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十七章【下黑手】(上)
    胡小天回到福来客栈方才记起,原本答应了客栈老板苏广聚去看房,可因为一天都在外面居然将这件事给忘了,等见到梁大壮才知道他下午跟着苏广聚已经去过了,房就在附近的三德巷,正如苏广聚所言方方面面的条件都很不错。房主开价二十两金,听说是新任县丞大人要买,他主动将价钱降低到十八两。

    胡小天让梁大壮代为决定这件事,至于那二两的人情就不必要了,因为他的身份所限,不想别人说他仗势欺人。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梁大壮备好马车,载着胡小天来到县衙,据说今晚负责做菜的全都是从鸿雁楼请来的厨,鸿雁楼是青云县最有名的酒楼,平日县衙有什么重大活动,接待重要客人,要么就来鸿雁楼,要么就从鸿雁楼请厨过去。经过鸿雁楼的时候,胡小天特地留意了一下,果然看到门前停了不少的车马,其一辆车内下来了一位熟人,却是万家老爷万伯平,看来随着他二儿万廷盛病情渐趋稳定,万伯平的心情也开始转好,居然外出吃饭了,因为有事在身,胡小天没有过去跟他打招呼,盯住梁大壮尽快通过。

    马车绕行到县衙后门,发现后门也停了不少的车马,青云属于下县,胥吏薪水微薄,能有车马已经不容易,哪还谈得上豪华,即便是主簿郭守光他的马车车厢也是非常陈旧,车帘上还补了几块补丁。跟胡小天购置的这辆新马车摆在一起。顿显寒酸。

    郭守光在青云县衙内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大小活动的组织。各个部门的疏通,乃至上下级的指令传递都能见到他的身影。

    胡小天这边下了马车,郭守光就迎了上来,拱手笑道:“胡大人,您可来晚喽,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胡小天笑道:“这让本官真是诚惶诚恐了,何必如此客气?”

    郭守光道:“大人是今晚的主宾啊!”

    “是吗?哈哈哈哈哈!”这货笑得有点得意忘形。

    跟随郭守光来到后花园内,却见花园的凉亭内摆了一张桌。有资格坐在这里的是县令、县丞、县尉、主簿外加各房典曹,至于其他的跟班捕头都另外安排两桌,距离凉亭有十多丈的距离。

    郭守光引着胡小天来到凉亭内,县令许清廉端坐首席纹丝不动,他不动,其余那帮胥吏也都没有起身,许清廉道:“胡大人来了。快请坐!”

    众人都说胡大人请坐。

    胡小天发现给他留得位置并不在许清廉身边,而是在许清廉对面,不对啊!按理说老是青云县的二把手,又是今晚的主宾,你许清廉应当安排我在你的左手座位啊。虽说是圆桌,你许清廉坐的地方是首位。我跟你对面岂不是末位,我曰,这老许有点不厚道啊,跟我玩心眼儿,想在这么多同僚面前踩我?我靠!赤/裸裸的下马威啊!看来今天是一场鸿门宴。

    胡小天还不至于因为一个位置排序就当场翻脸。笑眯眯在空位上坐下,再看酒桌之上。菜也算得上丰盛,不过酒菜全都动过了,还以为这帮人会等自己,搞了半天人家早就开始了,这帮孙也忒没礼貌了,一点待客之道都不懂得。

    这边胡小天刚刚坐下,县令许清廉就道:“胡大人来晚了,按例罚酒三杯!”

    胡小天笑道:“不好意思,路上堵车。”一个在现代司空见惯的理由,在这种时代何其的苍白无力。青云县道路虽然不宽,可整个县城内跑着的马车就找不出几辆,堵车?鬼才相信。

    筷还没动,三大杯酒就端到了胡小天的面前,货真价实的三大杯,确切地说不是杯,应该叫茶盅,一盅得有二两多。胡小天一看就明白了,这摆明了是坑我,许清廉这只老狐狸是想在所有同僚面前挫一挫他的威风,煞一煞他的锐气,顺便让所有人知道,他才是青云当之无愧的老大。

    胡小天心暗骂,整我啊!这三大杯灌下去,真要将老给灌翻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真想出我洋相?胡小天笑眯眯道:“我酒量不行,过去从不饮酒。”

    许清廉笑道:“凡事都得讲个规矩,酒场如官场,规矩不能乱。”这句话分明带着敲打胡小天的意思。

    胡小天望着这有眼不识泰山的老家伙恨不能抓起一杯酒泼在他的脸上,可想起临行前老爹的嘱咐,这身份还是别轻易暴露的好,于是退而求其次道:“还是一杯吧,许大人不想我当场醉倒吧?”

