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六章【心中有鬼】(上)
    胡小天道:“他们是奸贼,我是偷……心……贼。”这货拉长了腔调,一双眼睛瞄着慕容飞烟的心口,在慕容飞烟看来这厮是盯住了自己的胸口,目光真是猥琐淫/荡啊!想偷本姑娘的心哪有那么容易,她不屑笑道:“别忘了,我就是抓贼的。”

    还好胡小天火辣的目光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关切道:“你吃饭了没有?”

    慕容飞烟摇了摇头。

    胡小天马上叫来了万长春,让他去给慕容飞烟准备些吃的,自己继续画符。

    慕容飞烟看到他画得那些奇形怪状的符号也是大感好奇,胡小天又将那血带着血手印的道符拿给她看,在这一点上慕容飞烟和胡小天两人看法相同,都认为这些手印乃是人为,绝不是什么鬼神所为。慕容飞烟身为京城赫赫有名的女神捕,对追查线索有着超出常人的敏锐,她附在胡小天耳边悄悄道:“这件事我来处理,只要今晚他们还敢来作怪,我一定能够将他们揪出来。”至于怎样将人揪出来,她并没有说,胡小天也没问,小鸡尿尿,各有各道,没把握的事情慕容飞烟不会乱说。

    胡小天画好这些道符,让慕容飞烟留下来吃饭,独自一人去贴符,顺便检查了一下自己昨日布下的只香炉,果不其然,其有只都被打翻了,里面的香灰洒了一地,万家人看到这种情景不敢妄动,所以至今仍然保持原样。

    胡小天将香炉一一扶起。重新燃香插好,然后贴上道符。英道符。

    夜雨初歇,空气弥散着湿润而清新的味道,胡小天先后两次救了万家两条人命,如今万家上上下下对他已经敬若神明,胡小天贴符的时候,没有人打扰过问。

    今天胡小天最后才来到乐瑶的居处,一日不见乐瑶却明显憔悴了许多,胡小天以为她病了。关切道:“你没事吧?”

    乐瑶摇了摇头,美眸却流露出无限忧虑,她小声道:“昨晚我听到鬼叫声……”

    胡小天笑道:“怎么可能?哪有什么鬼魂!”

    乐瑶俏脸之上显出一丝迷惑,毕竟胡小天最近都以招魂师的身份出现,之前他说得神乎其神,现在却说没有鬼魂。

    胡小天也知道自己说走了嘴,他笑着解释道:“你这么美丽善良。就算是有恶鬼也不忍心伤害你,除非是色鬼!”

    一句话说得乐瑶面红耳赤,撅起樱唇娇嗔道:“你这人好坏,我以后不搭理你了。”不经意间流露出小女儿忸怩神态,却不知这样的娇羞难耐最容易撩动男的心扉,胡小天心痒难耐。望着美丽妖娆的乐瑶恨不能将这美得冒泡的小寡/妇拥入怀恣意爱怜一番。胡小天心明白着自己对小寡/妇绝非是爱,确切地说是爱怜,是占有欲。这厮暗自提醒自己要有些节操,千万不要当个趁虚而入的卑鄙小人。可乐瑶这张脸蛋儿实在是太过迷人,胡小天的目光黏在上面一时间舍不得离开。

    乐瑶被他看得羞涩难耐。垂下头去,黑长而蜷曲的睫毛忽闪了一下。小声道:“胡公,昨晚我真得听到了,有人在外面叫我的名字……”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来,俏脸之上满是惶恐之色。

    “男人还是女人?”

    乐瑶咬了咬樱唇:“男人的声音,他在外面叫姐姐……”

    “姐姐?”

    乐瑶有些惶恐地向前走了一步,屈膝跪了下去:“胡公……”

    胡小天赶紧伸手将她扶起,乐瑶的一双纤手被他握在掌心,柔软滑腻,温润如玉,胡小天要是没有点占便宜的心思才怪。虽然这货至今仍然表现得像个正人君,可心早已开始想入非非。

    乐瑶美目凄迷,珠泪涟涟道:“求公带我离开这里,我在万家连一刻也呆不下去了……”说到这里,她低声啜泣起来。胡小天将她扶起身来,乐瑶悲伤过度,娇躯一软,竟然晕倒在胡小天的怀。胡小天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这种心贴心肉贴肉的踏实感,怎地一个爽字得了,乐瑶这种祸水级的美女对胡小天这种好色之徒实在是拥有着强大的杀伤力和不可抗拒的诱惑力。

    胡小天好色归好色,不过这厮有一颗超级冷静的头脑,即便是美人在怀,仍然坐怀不乱,享受这种胸贴胸感觉的同时这厮却留意到乐瑶此时的心跳明显加速,内心不由得一怔,这小寡/妇不是晕了吗?他叫了声乐瑶的名字,乐瑶仍然美眸紧闭一动不动,胡小天从她突然加速的心跳推测到乐瑶十有八是佯装晕倒,难道果真是自己魅力无法抵挡,小寡/妇春心大动,所以才上演了佯装晕倒,投怀送抱的香艳好事?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像,自己虽然有些魅力,好像还没夸张到这种地步。

