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五十章【大忽悠】(上)
    万伯平惊声道:“什么事?”

    胡小天道:“我看到三少奶奶孀居的院落之上黑云笼罩,怨气冲天,有冤魂萦绕院落,聚拢其上,经久不散。”

    万伯平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压低声音道:“你是说,她乃是这一切祸事的根源?”胡小天绝不是第一个说乐瑶不祥的人。

    胡小天心暗骂,你这老狗倒是挺会把责任推给人家,乐瑶何其无辜,被你们父三人骚扰,被你们万家上上下下欺负,到现在还想把所有责任都栽倒她的头上。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以我来看,那冤魂生前乃是一个男,之所以萦绕不散,似乎有什么心愿未了。”

    万伯平额头见汗,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去世不久的小儿,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在小儿死后,他觊觎儿媳的美色,始终想据为己有,可惜儿媳性情刚烈,以死抗争,所以他至今仍未得逞,难道真让胡小天说了,他小儿冤魂不散,看到他们的所作所为,所以报复家里。

    胡小天道:“二公昨晚因何受伤,还望员外实情相告。”

    万伯平到现在这种时候,对二儿受伤的事情仍然闪烁其词,只是叹了口气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胡小天道:“劳烦万员外将我的三百金取来!”

    万伯平微微一怔:“胡先生这是何意?”

    胡小天道:“没什么意思,你儿的病我已经给治了,魂我也帮忙招了,钱是我该拿的,从此咱们一拍两散,再无瓜葛。”

    万伯平慌忙道:“胡先生莫急,深更半夜,岂能说走就走。”

    胡小天冷笑道:“万员外该不是想赖账吧?”他对眼前的这个奸商是一点都信不过。

    万伯平苦笑道:“胡先生误会了,您救了我儿的性命。别说是三百金,就算是再多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到底是生意人,大话都不轻易说,多多少?一两也是多,万伯平说话滴水不漏,生怕被胡小天钻了漏。

    胡小天道:“我也不是在乎钱的人,只是我做事从来都喜欢直来直去。万员外既然对我遮遮掩掩,不肯实情相告,我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万伯平叹了口气道:“胡先生,不是万某不肯说,而是这件事实在是羞于出口啊。”他犹豫是不是说出这件事的真相。

    胡小天打了个哈欠道:“困了,今晚暂时住在这里。明儿一早再走。”

    所有人散去之后,胡小天就在青竹园内休息,这厮本想脱衣就寝,却看到月光下慕容飞烟站在外面独自一人守护着院落。胡小天心一阵感动,从京城一路走来,如果没有慕容飞烟相伴,只怕自己根本走不到这里。

    他取了自己的外袍。蹑手蹑脚来到外面,本想给慕容飞烟披在肩头,可没等他靠近,慕容飞烟已经转过身来,柳眉倒竖道:“干什么?”

    胡小天道:“没想干什么,就是怕你冷,想帮你披件衣服。”

    慕容飞烟笑了起来,宛如春风般醉人:“傻啊你。现在是夏天!”

    胡小天道:“表达关心不分季节。”

    慕容飞烟道:“要穿你自己穿,我害怕捂出痱来。”

    胡小天看了看周围,确信无人监听,方才低声道:“飞烟啊,咱们有钱了!”这厮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脸上写满了扬眉吐气。

    慕容飞烟揶揄他道:“这钱赚得可真不容易,又是当医生。又是当神棍,上蹿下跳,装神弄鬼,居然还真有人上当。赚这种昧心钱,你不怕遭报应?”

    胡小天嘿嘿笑道:“万家为富不仁,横行霸道,我这是替天行道,杀富济贫!”

    慕容飞烟提醒他道:“万家的钱只怕也没那么好拿。”

    胡小天道:“别人拿不得,我偏偏拿的,我救了他儿的性命,区区三百金就想把我打发了,咱们在青云未来的吃喝用度,都要从他们这里出。”

    慕容飞烟虽然感觉到胡小天的手段不够光明,可她对万家也没什么好感,胡小天真要整万家,她也不反对,慕容飞烟低声道:“你想怎么干?”

    胡小天道:“万廷盛因何受伤?他们一家人全都遮遮掩掩,这其必有猫腻,你说咱们要是查出了这其的秘密……嘿嘿……”

    慕容飞烟道:“从何查起……”说到这里她忽然停了下来,拉着胡小天去一旁的花坛后方躲起。

    胡小天的耳力当然和慕容飞烟无法相提并论,等了一会儿,果然见到一名家丁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那家丁显得有些不安四下张望,借着月光,胡小天认出,这名家丁正是慕容飞烟刚刚指给他看的两人之一。

    那家丁看到四下无人,蹑手蹑脚向万廷盛所在的房间走去。

    胡小天从暗处站起身来,咳嗽了一声道:“什么人?”

