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八章【羞不自胜】(上)
    慕容飞烟行礼道:“万夫人,刚刚我听到这边传来动静,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过来看看,发现三少奶奶病了,正准备出去叫人帮忙,想不到您就过来了。”

    万夫人满脸狐疑地望着慕容飞烟:“病了?”此前并未听说乐瑶有病。

    慕容飞烟道:“万夫人深夜来此所为何事?”

    万夫人道:“家人听到呼救声,所以过来看看。”说完她双目一转:“这里是我家,慕容捕头管得是不是有些宽了?”

    慕容飞烟道:“我家大人之前吩咐过,午夜之后任何人不得到处走动,万夫人难道忘记了?”

    万夫人冷哼了一声:“我在自己家走动的权利都没有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她说完拂袖从慕容飞烟的身边走过,径直走入乐瑶所在的房间内。

    慕容飞烟暗叫不妙,看到两名家丁跟着,她快步向前在门前挡住几人的去路:“三少奶奶已经歇了,万夫人还是请回吧。”

    万夫人怒道:“我儿媳妇病了,我这个做婆婆的探望一下又有何不可?”慕容飞烟越是不让她探望,她心中越是好奇,她转身向四名家丁道:“你们在外面候着,我进去看看。”

    慕容飞烟这下无话好说了,跟着万夫人一起走入房间内。

    黑暗中响起乐瑶虚弱的声音:“婆婆来了……儿媳染病在身,不能起身相迎了……”

    万夫人嗯了一声,贴身丫鬟提着灯笼来到桌前将油灯点燃了,室内顿时变得明亮了起来。万夫人环视了一下房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她缓步来到乐瑶床前,望着乐瑶,低声道:“你病得重不重?要不要紧?”

    乐瑶摇了摇头,因为担心暴露被褥中还有一个人在,她侧身躺在床上,娇躯紧贴在胡小天的身上,忽然感觉身后的胡小天似乎有了反应,手臂搭在她的纤腰之上,掌心热得烫人。乐瑶芳心一震,难道此时他偏偏就醒了?心中又羞又怕,倘若被婆婆发现了床上的秘密,只怕自己再也无面目见人了。

    还好万夫人并没有靠的太近,转身回到桌边坐下,冷冷道:“慕容捕头,我有两句话想单独跟我儿媳说!”

    慕容飞烟知道人家这是要让自己回避,万家女主人发话,她当然不能拒绝,拱手道:“万夫人,那我先出去。”

    万夫人道:“你回去休息吧,我回头让紫菱留下来照顾她。”

    慕容飞烟应了一声,转身出门。

    乐瑶一颗芳心忐忑到了极点,慕容飞烟怎么走了,难道她当真要甩手不管,自己若是一个人还不害怕,可床上还藏着一个男人,糊涂啊,刚才明明可以将他藏到别的地方,为什么稀里糊涂地把他塞到了床上,啊!他的手居然放在了我的胸上。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等到慕容飞烟和贴身丫鬟紫菱出了门,万夫人道:“乐瑶,我们万家对你不薄吧?”

    乐瑶道:“婆婆,您和公公对乐瑶恩重如山。”

    万夫人冷笑了一声道:“不用说这些违心话,我虽然年纪大了,可眼睛还没花,耳朵也没聋,你心里想什么,我明白,你也明白。”

    乐瑶道:“婆婆,媳妇对万家没有一丝一毫的歹念。”心中忐忑不已,毕竟床上还藏着一个男人,若是被婆婆发现了,只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有歹念也罢,没有歹念也罢,自从你嫁入我们万家,我们万家就没有一天安宁过,你留在我们万家无非是想落一个贞洁烈女的名声,我一直都想成全你,之前也给过你一条路,你却不走。”万夫人之前曾经让乐瑶在服毒和自缢之间二选一,幸亏胡小天及时阻止了她。

    胡小天躲在被窝里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暗骂万夫人歹毒,乐瑶招你惹你了,为何不给她一条活路?

    乐瑶含泪道:“婆婆,不是儿媳怕死,而是我承蒙婆婆公公的大恩大德,还未来得及报答……”

    万夫人打断她的话道:“你若真心想报答我,就不会活到现在。”她起身道:“城南有座济慈庵,庵主明镜师太是我的好友,你若是为了我们万家着想,就去那里潜心修佛吧。”

    乐瑶嗯了一声,再不说话。

    万夫人交代完了这件事似乎也松了口气,她起身离去,贴身丫鬟紫菱也跟着她一起走了,似乎忘记了要照顾她的事情。乐瑶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望着那闪烁的灯火,不由得低声哭泣起来。一双有力的臂膀从身后抱紧了她,将她拥入怀中,乐瑶方才知道胡小天已经醒了,不知为了什么,她感觉胡小天的怀抱才是最为温暖安全的港湾,转身扑入他的怀抱中。

