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十六章【揭榜应征】(下)
    苏广聚和他邻里这些年,对他儿子的暴烈脾气是知道的,点了点头道:“放心吧,你要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胡小天来到前堂,笑眯眯道:“柳先生怎样了?”

    柳当归慌忙起身行礼:“多谢胡公子挂怀,已经不妨事了。”

    胡小天知道他脚崴到了,让他赶紧坐下,胡小天此来关心柳当归的伤情是假,想了解万府的事情是真。

    苏广聚给他倒了杯茶,胡小天趁机在一旁坐下,抿了口茶道:“那万家人为何这么不讲道理?还有天理王法吗?”

    一句话勾起了柳当归的伤心事,他叹了口气道:“不怪人家,要怪怪我,没那个本事,我就不该去登门问诊。”

    胡小天故作惊奇道:“万家有人生病了?”

    柳当归点了点头道:“万家二少爷万廷盛。”

    胡小天其实心知肚明,昨晚他狠狠给了万廷盛一闷棍,因为担心节外生枝,所以倾尽全力,那一棍打得可不轻,直到自己逃离万府的时候,那货都没有醒来。原本胡小天还担心出手太重,一棍将万廷盛给砸死了,现在看来万廷盛还活着。

    柳当归道:“万廷盛是外伤,据他家里人说,昨晚他从树上摔了下来,直到现在都人事不知。”

    胡小天心中暗笑:“树上摔下来?才怪!看来万家也是生怕丑闻暴露,所以才编了个谎言。”他缓缓放下茶盏道:“我看万家高门大院,仆妇众多,好像很有钱啊!”

    苏广聚道:“胡公子说得不错,万家是青云县首富,万家老爷叫万伯平,过去万家一直都和南越国做生意,也因此而发家,据说他的财富在西川也能够跻身前三,这些年青云县周围闹了马贼,被劫客商无数,可唯独万家的商队没有遭受什么太大的损失。”

    胡小天听出苏广聚话里有话,好像在暗示万家和马贼有勾结似的。

    苏广聚也没有继续往深里说,低声道:“后来他捐了一个员外,即便是青云的县太爷见到他也要礼让三分。”

    胡小天不屑笑道:“区区一个乡绅,怎么也大不过地方官吧。”

    柳当归道:“胡公子有所不知,这位万员外有个妹子嫁给了燮州太守杨道全,而青云又属于燮州治下,万员外当然不会将此地的地方官放在眼里。”

    胡小天喔了一声,看来这万员外还真是权倾一方,在青云县当地称得上一个货真价实的土皇帝,不过此人的人品倒是不敢恭维,昨天胡小天亲眼见到万家爷三个轮番前去滋扰小儿媳妇乐瑶,如果说他两个儿子厚颜无耻卑鄙下流倒还罢了,这万伯平身为公公居然能够做出调/戏儿媳妇的事情简直连猪狗都不如。

    胡小天道:“万家好像不止一个儿子吧?”

    苏广聚道:“万家一共有三个儿子,不过老三是个傻子,又是个痨病鬼,今年一月,万员外给老三万廷光娶了媳妇意在冲喜,可媳妇进门当天,他三儿子就死了,连洞房都未来得及入。”

    胡小天想起乐瑶心中越发怜惜起她的命运,照这么说万廷光连洞房都没入,那乐瑶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想到这里胡小天不由得喜形于色,话说连他自己都闹不清自己高兴什么?乐瑶即便是黄花闺女跟他好像也没啥关系。

    柳当归道:“冲喜之事从来都没什么根据,药到病除,哪有喜到病除的,万廷光死的时候我也去看过,他喝交杯酒的时候就咳个不停,可能是太过兴奋,还没有送回房内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苏广聚叹了口气道:“可怜了乐秀才的宝贝女儿。”

    柳当归道:“要说这乐家小姐也是个不祥之人,她的父母因她而死,因为无钱埋葬父母而卖身嫁入万家,刚刚进门,丈夫又死了,现如今万家二少爷又遇到了这种事。”

    胡小天笑道:“柳先生刚说不信冲喜之事,难道柳先生相信真有人是天生扫把星吗?”

    柳当归正想回答,忽听外面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道:“爹,您怎么了?”

    一名身高丈二的魁梧汉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十八九岁年纪,生得膀阔腰圆,穿着白色褡裢,深蓝色灯笼裤,露出两条肌肉虬结的臂膀,一路小跑来到客栈之中,落脚极重,踩得地面咚咚咚作响,来人正是柳当归的儿子柳阔海。

    柳当归道:“不妨事,就是脚不小心扭到了……”

    柳阔海扑通一声单膝跪了下去,双手扶住父亲的双腿道:“爹,哪只脚,您哪只脚伤了?”紧张之情溢于言表,看得出他极其孝顺。

    柳当归笑道:“没什么大事,只是不小心滑倒了,幸亏遇到你苏伯伯,还有这位胡公子,他们帮忙把我送回来了。”

    柳阔海连忙向两人致谢,因为苏广聚和胡小天从旁证明,柳阔海也没起疑心,背起父亲离开了福来客栈。

    柳家父子离开之后不久,胡小天一个人离开了福来客栈,方才走了几步,就看到慕容飞烟赶了过来,他笑道:“怎么?不放心我?”

