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四章【西川神医】(下)
    胡小天哈哈大笑道:“周先生既然是万员外请来的上宾,我说话还是委婉一些,你跟我谈风水,谈什么龙、砂、穴、水、向,这些东西无非是书本上所记载,我承认,你背得也一字不差,可是你却不懂得一个基本的道理,这世上的万事万物每时每刻都在不断地变化,你所说的那位朱先生来这里看风水是什么时候?过去了多少年?这些年间,万府周围发生了什么变化?你只看到了所说的这五大要素,可是你有没有留意到小草在悄然萌芽,树木在默默生长,花开花落,风起云涌,时光荏苒,光阴印记?在你的眼环境未变,主人未变,你有没有看到青苔何时印满了墙角,皱纹于无声爬上了额头。真正高明的风水师看到的一切景物都在变化之,于变化探寻昂昂生机,寻找最适合自己的生存之道。”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向前又进了一步。

    周举被他一连串的质问问得愣在当场,胡小天的这些理论是他从未想过,甚至闻所未闻的,可是听他说完却又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似乎很有道理,这甚至让他无从反驳。

    胡小天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天时、地利、人和?”

    周举正想回答,胡小天却不给他回答的机会:“不要搬出书上的那一套,还是我来告诉你,这个字虽然简单,但却是观察风水的关键,风水选位最终的目的是要达到人和家和的目的。我们倒过来看,这地利就是风水选址。你读过的风水书一定比我多,对于地址的选择你闭上眼睛都能够背出来,可是真正起到决定作用的是天时,顺应天时,地利、人和方能成立,否则无从谈起,而观风水最高的境界就是观天时,对于天时的把握绝不是普通人能够了解的。说了也没用!”胡小天说到这里,缓缓摇了摇头,一副将周举鄙视到极点的表情。

    周举此时已经彻底被胡小天的这番话给震住了,胡小天的口才好是一方面,可另一方面,这小的见识是远超这一时代的多数人的,单单是这世上万事万物每时每刻都在不断变化的道理。即便是周举想到白头也无法想出。周举一开始的时候是将胡小天定位为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神棍,可这番辩论下来,忽然发现胡小天并非他想象那么浅薄,普通的骗是说不出那么有深度的道理。

    别说周举听愣了,连一旁的万伯平也被唬住了,我曰啊!胡小天所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啊。老现在这张脸上可不是爬满了皱纹吗?

    唬住他们就是胡小天的目的,妈滴个X,想揭穿我?想当年老上大学的时候是一把辩论好手你们知不知道?跟我辩?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胡小天也深谙见好就收的道理,占尽了上风,趁着对方没回过神来之前一走了之。如果周举较真起来再跟他论风水,自己只怕又得露陷。

    胡小天正准备离去。此时一名丫鬟惊慌失措地跑了进来,惊呼道:“不好了,不好了,大少奶奶邪了……”

    万伯平闻言怒吼道:“贱婢,你乱叫什么?”

    那丫鬟吓得面无血色,指着东厢的方向,颤声道:“老爷,我没说谎,大少奶奶快不行了……”

    周举起身道:“我去看看!”跟着万伯平一起快步向东厢走去。

    胡小天本来已经要走了,可听说万府发生了这种热闹事,反倒有些舍不得走了,邪?他才不会相信,十有八是得了什么急病,他悄悄叮嘱万长春,前往西厢二少爷那里将自己的医药箱拿过来,因为每天都要给万廷盛换药,所以胡小天将医药箱一直留在这里。

    万家最近的麻烦事真可谓层出不穷,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群人匆匆赶到了东厢,这里是大少爷万廷昌所住的地方,胡小天因为厌恶万廷昌,所以借着风水之名阴了他一把,设计让万廷昌一家从府内搬出去住,万廷昌外出暂避风头,万伯平只能将搬家之事告诉了他大儿媳,大儿媳听说要让他们一家搬走,哭哭啼啼想不到还没搬走就出了事情。

    万廷昌的老婆李香芝此时正躺在地上,一手捂着脖,一手往张大的嘴巴里似乎在掏着什么,万家的一帮女眷在那里急得直跺脚。

    周举当仁不让地凑了过去,倒不是因为他想出风头,身为一个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己任,他并没有想到那么多,

    李香芝一张圆脸已经憋成了紫绀色,看到郎过来,拼命指着自己的嘴巴。

    周举转过身去,看到饭桌上摆放着酒菜,显然已经动过,他皱了皱眉头,大声道:“她刚刚吃了什么?”

