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六章 【切腹狂魔】(下)
    胡小天将被切除的肠管扔在铜盆,让周举拿开。然后利用吸引器吸除断端内容物,再纱布擦拭清洁后,进行断端肠粘膜消毒,最后采用端端吻合将两截肠管缝合在一起。

    胡小天的手法干净利落,有条不紊,看着他行云流水的操作过程简直是一种享受。

    在肠吻合手术完成之后,胡小天又处理了慕容飞烟所留下的剑伤,进行清创缝合,最后才缝合患者的腹部。其间指导周举缝合了患者的肚皮,在一切完成之后,他让周举先出去休息,说还有最后的步骤要由自己来完成。

    周举以为胡小天肯定有一些独门技艺不想让自己看到,其实这也可以理解,又有哪个医生不在外人面前留一手呢。

    其实胡小天另有打算,周举离去之后,这货将洞单撩起,望着这采/花贼的双腿之间,不禁嗤!的笑出声来,就这资源也敢采/花,老虽然救了你的性命,可如果就这样放任你离去,以后还不知要祸害多少良家妇女,必须要给你一个深刻的惩戒,最好让你从今以后都不能再作恶。

    最干脆利落的做法就是一刀将这厮的命根给割了,可那样太过明显,自己也没办法向其他人解释。胡小天才不会用这么简单的方法,想要从根本上解决的办法,还有一个,那就是让他从今以后不能行人事,利用手术让他变成银样镴枪头,以后这根东西只能成为一个摆设。

    最高级隐秘的方法是直接切断负责这一机能的骶髓副交感神经,让他从此都没有这方面的念想,最残忍的办法却是截断海绵体的供血,结扎内部的动脉分支,让他以后再也无法行人道。胡小天可以在最小的切口完成这一系列的血管结扎手术。他迅速截断了海绵体动脉以及尿道腹侧的一条尿道球动脉,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内已经将一切全都做完。

    望着仍旧沉睡不醒的采/花贼,胡小天心暗乐,以后你就给我乖乖当一个活太监,这辈休想再做坏事。救人一命,却毁了这厮的终身性福。胡小天对此没有丝毫的负罪感,他所面对的是一个死不足惜的罪犯,留他一条性命已经算是仁慈了。

    手术已经全部完成,胡小天却不得不考虑另外一个问题,这帮人全都是亡命之徒,即便是他救了这采/花贼,这帮人也未必能够放过他们几个。

    当前之计唯有尽可能拖延下去了,顺手将胡金牛放出的那些鲜血全都倒进了废物桶,倘若胡金牛看到此情此境。只怕要不顾一切地跟他拼命。

    胡小天走出房门,摘下口罩,夜空仍然是繁星满天,外面响起更夫敲击梆的声音,已是三更天了。

    年士缓步向胡小天走来,虽然在三人之他表现的最为儒雅礼貌,可是胡小天凭直觉意识到此人也是最难对付的一个。

    “我家少爷怎样了?”

    胡小天淡然笑道:“还活着!”

    年士缓缓点了点头,他最想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胡小天道:“什么时候放我们走?”

    “等少爷醒过来。”年士向房内看了看:“我可不可以……”

    胡小天点了点头。

    年士走入房内之后。胡小天悄然观察这院落的动静,梁大壮、周举、药僮周兴三人全都被关在了西边的房间内。那里有矮胖胡金牛和另外一名同伴看守,年士则去探望那采/花贼,也就是说他现在正处于无人盯防的状态,胡小天心一动,这岂不是逃跑的大好机会,围墙距离他只有不到三丈的距离。而且并不算高,自己轻易就能翻越过去。只是那年士为何会如此疏忽?以此人警惕的性格按说不会如此。

    胡小天举目向四周望去,忽然看到东南方向的一颗香樟树之上掠过一丝寒光,显然是刀剑之类的反光,定睛一看。树冠之,影影绰绰,竟然还埋伏着一个人,胡小天暗自吸了一口凉气,原来除了他见过的三名歹徒之外,还另有其他人在。转身向后方望去,却见屋脊的西北角也坐着一个黑衣人。

    两人全都居高临下关注着这院落的一切动静,胡小天想要逃走,只怕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逃不过两人的眼睛。

    胡小天暗叫晦气,虽然利用输血的借口放了矮胖不少鲜血出来,基本上解除了这厮的战斗力,可是除了矮胖之外还有四个,事情还真是麻烦呢。

    年士进去不久就出来了,他向胡小天道:“少爷还在昏迷之。”

    胡小天道:“伤口已经处理过了,血也止住了,醒来只是早晚的事情。”

    年士点了点头,他的手拿着胡小天刚刚用来手术的柳刀,饶有兴趣地注视着那柄刀,低声道:“好刀,锋利的很呢。”

    胡小天暗自心惊,倘若年士现在对他起了杀念,只怕自己难逃厄运,他笑道:“这刀是治病用的。”

    年士望着胡小天道:“我过去只知道刀可以杀人,却不知道刀也能够救人。”

    胡小天道:“这世上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有些好事会变成坏事,而坏事在某些条件下也会变成好事。”

    年士忽然将手的柳刀刺向胡小天,他出手快如闪电,胡小天甚至没来及眨眼就感觉冰冷的刀锋已经贴在自己的颈部血管之上。

    胡小天强作镇定,微笑道:“现在杀我谁帮还能你救人?”

