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十八章【人人喊打】(上)第一更
    胡小天慢慢向周霸天伸出手去,两人双手相握。周霸天低声道:“我的事情,你千万不可走露任何的消息,我怀疑这衙门之有人和天狼山的马匪勾结。”

    胡小天点了点头,周霸天从腰间取出一枚木雕虎符,低声道:“找到贾,将这枚虎符给他看,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胡小天主持修葺青云桥之事几乎在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大街小巷,一起散播开来的还有即将出台的捐款消息,每户五两银,这对富户算不上什么,可是对贫困家庭来说等若是逼迫他们砸锅卖铁,甚至倾家荡产都不为过。胡小天从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已经察觉到了异常,不过这世上的事情往往最后知道的那个人才是自己,直到苏广聚询问这件事的真假,胡小天才知道为何会有那么多青云的老百姓突然对自己抱有敌视目光。

    胡小天第一反应就是被许清廉摆了一道,狗曰的把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推到了自己的头上,对外放出风声,这捐款的主意是自己提出来的,青云的老百姓们听说让他们捐钱,对他这个新任县丞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

    苏广聚道:“大人,捐款之事可否属实?”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我怎么没听说?”

    苏广聚道:“胡大人,现在街头巷尾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说胡大人负责主持修复青云桥,要每户捐助五两银。”

    胡小天道:“主持修复青云桥是真。可捐助五两银的事情却是无生有,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一个人也拿不了主意。”

    此时慕容飞烟和梁大壮一起走了进来,慕容飞烟道:“胡大人,我看你今天最好别出门,捐款的事情传得满城风雨,都说是你出的主意,老百姓恨不能将你生吞活剥了。”

    胡小天挠头道:“哪个混蛋这么害我?”他心当然明白,肯定是许清廉那个老乌龟干得,让老百姓捐钱的馊主意根本是许清廉想出来的。如今却赖在自己的身上。

    梁大壮叫苦不迭道:“少爷,这事儿必须得说清楚,我刚刚出门,都被人丢了臭鸡蛋。”跟着胡小天上任刚刚威风了两天,形势却突然急转而下,一夜之间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胡小天打肿脸充胖道:“清者自清,我刚来青云。一心想当个好官,怎么可能出这种盘剥老百姓的主意。”

    苏广聚望着胡小天,心将信将疑,这年头好官可是个稀罕物,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胡小天懒得解释,准备前往县衙理论。慕容飞烟和梁大壮跟着他一起出了福来客栈的大门,两人都表现出非常的谨慎,和胡小天保持一段的距离,生怕出门就落入一个群起攻之的场面,可出了大门之后发现外面并没有几个人。

    胡小天站在大门外懒洋洋伸了个懒腰。笑眯眯回过身来,方才发现他们两个距离自己如此之远。不禁摇了摇头道:“有什么好怕,我行得正站得直,别人想阴我没那么容易,老百姓的眼光都是雪亮的。”

    此时一名老太婆带着小孙从前方走过,胡小天认得这是邻居阿婆,笑眯眯招呼道:“阿婆早!”

    老太婆转过脸来,满是皱褶的连胜露出前所未有的厌恶表情,唇角蹦出两个字:“狗官!”

    胡小天内心一怔:“呃……”

    小孙忽然转过身去,朝着胡小天啐了一口,这口水喷得又多又远,胡小天慌忙抬起衣袖挡住面孔,我曰,一个小孩怎么那么多的口水。

    转瞬之间从周围的巷口街道涌出了一群破衣烂衫的老百姓,群情汹涌道:“打狗官啊!”烂菜、臭鸡蛋、西瓜皮与朝霞齐飞,胡小天压根没想到周围会有那么多人埋伏,这货吓得掉头就逃,再看慕容飞烟和梁大壮两人已经先于他逃入了福来客栈。

    胡小天这个郁闷呐,没义气!慕容飞烟身为一个女人顾惜羽毛倒还罢了,梁大壮你个畜生啊,前两天还信誓旦旦地说要保护老,遇到危险你丫还是闪得飞快啊!以为老跑不过你吗?胡小天逃得虽然很快,可脑袋屁股上还是挨了几颗飞来鸡蛋的袭击,虽然攻击时间很短,可架不住火力密集,这货闪入房门,慕容飞烟和梁大壮两人合力将房门给掩上了,只听到大门上蓬蓬之声不绝于耳,老百姓丧失了目标,只能将愤怒的火力宣泄在门板之上。

    胡小天头顶戴着绿,耳朵旁还挂着两条烂菜,形象狼狈之极。看到他的样慕容飞烟禁不住格格笑了起来,胡小天摇了摇头:“没义气!”又指着丝毫无损的梁大壮道:“没人性!”

