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十八章 【开颅】(下)
    万伯平其实也往这边想过,此时心头已经忍不住打起了冷颤,他强装镇定道:“其实我万家一直人丁兴旺……”

    胡小天道:“你小儿子刚刚去世,二儿子又遭此不测,如果不是遇到我,只怕也已经死了,这也叫人丁兴旺?”

    “啊,这……”万伯平顿时语塞,虽然嫌胡小天说话太不吉利,可又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全都是事实。

    胡小天道:“我刚刚看这池塘煞气冲天,这其中必有冤魂。”

    万伯平道:“我这池塘中从未有人死过,怎么可能会有冤魂?”

    此时远处忽然听到两名家丁叫道:“找到了,找到了……黑炭淹死在池塘里了!”世上的事情往往就是那么巧合,胡小天昨天淹死的那头獒犬,一直到现在才被发现,刚巧验证了他刚刚说说的话。

    万伯平望着两名家丁将獒犬的尸体拖上岸去,一时间如坠冰窟,感觉四肢都麻木了,连脚步都无力迈动。这年轻郎中怎么会如此厉害,他何以会知道我这池塘中有冤魂隐藏其中?难道我这府邸当真风水不对?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既然万员外不相信我,那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万伯平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道:“胡先生,你一定要帮我,需要多少银两,你只管开个价!”

    胡小天心说老狐狸居然给我降格了,金子变成了银子,其实他是冤枉人家了,银两只是个泛指,万伯平绝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

    胡小天道:“凡事不可操之过急,风水之事,咱们押后再说,当务之急,是召回二公子的魂魄。等他康复之后,咱们再谈价钱。”胡小天的阴险可见一斑,他采用层层推进的策略,让万伯平这只老狐狸越陷越深。现在就算找万伯平要钱,这老家伙也掏得心不甘情不愿,等他二儿子醒了,就是对自己医术的最好证明,到时候万家上下肯定会对自己敬若神明,再跟他聊风水,帮他消灾弥难,只怕这厮多少钱都不在乎。正所谓欲擒故纵,先扔出诱饵,老子不急着收钩。就等着你这条大鱼主动扑上来。

    黄昏时分,万廷盛仍然未醒,不过呼吸心跳仍在,也没有死去,万家人渐渐失去了耐心。这其中大公子万廷昌叫嚣得最为厉害,他口口声声说胡小天是个江湖骗子,提议将这厮扭送官府。

    当天万家安排胡小天在他指定的青竹园休息,这园子过去是万伯平下棋饮茶的地方,若非胡小天指定,他是不会安排给客人入住的。

    因为担心万家人对胡小天不利,慕容飞烟和梁大壮两人都不敢离去。寸步不离地守在胡小天身边,慕容飞烟已经做好了掩护他随时杀出去的准备。

    身处风波中心的胡小天却表现的淡定自若,点了一桌山珍海味,又叫了两壶好酒,让人送到后花园的水榭旁,舒舒服服大吃大喝。连梁大壮这个贪吃鬼这种时候都有些吃不下了。虽然眼前全都是诱人的食物,他看了看周围,小心翼翼地问道:“少爷,这人脑袋上开那么大一洞,难道还能活下去?”

    胡小天笑道:“不信我?那我帮你开个脑洞试试!”

    梁大壮吓得将脑袋一缩:“少爷。您还是直接把我脑袋砍了吧。”

    慕容飞烟远远坐在一边看着池塘,对满桌的美味佳肴一点兴趣都没有,今天全程跟进胡小天做脑科手术,几天的胃口都让胡小天给倒了,一丁点食欲都没有,想起血淋淋的一幕,她就想吐。

    胡小天端了盘芙蓉糕来到她的身边,用手轻轻碰了碰她的肩头。慕容飞烟黑长的睫毛闪动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不想吃!”

    胡小天知道慕容飞烟肯定是被手术过程恶心到了,他笑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活着一定要懂得珍惜。”

    慕容飞烟终于将目光落在他的脸上:“说说看,你到底打什么主意?”她总觉得胡小天不会平白无故主动登门为万廷盛治病。这件事肯定没那么简单,其中必有玄机。

    胡小天看了看周围道:“还能打什么主意,我们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慕容飞烟摇了摇头,她不认为缺什么。

    梁大壮跟过来道:“银子!”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虽然来青云当官,可俸禄却少得可怜,这世道,没钱是万万不行,更何况大壮还欠了环彩阁一千两。”

    梁大壮马上把脑袋耷拉了下来,说起这件事的确是他的错,可欠条上签得是胡小天的名字,现在欠钱的是少爷才对。

    胡小天道:“这笔帐不会那么算了,你们想想,如果有一天,环彩阁拿着欠条过来追债,我要是拿不出银子还给人家,岂不是大大的笑话?”

