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六章 【切腹狂魔】(上)
    胡小天道:“这温水是给你泡手用的,不然等会儿血管就会收缩,鲜血就流不出来了。”

    胡金牛看到铜盆的鲜血越来越多,颤声道:“本家……我说还得要多少?”他这会儿知道害怕了,居然主动和胡小天套起了近乎。

    胡小天道:“别急啊,一般来说人体血液的重量占体重的百分之八,你体重有二百斤吧?”

    胡金牛摇了摇头:“一百八!”

    “我算算啊,那就是说你体内有十四斤鲜血。按照我的经验来说,失血三分之二才会死亡,也就是说你只有流出将近斤血才会死,这才流出来半斤不到,放心吧,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周举虽然知道胡小天在戏弄胡金牛,可对他渊博的医学知识仍然佩服不已,想不到他年纪轻轻就懂得那么多,连人体内有多少鲜血都算得出来,他又怎么知道胡小天是学西医的,在人体解剖学和生理学方面有着极其扎实的基础。

    正常人鲜血一次鲜血往往不超过四百毫升,胡小天却足足放了胡金牛接近两斤血,估计有一千毫升左右。这才为他止血缝合,此时的胡金牛脸色苍白,两条腿都软了,胡小天为他缝合伤口的时候,胡金牛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望着胡小天的双眼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暴戾和仇恨,一个人一旦把对方当成能够操纵自己生死的人,便无论如何都威风不起来了。

    胡小天望着那盆的鲜血道:“虽然不够,可也只能将就了。”

    胡金牛包扎完毕在年士的搀扶下踉踉跄跄走了出去,甚至连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留。

    此时术前的准备工作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周举这位麻醉师也已经利用金针刺穴将麻沸散倒入伤者的体内、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接下来只等着胡小天这位主刀大夫大显身手。

    胡小天望着那沉睡不醒的采/花贼。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淫/贼!落在老手里算你倒了八辈霉。

    心虽然这么想,可真正开始手术救人的时候,胡小天却要拿出自己最好的医术和状态。习惯使然,医德使然,面对一个患者的时候。你无法用善恶去评判他,正如你无权在手术台上宣判他的死刑。

    采/花贼的身体状况还算不错,并没有出现因贫血导致的休克,又或者水电解质平衡失调,也没有严重的感染症状,这是让胡小天百思而不得其解的问题,来到这一时代,发现生活在这里的人普遍拥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即便是严重的创伤也很少受到感染的困扰。胡小天不由得联想起现代社会形形色色的感染。也许和临床上过度滥用的抗生素有着直接的关系,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些事物本身就是相生相克。

    因为条件所限,胡小天不得不省略了术前胃肠减压和灌肠的步骤,刚刚通过年士询问过病史,这采/花贼从昨晚到现在都粒米未进,水也没喝过一口,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利用铜镜的折射原理确保手术区的照明。

    手术病人采取仰卧位。按照常规为患者行消毒和洞巾铺盖,如今胡小天的手术器材已经完备了许多。周举站在他身边。临时充当了麻醉师兼助手的角色,至于其他人,一概不许入内。

    胡小天一旦进入手术状态,整个人陡然就变得认真起来,他的口鼻都被口罩盖住,头发也被帽遮住。只有一双眼睛暴露在外,此时的目光坚定而笃信,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瞬间进入了手术状态。

    周举站在胡小天身边,虽然看不清胡小天的面容。但是他从胡小天的身上却真切感受到了一种全然不同的气质,胡小天握着那细窄的柳刀,让周举感觉到有种执掌生死舍我其谁的霸道气势,这样的感觉他有生以来只有在少数医者的身上才感受过。而他们却无一不是杏林泰斗级的人物,周举实在是想不通,一个年仅十岁的少年怎么会拥有这种宗师级的气势。

    剖腹探查,腹部损伤的剖腹探查一般多采用腹部正切口,便于需要时向上下延伸,或向两侧横行扩大。切口长约八到十公分,三分之一位于脐上,三分之二位于脐下。虽然慕容飞烟之前在这采/花贼的肚上刺了一剑,但是伤口细窄,胡小天选择重新做切口。