    那家丁吓了一跳,转身看到是胡小天,慌忙躬身行礼道:“胡先生,小的郭彪奉大少爷之名特地来询问二少爷的病情有无好转。”

    胡小天上下打量了这家丁一眼,万庆显得有些不安,目光始终不敢和胡小天对视。胡小天道:“难得你们大少爷关心他兄弟,你会去告诉他,二少爷已经睡了,让他不要派人打扰。”

    万庆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等他走后,慕容飞烟从暗处走了出来,和胡小天并肩望着万庆的背影,充满怀疑道:“这个家丁很不对头,晚上已经过来了多次。“

    胡小天道:“万家的事情还真是雾里看花,万廷盛的伤可不是跌倒摔出来的。”

    慕容飞烟道:“你是说有人对万廷盛下了辣手?”

    胡小天笑眯眯道:“你是捕快啊,在这方面你才是内行。”

    慕容飞烟道:“你想查此案?”

    胡小天道:“查!是一定要查,可咱们也不能白白出力。”

    慕容飞烟看到他一脸奸诈的表情,心似有所悟,低声道:“你是想借着查案再狠敲万伯平一记?”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在你心底难道我始终都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反面人物?”

    慕容飞烟道:“盗亦有道,做人还是有些原则的好。”

    胡小天道:“对待为富不仁者我从不讲原则,只讲手段!”

    胡小天这一夜睡得四平八稳,清晨一觉醒来,推开窗户却见外面旭日东升,霞光万道,将一切景物蒙上了一层金黄的色彩,窗外柳条儿随着晨风静静飘荡,早醒的蝉儿已经不安分地叫了起来。

    慕容飞烟静静坐在院落之,竟然一夜未眠。

    胡小天伸了个懒腰走了出去,他出门的时候,梁大壮刚巧也打着哈欠出门,万廷盛这一夜倒也安稳无事,胡小天先去床边探望了万廷盛,检查了一下他的情况,确信并无异常,这才放心。

    万长春也一直候在外面,听到动静赶紧走了过来,胡小天洗漱之后,安排万廷盛的老婆丫鬟来床边照顾,又教给她们一些基本的护理方法。

    万府上上下下全都牵挂着万廷盛的安危,万伯平夫妇也一早就过来了,他们还让家丁给胡小天带来了三百两金。以万伯平的吝啬性情,让他付出那么一大笔酬金着实肉疼不已,可胡小天的医术和招魂术已经让万伯平深深信服,更何况胡小天还抛出了一个他们万家风水不好的诱饵,万伯平现在对胡小天处处陪着小心,想求胡小天帮忙看看风水,可胡小天推三阻四,始终没有吐口答应。其实他哪会看风水,根本是想胡诌八道骗点金花花,顺便再保护一下可怜的小寡/妇乐瑶。

    胡小天让梁大壮拿了金,对于自己应得的酬金,他甚至懒得客气一句。

    万伯平本想挽留胡小天吃完早饭再走,可胡小天根本没有留下的意思,坚持离开。万伯平从未像今天这般客气过,亲自将胡小天送到大门口,聊着聊着又将话题引到他家风水之上。

    胡小天向万伯平道:“万员外,风水之事马虎不得,我昨天只是看了看万府的概貌,虽然看出万府风水不好,可如何破局还需要我回去细细思量。”

    万伯平看他说得认真,于是信了几分,毕恭毕敬道:“胡先生,可有什么话要交代的?”

    胡小天停下脚步道:“有两件事你必须要记住!“

    万伯平一副悉心受教的样:“万某洗耳恭听。”

    “二公颅内的血肿虽然被我取出,可想要恢复如初还需时日,护理二公身边之人必须精挑细选,二公恢复进食之后,他的一切饮食必须要严格把关。”

    万伯平点了点头。

    胡小天道:“二公头部的伤势绝不是摔伤,而是被人重击所致。”

    万伯平被胡小天当场道破这件事,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他咳嗽了一声,想解释什么,胡小天举起手来制止他道:“无需多说,你的家事我没兴趣过问。你需要记住的第二件事就是三少奶奶孀居的宅院。”

    万伯平心一惊:“怎么?”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