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九章【谁在搞鬼】(上)
    凡事皆不能太过,过犹不及,胡小天的这番表白大有画蛇添足之嫌,慕容飞烟察觉到这番话可不像他平时的风格,心中暗忖,难道这厮是故意装糊涂?

    她眉头的一摸疑云顿时被胡小天看透,胡小天及时转换话题,打了个哈欠道:“困死我了,飞烟,还有其他事情吗?没事儿咱们还是早点就寝吧!”

    慕容飞烟柳眉倒竖,没想到这厮死性不改,居然又说出这种话来,瞪了他一眼道:“是不是皮又痒痒了?”

    胡小天吐了吐舌头,起身道:“好男不跟女斗,不陪你没营养的干聊了,我回去睡觉。”

    慕容飞烟又叫住他道:“你千万记住,明日无论他们问你什么,你只说让我去乐瑶生病了,让我去那边帮忙照顾。”

    胡小天道:“她生病了我何以会知道?万家这么多奴婢仆妇,为什么咱们不去通知他们?就算是说谎也要让人抓不住破绽,你的这番话真是漏洞百出。”

    慕容飞烟道:“那怎么办?刚刚万夫人已经去了那里,我对她已经说过了这个理由。”

    “我知道!”

    慕容飞烟一脸错愕:“你醒了?”

    胡小天道:“她进来的时候我就醒了,你们两个究竟是谁想起的馊主意?居然把我塞到了被窝里,床下不行?衣柜里不行?”

    慕容飞烟回头一想刚才的事情果然是处处破绽,只是今晚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难堪,她当时的脑子一片混乱,压根没想那么周到,现在经胡小天提醒方才发现是漏洞百出。

    胡小天又道:“我当时虽然昏迷,可是随时都可能醒来,若是万夫人在的时候我突然醒来,不知什么情况大叫出声,那又该如何是好?乐瑶的名节,我的清誉岂不是全都要坏在你们手里?”

    慕容飞烟被他问得哑口无言,的确如此,刚才把他塞到被窝里的时候就应该点了他的穴道,只是刚才自己六神无主,把这么多关键的事情全都忽略了,慕容飞烟心中承认自己错了,嘴上却不服软:“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的地方,反正你也没暴露。”

    胡小天道:“我想想都是后怕,你不知道像我这种官员最怕什么?最怕的就是生活作风问题,要是被人误解了我和乐瑶的关系,我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洗不清不要紧,最要紧的是我以后的大好前程全都断送了。”

    慕容飞烟眨了眨眼睛,胡小天说的是事实,可这厮表现出的痛心疾首的表情却让她产生不了半点的同情心,愣了好一会儿她方才回应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你有些得了便宜卖乖呢?”

    胡小天忽然意识到了解是相互的,在自己越来越了解慕容飞烟的时候,她对自己的了解也越发深入了,自己现在的行为可不是得了便宜卖乖嘛,话说得越多,破绽就越多,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去睡觉为好。

    于是胡小天带着两位美女带给自己的遍体鳞伤,还带着两人身上残留的脂粉香气,带着浪漫旖旎的回忆去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万府管家万长春就过来敲门,昨晚万家又闹鬼了,胡小天布下的九只香炉这次被尽数掀翻,他画得那些道符也被撕扯一空,看来这鬼是相当凶悍,连胡小天的法阵都起不到作用了。

    看到胡小天红肿的鼻头万长春不由得一怔,原本俊俏风流的公子哥儿一夜工夫怎么就变成了这成色?

    胡小天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又肿又痛,虽然抹了点易元堂的金创药,可似乎效果不大。他向万长春笑了笑道:“昨晚起来小解,迷迷糊糊撞到墙上去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万长春心中一惊,该不是捉鬼的被鬼给捉弄了?他简单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胡小天留意听着,万家应该对昨晚y贼夜入意图劫走乐瑶的事情一无所知。

    万长春道:“员外急着请胡大人过去一起吃早点呢。”

    胡小天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我总得洗漱干净,换身像样的衣服过去,对了,我昨儿来得匆忙,没带替换的衣服,你们府上有没有?”