    许清廉道:“不醉无归,今天你是主宾,只有你喝好了大家才能高兴。”

    胡小天嘿嘿冷笑,我要是喝翻了你们这帮孙更高兴,喝就喝,三杯酒,以为当真能把我给难住,于是胡小天端起酒杯咕嘟咕嘟灌了下去,他也是最近才发现自己的酒量非同一般,要说他喝酒的本事还是经结拜大哥史学东启蒙发现的,要说这史学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腹黑的很,酒色财气四样坏毛病,经他启蒙自己的就有两样,酒是一样,色方面更是送给了自己三件宝物,采/花图、春/宫图、三鞭丸。表面上看是对自己兄弟情深,可这货是惦记着自己在燕云楼痛殴他的深仇大恨,变着法的腐化自己。不过凡事皆有两面性,如果不是史学东的那幅采/花图,自己也不会这么顺利和梁大壮劫后重逢,找回自己的官印书。如果不是这厮在长亭灌了自己三碗酒,自己也不知道原来拥有那么好的酒量。

    胡小天这边喝完了一杯,那边主簿郭守光凑了过来,及时给他端起第二杯,胡小天心暗骂,谁家裤带没扎紧,把你这个丑陋的东西露出来了,靠!跟着许清廉一起坑我,回头老再跟你算账。

    许清廉使了个眼色,众人齐声喝彩,这是要制造声势,让胡小天骑虎难下。事到如今胡小天也不能让这帮人看轻,反正酒量在,怕他们作甚,于是一口气连干了三杯。

    这三杯酒喝完,现场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许清廉端起面前的酒杯道:“胡大人海量,老夫代表青云县的各位同僚欢迎胡大人到来,老夫先干为敬。”

    胡小天还没来得及阻止,这货已经先把那杯酒给喝了,这摆明了是要坑胡小天的架势,胡小天连一口菜都没吃呢。那边郭守光已经将胡小天的酒杯给斟满了,这帮人之前就已经达成了默契,先罚三杯,然后大家轮番上场,今天晚上一定要让胡小天醉倒当场,出尽洋相。

    胡小天点了点头,也没拒绝,跟许清廉喝了两杯,笑眯眯坐下,拿起筷吃了口菜,还没等他缓过劲来,郭守光又端起酒杯来:“胡大人,下官敬您两杯。”

    胡小天嘿嘿笑道:“郭大人,咱们等会儿再喝,我尿急!”

    一群人听胡小天如此说都哈哈笑了起来,胡小天起身如厕,原本想趁机松口气,可郭守光如影相随地跟了上来,笑道:“胡大人,天黑路滑,还是我陪您去。”他可不是关心胡小天,而是担心胡小天趁机逃了。

    胡小天咧嘴笑道:“最好不过。”他脚步轻浮,走路踉踉跄跄,明显喝多的样。

    身后有人窃窃私语道:“胡大人好像喝多了……”

    郭守光搀着胡小天来到茅房前,低声向胡小天道:“胡大人,到了!”

    胡小天应了一声,很礼貌地做了个手势:“郭大人请!”

    郭守光道:“还是大人先请!”两人先后进入了茅房,胡小天撩起长袍,发现郭守光看着自己,笑着提醒道:“郭大人,你自己也有,不必如此关注我家宝贝。”

    郭守光哈哈大笑,赶紧把头扭过去,这货道:“胡大人,回头我得好好敬您三大杯,你可不能不给我面哦!”

    胡小天原本就看他不顺眼,听到他这么说,分明是要落井下石把自己灌趴下的架势,如果说胡小天对许清廉这位顶头上司还有些许顾忌,对郭守光这个下级官吏压根就是正眼都不看他,想想这种小人都敢狐假虎威,招惹自己,不由得怒由心生,妈滴个X,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今儿不给你老小点厉害尝尝,你丫不知道我的厉害,给你面?还他妈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当下抬脚照着郭守光的屁股就是一下。

    郭守光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位新任县丞居然敢对自己下手,猝不及防被胡小天一脚踹到在地,身体失去平衡一下就扑倒在尿池里面了。

    郭守光反应也算敏捷,张口叫道:“来人啊……”话没说完,感觉一只大脚迎面而来,胡小天一脚踹在他面门之上,咬牙切齿道:“那么喜欢喝,你丫就喝个饱!”

    郭守光惨叫道:“我要告……”

    “可有人证,可有物证?哈哈哈……”胡小天得意洋洋,官大一级压死人,老虐得就是你,然后一转身走出茅房,大声叫道:“快来人啊,郭大人掉进去了……”

    一干衙役率先反应了过来,将郭守光从里面揪了出来,郭守光狼狈不堪,欲哭无泪,他就算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为什么胡小天会突然下黑手,难道这厮就不怕自己告他?他眼就没王法了吗?郭守光气得都哆嗦了起来,颤声道:“是他把我推下去了……”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