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十三章【寡/妇门前】
    人群中不知哪个人呼喝了一声:“揍他!”十多名黑苗人气势汹汹地冲着胡小天冲了上去,要说胡小天也够冤枉的,一直抱着置身事外,作壁上观的态度,可无奈身边有慕容飞烟这样一位冲动的队友,没弄清形势就冲上去打抱不平,更郁闷的是慕容飞烟丢了个包袱给自己,明显把他拉下水的意思。眼前的形势下,胡小天根本无法置身事外,那帮黑苗人才不管他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认准了他是慕容飞烟的同伙,抽出腰间悬挂的**,气势汹汹地向他追赶过来。胡小天是慕容飞烟的同伙不假,但是他可没有破坏别人抢婚的意思,他知道解释也是没用,转身就跑,跑了两步发现那帮黑苗人非但不见减少,反而有增多的趋势,原因很容易就能找到,那黑苗红衣女郎如影相随,跟着他一起逃跑,所以他自然而然就成了众矢之的。远处慕容飞烟已经和几名黑苗人战在了一起,她低估了这帮黑苗人的战斗力,和对方五人战了个难舍难分,看情形一时半会是无法脱身出来为胡小天解困,胡小天唯有撒丫子快跑,黑苗女郎奔跑的速度丝毫不次于他,前方出现一条岔路口,胡小天心生一计,气喘吁吁向那黑苗女郎道:“你往左,我往右,咱们分开跑更容易逃脱一些。”他真正的用意是要摆脱这黑苗女郎,大家各奔东西。话一说完,转身就朝右边的街巷跑去,想不到却被黑苗女郎给一把拖住,她提醒道:“右边是一条死巷。”身后喊杀声越来越近,胡小天唯有听从她的指挥,跟着她一起向左侧巷内逃去,这条街巷虽然并不宽阔,可却是一个小小的菜市,有不少菜贩沿街摆摊设点,看到胡小天牵着一个黑苗族女郎的手从这边经过,那帮菜贩全都大声唾骂,更有甚者还有人用菜叶和鸡蛋向他们丢去,当地虽然民族混杂,但是彼此间并不通婚,胡小天和这黑苗女郎手挽手当街经行,已经犯了此地的大忌。事实上一直都是那黑苗族女郎牢牢牵住胡小天的手,面对周围菜贩的攻击,两人毫无反手之力,身上沾满菜叶蛋汁,胡小天更是成为了被重点打击的目标,单单是脑门上就挨了五颗鸡蛋,这货越跑越是郁闷,我招谁惹谁了?飞烟啊飞烟,你可怎能惹麻烦。那黑苗女郎对当地的地形极为熟悉,拉着胡小天东躲**,逃过那帮菜贩编制的火力网,连续穿过几条街巷,来到一处高墙旁,放开胡小天的手,腾空一跃就抓住了那足有两丈高度的围墙上缘,轻盈灵活地翻了上去,然后向胡小天招呼道:“喂,上来啊!”胡小天抬头一看,这围墙有三米多高,而且围墙之上光溜溜的没有着手之处,自己可没有那个本事跳上去,这货苦着脸摇了摇头,听着追杀声越来越近,那黑苗女郎道:“你跳起来,我抓你上来!”胡小天只能权且一试了,他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助跑了几步,腾空而起,黑苗女郎眼疾手快,稳稳抓住胡小天的手腕,竟然单臂将他的身躯给拎了起来,胡小天诧异于她惊人膂力的同时,赶紧借助她的力量攀上围墙。这边刚刚爬到墙上,就看到几十名黑苗人从一旁的巷道中匆匆追过。等到那帮人远去之后,胡小天方才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今天真是够倒霉的,怎么会摊上这无妄之灾,想想慕容飞烟还没有过来,不过她武功高强,就算无法将那帮黑苗人击败,自保应该没有任何问题。身边黑苗族女郎一脸笑意地望着胡小天,胡小天低声道:“咱们下去吧?”那黑苗女郎摇了摇头,小声道:“他们找不到人说不定会去而复返。”果然不出她所料,此时那帮黑苗族人失去了目标,又折返回来,听到有人说道:“不对,刚刚明明看到他们跑来这里,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大家在四处找找。”黑苗族女郎轻轻拍了拍胡小天的肩膀,贴近他耳旁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引开他们。”不等胡小天说话,她已经自围墙上站起身来,沿着尺许宽度的围墙向前方跑去,满身的银饰在奔跑中发出叮当不绝的声音,顿时吸引了那帮族人的注意,果然跟着她的身影追了过去。望着那黑苗族女郎越跑越远,胡小天心中暗叹,别的不说,单看她这围墙之上奔跑如履平地的本事就是一个武功高手,刚才她单臂就把自己给拎了上来,恐怕慕容飞烟也未必办得到,今天可真是惹了个**烦。