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十章【渡河】(上)
    胡小天一行匆匆离开了环彩阁,刚刚走出大门没多久,却听身后有人叫道:“胡兄弟请留步!“

    胡小天三人齐齐转过身去,却见香琴又赶了过来,慕容飞烟以为她后悔变卦,充满警惕地握住剑柄,严阵以待。

    胡小天这货生就的笑面虎,笑眯眯道:“琴姐找我还有什么吩咐?”

    香琴格格笑道:“冲着你叫我一声姐姐,我自然得送你点东西,此去青云山高水长,我刚刚检查过你们的行李,其中连半个铜板都没有了,我看你们三人也是身无长物,既然去青云上任,总不能一路讨饭过去,我这里有五十两纹银,你且拿去做个盘缠。”她将手中一个小小的包裹递了过来。

    胡小天真是有些摸不这着头脑了,刚才非得逼着自己写下一千两的欠条,这会儿又慷慨解囊,乐善好施,难不成这位胖姐姐当真看上了自己?

    慕容飞烟望着胡小天,换成是她是一定会拒绝的,九品也是官,也要懂得颜面和气节,怎么可以接受一个**女子的施舍呢?

    胡小天的身上显然不具备慕容飞烟所期待的气节,这货居然嬉皮笑脸的坦然受之,胡小天有自己的人生哲学,无论任何时代,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一文钱难死英雄汉,无钱寸步难行。又不是什么关乎原则大义的问题,更何况已经签了一千两的欠条,多欠五十又有何妨?正所谓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别说你送来五十两,送一千两我都敢接。

    当然胡小天也不相信香琴的动机会如此单纯,他笑道:“琴姐,要不要我回去再写一个欠条?”

    香琴摇了摇头道:“不用,对你我信得过。”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目光中却没有半点儿诚恳,那表情分明是在说信你才怪。

    胡小天接了银子,唱了一诺,望着香琴走入了环彩阁,这才和慕容飞烟他们一起离去。

    针对胡小天受人恩惠之事,慕容飞烟自然又跟他做了一番激烈辩驳,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如果没有这五十两,他们只能去当铺了。有了这五十两,至少他们可以好好地饱餐一顿,找一家干净而舒适的客栈美美地睡上一觉,养精蓄锐,再次出发。

    从燮州到青云县又花费了四天的时间,这其间翻山涉水,非常辛苦,可苦虽然苦了一些,毕竟没遇到什么风险,有了香琴送来的五十两纹银作为保障,自然不会为吃饭住宿发愁。

    翻过最后一座山梁,青云县的城郭已然在望,梁大壮脸上的伤痕多半已经痊愈,这些天来,这厮老实了许多,知道自己理亏,给胡小天惹了不少的麻烦,时刻准备着迎接胡小天的一通暴风骤雨般的痛揍,可这顿揍始终没有落在头上,胡小天并没有追究这件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可越是如此,梁大壮的心里越是没底,总觉得头顶悬着一个大铁锤,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这种滋味比挨揍还要难受,梁大壮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来到胡小天身边。

    胡小天坐在那里正在检查自己的脉搏,通过这些天的观察,他已经确信七七的确将七日断魂针的解药给了他,体内的余毒应该完全肃清。再说从中毒之后已经过去了七日,自己全无异状,看来自己的运气还算不错,终究渡过了一劫。

    梁大壮殷勤将水囊递给胡小天:“少爷,您喝水!”

    胡小天摆了摆手,眯起双目望着横亘在前方的大河,慕容飞烟已经沿着大河顺水而下,前往寻找可以渡河的船只。

    梁大壮有些不安地咳嗽了一声道:“少爷,我对不住您。”

    胡小天的目光终于向他扫了一眼,漫不经心道:“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说起这些?”

    梁大壮道:“那日在蓬阴山,遭遇狼群,我乱了方寸,我不该舍下少爷,一个人逃走。”

    胡小天道:“你留下又有什么用处?最后的结果也只不过是多一个人喂了恶狼。”

    梁大壮被他说得满脸通红:“少爷,您当真不怪我?”

    “你能活下来就证明你的生命力足够顽强,老天爷也没有做好收了你的准备,老天都不收你,我为何要怪你?”

    “呃……这……”

    胡小天道:“我只是奇怪,当时你怎么从狼群中逃出来的?”

    梁大壮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当时看到狼群来了,吓得魂飞魄散,将手里的两个大包裹扔了出去,然后我就抱着脑袋沿着山坡滚了下去,当时只想着就算是摔死也比喂了狼好。天可怜见,我一路翻滚下去,中途晕厥了过去,等我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山脚下,离我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包裹,我捡了包裹,再找另外一个,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本想回头去救少爷,可听到山上鬼哭狼嚎,我……”说到这里梁大壮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扬起双手左右开弓狠抽了自己几个巴掌,泣不成声道:“少爷,您责罚我吧,就算打死奴才,奴才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胡小天拍了拍他肉乎乎的肩膀道:“我又没怪你,打死你干什么?你能够完完整整地逃出来,还找回了我的官印和文书,这分明是大功一件,我奖励你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

    梁大壮将信将疑,自从蓬阴山脱困之后,他都觉得自己犯了大错,内心忐忑不安,惶恐而不可终日,之所以一路来到燮州,是因为心底还抱有一线希望,盼望着胡小天能够脱险,倘若胡小天死了,他也是断断不敢再回京城去了,从此隐姓埋名流落天下,只希望不被胡不为找到的好,不然胡不为一定会杀他给胡小天陪葬。所以说,胡小天能够逃过一劫,等于梁大壮也逃过了一场大难,他虽然不安,可心底深处还是欣喜万分。

    梁大壮含泪道:“少爷,我梁大壮指天发誓,以后我为少爷上刀山下火海绝不会皱一下眉头,用我一生来守护少爷平安无事。”

    胡小天知道这厮虽然说得煽情,也只不过是嘴上功夫,再加上几次危险关头舍弃自己而去,真正遇到了事情,这货一样还会逃走,不过胡小天对这些事看得很淡,没有人不怕死,包括他自己在内,梁大壮只不过是个家丁罢了,总不能要求他像党员一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不是每个人都能当英雄的。

    胡小天拍了拍他的肩头道:“起来吧,大老爷们,哭哭啼啼的跟个娘们似的,以后跟在我身边踏踏实实做事,本少爷亏不了你。”

    梁大壮含泪点头,只觉得少爷的心胸比起过去似乎宽广了许多。

    慕容飞烟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桥梁,想不到青云县已然在望的时候居然还会遇到麻烦,正在踌躇之时,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渔翁一边哼着歌子,一边从下游溯流而上。慕容飞烟欣喜万分,远远向那渔翁招了招手,呼喊道:“老人家,可否载我们渡河?”

    胡小天和梁大壮听到动静,也起身走了过去。

    那老者须发皆白,脸色却是非常红润,颇有点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味道,老者摇橹来到近前,扬声道:“几位客官要往哪儿去?”

    胡小天笑道:“老人家,我们想要去青云县城,眼看就要到了,却想不到被这条大河拦住了去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桥梁。”

    老者道:“桥梁原是有一座的,往上走五里,有座青云桥。”

    听说上游五里有桥,胡小天连忙称谢,毕竟五里路途也算不上远,走过去从桥上经行要比坐船要稳妥,更何况这老者所划的一叶扁舟,未必能够禁得住他们三人的份量。

    C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