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章【拒绝我?】(上)为ack盟主加更
    身为青云首富的万伯平是青云官场每个人都想团结的对象,可万伯平的背景让他对青云的这帮官吏始终嗤之以鼻,原本他是不会将胡小天这个新任县丞放在眼里的,品芝麻官而已,连青云的县令许清廉他都不怎么搭理,更别说这个新来的二把手,可胡小天和万伯平的相识却是结缘于万家二公万廷盛的伤情,如果不是胡小天出手,只怕万廷盛此时早已命丧黄泉了。

    胡小天每天都会抽时间过来为万廷盛换药,顺便检查一下他的伤情。

    万廷盛醒过来已有三天,可是他始终痴呆呆的一言不发,这让万家上下不禁有些担心,命是救回来了,可脑袋上被开了一个大洞,万一成了傻,岂不是生不如死?

    看到胡小天前来,万伯平赶紧快步迎了上去,不禁忧心忡忡道:“胡大人,廷盛至今都没有开口说话,还望大人为他诊治。”

    胡小天点了点头,让万伯平耐心在外面候着,独自一人走入了万廷盛的房间内。

    万廷盛坐在床上,双目静静望向前方,目光有些迷惘,不知他在想些什么?胡小天先为他换了药,确信伤口恢复得不错,然后方才搬了一张椅在床边坐下,轻声道:“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万廷盛的目光仍然没有望向胡小天,连胡小天自己都有些心里没底了,我靠,该不会动手术的时候没有将积血清理干净,压迫到这厮的语言枢。又或是脑部还有其他损伤没有发现,这货直接就变成了一个痴呆儿?

    足足沉默了一分钟左右。万廷盛方才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胡小天听到他终于开口说话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微笑安慰他道:“你头部受了伤,恢复需要一定的时间,只要你耐心休养,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虽然他对万廷盛的为人非常不齿,可是看到自己成功将他的生命挽救了回来,心仍然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

    万廷盛转向胡小天,他的脸上充满了惶恐无助的表情:“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认识我的父母兄弟……我不知道我过去做过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胡小天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他对万廷盛的印象就是一个淫/贼,这厮无所不用其极,买通乐瑶的贴身丫鬟,偷偷给乐瑶下药,想趁着夜深人静图谋不轨,幸亏被自己及时发现,将乐瑶救了下来。保存了这小寡/妇的清白。从万廷盛现在的表现来看,他应该不是作伪,这货将过去所有的一切都忘了,对大家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这世界上暂时少了一个坏人。

    万廷盛道:“你救了我?”

    胡小天点了点头,直言不讳道:“我没那么高尚。救你是为了拿酬金。”

    万廷盛充满感激道:“胡先生,我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可是我明白您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就算结草衔环,我也要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胡小天暗自汗颜。万廷盛如果知道最初的一棍是自己打的,只怕将自己碎尸万段的心都有了。他安慰万廷盛道:“你不要有任何的心理障碍,他们都是你的家人,不会害你,克服内心的恐慌情绪,尝试着和周围人交流,有助于你恢复记忆,以你的身体状况,用不了太久时间就能够恢复健康。“

    万廷盛道:“谢谢胡先生。”

    胡小天起身离去,心暗忖,若是万廷盛经过这次劫难之后真能变成一个好人,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可此人的本性极其阴险歹毒,等到他恢复了记忆或许会变本加厉地做坏事。

    万伯平一直在外面恭恭敬敬地候着,听闻儿已经开口说话,自然是心情大悦。

    胡小天提出有事和他单独相商,万伯平对这位新任县丞也算是有了些了解,知道没有天上掉金元宝的事情,引着胡小天来到自己的书房。

    万伯平的书房极大,红木书架上摆放着成千上万册藏书,只不过这些书籍基本上都没动过,像万伯平这种富豪,即便是腹没什么墨水,也得弄点书籍充点门面。

    在足有台球桌面那么大的茶海旁坐下,一个俊俏的丫鬟走进来为两人泡茶,一举一动颇具一流茶艺师的风范,为两人泡好茶之后,婷婷袅袅退出了门外,胡小天的目光不禁追逐着那丫鬟宛如风摆柳的腰肢,其实这丫鬟也就是上之姿,和小寡/妇乐瑶这种极品美女自然无法相提并论,胡小天之所以表现得那么夸张,是故意将破绽展露给别人,要让万伯平对自己产生贪财好色的印象。