    胡小天美人在怀,这种销魂蚀骨的滋味让他顿时起了生理反应,这才放下心来,乐瑶刚才的狠狠一口并没有伤了他的根本,只是还有些疼痛,皮估计让咬破了。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胡小天受了一晚上的凌辱总算有了点回报,既然乐瑶主动送货上门,胡小天又有什么理由拒收?这厮又搂又摸,连本带利地赚了不少回来。乐瑶或是为了寻求安慰,或是因为刚才对胡小天所做的一切内心有愧,明知这厮是在趁机揩油,却也没有将之拒绝。可胡小天从根本上就是一个得寸进尺的主儿。白天乐瑶装晕,被他识破,所以没有趁虚而入,现在小寡/妇乐瑶可完全是主动投怀送抱,自己要是没点反应还是男人吗?更何况他今晚被慕容飞烟和乐瑶两人凌辱的体无完肤,来点补偿也是应当的。

    胡小天挑起乐瑶柔美的下颌,这次毫不客气地吻落在她的嘴唇之上。乐瑶嘤!地一声,非但没有逃避,反而抱得越发紧了。一方面两人肌肤相贴乐瑶被他撩拨得意乱情迷,另一方面,那迷药的劲儿根本就没过去。

    胡小天最大的长处就是无论任何时候都不会被情欲冲昏头脑,这货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虽然抱着乐瑶这位祸国殃民级数的美女,现在这种机会,趁着她还带着点药性,就算是剑履及第估计也不会遭到太顽强的反抗,看乐瑶意乱情迷的样子,估计整个人都酥软了,估计防线已经完全崩溃。可这是在万府,慕容飞烟十有八九就在外面,即便是粉嫩粉嫩的小鲜肉,闻一闻可以,真要是下嘴绝不是时候。

    胡小天一伸手从乐瑶的领口探入她温软如玉的前胸,轻轻捏了捏,乐瑶羞得将螓首埋入他的胸膛,却听胡小天道:“乐瑶姑娘,你醒醒,我得走了!”这货说完当真放开乐瑶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乐瑶这会的感觉比刚才被慕容飞烟兜头盖脸泼了一盆冷水还要难受,这厮什么人啊?对我又亲又摸,摸得人家骨头都酥了,突然说这种话?明明是个好色之徒,占了人家便宜,这会儿又装君子了?可心中却一点儿都不排斥,居然还有一些留恋,乐瑶意识到自己真正想法的时候,羞得俏脸通红,自己何时变得如此不守妇道了?

    胡小天这种男人的确不多见,这货穿着底裤刚刚来到床下,却听到窗户被轻轻敲了两下,外面传来慕容飞烟的声音:“她们都走了。”

    胡小天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我曰,得亏自己刚刚在关键时刻把持住了,没干什么出格的事情,不然岂不是让慕容飞烟逮个正着。

    胡小天转向乐瑶,却见乐瑶羞得钻入被子里面,将头都蒙了进去,显然是羞不自胜无颜面对自己了。胡小天还是比较懂得女人心思的,害羞和伤心绝对是两回事,这货再次凑到床边,轻轻拍了拍乐瑶纤腰下隆起的部分,低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对了,今晚发生的事情你对谁都不要提起。”

    胡小天说完就走,乐瑶听到房门掩上的声音,方才坐起身来,美好无暇的娇躯在微弱的光线下映出一个绝美的剪影,因为急促的呼吸,她的胸膛剧烈起伏着。

    甚至用狼狈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胡小天今晚的遭遇,幸亏这条底裤足够坚强,不然连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没了。被人扒光衣服的感觉很不自在,胡小天目光看着地面,慕容飞烟也没看他,其实她也心虚,今晚虽然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了乐瑶的身上,可扒胡小天衣服的她也有份,而且胡小天胸前那个牙印一看就是自己的杰作,只是胡小天底裤上的那个牙印实在是让她感到困扰,到底是她还是乐瑶的杰作,真要是自己,只怕她这辈子在胡小天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了。

    两人现在的心情是各怀鬼胎,慕容飞烟负责探路,带着胡小天悄悄溜回青竹园,虽然万府家大业大,奴婢如云,可毕竟没有二十四小时热水,胡小天只能将就着在已经凉透的木桶里泡了泡,顺便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痕,身上真可谓是伤痕累累,胸口这个牙印够深,不知会不会留下疤痕呢,这一口是拜慕容飞烟所赐,看来她喜欢自己的胸大肌,丰满肉厚,可再丰满也比不上你自己的,改天老子一定要加倍讨回来。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