胡小天正在想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低吼之声,转身望去,却见一只牛犊大小的獒犬不知何时出现在围墙脚下,胡小天看到它的时候,那獒犬后脚蹬地猛然腾空跳起,张开巨吻向他的臀部咬去。胡小天吓得魂飞魄散,一松手从围墙上掉落下去,摔倒在花丛之中,还好这花园内都是松软的泥土,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并没有受伤。獒犬扑了个空,马上掉头向地上的胡小天冲去,可胡小天身手也极其灵活,在最短的时间内从地上爬了起来,没命向前方逃去,这厮慌不择路,逃亡之中被树枝刮伤了多处,那獒犬越追越近。胡小天只觉得自己现在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正在欲哭无泪之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面池塘,这货想都不想,以一个标准的跳水动作,噗通一声义无反顾地跳进了池塘。胡小天入水之后马上听到另外的落水声传来,却是那只獒犬也跳了进来。胡小天暗叫不妙,再看那只獒犬游泳的速度居然不慢,标准的狗刨式迅速向他靠近。凑近胡小天的时候又张口向他咬来,胡小天眼疾手快,一把将獒犬的头颅给摁住,绕到獒犬的身后,死命勒住它的脖子,沉入池塘之中。如果在平地之上,他十有**对付不了这只凶猛的獒犬,可是在水中,双方都没有借力的地方,胡小天水性颇佳,那獒犬虽然凶猛,可是在水中战斗力减少了大半,原本想张嘴撕咬,可是一张嘴,池水就灌入喉中,在水底不敢张嘴,拼命挣扎,饶是如此依然无法挣脱开胡小天的束缚,随着时间的推移,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弱,最终被胡小天硬生生闷死在水中。闷杀了那条獒犬之后,胡小天也几累得精疲力竭,他本想爬上岸去,忽然听到岸上传来说话之声,慌忙躲在荷花丛中,正值盛夏,荷花繁茂,将这几亩地的池塘遮挡得严严实实,刚好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藏身之所。从荷叶的间隙向岸上望去,却见池塘边水榭之上出现了两位女子的身影,从两人的装扮上来看,应该是主仆,为首女子浑身素缟,身着重孝,她在水榭内坐了,一双美眸向池塘内望来,却见淡扫峨眉,瑶鼻星目,肌肤娇艳如春日之雪,顾盼之间,目光动人心魄,当真是倾国倾城之姿,沉鱼落雁之貌。胡小天心中暗叹,想不到青云小城之中居然藏有这么美丽绝伦的尤物,当真称得上是祸国殃民的级数,他躲在荷叶之中悄悄欣赏。目光集中在这美丽绝伦的女郎身上,全然忽略了她身边的青衣小婢。那女郎伸出纤美如兰花的手指,轻轻摘掉鬓角的白花,揉碎了花瓣,任凭花瓣随风吹落到池塘之中,望着池塘中飘零的花瓣,芳心中一股前所未有的惆怅袭来,轻声叹了口气,宛如春山的秀眉颦在了一处,一张俏脸美得如梦似幻。胡小天看得痴迷,这女子的姿容比起霍小如也春兰秋菊各擅其场,只是看她的装扮似乎有重孝在身,听她的叹息,心中应该充满了惆怅。一旁青衣婢女道:“小姐,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您还是要想开一些。”女郎轻轻点了点头,黯然道:“我的命好苦啊!”她的声音娇柔婉转,听在耳中,如同有人用一支柔软的羽毛撩拨你的内心,让人说不出的舒服受用。青衣婢女咬了咬樱唇,想要劝说两句,却又无从劝起,正在此时,看到远处有一人沿着九曲长桥走了过来,那人三十岁左右年纪,身材壮硕,身穿黑色武士服,头扎紫色英雄方巾,腰间悬着一柄长剑,方面大耳,仪表堂堂。看到他过来,那白衣女郎将俏脸转向远处,青衣婢女显得有些惶恐,慌忙施礼道:“奴婢彩屏见过大少爷。”那位大少爷根本没有理会她,目光望定了那白衣女郎,微笑道:“弟妹,出来纳凉啊!”白衣女郎这才转过身来,起身浅浅道了个万福道:“不知大哥前来,失礼之处还望恕罪,彩屏,咱们走!”她明显想要逃避这名大少爷,准备离去,却被那位大少爷拦住去路,一脸笑容道:“弟妹别急着走,彩屏,你先回去,我有句话想跟乐瑶单独说。”彩屏面露为难之色,她不想走,可又不敢得罪这位大少爷,最后还是那白衣女郎道:“彩屏,你去园外等我。”