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四章【西川神医】(上)
    万伯平慌忙邀请胡小天落座,胡小天看这老东西也是相当得不顺眼,居然弄了这么一个冷面人物恶心自己,还说什么网西川第一神医,我靠!但凡敢自称第一的多半都是沽名钓誉之辈。接过万长春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道:“在外面淋了一天的雨,今儿心气不顺,万员外不要见怪。”心头不爽,连万大哥也不喊了,麻痹的,昨儿给你面,老屈尊跟你结拜,结果你丫给脸不要脸,居然当面拒绝我,以后你叫我爷爷我都不跟你结拜了。

    万伯平哭笑不得道:“胡大人,这位周先生是我多年老友。”其实他跟周举谈不上多深的交情,周举有西川第一圣手之名,素来自视甚高,为人孤傲,若非看在燮州太守杨道全的面上,他才不会风尘仆仆,翻山涉水来到这里给一个土豪的儿看病。因为医术高超,又曾经救过杨道全的性命,杨道全将之视为上宾,周举当然不会将一个小小的地方品官看在眼里,当然他对胡小天的成见源于胡小天的治疗手法,而并非是因为胡小天的地位。

    胡小天道:“原来是周先生啊?失敬失敬,他刚说我草菅人命,万员外也是那么认为吗?”

    万伯平慌忙摇了摇头道:“胡大人不要误会,我没这个意思,周先生也没这个意思。”胡小天救了他二儿的性命是个不争的事实。

    周举通过这会儿的调整似乎缓过劲来了,他拍案怒起道:“庸医害人。万公好好的脑壳被你敲掉一块,如此精明能干的年轻人被你硬生生医成了一个懵懵懂懂的傻。你居然还厚颜无耻地敲诈勒索,你这种人根本就是医者的耻辱。”不但站起来了,而且手指直接指着胡小天。

    万伯平一脸尴尬,他只是将发生的事情说给周举听,可他根本就没想到这周举的脾气嫉恶如仇,见到胡小天就爆发了起来。

    胡小天冷笑,望着万伯平冷笑,原因很简单。万伯平如果不说自己要了他的银,周举又怎么会知道?说老敲诈勒索,万伯平啊万伯平,你这只老乌龟,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我那只香炉就该卖得再黑心点。

    万伯平一旁劝道:“周先生,您消消气。消消气,胡大人不是这种人。”这厮其实虚伪的很,自从周举抵达,将自身的观点阐明之后,他便对胡小天之前的所作所为产生了怀疑,看到周举当面指责胡小天。心暗暗称快。

    周举这会儿来了劲,上前一步道:“你不用顾忌,官又如何?官者医国,医者医人,但凡行医者都有一颗慈悲之心。你既然没有确然治好病人的把握,为何要拿病人的性命冒险?”

    胡小天呵呵笑道:“听周先生的话。你很是高明啊,对于二公的病情,你有何高见?”

    周举道:“自然是用药物将颅内的血块化去。”

    “用何种药物将血块化去?”

    “织金草、清瑶露、加上我独门配制的化血散,应该可以做到。”

    胡小天撇了撇嘴道:“说得轻巧,也不过是事后诸葛亮罢了,当时万廷盛病情凶险,就算你的药物有效,短期内只怕也达不到效果,更何况你身在燮州,等你带着药物赶到,万廷盛只怕早已一命呜呼了,现在说这种话有个屁用!”

    “呃……你……”周举是斯人,被这个满口爆粗的小气得张口结舌。

    胡小天道:“你这种人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把话撂在这里,当时的情况下,若非我敲开他的脑壳,取出积血,二公绝活不到现在。”

    周举据理力争道:“活到现在?一个人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连父母兄弟都不认得,那么他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胡小天望着周举道:“这话你应该去问万员外!”

    万伯平总算说了句公道话:“当时那种情况下,若非胡大人出手,犬早已一命归西了。”

    周举道:“若说你开颅取血还有些道理,可什么招魂之说又有何根据?身为一个医者,你应该知道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鬼魂,却又借此来敲诈勒索,你有没有一丝一毫的良心?”