    胡小天望着乐瑶人事不省的样,要说这小寡/妇的演技还真是一流,如果不是她突然加快的心跳提醒了自己,几乎要被她给蒙了过去。可另外一个疑问很快就涌现在胡小天的心头,乐瑶为什么要骗自己?难道她心里有鬼?她现在的行为,活脱脱就是色诱啊,女人心海底针,还真是不好猜。

    胡小天将乐瑶横抱而起,来到床前放下,看到乐瑶面如桃花,气息若兰,不由得心一动,你跟我演戏,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这个教训一定要给你的,他躬下身去,一点点凑近乐瑶的俏脸,嘴巴在距离乐瑶一寸左右的地方凝住不动。

    乐瑶的确是在装晕,她虽然闭上双眼,仍然能够感觉到胡小天的面孔在不断凑近自己,灼热的呼吸不停喷在了自己的脸上,乐瑶有羞又急,本以为这厮是个坐怀不乱的守礼君,却想不到他根本就是个趁虚而入的好色之徒。她正在犹豫自己是不是要选在此时苏醒,忽然感觉樱唇触碰到一个灼热温软的东西,芳心大惊。

    当下再不犹豫,猛然将一双美眸睁开,却见胡小天笑眯眯站在床边,右手的食指紧贴在自己的唇上:“你醒了?”

    乐瑶此时方才知道自己猜错,俏脸浮起两片红霞。

    胡小天道:“我走了。”

    “胡公……”乐瑶在他身后轻唤了一声,胡小天却没有回头。

    夜色深沉,如同浸透雨水的黑布,沉甸甸的,压得心头透不过气来,胡小天昂起头,长舒了一口气,刚才的事情让他意识到,小寡/妇乐瑶也非自己想象的单纯,她伪装晕倒难道只是为了单纯的博取自己的同情?好带她离开这个地方?又或者她看似单纯的外表下也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之前自己曾经提议带她离开这里,被她断然拒绝,此刻却突然提出想要离开,而且如此迫切,到底是什么缘故?

    万长春的声音在一侧响起:“胡大人!”

    胡小天道:“老万,昨晚你听到鬼叫了?”

    万长春看了看周围,有些惶恐地点了点头。

    “男鬼还是女鬼?”

    “男鬼……”万长春的声音有些颤抖,鬼神的概念早已深植在他的心,他害怕被鬼听到。

    胡小天笑了笑道:“他叫什么?”

    万长春向胡小天走近了一步,颤声道:“我死得好惨……”

    胡小天决定当晚在万家留宿,这是他和慕容飞烟商量之后的结果,他倒要看看这只祸乱万家的厉鬼究竟是什么样。胡小天当晚留宿的事情并未张扬,只有万伯平和万长春知道。

    万长春引领着胡小天和慕容飞烟进入万府东侧的青竹园暂住,这里是万伯平下棋的地方,如果不是胡小天这位上宾,万长春是不会将之让出的,万家在前院有客房,不过万长春考虑到前院并未闹鬼,所以特地安排胡小天在后院过夜,给他和厉鬼一个亲密接触的机会。

    万长春为他们安排妥当之后就匆匆离去,自从昨晚闹鬼之后,万府上下人心惶惶,天黑之后除了负责值夜的家丁以外,其他人大都已经闭门不出,依着万伯平的意思,想要派人守住只香炉,可胡小天让他不必如此兴师动众,一切顺其自然最好,过去怎样现在依然怎样。

    胡小天本身不信鬼神,慕容飞烟也是个无神论者,胡小天认定所谓的厉鬼肯定是有人假扮,只是不知道今夜这扮鬼之人还会不会出来。

    胡小天关上院门,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道:“咱们现在是睡觉呢还是就寝?”

    慕容飞烟眨了眨眼睛,睡觉和就寝有分别吗?

    胡小天看她毫无反应,又道:“咱们是一起睡还是分开睡?”

    慕容飞烟俏脸绯红,啐道:“死猪不怕开水烫,一点脸都不要,谁跟你一起睡啊?”

    胡小天道:“想我堂堂品县令,想投怀送抱的那是大有人在啊!只要我想让人侍寝,一声号令,黄花大闺女得从万府排到衙门口去。”

    慕容飞烟真是受不了这厮的面皮,扬起拳头在他面前攥紧,关节骨骼发出爆竹般的响声。

    胡小天不寒而栗,这粉拳的威力不容小觑,他深谙见好就收的道理,赶紧转移话题道:“不如,咱们计划一下。”

    月票有点惨,还没过两位数,求月票!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