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章【主动示好】(下)
    他这边正想着慈善义卖的事情,却见几人朝着自己的方向快步走来,定睛一看,却是县令许清廉,身后跟着师爷邢善,还有两名衙役。

    许清廉的马车停在不远处,因为靠近大堤道路泥泞,害怕马车陷入泥泞之中,于是沿着石砌的小路步行走了上来。虽然距离不远,可官靴上已经沾染了不少的污泥。

    胡小天向许清廉远远抱了抱拳,笑道:“许大人早!”眼睛下意识地朝他裆下瞥了瞥,许清廉今天倒是没尿裤子。

    许清廉抬头看了看太阳,都已经过了巳时,还早呢?这小子说话从来都没个谱。小眼睛朝堤坝上瞄了一眼阴阳怪气道:“怎么就你自己在这里呢?”

    胡小天道:“天晴了,兄弟们都熬了一天一夜,辛苦得很,所以我让他们回去休息了。”

    许清廉自从昨日被胡小天整得尿床,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始终没有找到发泄的途径,见到胡小天新仇旧恨顿时一股脑涌上心头,怒道:“胡小天,护堤之事非同小可,本官反反复复跟你交代,这条大堤事关整个青云县城的安危,若是大堤出了什么差错,朝廷追责下来,只怕本官也保不住你。”

    虽然许清廉一直对胡小天不怀好意,可自从胡小天来到青云之后,表面上还算得上是相敬如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许清廉是第一次发火痛斥胡小天,他官儿大,上级批评下级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算得上是师出有名。

    胡小天对许清廉却不买账,换成别的下级官员,也就是俯首帖耳听他呵斥两句就完了,可胡小天压根没把许清廉放在眼里,自己还没翻脸呢,许清廉居然先甩脸子了,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

    许清廉被他这一笑给弄愣了,我曰,老子说错话了吗?有什么好笑的?你丫一个刚来的县丞根本是对我不敬啊!

    胡小天道:“许大人病好了?”

    许清廉挤了挤眼睛,有点搞不清这厮的路数:“青云多处内涝,本官又怎能安心养病?”说得跟自己多敬业似的。

    胡小天道:“昨天大雨滂沱不见大人巡视,今天风和日丽大人跑过来忧国忧民,这大堤是我负责看护不假,可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要是被追责,你身为青云地方长官以为自己能置身事外?”

    “呃……这……”

    胡小天道:“大家既是同僚,就当相互照顾,我昨儿在风雨中站了一天一夜的时候,大人在哪里?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大人非得要摊开了说明白,难道不怕伤到感情?”他这番话充满了威胁的意思。

    许清廉本以为自己依靠官位的优势,能够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可没想到出师不利,才质问了一句话就遭到胡小天的据理力争,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堪。

    身后师爷邢善可看不下去了,他跟随许清廉在青云任期还没有见过下级官员这么不给面子的,邢善怒道:“胡小天,你岂可对县令大人无礼?”

    胡小天冷冷转向邢善,双手握成了拳头,邢善被他吓了一跳,心说这货气势汹汹难不成想打我?可想想许清廉就在身边,即便是借胡小天一个胆子他也不敢,马上又有了底气,他向前一步指着胡小天道:“但凭你刚才的那番言辞就能治你不敬之罪。”

    胡小天摇了摇头,望着许清廉道:“许大人,这里是你说了算还是他说了算?”

    许清廉怒视胡小天,一双小眼睛几乎就要喷出火来:“他好像并未说错什么。”意思很明显,老子支持他,你能怎地?

    胡小天道:“许大人昨天清晨我去你府上找你的时候,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了?”

    “你说三班衙役全都归我调拨!”

    许清廉道:“是,我的确说过,可是我给你这么大的权力,你却执行不力,整条堤坝之上竟然见不到一个衙役在巡视,你是怎么办事的?”

    胡小天笑道:“三班衙役到底有多少人当值许大人难道不清楚?能找到的,我全都叫来了,昨日刘大人还专门调拨了二十名士卒过来帮忙,今日汛情缓和,这才让他们去休息,大人难道以为我们都是铁打的,可以昼夜不停地在这边巡视,不用吃饭不用睡觉吗?”

    许清廉道:“胡小天,据我所知,昨晚你并不在这边值守啊!”胡小天最近跟万伯平过从甚密,许清廉对此早有耳闻,他也一直想跟万伯平攀上关系,只可惜万伯平自视甚高根本没有把他这个县令看在眼里,如果胡小天当真傍上了万伯平这位青云首富,只怕自己的位子就更不稳固了,做官的都懂得未雨绸缪。

    一旁邢善脸上跟着露出得意之色,胡小天明白许清廉此次是有备而来,此前一定将自己的去向调查的清清楚楚,现在过来发难,想必是有了确然的把握。

    胡小天道:“大人是要兴师问罪了?”

