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十七章【下黑手】(下)
    众人闻言都是大吃一惊,再看郭守光一只眼睛已经成了熊猫眼,显然是被人击打所致。

    胡小天却像没事人一样走回饭桌,装出七分醉意:“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各位大人,你们若是相信他,就走过去站在他那一边,如果相信我,就站在我这边。”这厮分明在让大家站队。

    虽然多数人心里都向着郭守光,可现在郭守光身上臭烘烘的,自然无人愿意走到他身边。

    胡小天道:“我就说嘛,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一个堂堂县丞想要对付一个小小的主簿,何须用如此暴力的手段,郭守光,你诬我清白,此事绝不能就此作罢,拿出人证物证,只要能证明是我打了你,我胡小天甘愿受罚。”他向许清廉拱手道:“请许大人明鉴。”

    许清廉瘦削的面颊之上肌肉接连颤动了两下,从场面上看,肯定是郭守光吃了亏,从感情上他和郭守光当然亲近得很,可这起风波根本就在他的意料之外,胡小天居然出手打人,这厮实在是太猖狂了,可没证据啊,要说这郭守光也犯贱,他撒个尿,你跟着去干什么?挨揍也是你自找的。在今晚这种场合,并不适合当众追究,许清廉干咳了一声道:“赶紧送郭大人回去换衣服,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发生了这起风波,所有人的兴致自然大受影响,郭守光被揍这件事虽然未经证实,可毕竟给所有人都造成了心理阴影。接下来居然无人敢主动向胡小天敬酒,都看出来了。这厮是个黑心黑手的主儿,得罪了他没好果吃。

    没人找胡小天喝,这厮居然反客为主主动出击了,除了许清廉以外全都是他的下级,这货跟人喝酒的时候都是浅尝辄止,别人却得喝干,许清廉看到胡小天兴致高涨的样,心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复杂到了极点,没多久就主动结束了这场酒宴。

    胡小天却有些意犹未尽,最后主动给许清廉端起酒杯:“许大人,我敬您一杯。”

    许清廉道:“事皆有度,酒能助兴可过量不好。”他现在居然用这种口吻说话了。

    胡小天道:“许大人老了,顾惜身体,您抿一口。我干了!”他一仰脖将那杯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许清廉冷笑望着胡小天道:“我虽然老了,可不至于连一杯酒都饮不下,胡大人一番盛情,我又怎么忍心拒绝呢。”他也干了那杯酒,伸手拍了拍胡小天的肩头道:“小天,你等等再走。”

    胡小天听他叫得如此亲切。料定这老家伙必然没有好事,不知又想出什么主意来折腾自己。

    众人先后离去,花园内除了负责收拾的杂役,就只有许清廉和胡小天两个。

    许清廉道:“小天,今日视察情况如何?”

    胡小天道:“青云桥断。百姓通行受阻。”

    “这青云桥关系到满城老百姓的出行,是必须要尽快修好。”

    胡小天虽然发现了一些不正常的地方可是并没有告诉许清廉。他认为许清廉身为地方官,应该比他了解的情况更多,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

    许清廉道:“我准备将修葺青云桥的事情交给你来做。”

    胡小天马上提出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大人打算拨给我多少经费?”

    许清廉叹了口气道:“小天,你也看到了,咱们库房空虚,连修县衙的钱都没有,那还有钱去修青云桥?”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经费,我也修不起这青云桥。”

    许清廉嘿嘿笑道:“小天,咱们相识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我却看出你是个极有本事的人,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可交给你我完全放心,我帮你出个主意,你可以发动青云县的百姓认捐,青云县这么多户人家,只要一户出五两银,这青云桥也修起来了。”

    胡小天心暗骂,许清廉啊许清廉,你丫这是坑我啊,没有比这更馊的主意了。我要是挨家挨户的要银,岂不是把青云县所有老百姓都得罪了?当官还没几天呢,就已经落下骂名,根本是设圈套给我钻。胡小天道:“大人,这两年青云天灾不断,百姓升级困难,连地主家都没有余粮,一户五两银,老百姓未必拿得出来。”

    许清廉道:“你好好想想,一定想得出办法,我对你有信心。”说完这句话,又拍了拍胡小天的肩膀,起身回自己的府邸休息去了。

    修青云桥这件事对胡小天来说并不算难事,毕竟背后还有万伯平呢,只要给这老家伙施加一点压力,万伯平肯定会心甘情愿地掏出这份钱。只是胡小天没那么听话,许清廉设计为难自己,自己岂能顺从于他?