    慕容飞烟不禁莞尔,倘若被妓院追债,胡小天这张面皮只怕是挂不住了。听起来这个理由好像的确有些靠谱,可一看到胡小天狡黠的表情,慕容飞烟顿时又觉得这件事还是有那么点不对。她轻声道:“你要是治好了万廷盛,顺顺利利地拿到了金子,岂不是一切都解决了。”

    胡小天道:“一条人命,两百两金子,他们真把我当成是叫花子?”

    慕容飞烟道:“话不能这么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两百两金子也不少了。”她可没有胡小天那么贪心。

    胡小天道:“对别人来说不少,可对万家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飞烟,我跟你商量一事儿,今晚得辛苦你一下。”

    慕容飞烟道:“你说。”

    胡小天道:“我总觉得万家的气氛有些诡异,万廷盛到底是如何受伤,为何会伤得这么重,他们一概不提,全家上下讳莫如深,他脑子里的血肿我已经成功取出,醒来是早晚的事情,我只担心,有人不想他活过来。”

    慕容飞烟明白胡小天的意思,点了点头道:“说说你的想法。”

    胡小天道:“大壮今晚负责床前陪护,病情有任何变化马上汇报给我,你在暗处保护,若然有人胆敢加害万廷盛,你可以第一时间将这个人揪出来。”

    慕容飞烟道:“你干什么?”

    胡小天笑道:“我负责留在这里招魂!”

    慕容飞烟望着他将信将疑,认识胡小天这么久,过去怎么不知道他还有招魂的本事?

    胡小天道:“万廷盛一日不醒,咱们就一日拿不到钱,所以大家还是好好填饱肚子,打起精神,做好接下来的工作。”

    万伯平从儿子的房间出来,虽然儿子仍然未醒,可他睡得沉稳香甜,表情也安祥了许多。刚刚走出门外,大儿子万廷昌就迎了过来,低声道:“爹,廷盛怎样了?”

    万伯平道:“睡着了!”

    万廷昌道:“我听说今晚要由他们的人照顾廷盛,咱们自家人不能靠近?”

    万伯平点了点头道:“是!”

    万廷昌道:“爹,您难道就任由这姓胡的任意胡为?”任意胡为这四个字还真适合胡小天,他原本就姓胡啊。

    万伯平道:“至少廷盛现在还活着。”一句话就已经揭示了他的心理,其实在胡小天到来之前,万伯平已经要给二儿子准备后事了,青云县大大小小的郎中都已经断定,他儿子已经救不活了,胡小天治病的手段虽然奇怪,还敲烂了他儿子的脑袋,在脑袋上开了一个杯口大的窗口,可毕竟他儿子现在仍然活着,按照胡小天的话,只要他苏醒过来,应该没什么大碍。下午在池塘中找到獒犬的尸体,更证明了胡小天的正确。此人虽然年轻,可是很不简单啊。如果说一开始万伯平对胡小天是将信将疑,现在他对胡小天已经相信了八成,对所谓招魂的说法更是深信不疑。

    万廷昌道:“爹,这样折腾下去,廷盛只怕凶多吉少啊!”

    万伯平怒视他道:“混账东西,说什么混账话?你兄弟生死未卜,你不知为他祈福居然胡说八道,信口开河!”

    万廷昌吓得低下头去:“爹,我绝不是这个意思,廷盛是我的同胞兄弟,我对他的关心苍天可见。”

    万伯平听他这样说,神情稍缓,点了点头道:“这里是咱们家,这里是青云,谅他不敢做出非份之事,除非他不想活了!”

    万廷昌叹了口气,知道父亲已经相信了胡小天,自己很难改变他的决定。

    万伯平道:“昨天晚上,咱们家里走失了一名家丁一名丫鬟,我怀疑这件事和你二弟受伤有关,你马上差人去寻找他们的下落,务必要将这两名奴才给我抓回来!“

    “是!”

    夜幕降临,胡小天的招魂行动正式开始,打着招魂的幌子,这厮如同拿了尚方宝剑,先检查了一下万廷盛的状况,然后开始在万府内到处逛荡,从万伯平所住的宅院开始逐门逐户的溜达。万伯平也给予最大程度的配合,由管家万长春陪同,给胡小天行最大的方便。

    两更送上,求保底月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