亏慕容飞烟及时回来,按照这个线索找到了他们,方才得以化险为夷。

    除了被慕容飞烟杀掉的两名歹徒之外,还有胡金牛被生擒,其余歹徒全都逃走,包括刚刚做完手术的采/花贼也被那中年文士给带走了。

    胡小天让大家各自离去,让梁大壮押着胡金牛直接回到了三德巷的住处。

    慕容飞烟点了胡金牛的穴道,直接将这厮扔到了柴房里面。

    胡小天回到房间方才顾得上检查伤口,屁股被柳叶刀划了一下,还好不是太重,血已经止住了,这货简单消毒之后,换了条干净裤子走了出去,看到慕容飞烟和梁大壮站在院子里正在聊着刚才的事情。

    梁大壮见到胡小天出来,恭敬道:“少爷来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梁大壮识趣地返回房间。胡小天向慕容飞烟笑了笑道:“忽然想起今晚还没有顾得上向你说声谢字。”

    慕容飞烟道:“习惯了,反正你这人没什么良心,只要不恩将仇报我就心满意足了。”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他伸了个懒腰道:“要说这世界真是小的很,没想到他们逼我去救的人居然是那个采/花贼。”

    慕容飞烟道:“我当时一剑刺在他的肚子上,只可惜没有当场杀了这厮。”

    胡小天道:“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啊,当时真要是把他杀了,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事。”

    慕容飞烟道:“他的同伙倒是不少。”

    胡小天道:“等明天好好审问一下那个胖子。”

    慕容飞烟道:“何须等到明天,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她做事从来都是干脆利索,从不拖泥带水。

    胡小天打了个哈欠,他今晚喝了不少酒,紧接着又做了一台手术,再经历刚才的那场惊险打斗,现如今最想得就是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可看到慕容飞烟仍然精神抖擞,大有要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的势头,只能打起精神陪同了。他心中仍然牵挂着乐瑶的事情:“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慕容飞烟知道他担心乐瑶,轻声道:“放心吧,我在岔河镇租了一套宅子,让她暂时留在那里安心养病,她今天的情况已经好转许多,所以我才回来看看,想不到你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胡小天暗叹在当今的时代不会点武功,只有被*的份儿。今天如果不是慕容飞烟及时赶回来,只怕他没那么容易脱身。

    两人来到柴房,胡金牛一动不动躺在柴堆之上,脸上的表情充满恐惧。胡小天笑眯眯走了过去,抽出自己的匕首,在胡金牛的脸上轻轻拍了拍道:“知道应该怎么做吗?”

    胡金牛两只眼睛望着他仍然一言不发,胡小天不由得有些生气,扬起巴掌照着这厮的脑袋狠狠拍了一记,怒道:“傻啊?老子跟你说话有没有听到?”

    慕容飞烟一旁叹了口气道:“他听得到,可是说不出话来。”原来胡金牛被她制住了哑穴,她走过来将胡金牛的哑穴解开。胡金牛长舒了一口气,颤声道:“要杀就杀,悉听尊便,我胡金牛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英雄好汉。”

    胡小天扬手照着他脑袋上又是一巴掌:“去你妈/的英雄好汉,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德行,就你也配自称英雄好汉?想当英雄好汉是不是?老子这就给你再放十斤血出来。”

    听到胡小天又要给他放血,胡金牛吓得打了一个激灵,才放了二斤不到自己就已经被弄走了半条命,要是再放十斤,敢情自己身体里那点血根本不够放得啊:“别……”

    胡小天阴测测笑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好还是乖乖合作,争取宽大处理。”

    一番话把慕容飞烟都给听愣了,这货真能整词儿,还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听起来还真是有些朗朗上口呢。

    胡金牛叹了口气,可怜巴巴望着胡小天道:“大人,一笔写不出两个胡字,咱们还是本家,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胡小天被这厮惊艳到了,瞪大了两个眼珠子,**!想不到啊想不到,这大老粗居然还会整词儿。其实这也难怪,换成谁在生死关头,脑袋里都会涌现出不少的急智,能有一丁点办法谁都想活着。

    胡小天道:“胡金牛,我记得你上有七十老娘,下有未成年的两个孩子。”

    胡金牛连连点头道:“是,我对天发誓绝没说谎。”

    慕容飞烟一旁道:“跟这种不思悔改的贼人有什么好说,他若是不肯说实话,一刀砍了他。”

    胡金牛道:“这位姑娘,此言差矣,谁也不是生来就想做贼的,想我胡金牛也是名门之后,祖上也是当朝大员,只是家道中落,这才落草为寇。”

    慕容飞烟哪里肯信,冷哼一声道:“信口雌黄。”

    胡金牛反倒认真起来:“我没有撒谎,我太爷爷那辈做过大康的靖国公,还蒙明宗皇上御赐丹书铁券,要说现在当朝户部尚书胡不为胡大人也是我们本家的亲戚,按照辈分我应当尊他一声叔叔呢。”

    这下轮到胡小天发愣了,我x,刚才就是信口胡说一句本家,可万万没想到真找到了一位本家。外人是不可能对这些事知道的那么清楚,胡金牛应该和他们胡家有着密切的关系。

    慕容飞烟一听也乐了,笑眯眯看着胡小天,心说好嘛,真是你们家亲戚啊。

    胡小天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如果真是亲戚,还真不忍心把这货给灭口呢,他呵呵笑道:“户部尚书胡大人可是大权在握啊,他掌管大康钱粮,你亲戚这么有权有势,你为何不让他帮忙,却甘心为贼?”

    胡金牛叹了口气道:“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人家现在位高权重,哪还记得我们这些穷亲戚,更何况我爹早死了,我娘把我拉扯大也不容易,从小就教育我要人穷志不穷,所以俺就算去讨饭也不去求他。”

    胡小天道:“你要是讨饭还算是有些志气,可惜你不去讨饭选择为贼!”

    胡金牛道:“本家啊,我觉得做贼比讨饭威风多了,至少不用看别人脸色,而且这世道真是不太平啊,讨饭都没地儿要去,我得养活一大家之人,思来想去,除了做贼,没其他的办法了。”他这会儿倒还振振有辞了。

    慕容飞烟一旁看着,心中真是哭笑不得,到底是本家啊,两人真聊上了,估计真有亲戚,不然怎么会如此融洽?忍不住提醒道:“胡大人,你别忘了是来干什么的?我可提醒你啊,公事公办,不能徇私枉法啊!”

    胡金牛道:“我说这位姑娘,我们老胡家自己人拉拉家常,你就别插嘴了。”

    胡小天居然也来了一句:“就是,你出去一会儿,这儿没你事了。”

    慕容飞烟被他气得柳眉倒竖,冷哼了一声,转身出门去了。

    小人物也有小智慧,胡金牛也懂得审时度势,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刚才他占主动,当然敢对胡小天横眉冷目,现在形势逆转,自己已经沦为阶下囚,性命完全在对方的一念之间,所以他必须要跟胡小天套近乎,别的都是假的,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男儿膝下有黄金,可黄金哪能比得上性命珍贵,为了这条命,下跪也无所谓。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