    年士道:“你的使命似乎已经完成了,我即便是杀了你又有何妨。”

    胡小天道:“我早知道你不会讲信用,你以为我会一点后手都不留?”

    年士充满狐疑地望着胡小天,过了一会儿,方才呵呵大笑了起来:“留后手?”

    胡小天不慌不忙道:“你现在若是杀了我,我敢保证你们的那位少爷一定会给我陪葬。”

    年士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周身弥散出一股强大的杀气,有如一张无形的落网,铺天盖地向胡小天包绕而来,胡小天真切感受到对方给自己的强大压力,可是在这种压力下,他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惧色,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心理上的比拼,你如果示弱,就会被对方看出破绽,你表现出强大的气魄和足够的底气,才能迫使对方让步,胡小天看出那采/花贼的身份非常重要,他的生死存亡对这几人至关重要,年士不敢轻易拿他的性命冒险。

    果不其然,年士终于收回了柳刀,微笑点了点头道:“有些胆色,比起许清廉那个脓包强上不少。”

    胡小天打了个哈欠道:“时间不早了,你不睡,我也也要睡了。”他向西厢的方向走了几步,习惯性地抬头望去,却发现原本坐在屋顶的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经失去了踪影,胡小天心暗自奇怪,刚才明明还在,难道那人又转移了地方?

    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惨叫,胡小天循声望去,只见那藏在香樟树内的匪徒从树冠之一个倒栽葱摔了下来。

    年士也是在此时方才发现了异常,他扬起手的柳刀照着胡小天的心口投掷过去,遇到突然状况,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除掉胡小天,此人心肠真是歹毒。

    胡小天也算反应及时,扑倒在地上紧接着一个懒驴打滚,虽然他把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可动作仍然不够快捷,根本躲不过这柳刀,关键时刻,一道寒光从树冠激射而出,后发先至,抢在柳刀射胡小天身体之前,撞击在柳刀之上,当啷一声,两柄利器在胡小天后方不到一尺的地方相撞,然后改变了方向,饶是如此,柳刀的利刃仍然擦着胡小天的屁股飞了出去,胡小天感到屁股上一凉,也顾不上检查有没有受伤,连滚带爬地向前方逃去。

    慕容飞烟的倩影从香樟树上飞掠而出,她掷出一把飞刀为胡小天解围之后,随之又投掷出第二把,这第二把飞刀直奔年士的胸口而去。

    年士冷哼一声,自腰间抽出一柄软剑,软剑脱鞘之后,瞬间挺立笔直,右手向外一个顺时针地拨动,当!的一声,将飞刀磕飞,一缕寒光斜斜没入草丛之。

    慕容飞烟抓住这一时机已经从香樟树上飞掠而下,护在胡小天的面前,冷冷道:“大胆贼,竟敢挟持我家大人!”

    年士并无恋战之心,转身向那采/花贼所在的房间内奔去。

    慕容飞烟抬脚欲追,年士反手扔出一枚烟雾弹,蓬!的一声炸裂开来,瞬间院落之布满烟雾。慕容飞烟慌忙屏住呼吸,上次了桃花瘴的事情仍然记忆犹新,倘若再次招,只怕羞都要羞死了。

    胡小天用袖口掩住口鼻,烟雾弥漫之他辨不清方向,等到烟雾散去,却发现自己仍然站在原地,慕容飞烟就在距离他三尺不到的地方,胡小天大喜过望,冲上前去试图给慕容飞烟一个热烈的拥抱,却被她冷酷而充满警惕的目光制止,这货尴尬站在原地,呵呵笑道:“飞烟,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

    此时从西厢房内又有两道人影冲出,却是那矮胖在另外一名同伴的搀扶下逃了出来。

    慕容飞烟岂能让他们再逃掉,挥剑冲了上去,那扶着矮胖的匪徒看到势头不妙,竟然将矮胖胡金牛扔在那里,转身就逃。

    一整天,一张月票,太惨了有木有?诸君敢多给一张月票凑成双数吗?(未完待续……)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