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十三更【公堂发威】(下)
    “说得好!”胡小天的目光落在公案上的四个签筒上,这四个签筒外分别写着执、法、严、明,四个大字,执字筒放着的是捉人的签字,等同于现代社会的逮捕证,其余三个签筒内分别放着红白黑三种签,每支签一尺长度,白签一支代表一板,黑色一支代表五板,红色一支代表十板,根据量刑轻重分别选取不同颜色和数量的签。

    胡小天抓了两支黑签扔了出去,然后道:“将万廷昌……”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

    万廷昌内心咯噔一下,我靠,玩出火了,这厮当真翻脸要跟自己玩真的?不对啊,他怎么敢不给我们万家面?

    胡小天针对得却不是万廷昌,指了指他身边两名家丁道:“……左右两人给我拖出去,各打五板!见到本官居然不跪,再有下次,定斩不饶!”好嘛,说得顺口,连定斩不饶都出来了。

    所有人都愣了,我靠,这新任县丞大人太牛气了,简直是小母牛翻跟头,牛那啥朝天了,下次见到他不敬都要砍人家头了,这谱儿可非同寻常,即便是县令大人也不敢轻易说这样的大话。

    万廷昌本来被吓了一大跳,以为新任县丞翻脸要打他板,后来才明白是要打他的家丁,打心底松了口气,可随即这货又回过味来,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两名家丁是跟他一起出来的,打了他们根本就是不给自己面。

    两边衙役面面相觑,谁都知道这是万府的家丁,谁都知道万家的背景。

    胡小天看到衙役们都不动手,心不由得有些着恼,怒道:“难道要本官亲自动手不成?”

    慕容飞烟道:“无需大人动手,卑职愿意代劳。”

    梁大壮也跟着挺身而出:“大人,我来!”这货自打从事家丁这一行当开始就没有今天这么威风煞气过。本来觉得跟少爷来到边陲小城当个跟班等若流放,可渐渐发现真正出来之后。处境也没有想象那么坏,甚至比过去逍遥了许多,自在了许多。

    胡小天摆了摆手,目光盯住那帮衙役,手指两名负责打板的衙役道:“你们给我打!”

    两名衙役吓得面无人色:“大……大人……”

    胡小天看到两人吓成这个样,不由得勃然大怒,惊堂木一拍:“真是废物。李二王三何在!”他也就记住了在县衙门口看大门的两名门的名字。

    李二王三其实也在大堂之上,听到胡小天叫他们,赶紧出列,躬身行礼道:“大人!”

    胡小天道:“从今日起你们和他们两人的职责对换,他们去守门,你们俩负责打板!”

    李二和王三喜形于色。要知道在衙门之打板绝对是个肥缺,和顶着风吹日晒负责守门的门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俩货做梦都想得到这个差事,想不到新来的县丞大人一来到就帮他们实现了,要说这俩货也有点缺心眼儿,县丞毕竟是青云县的二把手,上头还有县令许清廉呢。两人被从天而降的肥差冲昏了头脑。果然冲了上去,将两名家丁摁倒在地,扒下裤,扬起抄起板就打。

    打板是有学问的,真正的高手可以将板打得啪啪响,犯人皮肉无恙。据说他们从打豆腐练起,用小板打一方豆腐,只有响声不见打破。等打完之后豆腐还是四四方方一块,可里面早已稀巴烂。

    李二和王三显然没有经过这方面的训练,十大板结结实实分摊在两名家丁的屁股上,打得这俩货哀嚎不止,口直叫少爷。

    万廷昌没想到胡小天说打就打,一时间居然被他的气势给震住,等他回过神来。板已经打完了。他气得大声理论道:“大人,我这两名家丁所犯何罪?你因何不问案情上来就打?”

    胡小天微笑道:“他们之所以敢藐视公堂全因你管教不善,你管不好自家的奴才,本官当然要代你好好管管。”心暗自冷笑。你丫是秀才可以不跪,你的两名家丁可不是秀才,老打得光明正大,打得理所当然。

    万廷昌这会儿已经意识到眼前的这个胡大人很不好对付,心暗忖,等我回去将今日之事告诉我爹爹,让他出面找你问罪。不过胡小天打他的家丁也算是师出有名,毕竟他的两名家丁在公堂之上没有行跪拜之礼,按照大康的律例的确该罚。万廷昌想起自己前来的主要目的,他再度拱了拱手道:“大人,学生这儿有诉状一封,还请大人过目。”