    李香芝的贴身婢女道:“我不清楚,少奶奶才开始吃饭突然就这个样了。”

    万伯平怒道:“今晚的饭菜是谁做的?”他第一件事就想到有人下毒。万夫人一旁道:“这孩突然就这个样了,莫不是邪了?”最近万府人心惶惶,只要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会归咎到这方面。万伯平狠狠瞪了她一眼,嫌她胡乱说话。

    周举道:“不是毒,应该是吞了什么东西被噎住了,大家帮我将灯光拿过来,顺便带一面铜镜带过来。”他从李香芝的症状第一时间做出了准确的判断。众人匆忙去拿东西的时候,周举又让两名家丁帮着自己将李香芝的身体头朝地脚朝上倒了过来,用力拍打她的背部,试图帮助她将卡在喉头的东西拍打出来,可拍了几下似乎毫无效果。

    胡小天此时跟了进来,他只看了一眼就判断出李香芝是因为吃东西不慎卡在了气管里,从而造成的呼吸不畅。从李香芝的状况来看,她发生窒息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必须当机立断,周举虽然有西川第一神医之称,可是他在外科急救学方面的知识实在是匮乏得很,这和个人的能力无关,而是时代所限,在当今的时代,现代外科学尚未萌芽。

    周举连拍数下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被急得满头大汗,他让人将李香芝扶着坐起,试图取出她卡在喉头的食物。借着铜镜反射的灯光,周举观察李香芝的口腔,根本看不清异物卡在何处,他暗叫不妙,想不到初来万家就遇到了如此棘手的事情。

    此时胡小天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让一下!”他意识到如果自己袖手旁观,只怕李香芝会死在自己的面前,遇到异物卡住气管的时候,千万不要尝试剧烈地拍击背部,这对缓解症状毫无用处,甚至会让异物更深地进入气道。周举刚才采取倒立拍击的方法,也并不属于正确的处理。

    在胡小天前世丰富的临床急症处理,不止一次接诊过相关病症,正确的手法是海姆立克急救法。利用患者肺部的气流压力,加压将阻塞气道的异物喷出。

    胡小天从背后将李香芝抱起,一手握拳,拳心向内压住李香芝的肚脐和肋骨之间的部位,要说这位万家大少奶奶的提醒还不错,前凸后翘,尤其是**,那是相当地丰满,放在现代也是阁楼女郎的水准,胡小天以另外一只手掌以掌心贴在拳头上,然后双手急速用力向内同时向上挤压。

    胡小天救人要紧自然没有考虑到其他,可是围观的众人看到的却是,胡小天抱着万家少奶奶,他的前胸紧贴着李香芝的后背,不停地将大少奶奶的身体向他怀里挤压,虽说是救人,可这动作也太下流了一点。

    万夫人粉面通红,含羞带怨地瞪了万伯平一眼。万伯平傻了眼,我曰,胡小天啊胡小天,那是我万家儿媳妇,你当着这么多人搞乜啊?虽然穿着衣服,虽然我知道你在救人,可这动作,怎么看都像是从后面那啥……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让我儿媳妇该如何见人呢?

    从施救者变成旁观者的周举却开始面露凝重之色,这群人,唯有他看出了其的门道,胡小天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手法救人。

    胡小天连续努力了多次,仍然没能成功将李香芝喉头的异物挤出,他意识到李香芝的情况及其严重,不能犹豫,必须马上行气管切开术。

    万长春刚巧也将医药箱拿来了。

    胡小天道:“把医药箱给我。”

    万长春慌慌张张来到他的面前,将医药箱放下。胡小天向周举道:“你过来,给我帮忙!”

    虽然胡小天的语气不善,可周举并没有跟他计较,毕竟救人要紧,他帮忙打开了医药箱。

    胡小天让李香芝保持仰卧位,肩头下方垫一小枕,头后仰,这样的体位可以使气管最大限度的接近皮肤,便于手术。又让周举坐在李香芝的头侧,帮忙固定住她的头部,保持居位置,然后利用纱布和烈酒对李香芝的喉头进行了简单消毒。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