    慕容飞烟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害怕你出门干坏事!”

    胡小天指了指前方,却见前方人群聚集,他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主儿,也走了过去,听到里面锣声响起,有人大声道:“各位听着,我家二少爷突染恶疾,人事不知,只要谁能治好我家少爷的病症,我家老爷重金答谢,黄金一百两!”

    当!又是一声锣声响起。

    胡小天虽然没看清里面的悬赏告示,可听到一百两黄金这手笔不可谓不大,放眼这青云县城内能够出手如此大方的只有万家了。

    那帮围观的老百姓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赏金诱人,可谁也没本事治好万家老二的病,听说从清晨到现在已经将青云县最高明的郎中全都请过去了,可一个个全都束手无策。万家已经派人前往西川各地聘请名医,只是这万廷盛的伤情很重,只怕是命在旦夕了,就算请得到高明的大夫,来到的时候可能也晚了,在青云城内悬赏求医也是无奈之举。

    胡小天望着那张悬赏告示,托着下颌若有所思。慕容飞烟看完告示,从一旁看着他,发现胡小天的目光始终盯在那一百两黄金上,知道这厮又见财起意了。

    胡小天对金钱素来看得不重,不过最近因为行李丢失,的确在经济上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困扰,幸亏环彩阁香琴借给他的五十两银子救急,当时还写下了一千两银子的欠条,如果能够得到一百两黄金,无疑他的经济状况将大大改善,因梁大壮所欠的一千两银子也不会成为任何问题。

    钱还在其次,自从胡小天从万府逃出,对乐瑶的事情就念念不忘,万廷盛是他一棒子打伤,自己走了,留下了那么大的一个烂摊子让这个可怜的女子如何收拾?

    胡小天思索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走上前去将那张悬赏的公告揭了下来。

    慕容飞烟虽然不知道其中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万家二少爷到底生了什么病,可她对胡小天的医术却深信不疑。自从认识他以来已经无数次亲眼见证了他的神奇医术,在慕容飞烟看来胡小天的医术已经推翻了她的认识,在她的记忆中从未有人像胡小天这样治过病,他将之成为手术。顾名思义,手上功夫。

    胡小天这边揭下悬赏公告,马上就有万府的家丁赶了过来,那家丁道:“你会看病?”胡小天实在是太过年轻,在多数人的印象中,真正高明的医生都是白胡子老头,在医术方面经验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胡小天道:“那得分什么病,必须要先看看病人再说。”

    那名家丁道:“只要你能治好我们二少爷的病,赏金绝不会少你的。”

    胡小天道:“赏金的事回头再说,你带我先去看看病人。”

    慕容飞烟心说昨天还说我多管闲事,今天你自己就开始多管闲事,跟胡小天一起前往万府的途中,她不忘提醒胡小天道:“别忘了你这次来青云的主要目的。”

    胡小天不禁笑了起来,慕容飞烟是在担心自己主次不分,提醒他是过来当官,不是做郎中的。他当然不会耽搁后日的上任之期,不过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解决一下。

    胡小天已经不是第一次经过万府,也不是第一次进入,可昨天是阴差阳错失足坠落,今天却是在万府家丁的引领下,堂而皇之的走入大门。

    万家的府邸气派非凡,走入万府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道照壁,照壁之上是一副松鹤延年的浮雕,绕过照壁看到后方刻着四个大字——积善之家。

    胡小天心中暗笑,这万家人还能要点脸吗?礼义廉耻他们连一样都挨不上,居然还厚着脸皮在这里刻上这四个大字,应该换成厚颜无耻才对。

    万府的管家万长青在一名家人的陪同下迎了过来,听说胡小天就是揭榜人,他明显有些不能置信,上下打量了胡小天一眼,低声道:“先生贵姓?”毕竟胡小天太过年轻,这样的年纪应该还没有出师呢。

    “免贵姓胡!”胡小天双手负在身后,昂首挺胸显得有些倨傲。

    万长青道:“敢问胡先生来自何方,师承何人?”

    胡小天有些不耐烦道:“你们是找人看病还是查户口?信得过我就带我去看病人,信不过,我现在就走。”对付这帮奴才不能假以辞色,对他们越客气,这帮人越是喜欢蹬鼻子上脸。

    第六更送上,求保底月票!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