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一章【故人】(上)
    胡小天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胡天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笑道:“胡大哥,你怎么来了?”胡天雄在胡家众多家仆中地位超然,深得胡不为的宠幸,所以才选为贴身侍卫,但凡重要的事情总会委托与他,虽然如此他的身份仍然是下人,胡小天叫他胡大哥,明显给足了他面子,胡天雄听在耳中,内心也是热乎乎有些感动。

    胡天雄其实比胡小天抵达西川更早,因为胡小天强抢唐轻璇的事情传得满城风雨,胡不为担心传言影响到胡家和李家的联姻关系,于是特地修书一封让胡天雄日夜兼程赶往西州,面见西川开国公李天衡,将事情的具体经过详细告之,由此可见胡不为对这次联姻的极度重视。胡天雄在西川办完事情之后,本想返回京城,可又收到胡不为那边的消息,让他前往青云县看看胡小天上任之后的状况。

    胡小天听胡天雄这样说,心中不禁也有些感动,看来老爹对自己还是放心不下啊。

    梁大壮也喜滋滋地站在一旁,胡小天道:“大壮,别傻站着,赶紧去鸿雁楼定个位子,中午咱们好好喝上一场。”

    “好嘞!”梁大壮赶紧出去了。

    胡小天拉着胡天雄的手臂请他在院子里坐下,院子虽然不大,可收拾得干干净净。在胡小天回来之前,胡天雄已经从梁大壮那里得知了少爷从京城来到青云的曲折经历,梁大壮自然又添油加醋地夸张了一番,不过事情基本上都讲明白了,胡天雄对这位少爷的适应能力也是颇感惊奇,毕竟此前十六年的痴傻经历给胡府这些人的印象实在太深,到现在胡天雄都不能完全接受,一个傻子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一个聪明绝顶的人物。

    胡天雄道:“少爷,我这次去西州,亲家老爷还多次问起你呢。”

    胡小天一听这事儿就有些头疼,李天衡的女儿又丑又瘫,得了自己这样一个女婿,他自然是捡到了宝,若是让他知道自己已经到了青云,岂不是麻烦,看到这么好的女婿说不定马上就派人把自己绑走跟他闺女洞房了,他低声道:“他知不知道我来了青云?”

    胡天雄摇了摇头道:“老爷特地交代过,这件事一定要瞒着他,少爷放心,亲家老爷坐镇西州,怎么会关注到青云这边的事情?”

    胡小天也认为他说得有道理,西川地大物博,沃土千里,西州乃是西川的政商中心,西南最为繁华之地,放眼西川像青云这样的小城数以百计,李天衡又怎会关注到这偏僻山区的一个小城,更何况老爹特地跟吏部打过招呼,隐瞒自己的身份资料,料想李天衡不会知道这件事。

    胡天雄道:“我这次去西州算是长了见识,亲家老爷真是一代英雄人物,手下猛将如云,兵多将广,西川百姓安居乐业,提起李大人无不交口称赞。”

    胡小天心说他再厉害拉风干我屁事?我要娶得是他女儿又不是他,再说了,他是封疆大吏,我爹也不差啊,户部尚书,大康的财政部长,掌管大康钱粮的最高官员,我的出身那一点比不上他女儿了?胡天雄说了半天都没有他关心的事情,他咳嗽了一声打断胡天雄的话,低声问道:“你这次去西州,有没有见过李家小姐?”

    胡天雄笑道:“少爷,李家小姐养在深闺,我一个下人哪有机会见她?不过我这次在西州有幸见到了李家公子李鸿翰,那可是一位仪表堂堂的英雄人物,武功智谋都是出类拔萃,是大康年轻一代中最优秀的将领之一。”

    胡小天嗤之以鼻,老子英雄儿好汉的没见过几个,反倒是老子英雄儿混蛋的比比皆是,要说如果不是自己误打误撞来到了这个世界,胡不为的儿子岂不是要痴痴呆呆的一辈子。

    胡天雄能够得到胡不为的信任绝非偶然,他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善于察言观色,多少也知道这位少爷的心结所在,低声道:“少爷,我看传言未必可信,李家小姐就算不是什么绝世美女,可长相也不至于像传说中那样不堪。”

    胡小天冷冷道:“你又没见过,何以会知道?”

