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三章【提防小人】(上)
    胡小天当然不会跟他客气,直接将二十人交给了慕容飞烟,让她负责分派任务,自己则和刘宝举两人在风雨亭内坐了,刚巧这时候回春堂的掌柜柳当归过来送酒菜,他是打着慰劳的旗号过来看看自己的儿,听闻儿跟随新任县丞大人过来护堤,做父母的还是有些担心的。柳阔海正带着名衙役在河堤上巡视,昂首阔步地走在风雨,端的是威风凛凛。柳当归看到自己的儿如此威风,心也是倍感欣慰,将食盒送到了风雨亭内,他准备得颇为丰盛,有酒有菜。

    胡小天其实已经联系了附近的酒馆,给他们银让他们送饭过来,其实这种事本该是衙门里掏钱,可胡小天嫌太过麻烦,还得向县令许清廉请示,再加上本来就没几个钱,干脆自掏腰包了事。

    刘宝举听说胡小天是自掏腰包请客之后,不由得向他竖起了拇指:“胡大人真是慷慨仗义,实乃我等之楷模。”这货心暗忖,我做官这么多年,只听说官员把钱往自己兜里楼,往外掏的可不多。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丫还不是做做样,收买人心?

    胡小天开了一坛酒,两人在草亭边喝边聊,开始的时候刘宝举还心存顾忌,说话躲躲藏藏,可这厮应该是个嗜酒如命的主儿,喝到途就喝得面红耳赤,说话也有些大舌头了,声音比起刚才大了许多。

    胡小天要得就是这个效果,他发现酒虽然对身体不好。可很多时候却是一件社交利器,刘宝举这种人。酒只要喝多了,你不问他都主动把肚里的那点事儿往外倒。

    刘宝举道:“重修青云桥得需要不少银吧?”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可不是嘛,我正在为这件事发愁,县里不出一,许大人让我自行解决,我初来乍到,举目无亲,那里去找那么多的银。”说完他又叹了口气。

    刘宝举道:“我听说胡大人提议青云每家每户出五两银……”话没说完已经被胡小天打断。胡小天愤然骂道:“这是哪个乌龟王八蛋编造的?根本就是毁我清誉,不说这事儿我都不生气。”他将手的酒碗重重顿在桌上,里面的酒水泼出了不少。

    刘宝举有些尴尬:“胡大人,我是听说,这可不是我说的。”

    胡小天笑道:“刘大人,一看您就是厚道人,来。咱们喝酒!”

    刘宝举跟他干了这碗酒,假惺惺道:“不能再喝了,我有些不胜酒力。”

    胡小天道:“我早就听说刘大人是海量,青云县上上下下喝酒最爽快的就是您,今天你我如此投缘,自当一醉方休。”

    刘宝举道:“可胡大人重任在身。”说话的时候他还特地看了一眼河堤。

    胡小天压低声音道:“咱们负责指挥。那些巡视守堤的活儿自有人去做,比起那些躲在房间里享受安逸的同僚们,咱们已经算得上是劳苦功高了。”

    “可不是嘛!”刘宝举感到胡小天的这句话大对自己的脾胃,一高兴又和胡小天连干了三碗。

    胡小天看到这厮醉眼朦胧的样知道他已经醉了,故意道:“刘大人住在何处啊?”

    刘宝举道:“城西五柳巷右首第五家……”他打了个酒嗝。

    胡小天道:“刘大人也不住在县衙内?”

    刘宝举咧嘴嘿嘿笑了一声道:“除了许大人。我们哪有那个福分。”

    胡小天道:“说起来真是头疼啊,咱们那点微薄的俸禄。连租房的钱都不够。”

    刘宝举跟着叹了口气,这青云县是个穷地方,别看他是县尉,可手头也不宽裕,县令许清廉独揽大权,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可此人又是极度吝啬,分给他们这些下属的只是极少一部分。刘宝举道:“有时候想想,还真不如回家种地去。”

    胡小天道:“实不相瞒,我这个县丞是捐来的。”这货的谎话说来就来。

    刘宝举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人在酒精的作用下控制力容易变差,他就属于这种:“这事儿我早就听说过,他们说……说你父亲是东海盐商……家财万贯……”

    胡小天很热情地搭在刘宝举的肩膀上,神神秘秘道:“刘大哥,这事儿你得给我保密。”

    刘宝举笑道:“还保密呢,衙门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换成清醒状态下,这种话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来的。

