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二章【三尸脑神丸】(上)
    林荫道上,前方三名黑衣蒙面的骑士端坐在黑色骏马之上,拦住了马车前行的道路,正中一人冷冷道:“马车留下,饶你们不死!”

    驾车的马夫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跳下马车转身就逃,他在逃走之前,竟然解开了两匹拉车的骏马,跃上其中一匹马背,调转马头狂奔而去。另外那匹马也惊恐逃离。

    两名负责沿途护卫的家丁也是急忙调转马头,也准备逃了,紫菱推开车门从车厢内冲了出来,竟然腾空一跃,跳上其中一名家丁的马背,她的身手颇为利索,一看就知道身怀武功,四人甚至都没有做出任何的抗争就已经选择了逃离,根本不去管这位万家三少奶的死活。

    乐瑶花容失色,她推开车门,不顾一切地从马车上跳了下去,可是落地时却不慎摔倒。

    三名黑衣蒙面人彼此对望了一眼,都流露出一个极其猥琐地眼神,几乎在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乐瑶忍者疼痛从泥泞中爬起来,拎着被污泥染脏的长裙,拼命向身后跑去,她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周围全都是密林。再看紫菱和那三名家丁,四人骑乘着三匹马已经越逃越远,芳心中不由得惊骇万分,她哀求道:“等等我……等等我……”

    那四人根本没有停留的意思,紫菱坐在马后,转身向后方看了一眼,脸上分明露出残忍的笑意。

    乐瑶看到她脸上的笑意,如同坠入冰窟,肝胆俱寒,顷刻间她什么都明白了,眼前的一切根本就是万家事先安排的,她怎么会那么傻,居然相信万家会放任自己离去。乐瑶用力咬了咬嘴唇,求生的欲望让她没有放弃,不顾一切地向前方逃去。

    正中那名黑衣人摘下长弓,弯弓搭箭,目标却并非是逃跑的乐瑶,而是那辆被弃在原地的马车,嗖!的一箭射了出去,咄!的一声羽箭钉在车厢之上,雕翎颤抖不已。他身边的两名黑衣骑士纵马奔驰而出,向乐瑶逃跑的方向追赶。

    乐瑶听到马蹄声越来越近,脸上的表情惶恐到了极点,一只大手搭在了她的肩头,将她拖到在地上,乐瑶再次摔倒在泥泞中,惶恐地翻转身躯,却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三名马匪的包围圈中。

    那名射箭的马匪双目充满y邪地望着乐瑶,低声道:“带走,咱们兄弟今天要好好快活快活。”

    乐瑶猛然从头顶拔下发簪,发簪的尖端瞄准了自己的咽喉:“别过来!不然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三人微微一怔,那名射箭的马匪呵呵冷笑道:“死了也是个美人儿,一样快活,老子仍然排在第一个。”

    乐瑶一张俏脸已经全无血色,自己的命运何其凄惨,即便是死,也难以保存清白了,她的手颤抖着摸向腰间,握住那块温润的蟠龙玉佩,眼前仿佛看到胡小天阳光灿烂的笑脸,内心中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呐喊,胡公子,今生无缘,来生再见吧!芳心一横,扬起手中发簪正欲向咽喉刺落。

    却听头顶忽然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道:“你要是就这么死了,岂不是有人会为你伤心?”

    乐瑶手上的动作停顿下来,这声音对她来说非常熟悉,分明是胡小天的护卫慕容飞烟。

    三名马匪同时抬头向上望去,却见一道倩影如同天外惊龙一般飞掠而下,雪亮森寒的剑光直奔为首那名马贼的咽喉而去。

    那马贼惊慌失措,仓促中扬起自己手中的长弓去格挡。剑落弓断,冰冷的剑锋直刺他的咽喉,那马贼以为必死无疑,吓得惨叫出声,慕容飞烟却在此时收回长剑,一脚踹中他的胸膛,将那马贼从马上踹了下去。

    另外两名马贼看到势头不妙,一人挥刀向乐瑶砍去,风声飒然,将乐瑶满头秀发激扬而起,刀刃距离乐瑶粉颈还有一尺处被慕容飞烟架住,她挑起对方手中刀,近身一拳击中他的右肋,将那名马贼打得横飞出去,撞在一侧树干之上,软绵绵瘫倒在地上。

    最后那名马贼原本拿着刀准备进攻,可是看到慕容飞烟如此神勇,吓得顾不上进攻纵马想要逃离,慕容飞烟冷哼一声,以惊人的速度飞纵而起,一个鹞子翻身,腾空飞掠到对方头顶上方,那马贼抬起头来,却见慕容飞烟一探手抓住他的头顶发髻,竟然将他整个人从马背上拎了起来,狠狠掷落在地上,这三名马贼武功实在是稀疏平常,居然没有慕容飞烟手下一合之将。