    胡小天也没有马上离去,他去了监房,让衙役将周霸天提到刑房。

    周霸天被深夜提审明显有些不耐烦,看到又是这位新任县丞,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县丞大人,这么晚了,您不去休息,又来找我作甚?”

    胡小天道:“这两日失了外面的消息,心是不是有些忐忑?”

    周霸天冷冷望着胡小天道:“大人什么意思?”

    胡小天从怀取出那支从贾手抢来的望远镜,缓缓放在桌上,微笑道:“这东西你认识吧?”

    周霸天眯起双目望着那支望远镜:“不认识,也没见过。”

    “虎头营的名字你总听说过吧?”

    周霸天忽然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一般起身冲了过来,双手抓住胡小天的衣襟,虎目圆睁仿佛要将他撕碎。

    胡小天丝毫没有被他的声势吓住,神情一如古井不波,双目静静望着周霸天道:“想谈就坐下!不想谈只管对我下手,不过下手之前最好想想你在外面的那些弟兄。”

    周霸天愣了一会儿,居然在胡小天的目光下屈服了,缓缓坐了下去,低声道:“你想怎样?”

    胡小天整理了一下衣服,轻声道:“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为什么你要躲在青云狱?你明明可以离开这里远走高飞。”

    周霸天一双大手放在桌面上,浓眉拧在一起,思索了一会儿方才道:“我奉命前往天狼山剿匪,可没想到被人陷害,途遭遇伏击,我手下的弟兄伤亡惨重,去了二百人,最后只有十几个逃了出来。”

    胡小天道:“你担心遭到军法处置?”

    周霸天摇了摇头道:“我不怕死,可不能这么窝窝囊囊得死去,我必须要查清究竟是谁在背后害我。”

    “所以你留在了青云。”

    周霸天道:“害我的人以为我死了,我想来想去,只有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胡小天点了点头,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的地方,很多时候的确如此,陷害周霸天的人应该不会想到他居然老老实实地蹲在青云狱。

    胡小天道:“为什么不去西州,当面向李大人禀明这件事。“

    周霸天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显然问到了他的痛处。

    胡小天道:“我今日看到青云桥断,循着通济河上行,又发现通济河的上游有人留下筑坝的痕迹,方才知道这青云桥并非是山洪冲断,而是有人故意损毁。”

    周霸天道:“青云桥是这边通往东边的最短途径,损毁之后,通常商队会选择一路向南,在红谷县境内通过永济桥。”

    胡小天道:“是不是马匪所为?他们想在途打劫商队?”

    周霸天道:“自从桥断之后,这条路上还从未发生过一起抢劫事件。”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低声道:“难道时机未到?”

    周霸天不无欣赏地望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的头脑极其聪颖,从自己的寥寥几句话之迅速把握住了事情的关键,周霸天道:“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知道,这青云桥断得蹊跷,用不了几日必然有大事发生。”

    胡小天沉默了下去。

    周霸天道:“你刚刚上任,倘若在青云县的范围内发生了一起惊天大案,只怕你也保不住头顶的乌纱。”

    胡小天听出周霸天在对自己发动心理攻势,淡淡笑道:“大不了我回去继续当我的老百姓,有什么好怕。”

    周霸天哈哈笑道:“那也要看怎样的案,如果案情重大,不仅仅是保不住官职那么简单,只怕连你项上人头也要落地!”

    胡小天内心一沉,他知道周霸天并非危言耸听,在大康历史之上不乏这样的先例,他低声道:“你藏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件事?”

    周霸天道:“我必杀阎魁!”他双拳紧握,手臂上虬结的肌肉轮廓分明,神态威猛犹如天神一般。阎魁正是天狼山的马匪头领,正是此人的埋伏害得周霸天损失了百余名弟兄。

    胡小天道:“杀掉阎魁,剿灭天狼山的马匪肯定是大功一件。”

    周霸天向前凑近了一些:“我不要功劳,我要得是阎魁的性命,你若愿意,功劳全都归你。”经历了几次彼此的试探,周霸天终于主动向胡小天提出合作。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双倍还剩最后一天半,大家点点票仓,还有月票的别留了!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