    胡小天道:“我本以为来青云当个县丞,混个三载,怎么都能把买官的成本给赚回去,可现在看来……”这货长叹了一口气。

    刘宝举道:“我真是闹不明白啊,放着好好的富家少爷不做,为何要来这穷乡僻壤当什么劳什的县丞。”

    “是官强于民,这县丞虽然不大,可好歹也是一个品,想我胡家虽然世代经商,可从我往上数八代居然没有一个做官之人,所以我爹引以为憾,这才不惜血本,帮我买了这个品官,原本想着当官旱涝保收,就算发不了大财,怎么也不会赔本,可没想到啊没想到!”胡小天拍了拍大腿,一脸的遗憾。

    刘宝举眯起一双眼睛,粗短的手指在胡小天面前晃来晃去:“胡老弟,看来你对这官场的行情真是不了解,既然是买官,那就一步到位,即便是来这种偏僻地方,地方已经不如意了,为何不干脆多花点钱,买个县令当当?”

    “呃……”

    刘宝举道:“要知道在下面当官,权力本来就不大,谁当一把手不得紧紧霸在手里,想从他的手里分一杯羹,难啊!难!”从刘宝举的这番话不难听出他对县令许清廉也颇有微词,

    胡小天又跟刘宝举喝了几杯,趁机道:“刘大哥,我看许大人似乎对我有些偏见呢。”

    刘宝举此时已经有了七分醉意,嘿嘿冷笑道:“他的胸襟根本容不下其他人,胡老弟,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初来乍到就要……跟他争权夺利……他怎能不针对你……”

    胡小天道:“我可没想跟他争什么,刘大哥……”忽然听到耳边鼾声响起,却是刘宝举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胡小天会心一笑,看来许清廉这群人也不是铁板一块,此人吝啬刻薄,自然难以服众,胡小天看了看沉睡不醒的刘宝举,心暗忖,分化许清廉的队伍需从内部开始。

    此时雨似乎小了一些,胡小天拿起油布伞走上通济河大堤,望着通济河内浊浪滚滚的水流,水位似乎仍然在不停上涨。远处两只巡逻队来回巡视,因为有了刘宝举带来的二十名士兵,自然不需要囚犯继续留下帮忙护堤,胡小天安排柳阔海带领两名衙役将名囚犯送回监房,以免他人生出疑心。

    周霸天临行之前来到胡小天身边,轻声道:“小心那个人!”他的目光向远处的刘宝举望去。

    胡小天内心一怔,周霸天已经从他的身边走过,刚才周霸天的声音算不上小,可其他人似乎全都没有听到,难道这就是传说的传音入密?

    如果不是周霸天提醒,胡小天一定认为刘宝举是一个酒后失言的醉鬼,正是他的及时提醒,让胡小天突然警惕起来,难道刘宝举只是故意装醉,从而让自己放松警惕?如果真是这样,此人当真可恶到了极点,人心叵测,你想坑害别人的时候千万不能放松警惕,说不定别人就是在将计就计,谁坑谁还不知道呢。联想起自己根本没有和刘宝举联系,他便带了二十名士兵前来,这厮没那么好的心肠,说不定只是打着帮忙的旗号过来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昏暗的天空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胡小天的内心,他整个人如同醍醐灌顶,周霸天让自己提防刘宝举,看来周霸天此前对刘宝举已经有所了解,刘宝举身为青云县尉,负责地方军政,或许此前虎头营护卫南越国王过境之时和他也有联系。小小的一个青云县,这内部的关系居然如此复杂。

    轰隆隆,一连串的闷雷落下。胡小天梦醒般舒了口气,却发现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的慕容飞烟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胡小天殷勤地举起雨伞,为慕容飞烟遮住霏霏细雨,慕容飞烟似乎并不领情,一双清澈透底的明眸看了看他:“找个地方避雨,小心天打雷劈。”

    胡小天把雨伞向前抵了抵:“要劈也得拉个垫背的。”

    慕容飞烟道:“我还是离你远点儿,看在一场相识的份上,好歹也有人帮你收尸。“

    “你好毒!”胡小天一脸的笑,跟美女打情骂俏那是相当地享受。

    慕容飞烟已经转身向堤下走去,胡小天跟着过去了,看到刘宝举仍然沉睡不醒,于是叫来他手下的两名士兵,趁着这会儿雨势稍小,送他回家。

    刘宝举离去之后,慕容飞烟在草亭内坐下,有些嗔怪地看了胡小天一眼道:“你还嫌自己树敌不够啊,把人家给灌成那个样。”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