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十四章【为富不仁】(下)
    乐瑶似乎被彩屏的这番话所感动,点了点头柔声道:“刚我让你找花房老张借得梯子是否放好了?”

    彩屏道:“嗯,已经让人放在东墙的木屋里面。”

    乐瑶道:“天黑了,咱们回去吃饭吧。”

    胡小天将主仆二人的这番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心中明白,乐瑶这番话分明是说给自己听的,东墙木屋里有梯子,呵呵,这小寡/妇还真是够情义,说到做到,果然为自己安排稳妥离开的途径,等到夜深人静,自己潜入木屋取出梯子,然后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爬上墙头,离开万家,胡小天越想越是得意,不过无论想得如何得意都得耐心等待,必须要等到夜深人静,方可展开行动。

    胡小天在池塘中又忍了近两个时辰,总算到了午夜时分,在等待的这段时间内,他发现护院每隔半个时辰就会来这里巡视一次。

    护院刚刚离开后花园,胡小天就蹑手蹑脚从池塘内爬了出去,在水中浸泡了这么半天,胡小天整个人又冷又乏,感觉身体都快麻痹了,这货强忍着身体的疲惫,向院子东墙角的木屋走去。

    来到木屋前方,轻轻用手指戳了一下房门,木屋发出吱的一声,静夜之中十分的明显,胡小天吃了一惊,慌忙向四周看了看,生怕被人察觉,月光如水将整个后花园映照得亮如白昼,却见一道黑影沿着九曲长桥,缓缓走了过来,胡小天心中一怔,想不到周围真有人在。他没敢进入木屋,来到一旁芭蕉树后藏身。

    那黑影越走越近,月光之下看得真切,那男子正是万家的二少爷万廷盛,胡小天心中暗忖,这厮深更半夜不在自己房内睡觉,来这里做什么?万廷盛来到木屋前停下脚步,他的目光望着东南角的园门,唇角露出招牌式的奸邪笑容,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块黑布,蒙在脸上,只剩下一双眼睛暴露在外。

    胡小天越发觉得这件事不对,他今天明明看到乐瑶主仆从这道门出入,如果他的判断没有出错,乐瑶就住在那里,万廷盛深夜来此,必然不怀好意,联想起今天彩屏和那名家丁的诡异举动,胡小天感觉到这件事大有文章。万廷盛蒙面之后走入园门,胡小天看了看木屋,梯子就靠在木屋内,只要取了梯子他就能顺利攀上围墙,从眼前的困境中解脱出来,可是联想起今天目睹的情况,想起乐瑶孤苦无助的模样,胡小天又有些于心不忍,可真要是留下来多管闲事,只怕今儿这麻烦又要惹大了。

    胡小天思来想去,咬了咬牙,准备狠心离去,可走了一步,脑海中却又浮现出乐瑶美得让人心碎的面孔,女人的美貌的确是威力巨大的武器,倘若乐瑶只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女子,想必胡小天不会表现得如此纠结,这货终于还是停下脚步,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蹑手蹑脚向万廷盛的方向跟去。

    刚刚进入院门就看到万廷盛停下脚步躲在院中的大水缸后,到底是做贼心虚,看来这货没有破门而入的胆子。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万廷盛显然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的背后还有人尾随,他躲在大水缸后学了两声猫叫,没过多久,就听到前方房门发出吱的声响,一道身影从房内走了出来。

    胡小天借着月光望去,从房内出来的人正是乐瑶的贴身丫鬟彩屏,彩屏出门后打了个哈欠,手中挽了一个包裹,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反手掩上房门,踩着小碎步匆匆向园门内走去。

    胡小天赶紧紧贴在墙壁上,看着彩屏从他的身边经过,径直向池塘那边去了。

    彩屏走远之后,万廷盛的身影重新从大水缸后显露出来,他径直向房门处走去。彩屏在刚才离去的时候,故意将房门虚掩。

    胡小天看到这里心中已经能够断定,彩屏这丫鬟居然真的将自家主人出卖,深更半夜,给万廷盛留门,绝对是策划好了。

    万廷盛蹑手蹑脚进了房间,这厮甚至连房门也没关,胡小天紧跟着来到后面,万廷盛一边搓手一边yin笑道:“小乖乖,我来了……”

    房间内隐约传来女子的呻吟声,胡小天心中一沉,又想到一种可能,难不成乐瑶和这厮有染,两人通过丫鬟商量好了深夜相聚,若是如此,自己岂不是多管闲事?