    胡小天心暗骂,现在才拿状纸出来,你万廷昌以为衙门是你自家开得,还真是嚣张啊。他使了个眼色,慕容飞烟走了下去从万廷昌手接过状纸。

    万廷昌虽然看不清胡小天,可慕容飞烟走近之后,他顿时觉得这名捕快有些眼熟,再一想,此人分明就是那个江湖郎的同伴,回想起刚刚新任县丞的声音,这厮从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哎呀呀,我好糊涂啊,竟然没有认出这端坐大堂之人竟然是跑到我家里坑蒙拐骗的江湖郎,此人好大的胆,居然敢跑到衙门里冒充起县丞来了,万廷昌第一个念头就觉得胡小天是假冒县丞。为了看清楚胡小天的样貌,他不由自主向前走了一步,慕容飞烟怒叱道:“大胆刁民,给我退下!”

    万廷昌心暗暗叫苦,他已经能够确定眼前的这位新任县丞就是给他兄弟治病的江湖郎,脑里顿时乱成了一团,后脊梁骨一股凉气嗖嗖往上蹿升。

    状纸实在是太长,胡小天扯着状纸上上下下浏览了一遍,无非是把责任全都推到柳阔海的身上,胡小天将状纸放在一边,揉了揉眼睛道:“我靠,字怎么写这么小?苍蝇似的,这是要考校本官的眼力吗?”然后向万廷昌道:“万廷昌,我且问你,柳阔海当时可曾对你出手?”

    万廷昌摇了摇头道:“没有,他打了我家的家丁,撞坏我家大门。”

    胡小天道:“既然如此,你先退下,等我需要你作证你再上来!”

    万廷昌此时已经被胡小天的身份变化给弄懵了头脑,听胡小天这样说,居然没有据理力争,老老实实退了下去,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这江湖郎怎么就突然变成青云县丞了呢?不是他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化实在太快。

    看到胡小天并没有难为万廷昌的意思,郭守光也从心底松了口气,真要是胡小天当场翻脸,给万廷昌一个教训,他也不能完全脱开干系,毕竟县令许清廉将这边的事情委托给了他,原本是他们设计给胡小天一个软钉碰,却想不到胡小天如此强势,下车伊始就锋芒毕露,这事儿必须要尽快通报给县令大人。

    万廷昌退下之后,两名家丁老老实实跪在原告石上,刚刚挨了五大板,两人的气焰顿时被打了个干干净净,再加上主人都不在了,这俩奴才也没有了傲慢的资本,耷拉着脑袋哭丧着脸,如同秋后霜打的茄。

    胡小天道:“你们两个仔仔细细看清楚了,昨天清晨是不是他打了你们,是不是他跑到万家上门闹事?”

    两名家丁朝柳阔海看了一眼,然后同时点了点头,齐声道:“大人明鉴,就是此人前来万府闹事,我们好言好语劝他离开,他非但不听还对我们大打出手。”

    柳阔海道:“你们打伤我爹,我自然要找你们算账。”

    胡小天怒道:“混账,我让你说话了?”

    柳阔海被胡小天骂了一句,心里很是不服气,可他多少也看出来了,至少到目前为止胡小天都是在针对万廷昌,针对万廷昌那就是向着自己,柳阔海赶紧闭上了嘴巴。

    其一名家丁道:“大人,这柳阔海是一派胡言,他父亲是回春堂的掌柜,被我家老爷请来府上看病,可是他非但无法治好我们二少爷的病,反而信口胡说,搞得老爷好不伤心,我家老爷一向与人为善,并没有深责,只是将他请出府去,是他自己不小心扭伤了足踝,想不到居然赖上了我们。”

    另外一名家丁道:“大人,他们父两人根本是想勒索万家的钱财。”

    胡小天道:“万家二公得的究竟是什么病?”

    一名家丁道:“启禀大人,我家二公前夜不慎酒后摔倒,头撞在了地上,所以才昏迷不醒。”

    胡小天道:“你们两个谁先发现的?”

    两名家丁分别指向对方道:“他……”说完之后,才意识到县丞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胡小天扬起惊堂木狠狠拍了一下,怒道:“究竟是哪一个?”其实从两名家丁一进来,他就已经认出,这两人正是多次前往西厢探察万廷盛伤情的家丁,既然两人撞到了自己的枪口之上,只能怪他们倒霉,今儿必然要将万廷盛受伤之事,查他个水落石出。

    第二更送上,希望大家多多订阅,最好设置自动订阅!您的订阅是章鱼写作的动力之源!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