    万长春点了点头道:“我去给大人找来。”

    没多久万长春就回来了,他找来了一套天蓝色儒衫,这套衣服是二公子万廷盛的,做好了还没来得及上身,结果就被胡小天一棍子给扪到床上去了,最近都要静卧养伤,短期内是和新衣服无缘了。胡小天也不客气,让万长春先回去复命,就说自己马上过去。

    等万长春离去之后,这厮慢吞吞换好了衣服,没想到万廷盛的身材和自己居然差不多,这套衣服穿上刚好合身。换好了衣服,又泡了一壶香茗,坐在青竹园内沐浴着晨光,享受着雨后初晴的清新空气,感觉一身轻松。

    慕容飞烟也从房内出来,还是那身官服,不过表情神态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再不像昨晚那样的羞涩和局促,这证明胡小天的谎话还是成功的,让她相信昨晚发生的事情只有她一个人清楚,胡小天和乐瑶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也只有这样慕容飞烟才能继续和他坦然面对。

    看到胡小天坐在庭院中喝茶,她招呼道:“早!”

    胡小天点了点头:“早!”

    慕容飞烟又道:“衣服很不错啊!”

    胡小天道:“关键是人长得好看。”

    慕容飞烟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他红肿的鼻子上,禁不住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笑得让清晨的霞光也黯然失色。

    胡小天当然明白她的笑容里没有多少赞美的成份,用力吸了口气,本来没必要这么夸张,可鼻子肿大让鼻腔变得有些狭窄,自然有些呼吸不畅,要说自己之所以沦落到眼前这种地步,全都拜慕容飞烟所赐:“幸灾乐祸!有点同情心好不好?”

    慕容飞烟双手背在身后,这样的动作让她的胸膛显得越发的挺翘,胡小天的双目顿时明亮了起来,慕容飞烟却因为这个无意识的动作,而触动了伤处,被胡小天抓过的左胸因为牵扯而再度疼痛起来,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捂住左胸,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几个动作在胡小天的眼中却是格外的性感妖娆,这货假惺惺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慕容飞烟霞飞双颊,狠狠盯了这厮一眼,心说还不是你干得好事,昨晚这么大力抓我这里,可这件事只能打落门牙往肚里咽,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来。她摇了摇头,手赶紧捂住脖子:“可能是落枕了。”

    胡小天听她当面撒谎差点没笑破肚皮,敢情昨晚自己这下是白摸了,回想起来自己当时真是被俩妞儿给逼急了,不然自己怎么会对慕容飞烟下此狠手:“要不要我帮你治治?”

    慕容飞烟摇了摇头:“不用!”落枕了只是幌子,胸痛,就算你能治也不找你。

    此时万长春又过来请,看来万伯平真是沉不住气了。胡小天这才随同他一起过去,慕容飞烟却没有和他们同去,而是说自己还有事情要办。

    万伯平在后花园水榭内翘首以待,红木桌上已经摆好了各式精美的早点,看到胡小天过来,他赶紧迎了上去,笑容可掬道:“胡大人,您可总算来了。”走近之后方才发现胡小天的鼻子又红又肿,不由得有些诧异:“胡大人,您这鼻子……”

    胡小天叹了口气,顶着个大红鼻子的确引人注目,他在桌旁坐下,这货折腾了一夜实在是有些饿了:“先吃饭,回头再说。”

    万伯平只能压下心中的好奇,陪着他吃饭。胡小天专注于眼前的美食,看都不看万伯平,万伯平见他吃得如此专心致志,也不方便打扰他,总算等这厮吃了个差不多了,方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昨晚睡得可好?”

    胡小天端起燕窝粥,美美地喝了一口道:“要说睡得还算不错,只是半夜起来小解,没找到夜壶,于是准备出门在你那青竹园中解决了,可天色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我看不清道路,一不小心,脸撞在墙上了,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万伯平似乎松了口气:“原来如此。”

    胡小天放下空碗道:“只是昨晚说来奇怪,我感觉有人似乎在我背后推了一把。”

    “什么?”

    胡小天向万伯平倾了倾身子,压低声道:“我本不想说,可……你这府内实在是有些太邪门了。”

    万伯平顷刻间变得面无血色,颤声道:“胡大人,昨晚九只香炉全都被打翻了。”

    胡小天道:“万员外,回头我让人将你那三百金送回来,这九鼎镇邪之事只当没有发生过。”

    万伯平听他这样说不由得大惊失色:“胡大人,为何要如此?”其实他心里已经明白了,昨晚胡小天应该是被厉鬼缠上了,所以才变成了这个样子,这厮是知难而退,宁愿主动退回自己的三百金,都不愿意帮忙驱鬼了。

    胡小天苦笑道:“我发现你府上的事情不仅仅是驱走冤魂那么简单。”

    万伯平道:“胡大人还请明言。”

    胡小天道:“你当真想知道真相?”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