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章【拒绝我?】(下)为卸图巫盟主加更
    万伯平心暗笑,胡小天虽然头脑精明狡诈,可毕竟年轻,从目前掌握到的情况已经知道,胡小天在抵达青云之后就碰了钉,强龙不压地头蛇,你胡小天就算有些本事,也未必斗得过在青云经营多年的那帮官吏,许清廉那帮人可都是个顶个的老油条,万伯平故意道:“胡大人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一夜之间,这全城的老百姓都视我为仇,你说我刚刚才到青云没几天,我究竟干了什么事儿闹得天怒人怨,搞得人人喊打,我冤不冤呐?”

    万伯平不禁莞尔,他笑可不是幸灾乐祸,是因为他在胡小天的身上居然发现了特属于年轻人的天真,摇了摇头道:“我听说胡大人为了修葺青云桥,要让每户捐献五两银?”

    胡小天怒道:“这是哪个王八蛋在胡说八道?根本就是坑我吗?”

    这话虽然不是万伯平说得,可听胡小天爆粗痛骂,不由得也是老脸一热,这小的修养实在是有点让人着急啊,你虽然官小了点,可毕竟是个官呐,当官的怎么能口不择言呢?

    胡小天愤愤不平道:“万大哥,你看我像不像个傻?”

    万伯平听他一口一个万大哥叫得亲切,大有赖上自己的趋势,脸上露出苦笑道:“怎么可能,胡大人一表人才年轻有为,除非是个瞎才会这么说。”

    “那就是了,我刚来青云。当然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每户五两银。除非是头猪才能想出这样的主意去得罪老百姓。”

    万伯平听他说得好笑,想笑又怕触怒胡小天,只能强忍着,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这件事太过荒唐,而且官府也没有正式张榜公告。”

    胡小天道:“有人摆明了要坑我,要把我的名声搞臭,让整个青云县的老百姓都与我为敌!”

    万伯平故意道:“莫非胡大人在青云有什么仇家?”

    胡小天道:“我一向与人为善,怎么可能会有仇家?”

    万伯平道:“与人为善未必就没有仇家。有些时候,连自己都意识不到就触犯了别人的利益。”

    胡小天道:“我初涉官场,之前就听说这官场之,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官员之间为了争权夺利,无所不用其极。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啊!”

    万伯平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官场上的事情我不清楚,实在是有心无力啊。”他是一头不折不扣的老狐狸,已经看出胡小天今天前来,是为了寻求自己的支持,轻易不会趟胡小天的这趟浑水,万伯平认为胡小天应该是打听到了自己的背景。得知他的妹夫杨道全是燮州太守。

    胡小天道:“我想万大哥帮我一个小忙。”

    万伯平道:“只要万某力所能及,必倾力相助。”说话必须要给自己留有三分余地,一旦势头不妙,赶紧顺坡下驴,你在官场上的麻烦干我屁事。虽然你救了我儿,可我也是付出了一大笔诊金的。想要借用我在官场上关系帮你打压同僚?我可没那个闲情逸致。

    胡小天道:“我本来是不想麻烦万大哥的,可这青云县论到德高望重首推就是您。”

    万伯平虽然明知这厮是在吹捧自己,可心头还是感觉到舒坦,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万伯平纵使家财万贯,可被地方官如此吹捧,也感觉到颜面有光,即便是强行抑制住,可眼角仍然流露出淡淡的喜悦,谦虚道:“大人过奖了。”

    胡小天道:“我从来都喜欢实话实说,万大哥,您不禁德高望重,还是青云县的商界泰斗,在商界的影响力无人能及。”

    如果说德高望重这四个字万伯平还受之有愧,商界泰斗这四个字他应该是名副其实,放眼青云县谁能比他更有钱?

    捧得越高,摔得越重,万伯平心里虽然舒坦,可警惕并没有放松,摇头晃脑道:“不敢当……胡大人有什么事情只管直说。”

    胡小天道:“我想万大哥出面主办一个慈善义卖活动。”

    万伯平微微一怔:“什么?”何谓慈善义卖?这倒是一个新鲜的词儿。

    胡小天道:“就是大家拿出一部分自己平时用不着的东西出来进行拍卖,所得到的款项全部用来修建青云桥,一方面可以弘扬善举,另一方面还可以解决青云桥维修资金的难题,这岂不是一举两得。”

    万伯平心说绕了一个圈还不是想让我掏钱?他推辞道:“胡大人,我何德何能,这么重要的事情只怕我担当不起啊!”