    胡小天换好衣服,让苏广聚先去后门探路,发现后门处也埋伏了不少的老百姓准备堵截他,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爬过墙头来到隔壁的回春堂,改由这边离开。毕竟老百姓不会想到他能从这里溜出去。

    胡小天并没有因为老百姓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而生气,这些老百姓都是被人误导愚弄罢了。冤有头,债有主,这笔帐必须要找许清廉清算。

    回春堂这边也搭好了梯,胡小天沿着梯走下去,看到扶梯的是柳当归、柳阔海父二人,他连忙称谢道:“多谢柳掌柜仗义出手。”

    柳当归笑道:“胡大人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区区小事又何足挂齿。”

    柳阔海道:“胡大人,我相信您不可能这么做,肯定是有人诬陷您。”

    胡小天拍了拍柳阔海的肩膀,表示欣赏。

    柳阔海道:“胡大人,我备好了马车,您上车我带您出去。”他们父二人对胡小天这次的大恩铭记在心。

    胡小天嗯了一声,来到马车里坐了,柳阔海驾车出了后门,果然大摇大摆从老百姓的层层埋伏走了出去。因为车厢内座位有限,胡小天只叫上慕容飞烟一起离开,至于贪生怕死的梁大壮,胡小天让他滚回去老老实实呆着。

    等出了这条巷,柳阔海方才问道:“胡大人往哪里去?”

    胡小天道:“去县衙!”

    去县衙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尽快发布一张正式公,让老百姓明白,所谓每户捐款五两银纯属谣言。虽然胡小天知道是许清廉在从作祟,可他也没有找这老东西理论,毕竟他没有任何的证据,就算跟许清廉摊牌,人家一样可以来个概不承认。

    许清廉一直让人留意胡小天的举动,听说这厮被老百姓围追堵截,惶惶如丧家之犬,心大感快慰,看到胡小天过来,料定他要找自己理论,此前许清廉已经想好了全套对策,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对付年轻的胡小天,许清廉自问不在话下。

    胡小天的脸上却没有许清廉想象的沮丧和懊恼,这厮的表情看起来还有那么点的沾沾自喜,仿佛遇到了什么大喜事似的,看到这厮嬉皮笑脸的表情,许清廉成功报复后的爽快感顿时大打折扣,故意道:“小天,你没去募集修桥资金,来这里做什么?”

    胡小天心暗骂,老好歹也是青云县二把手呐,这县衙又不是你们家开得,凭什么我就不能来?胡小天的涵养功夫绝非是这帮基层官吏能够比上的,笑眯眯道:“特地来和大人商量一件要事!”

    许清廉点了点头,示意胡小天坐下说。

    胡小天拿出了一份事先拟好的告示,这份告示是他刚刚让慕容飞烟执笔的,内容无非是公告全县,由他主持青云桥修葺之事,至于资金方面由他来负责筹措,县里的所有百姓本着自觉自愿的原则,捐或不捐,捐多捐少官府都不会干涉。

    许清廉看到这份告示心不由得乐开了花,看来这小这个跟头栽的不轻,老百姓一个个都把他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恨不能杀之而后快,名声对一个官员来说极为重要,在青云老悉心经营了两年,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刚来到就想取而代之,这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只要我动一根小拇指就能让你在青云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许清廉看完胡小天草拟的那份公告道:“小天,你初来青云,对此地的百姓并不了解,青云穷山恶水,泼妇刁民,你若是对他们太过仁慈,听之任之,只怕到最后连一两银都筹措不上来,修葺青云桥之事又从何谈起?”

    胡小天充满信心道:“大人无须多虑,这件事我自有办法。”

    许清廉道:“话虽如此说,可修桥之事刻不容缓,此前已经有不少刁民越级向燮州告状,燮州方面也几次差人督促此事,如果我们不能及时将青云桥修复,肯定要被追责,至少也是个监管不力之罪,小天啊,到时候我也护不住你。”

    胡小天眨了眨眼睛,他没听错,许清廉这老东西根本是要把所有责任推到自己头上的节奏,我曰你个妈妈咪,干我鸟事?青云桥在老来到这里之前已经断了,要说监管不力,也是你许清廉。老不跟你计较,你居然蹬鼻上脸,当真觉得我是软柿吗?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