    万伯平果然从胡小天色授魂与的表情读懂了什么,他笑道:“这丫鬟非常懂事,长相俊俏,擅长茶艺,若是胡大人喜欢,我就将她送去伺候大人。”

    胡小天心说万伯平倒是舍得出血,嘿嘿笑了一声道:“万员外太客气了,我那点微薄的俸禄可养不起这么标致的丫鬟。”

    万伯平心暗骂,什么意思?难不成我送丫鬟给你还要帮你养着?这货本来也不是什么慷慨人物,既然胡小天这么说,趁机就下了台阶:“胡大人想必是顾惜官声啊,既然如此,我就暂且帮胡大人养着,您什么时候想让她陪您,我便给您送过去。”

    胡小天嘿嘿笑了一声,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跟我玩性贿赂啊,你当老那么容易上当?他品了口茶赞道:“好茶!”

    万伯平道:“胡大人,照您看我儿何时能够恢复神智?”

    胡小天道:“这件事不可操之过急,我看万员外首先应该担心的应该是如何改变一下万府的风水布局。”

    万伯平跟着点了点头,他正要提起这件事呢。

    胡小天却在此时叹了一口气:“我本想帮你解决这件事,只可惜最近诸事缠身,实在是抽身不能啊!”

    万伯平道:“胡大人遇到了什么事情?可否说来听听?”其实他对胡小天遇到的麻烦已经有所耳闻,隐约猜到,胡小天这次十有八是要开口找自己要银。

    胡小天道:“万员外,咱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可不知为了什么,我感觉和你投缘得很。”

    万伯平虚伪笑道:“我也是一样的感觉。”心暗自警惕,你跟我投缘?投个屁的缘,你看上的是我的银吧。

    胡小天道:“万员外,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万伯平暗叹,这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不知这厮想要多少?为了我儿的病,我已经先后花了三百金,按理说够你挥霍一阵的了,这才几天,又想要钱?看在你能帮我破风水局的份上,我再付出一次。

    胡小天道:“既然你我彼此如此投契,不如咱们结拜为异姓兄弟怎样?”要说结拜这一手,胡小天完完全全是从史学东那里学会的,在当今这种时代背景下,结拜无疑是拉帮结派的最好手段,不是说结拜了就得同生共死,有句话不是那么说吗,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

    万伯平怎么都不会想到胡小天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我曰,跟我结拜?这不是摆明了要占我便宜吗?我的年龄当你爹还差不多,万伯平虽然不敢轻视胡小天,可他并不认为胡小天有跟自己结拜的资格。在这个时代,结拜还是相当慎重的,并不是每个人都像胡小天、史学东之流将结拜当成过家家似的,兴头上来就八拜为交。

    胡小天一看万伯平表情迟疑,心就暗叫坏了,今天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主动给人家拒绝的机会了。

    万伯平果然道:“胡大人,不是万某不想高攀,而是我幼年时我娘找人给我算过命,说我命注定没有兄弟,所以……”

    胡小天哈哈大笑,心暗骂万伯平给脸不要脸,不过这也怪不得人家,万伯平是识破了胡小天的用心,当然不想白白被胡小天占了便宜,胡小天道:“其实结拜与否只是一个形式,只要咱们投缘,朋友也是一样。”

    “可不是嘛!”万伯平也是满脸堆笑,朋友?当我是朋友还坑了我那么多金,真要是跟你这种人结拜,老岂不是要被你坑得吐血三升?

    胡小天道:“既然万大哥这么说,我也就实话实说。”

    万伯平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都说不跟你结拜了,你丫还厚着脸皮叫我大哥,莫非真准备讹上我了?虽然心对胡小天戒备万分,可目前还不敢开罪这厮,毕竟在风水破局方面还有求于他,且听他说说,反正也没什么损失。于是万伯平道:“胡大人请说!”随便你叫得如何亲热,像你这么狡诈的兄弟我可不敢认。

    胡小天听他对自己的称呼就领会到这货仍然是跟自己划清界限的意思,又叹了口气道:“朝廷派我来青云为官,我满怀热情而来,不求能够成就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只希望能帮着青云的老百姓踏踏实实做点好事,以造福一方为己任,怎料到我的理想如此美好,现实却如此残酷。”

    ***************************************************************

    今天第五更,为ck盟主加更,作为医道的副版,兄弟一直尽职尽责,章鱼虽然素未谋面,但是兄弟的深情始终记在心头,新书兄弟依然相伴,章鱼无以回报,唯有更新回报兄弟的深情厚谊!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