    邢善一旁插嘴道:“按照大康律例,违抗命令玩忽职守此乃重罪,若是大人上报州府,你这个县丞只怕是做不成了。”

    胡小天看都不看邢善一眼,而是向许清廉低声道:“许大人,咱们借步说话。”

    许清廉认为自己总算掌握了主动,倨傲道:“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

    胡小天道:“大人是不是想我将昨日在您家中听到看到的事情全都说出来?”

    许清廉内心一惊,这货什么意思?难不成要将我尿床的事情给抖出来?他虽然无耻,可并不代表不要脸面,假如胡小天将昨天自己尿床的事情给抖出来,只怕自己要成青云县的笑话了,这张老脸该往哪儿搁?杀人不过头点地,自己真要把胡小天给逼急了,这货保不齐真会狗急跳墙,就算自己能够痛扁这只落水狗,也很难保证不被反咬一口,许清廉也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冷哼了一声道:“胡小天,这次的事情就算了,并非是本官针对你,而是大堤之事关系到全县人的身家性命,不容有失。”

    胡小天听到他语气变软,明白这厮开始让步,于是也话锋一转:“大人教训的是,小天谨尊大人教诲。”他们两人在这儿达成了默契,一旁的师爷衙内却看了个云里雾里,邢善更是迷糊,不明白为什么许清廉会轻易放过胡小天。

    许清廉转身就走,胡小天在身后笑道:“许大人慢走,邢师爷慢走,小心滑倒!”

    许清廉沿着原路走回马车,邢善不解道:“大人,这件事难道就这么算了?”

    许清廉冷冷道:“何须操之过急!”倒不是他能够沉得住气,而是他对胡小天的确没什么办法。

    许清廉走后半个时辰,方才见到替班的衙役姗姗来迟,胡小天也没有责怪这些人,以他目前在青云的号召力,能叫动这几个人为他效力已经很不容易,而且从刚才的情况来看,问题十有八九处在许清廉那帮人身上。要想解决目前的状况,必须要尽快将许清廉一伙的气焰打压下去,方能树立自己在青云的绝对权威。

    其实这些来护堤的衙役都十分的辛苦,胡小天认出其中就有在衙门口负责站岗的李二和王三,这两人因为之前听胡小天的号令站出来帮忙打板子,许清廉听说这件事之后,将这两个胡乱站队的货色直接派来护堤,这活比门子可要苦多了。这也是杀鸡儆猴的手段,让所有衙役看明白,这就是站在胡小天那边的后果。

    李二和王三两人看胡小天的眼神明显怪怪的,两人心底都认为是受了胡小天的牵累。

    胡小天知道对待这帮人最有效的方式还是怀柔,胡小天将李二叫到草棚下,摸了一锭银子出来,扔给李二道:“你们多多辛苦,这是我自己给你们的,中午给弟兄们添点好吃的。”在这帮衙役的印象中,上级官员从来都是朝他们伸手,主动掏钱的还从来没有过,李二又惊又喜,这位县丞大人据说是盐商之子,出手真是阔绰啊。

    李二拿了银子明显有些感动,低声道:“多谢胡大人!”

    胡小天和颜悦色道:“李二啊,我知道这两天大家都不容易,不过只要你们圆圆满满的把这件事做好了,本官只有重赏。”

    李二道:“大人放心,我们一定护好堤坝。”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这帮贪财的衙役。

    金钱在多数时候都能够解决问题,胡小天没必要和这些衙役做太多的交流,先让他们尝到甜头,以后让他们渐渐意识到追随自己要比追随其他人的好处更多,他们就会自然而然地开始站队。

    回到三德巷的住处,刚刚走进大门,就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道:“少爷,属下来迟还望少爷恕罪!”

    胡小天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心头不禁一热,举目望去,却见胡天雄大步迎向自己,来到距离自己四尺左右的地方停下脚步深深一揖,虽然胡小天和胡天雄的交集很少,只是当初强抢唐轻璇入府的时候,他第一时间赶过来解围,留给胡小天的印象是跟头翻得不错,武功也在家丁之中出类拔萃,是老爹身边的第一侍卫,深得宠幸。真要说到交流却很少,两人话都没多说过几句,可他乡遇故人,一见面打心底感到亲切。

    两更送上,求推荐,求月票!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