彩屏应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那位大少爷望着乐瑶美丽绝伦的俏脸,表情显得有些色授魂与,等到彩屏走后,他方才咳嗽了一声向前走近了一步道:“乐瑶!”乐瑶向后退了一步,咬了咬嘴唇道:“大伯,有什么指教?”这声大伯实际上是在给对方一个婉转的提醒。大少爷道:“乐瑶,我弟弟英年早丧,我们万家上下无不悲痛莫名,只是委屈了你。”原来这男子居然是万家大少爷。乐瑶轻声道:“是我没有那个福分,没什么好委屈的。”大少爷道:“乐瑶,我和我兄弟手足情深,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无论他在与不在,我都会好好照顾你。”胡小天听到这里差点没笑出声来,我曰,这老大伯也忒无耻了,看乐瑶的这身装扮显然还在服丧期间,你兄弟尸骨未寒,这边你就开始**起弟媳妇了,你丫还有节操吗?乐瑶目光始终垂向地面,声音无比冷静道:“大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乐瑶还能够照顾自己。”这分明是谢绝了对方的好意。大少爷明显有些心急,上前走了一步,一把抓住乐瑶的手腕,乐瑶用力挣脱开来,俏脸因为羞愤而变得通红,怒道:“大伯还请自重。”大少爷道:“乐瑶……”身后忽然又传来一阵咳嗽声,一名中年人走入后花园中,他年约五旬,身材魁梧健壮,穿着褐色金丝刺绣的员外服,走起路来虎虎生风,面色红润,颌下三缕轻髯,满脸正气,仪表威严。那位大少爷看到此人过来慌忙向后退了几步,诚惶诚恐地垂头叫道:“爹!”那中年人冷哼了一声,看了看他没好气道:“廷昌,你来这里做什么?”那叫廷昌的男子道:“爹,我听说弟媳身体不适特来问候。”中年人冷冷瞪了他一眼道:“整天四处游荡,游手好闲,让我如何能放心将万家的家业交给你?”原来他正是青云第一大户万府的当家万员外。万廷昌垂头丧气,在老爷子面前唯唯诺诺,信誓旦旦道:“爹爹放心,孩儿必励精图治,尽心尽力经营好咱们家的生意。”万员外拂了拂衣袖,显然对这个儿子极不满意。万廷昌也不敢继续逗留,慌忙向父亲和弟媳告辞。等到万廷昌离去之后,万员外一张正义凛然的面孔瞬间放松下来,面对这位千娇百媚的儿媳妇变得眉开眼笑,和刚才不苟言笑的形象判若两人,他柔声道:“瑶儿,那混账东西有没有对你说过什么过分的话,做过什么过分的事?”乐瑶慌忙摇头道:“没有,他只是刚刚才到,问候儿媳几句罢了。”万员外道:“我自己的儿子什么样子我自己清楚,以后他若是敢有什么非分之想,你跟我说,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乐瑶垂首道:“谢谢公公!”万员外盯住儿媳那张美轮美奂的俏脸,目光竟不舍得移动分毫,**裸的目光看得乐瑶羞不自胜,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她躲避开公公的目光,小声道:“公公,我先回去了。”不意万员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道:“瑶儿,别急着走嘛,我还有话想跟你说。”乐瑶咬住樱唇,拼命挣脱:“公公,您放手,若是被人看到了,又要招人闲言碎语。”万员外一脸淫笑道:“怕什么怕,这里是咱们自家的后院,外面我让家丁守着,哪会有人敢在这时候进来,瑶儿……廷光虽然去世了,可凡事都有我在,万家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你信不信得过我?”他拽着乐瑶的手臂想往自己怀中拉来,乐瑶惊呼道:“公公,您不可以这个样子,我是您儿媳妇啊……”万员外用力拉住乐瑶道:“廷光已经去世了,我是他爹,我照顾你当然是天经地义。”“不要……公公,不要……”胡小天目睹此情此景心中暗骂,老匹夫!简直是**不如!看你丫生得道貌岸然,满脸正义,可居然干出了调/戏儿媳的事情,不是人啊不是人!胡小天心中骂着,恨不能冲出去来个英雄救美,可这货毕竟不是傻子,头脑也不糊涂,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要人家一喊,十有**自己要落个被乱棍打死的下场。只能是忍字头上一把刀,任他怒火心中烧。万员外被儿媳乐瑶美色所迷,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什么礼义廉耻早就被这厮远远抛在一旁,淫笑道:“瑶儿,只要你从了我,以后这万家的女主人必然是你……”这厮嘴巴撅得如同猪嘴一般,想要吻上乐瑶吹弹得破的俏脸,乐瑶此时不知哪里来的力量,愤然挣脱开来,一把将万员外推开了去,正色道:“公公还请自重!”