    慕容飞烟分别制住三人穴道,将他们扔到了一处,然后用剑尖挑开蒙在他们脸上的黑布。乐瑶惊魂未定地站起身来,当她看清那三名马贼的容貌之时不由得愕然道:“是你们!”这三人她认识,全都是万府的护院。本来她还以为途中当真遇到了马贼,却想不到这三名马贼根本就是万府家丁所扮,此时她心中已经完全明白,一切都是万府策划,他们先哄骗自己说要将她送往济慈庵礼佛,却又让家丁在途中扮成马贼意图谋害她的性命,乐瑶一早就知道万家人卑鄙,却没有想到他们狠辣到这种地步,联想起自己悲惨的命运,一时间悲从心来,眼前一黑,软绵绵晕倒在地上。

    慕容飞烟并没有马上去扶起乐瑶,而是用剑锋抵住为首那名马贼的咽喉,冷冷道:“现在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敢说一句谎话,我要了你们三个的性命。”

    这几名家丁都不是什么英勇无畏的角色,被慕容飞烟一吓,老老实实交代了出来,原来他们全都是万府家丁,这次是万夫人设下的计谋,让他们在中途扮成马贼将乐瑶杀死,慕容飞烟听完心中也是义愤填膺,这万夫人也实在狠毒,既然乐瑶都已经离开了万府,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转身再看昏迷不醒的乐瑶,慕容飞烟心中暗忖,若非胡小天料事如神,只怕这万夫人的奸计已经得逞,乐瑶已经枉死在这里。这件事非同小可,还是先禀报胡小天之后再做处理。

    胡小天在鸿雁楼悠闲自得的喝酒,等了约莫一刻钟的功夫,看到胡天雄笑眯眯走了回来。梁大壮迫不及待问道:“胡大哥,情况怎样?”

    胡天雄道:“我狠揍了他一顿,把那狗曰的扒光衣服倒吊在元和巷的老槐树上。”

    梁大壮赞赏不已,摩拳擦掌,恨不能亲自跟过去狠揍邢善一顿。

    胡小天道:“对付这种狗头师爷就是不能客气,打他就是要给许清廉那老东西一个教训。”

    胡天雄笑道:“少爷要是觉得还不够解气,我帮你将许清廉那老东西一并打了。”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打人那是糙活儿,那老东西我自己来对付。”

    胡天雄暗忖,你既然说打人是糙活儿刚刚还让我去?这少爷还真是有些摸不透呢。

    此时看到慕容飞烟寻了过来,胡小天看到她过来,笑着起身迎了过去:“飞烟,你来得正好,胡大哥你认识吧?一起喝两杯。”

    慕容飞烟自然认得胡天雄,当初前往尚书府抓胡小天的时候,就跟他打过照面,知道胡天雄是户部尚书胡不为手下的第一侍卫,武功高强。她向胡天雄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向胡小天道:“胡大人,我有要事向你禀报。”

    胡小天知道她所说的事情一定和乐瑶有关,准备起身的时候,胡天雄道:“你们说,我们先出去。”

    慕容飞烟道:“不用,我们出去说。”

    胡小天明白慕容飞烟并不想当着胡天雄他们说这件事,其实他也不想这件事让胡天雄知道,于是跟着慕容飞烟一起来到楼下。

    慕容飞烟指了指楼下的那辆马车道:“上车,跟我走!”

    胡小天上了马车,慕容飞烟扬起马鞭催动马车向城外驶去。

    途中慕容飞烟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胡小天虽然没有亲眼目睹现场的状况,可听得也是心惊肉跳,假如不是自己对万家早有防备,这娇滴滴鲜嫩嫩的小寡/妇这次肯定要横遭厄运了。本来觉得万伯平父子已经足够可恶,想不到这位万夫人也是个心如蛇蝎的毒妇。仔细想了想这其中的缘由,想必是万夫人对丈夫儿子的所为都有觉察,所以一直都想将乐瑶处之而后快,只有将她杀死,才能彻底断了万家父子的念想。只是乐瑶何其无辜,这万夫人也太狠心了一些。

    慕容飞烟将乐瑶藏身在树冠之中,那三名万府的家丁则被她点了穴道直接扔在了野草丛中。带着胡小天来到刚才发生打斗的地方,这里位于青云南郊的一片树林,偏离了主干道,平日里少有人从这边经过,因为大雨过后,道路格外泥泞难行。

    那三名家丁此刻全都躺在草丛中一动不动,三人都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慕容飞烟还将他们的双手捆住。

    胡小天见到这三人,认出果然是万府的家丁,一时怒从心生,抬脚照着其中一人的小腹就是狠狠一脚,这一脚踹得那厮虾米一样蜷曲起来,痛彻骨髓却苦于无法发生,身躯不停颤抖起来。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