    室内灯光亮起,却是万廷盛点燃了桌上的油灯,胡小天为了谨慎起见,先将窗纸戳烂,从孔洞中向其中望去,却见万廷盛仍然黑衣蒙面,双目yin光灼灼盯在不远处的瑶床。

    小寡/妇乐瑶正躺在床上,秀发如云散乱堆积在雪白的被褥之上,胸前衣襟撤开了不少,露出大片雪白的粉肌,俏脸潮红,双目紧闭,嘴中不停梦呓道:“热……好热……”

    万廷盛发出一阵yin邪的冷笑,忙着解开自己的衣服。胡小天判断出乐瑶十有**被人下了迷药,想起今天彩屏拿走的那个小药瓶,对这丫鬟的所作所为越发感到齿冷。胡小天向来怜香惜玉,岂能眼睁睁看着一出辣手摧花的惨剧在自己面前上演。他想了想,如果就这样冲进去只怕惊动了万廷盛,于是捏着嗓子学了声猫叫,然后轻轻敲了敲房门。

    万廷盛刚刚将腰带解开,听到外面的动静还以为彩屏去而复返,不禁皱了皱眉头,转身过来开门,拉开房门,没等他看清外面是谁,一根手腕粗细的棍棒劈头盖脸砸在他的脑门之上,万廷盛吭都没吭,就四仰八叉地摔倒在了地上。

    胡小天这一棍用尽了全力,打完之后,才想起会不会打出人命,用手探了探万廷盛的鼻息,发现这厮还有气在,于是迅速来到乐瑶的身边,看到乐瑶俏脸绯红,艳若桃李的娇俏样子,也不禁怦然心动,胡小天虽然好色,可毕竟是有节操之人,趁火打劫的事情他轻易不干。

    伸手摸了摸乐瑶的额头,发现她肌肤的温度烫得吓人,乐瑶却被他的这一动作弄醒,美眸半睁半闭,嘤咛一声就扑入了他的怀里,胡小天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瞬间体内荷尔蒙指数暴涨,几乎把持不住自己,看到乐瑶双目迷离,意乱情迷的样子,胡小天强迫自己要镇定,将她从怀中推开,来到桌前拿了一瓶冷水,兜头盖脸浇在乐瑶的脸上。

    乐瑶被冷水一激,瞬间清醒了一些,啊!地尖叫了一声,借着灯光看到眼前的陌生男子,吓得就要大声呼救,胡小天一把将她的嘴巴给堵住,竖起食指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声张,乐瑶也认出了他,一双美眸惊得滚圆,心中想得是,难道今天自己掩护了一个采/花贼?

    胡小天低声道:“不要叫,我是特地过来救你的。”他指了指地上的万廷盛。

    乐瑶吓得气息急促,美好无限的胸膛起伏不停,如此装扮又如此模样,实在是诱惑到了极点。胡小天又道:“不要叫!”他将手掌从乐瑶的唇上移开,然后来到万廷盛身边。

    乐瑶从床上下来,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险些摔倒在地上,赶紧扶住桌子,这才没有倒下,胡小天起身过来搀住她的手臂,带她来到万廷盛身边,亲手揭开蒙在万廷盛脸上的黑布,乐瑶看到万廷盛的面目之时吓得嘴巴张得老大,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夜闯自己房间的黑衣蒙面贼是万家二少爷万廷盛,也就是她亡夫的二哥。

    乐瑶体内的药力还没有过去,胡小天搀着她来到院落之中,乐瑶来到水缸边缘,将螓首浸泡在清冷的水中,胡小天担心有人过来,赶紧来到院门处向周围看了看,还好此时夜深人静,并没有人留意到这边的动静,至于那个丫鬟彩屏,早已不知逃去了那里,从刚才的所见来看,她带了个包裹逃走,十有**是跟她的家丁男友私奔了。

    乐瑶抬起螓首,满头黑发水淋淋披散在刀削般的美肩之上,清丽无伦的俏脸之上分不清是水还是泪,月光如霜映照她的肌肤雪一样苍白,一双美眸充满凄楚哀怨地望着胡小天道:“你为何还不走?”

    胡小天道:“乐姑娘,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帮我遮掩行藏,我自然要帮你脱困,你不用怕,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乐瑶缓缓摇了摇头,此时她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走?又能走到哪里去?大不了我一死来保全自己的名节。”

    胡小天道:“看你年纪轻轻怎么头脑如此愚不可及,万家父子一个个狼子野心,觊觎你的美貌,什么卑劣手段都使得出来,你留在这里岂不是如同羊入虎口?”

    乐瑶咬了咬嘴唇道:“多谢你关心,我自信尚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胡小天心说还说大话呢,如果不是我今天凑巧遇到这一幕,你现在早已明珠蒙尘了,还谈什么保护自己,他压低声音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对乐瑶说了一遍,乐瑶听完神情更是黯然,她万万没有想到,一直被自己视为亲妹妹的贴身丫鬟彩屏会出卖自己。更想不到万家父子一个比一个卑鄙,万廷光尸骨为寒,他们父子就极尽卑鄙之能事,欺负自己一个弱女子,自己的命运为何如此凄苦。

    求月票,求订阅!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