她这边义正言辞。万员外却依旧死皮赖脸,一步步向她逼近,笑得格外**:“瑶儿,到了此时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乐瑶一步步后退,来到池塘边缘,她咬住樱唇道:“公公,你再敢逼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万员外笑道:“你要是跳下去,我就跟你一起,咱们做一对落水鸳鸯……”话没说完,乐瑶噗通一声就跳了下去,万员外吃了一惊,舌头伸出去老长一截好半天也没能缩回去,他是真没想到儿媳妇当真敢跳,不过那池塘的水并不算深,只没到乐瑶的胸口位置。万员外看到她身在池塘之中,宛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更是越看越爱,不过从刚才她义无反顾跳下去的情形来看,这妮子性情刚烈,也不能对她逼得太急。万员外苦口婆心道:“瑶儿,你上来,有什么话好说。”乐瑶用力摇了摇头道:“公公,你再敢逼我,我今日便溺死在这池塘之中。”万员外刚才还说要跳下去跟她做一对落水鸳鸯,可事情真正发生之后,他却没有跳入池塘的勇气,更何况公公调/戏儿媳之事虽然刺激,可终究不宜被他人知道,反正来日方长,也不用急于一时,只要她在万府之中,终究逃脱不了自己的手心。想到这里,万员外唇角泛起一丝阴险的冷笑,他点了点头道:“好,我走,我走,你自己好生想想。”“你走啊!”乐瑶尖声叫道。万员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又心有不甘地回过头来,看到乐瑶仍然站在水中,心中暗叹,这儿媳真是不识时务,难不成真要给自己的傻儿子守寡一辈子,当个贞洁烈女?就图一个毫无意义的贞节牌坊?万员外离去之后,乐瑶失魂落魄地站在水中。胡小天躲在荷花丛中,望着她孑孓而立的背影,心中生出无限怜意,红颜命薄,这乐瑶的命运也悲惨到了极点,丈夫不幸身亡,年轻轻的守寡不说,还要时刻面临公公和大伯两条淫棍的骚扰,想不到这世上会有如此不幸之人。乐瑶在水中呆立了一会儿转过身来,一双妙目之中没有一丁点的泪痕,胡小天本以为她会悲痛欲绝,可看到的却是俏脸之上无比坚定的一张俏脸,乐瑶身上的白色长裙已经完全被浸湿,娇躯的曲线玲珑必现,完美无瑕,她一步步向池塘中心走来。胡小天眼看她距离自己已经越来越近,心中暗叫不妙,这妮子该不是当真想不开要寻短见吧。

    乐瑶的目光投向的却是胡小天头顶位置的皎洁白莲,她走向这边就是被白莲的清丽脱俗所吸引,睹物伤情,正在感叹自己的命运,可她突然碰到软绵绵的一物,心中不禁打了个冷颤,望向水面却见一头黑乎乎的物体浮出水面,却是刚刚被胡小天杀掉的獒犬尸体。乐瑶此惊非同小可,吓得花容惨淡,张开樱唇就要大声呼救,胡小天眼看行踪败露,再也顾不上隐藏,从荷叶深处猛然扑出,抢在乐瑶发生之前掩住她的檀口。

    ************************************************本章相当于平时的两章,以这样的方式来结束公众期,医统从下章开始就正式上架,以后的章节全都在vip中发布。2014年对章鱼来说并不太平,两本心血之作的先后被屏,是章鱼十年写作生涯中的最大挫折,写作激情和热情无疑受到了很大影响。所以才休息调整了三个月。

    虽然章鱼过去曾经创作过多本历史,可是在时隔六年之后重新拾起历史,仍然感觉很多地方无法达到最佳状态,笔力生疏,缺憾之处在所难免。所以章鱼首先要感谢各位对我的包容和支持。医统江山是我在脑海中酝酿已久的一个题材,章鱼力求写出一个和过去不同的人物,写出一个精彩的故事,章鱼相信随着我状态的一点点提升,文章会变得越来越精彩。零点以后就是医统江山正式上架之时,章鱼会在上架后连续发布三章,明第一天至少六更,既然上架就会拿出上架的态度。十月一日又是一个双倍月票的开始,章鱼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我,我会用我的努力来回报你们,最后呼吁,多多订阅,多多打赏,多多投票!

    C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