    胡天雄道:“我看李家公子长相英俊,他妹子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本来或许应该还有些姿色,只可惜这个李无忧幼年时候得了天花,生了一脸的**子,十岁时又得了一场急病,双腿也瘫痪了,这样的女人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

    胡天雄心说要,傻子才不要,要是成为西川开国公的女婿,那等于鱼跃龙门,别说他闺女奇丑无比,即便是又老又蠢那又有何妨。他心里正在盘算着,却发现胡小天一双犀利如刀的目光看着他,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

    胡天雄老脸一热,少爷的眼光可真贼,居然有了几分老爷的风范,什么事情想要瞒住他恐怕不容易,当真是虎父无犬子啊,从之前所见,到刚才听梁大壮描述的那一切,如果都是真的,这位少爷的手腕和心计在年轻一代中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胡天雄道:“少爷,您真是折杀我了,李家小姐何等身份,自然和少爷才相配。”

    胡小天道:“骂我,合着我就适合找一个又丑又瘫的女人做老婆?”

    胡天雄道:“少爷,其实凡事也要往好的方面想,以您的身份,注定要三妻四妾,从古至今都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原配您还是别违背老爷的意思,以后纳妾还不由着您自己?”

    胡小天晃了晃脑袋,想不到胡天雄居然有这么多的花花肠子,他叹了口气道:“我这个人生性耿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胡天雄劝道:“少爷,您还是多多体谅老爷的难处。”

    胡小天道:“他做主跟李家联姻,还不是为了政治利益,你不说我也明白得很。”

    胡天雄也不方便说什么,他岔开话题道:“少爷,我想起了一件事,这次亲家老爷托我带给你一件礼物。”

    胡小天听说有礼物收,也感到好奇,跟着胡天雄来到了房间里,胡天雄打开行囊,从中取出一把匕首,黑鲨鱼皮鞘,乌木错银挡锷,象牙手柄,乍看外形并不稀奇,可是抽出匕首,一股逼人的寒气便弥散开来,雪亮的光芒映照得胡小天下意识眨了眨眼睛,将匕首握在手中,朝着下方的鸡翅木桌面轻轻一栽,锋刃竟似毫无阻滞地穿透了桌面。胡小天即便是没什么兵器知识,也知道这柄匕首绝对是罕见的利器,用来防身再好不过,当下喜孜孜地将匕首悬在腰间,看来这位未来老丈人已经开始对自己进行感情投资了,出手还真是大方,糖衣炮弹,老子把糖衣给你扒下来,炮弹给你打回去。

    目光落在一旁的卷轴上:“这是什么?”

    胡天雄道:“李大人送给老爷的一副字。”

    胡小天笑道:“打开来看看。”

    胡天雄缓缓展开那幅字,胡小天不看则已,一看顿时惊呆在那里,却见那上面写着——南桥头二渡如梭,横织江中锦绣。西岸尾一塔似笔,直写天上文章。

    这幅对联正是他初来青云之时遇到那老渔翁出了上联,他以下联应对,用这幅对联将老渔翁打动,才得以免费渡河,胡小天呆若木鸡地望着这幅对联,背脊上已经冒出了不少的冷汗,他本以为自己来到西南边陲少有人知,可看到这对联顿时明白,李天衡对他的动向早已了如指掌。那老渔翁和李天衡之间必然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他提前在通济河畔等着,这才有了这幅对联,当时胡小天就奇怪为何一个乡野渔夫能够想出这么精妙的上联,现在才知道答案,那老渔翁根本就是李天衡的人。

    胡天雄也留意到胡小天错愕万分的表情,他并不知道其中的缘故,低声道:“少爷,您怎么了?”

    胡小天这才回过神来,叹了口气道:“字好,对联更好!”这货等于是在夸自己,说起这对联上面的书法,龙飞凤舞,鸾漂凤泊,换成过去那个时代绝对是书法大家的水准,胡小天在软笔上并不擅长,可硬笔书法写得还算马马虎虎。触类旁通,书法的好坏他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这位未来岳父大人还真是有些才华呢。

    胡小天并不知道自己前来青云的事情究竟是老爹提前给李天衡打了招呼,还是李天衡自己查出来的,如果是后者,这位未来岳父大人还真是不可小觑,却不知自己在对联上表现出的才华有没有将这位老岳父打动?转念一想,即便是李天衡知道也未尝是什么坏事,身为自己的未来岳父,他不可能不给自己撑腰,也就意味着自己无论在青云捅出多大的漏子,都有人为自己收拾了,自己以后行事是不是可以更加的肆无忌惮?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