    胡小天意识到今天遇到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对方的到来似乎就是为了揭穿自己,从万伯平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来看,就已经看出这老东西因为周举的话已经开始动摇了。胡小天自己当然明白,什么招魂,什么风水之说根本站不住脚。当初找了那么多的理由出来,归根结底有两个原因,一是想狠狠敲万伯平一笔,二是想帮帮那个可怜的小寡/妇乐瑶。谁料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从燮州来了一位西川神医周举,这货的到来好像是专门为了揭穿自己。

    胡小天处变不惊,叹了口气道:“万员外,你是信他还是信我?”

    万伯平当然不是傻,早在胡小天说什么招魂的时候,他就将信将疑,只是爱心切方才忍痛掏了这么多金出来,后来胡小天又抛出风水之说,弄了个破烂香炉就坑了他三百金,万伯平原本就不是什么慷慨之人,过去儿命在旦夕,让他掏钱到还来不及心疼,现在儿情况渐趋稳定,想起前前后后掏了百金给胡小天,不由得打心底肉疼。更何况胡小天新近又想出了一个慈善义卖的主意,让他挑头发起,万伯平自然要怀疑胡小天的用意,甚至怀疑这小又想变着法坑自己。万伯平道:“两位都是我的朋友,又都是为了帮助万某而来,千万不要因为看法不同而伤了和气。”他没有正面回答胡小天的问题,而是在间打太极。

    胡小天看出万伯平已经对自己产生了疑心,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告辞了!”

    万伯平正想挽留,却听周举步步紧逼道:“周某对医卜星相还算是有些研究,风水之道也略懂一二,却不知你所说的万家风水弊在何处?”

    胡小天缓缓转过身来,一双明目静静望着周举,看来今天算是遇到了对头,刚才只知道周举是个不错的郎,却没有想到他还懂得风水,真正麻烦的是这货一来到就挑明点的跟自己作对,还不依不饶起来。

    周举道:“我观万府,负阴抱阳,背山面水,乃是风水绝佳之地,后来问过万员外才知道,这万府的风水是朱馗雍大师所看,他定了位置方才在此建宅,朱大师上知风云变幻,下晓地理山川,乃是西川头一号奇人,你以为自己看风水的本事强得过他老人家吗?”言语间流露出对这位朱大师的颇多恭敬。

    胡小天从未听说过什么猪大师还是牛大师,他冷笑道:“无论什么人,多有名望,他的认知总归有限,我看到的东西他未必看得到。”

    周举看到胡小天如此狂妄,心越发气愤,他大声道:“你既然懂得看风水,可知道何谓龙、砂、穴、水、向?”他所说的这五个字却是风水的五要素,龙,即背靠连绵大山;砂,即四周包围着众多低矮山丘;穴,风水之所聚集之处;水,门前有水流经过;向,住宅坐向方位的朝向。具体而言,好的住宅风水需要在背面有连绵不绝的群山作为坚实的依靠,南面有众多低矮的山丘山岭,左右两边则有小山庇护,间部分开阔宽敞,宅前有河流水四周环绕。理想的住宅背后有群山,可以抵御冬天北来的寒风,前面有水,可以接纳夏天的凉风,生活用水也极为便利;左右有小山护卫,形成相对封闭的空间,可以形成良好的布局小气候。

    胡小天对风水之术可谓是一窍不通,他哪里懂得这些东西,书到用时方恨少,早知道会遇到今天这种局面,当初就该胡乱看几本风水书,也好言之有物,应付这种突如其来的场面。可胡小天头脑灵活口齿犀利,即便是处于劣势之下,他仍然很快就发动了反击,他哈哈大笑,以笑声打断周举的一连串质问,以便自己重新把握话语权,将两人间针锋相对的辩论主动权引向自己。

    周举果然被胡小天的这阵怪笑打断,胡小天索性不走了,向周举迈出一步:“这位周先生看来读过不少的书。”

    周举道:“虽然不多,但是已破万卷!”他斜睨胡小天,心说黄口孺,我读过的书比你见过的都多。

    胡小天道:“本官向来尊敬读书人,可是最看不起的也是读书人!读书在精不在多,真正聪明的读书人,每读一本书就可以领会书的精神,明白其的道理,是为读懂书,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学以致用,而多数读书人却以背书为己任,读书破万卷,所记住的无非是书名和字,至于其的内容,一片茫然,这样的读书人便是读死书的书呆,纵然破百万卷又有个屁用!”

    周举怒道:“那也比有些人不懂装懂的好!”

    第三更送上,双倍刚过去,估计地主家也没余粮了,那就求订阅,求推荐票吧!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