    胡小天一边熟练地划开皮肤肌肉,分离组织,一边向周举介绍道:“腹部外伤的常规探察原则是,如果腹腔内有大量出血,应该首先找出出血的来源,控制住出血,然后再从出血的脏器开始逐步探察其他的脏器。如果腹腔内没有出血,有胃肠道的内容和气体溢出,则先探察胃肠道,然后在探察各实质性的脏器。一般的顺序是,先探察胃、十二指肠、胆道、胰腺、空肠、回肠、结肠、直肠、膀胱等等,后检查肝脏和脾脏,最后再探察盆腔脏器和腹膜后脏器。”

    这些医学术语有些周举听说过,有些根本从未听过,五脏腑他知道,至于小肠和结肠的细分,那都是现代医学的事情,他又如何晓得?至于人体腹腔内部的这些器官,他也仅仅见过几次,从来没有亲自解剖过,所以对这些内部脏器也无从谈到熟悉。

    胡小天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所有的解剖知识全都灌输给周举,只是想到什么说起什么,虽然如此,已经将周举的医学观完全改变,让他见识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胡小天切到腹膜外的时候,留意观察,伤者的腹膜呈现出深蓝色,这一现象证明患者有腹腔出血,切开腹膜的时候有气体逸出,证明伤者应该有空腔脏器穿孔存在。切开腹部肌层,让周举帮忙拉钩分离腹直肌,尽可能地扩大手术视野。

    望着这肚里血糊糊的一大片周举感觉头皮发麻,胡小天见怪不怪,没事人一样笑了笑道:“一肚坏水。”

    在初步的观察和判断之后,胡小天开始清除腹腔内血液及渗液,因为缺少吸引器,来到青云不久,他就特地找工匠制作了一个类似于针管形状的铁器,更像是儿童玩耍的抽水枪,这种简陋的吸引器可以抽吸腹内的血液、胃肠液和渗出液。

    抽吸的过程,胡小天发现了出血点,他让周举用手压迫住出血点,然后取出止血钳,利用止血钳将出血点夹住,迅速进行血管结扎缝合。初步清除腹腔内积液或积血后,胡小天开始探查腹腔内病变。探查原则本着先探查正常区域,最后探查病区。探查的手法保持轻柔细致。

    在先后排除了肝脏、食管裂孔、脾区、胃、胰腺的病变之后,重点放在小肠的部位,将横结肠及其系膜拉向上方,确认十二指肠悬韧带后,提出十二指肠空肠曲,从空肠起始部依次检查。在检查小肠的同时,检查相应的肠系膜有无血液循环障碍等情况检查过后及时将检查过的肠段送回腹腔。

    空肠链接十二指肠,占小肠全场的五分之二,位于腹腔的左上部,患者的问题就是出现在这里。慕容飞烟的一剑刺穿了他腹部的同时,也刺穿了空肠的部分肠段。

    确定患处所在,明确诊断之后,胡小天决定进行部分肠管切除,并进行肠管吻合术。

    他先确定肠管需要切除的范围,小心将其提出切口外。通常的手术原则是在离病变部位的近、远两端各三到五公分处切断。

    胡小天小心将受伤的肠管提至切口外,在肠管与腹壁间用温盐水大纱布垫隔开;纱布垫之下再垫两块干消毒纱布,使与切口全部隔开,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小肠的损伤,并可防止肠内容物污染腹腔。

    看着胡小天将伤者腹部的脏器肠管来回提拉,周举不由得冒出了一身的冷汗,幸亏他对此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换成普通人过来,只怕会将胡小天视为一个开肠破肚的恶魔,吓都要吓昏过去了。

    切除肠管首要的关键步骤之一是处理肠系膜血管,在供应切除段的肠系膜主要血管两侧各分开一个间隙,充分显露血管。用两把弯止血钳钳夹,在钳间剪断此血管,剪断时靠近远侧端,用丝线先结扎远心端,再结扎近心端。在进行第一次结扎后,不要松掉近心端止血钳,另在结扎线的远侧,用丝线加作8字形缝扎。最后才扇形切断肠系膜。

    在切断肠管之前,必须先将两端紧贴保留段肠管的肠系膜各自分离半公分。再检查一下保留肠管的血运情况。用直止血钳夹住拟切除段的肠管两端,尖端朝向肠系膜,与肠管纵轴倾斜约三十度夹角,这样做的目的是增大吻合口,并保证吻合口血运。再用肠钳在距切缘三到五公分处夹住肠管,不应夹得太紧,以刚好能阻滞肠内容物外流为宜。紧贴两端的直止血钳切除肠管。(未完待续……)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