    胡小天道:“我初来青云,人生地疏,我要是出面号召,肯定是应者寥寥,所以我才想借用万大哥的影响力,只要您振臂一呼,这青云县的所有商户谁敢不给您面,您说是不是?”

    万伯平还在犹豫,胡小天又道:“万宅风水的事情,我分不收,权当是作为对万大哥此次义举的回报。”

    万伯平听到这里不由得怦然心动,他在内心权衡了一下利弊,终于缓缓点了点头道:“那我就硬着头皮做一次!”

    胡小天道:“此事是你跟我联办,万大哥明白吗?”

    万伯平自然明白他那点小,这小是不想许清廉那帮人参予,把他的风头抢了去,微笑道:“胡大人放心,我会做好这件事。”

    万伯平投之以桃,胡小天当然要报之以李,这货马上就开始在万府布置风水局,其实他懂个屁的风水,忽倒是一把好手,可多数的风水师不就是大忽吗?胡小天先给万伯平提出了几点整改意见,第一是万府后花园的池塘,池塘太大,阴气太重,而且池塘为方形,让万伯平将池塘改成月牙形,月牙的两个尖角分别冲着前后大门,他说这叫破煞。

    万伯平信以为真,让管家万长春马上记了下来,胡小天又说万廷昌和万家不合,必须要他从万府搬出去,反正忽也不要负什么法律责任,对于万廷昌这种惫懒无耻的货色,能踩两脚绝不会省一脚。

    最后胡小天又让随行的梁大壮从包裹取出个香炉,这叫鼎镇邪,名字是胡小天自己想出来的,香炉是他从市场上淘来的旧货,花了他一两银,胡小天发现每个人都有缺点,别看万伯平老奸巨猾,可在风水的事情上非常迷信,自己一忽一个准,胡小天道:“万大哥,有件事我必须得说明白,虽然我帮你破了这个风水局分不收,但是香火钱是必须要给的,不然显不出你的诚心。”

    万伯平知道胡小天又在坑他,可为了破自家的这个风水局,就算心头滴血也得认,他点了点头道:“你说多少!”

    胡小天道:“三百金吧。”

    万伯平感觉到心口如同被人很捅了两刀,我曰,就这几个破破烂烂的香炉居然要我三百金,这品相加起来能值一两银吗?可香炉虽破,一旦冠以法器的名目,顿时就成为了无价宝,万伯平只能忍痛点了点头,胡小天这个人现实的很,同意了就得拿钱,一手缴钱一手做事,风水之事马虎不得。其实今天他原本没打算找万伯平要钱,香炉权当是送给结拜哥哥的礼物,可万伯平给脸不要脸,居然拒绝了他结拜的请求,不坑你坑谁?

    梁大壮一旁看着心又是想笑又是佩服,少爷这忽人的本领自己是拍马不及啊,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让万伯平乖乖掏出金来,粗略一算,在万伯平身上已经敲了百金了,这对普通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天数字。想想自己决定留在少爷身边那是无比的英明正确,吃香的喝辣的不说,还能跟着少爷学会不少的本事,这看风水也没什么难度,跟着看一遍就学会了,无非就是忽啊!

    胡小天想出鼎镇邪的主意绝不是为了帮助万伯平破什么风水局,而是趁着布置鼎炉的功夫又可以接近一下小寡/妇乐瑶。这厮装模作样地在万府内布置了鼎炉,还煞有其事地燃香焚符,做这些事的时候,是不允许有人旁观的。

    第八只香炉放置在乐瑶的房间内,依然是总管万长青在外面等着,因为胡小天做得隐秘,直到现在都没有被万家人看出破绽。

    看到胡小天出现在自己面前,乐瑶没来由一阵心跳加速,自从胡小天上次离去之后,他的音容笑貌就不时出现在她的脑海,连她自己也搞不懂为何对他会记忆得如此深刻。

    胡小天朝她笑了笑,然后着手安放香炉,一边放置香炉还不忘向外面看,谨慎为上,如果让万家人得悉了他的用心,只怕就再也不能自由出入了。

    胡小天道:“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乐瑶摇了摇头,小声道:“胡公没事吧?”

    胡小天笑道:“当然没事。”他在香炉内插了三支香,然后又弄了张黄纸贴在门窗上,这是他胡乱画的符号。做完这些,低声道:“连续七天,我都会过来更换道符,你不用怕,我自有帮你脱身的方法。”

    **************************************************************

    第更为卸图巫盟主加更,老盟主,老兄弟,多年相伴,不离不弃,啥都不说了,本章代表章鱼的心情,如有机会见面,必与君畅饮!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