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十四章【今晚的月光】(下)
    慕容飞烟回过头去,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要不怎么会有触景生情这句话?”

    慕容飞烟并没有被他的这句话所触动,视线重新回到那阙新月之上,轻声道:“这是我这一生看到最美的月亮。”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声,然后说了一句在慕容飞烟听来极其恬不知耻的话:“那是因为有我在你的身边。”

    慕容飞烟道:“原本的诗情画意绝佳心情,因为你的存在的确是大打折扣了。”

    胡小天发现慕容飞烟居然也学会了调侃,这对一直不苟言笑的她来说的确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慕容飞烟也意识到自己的变化,她也明白这是被胡小天感染的缘故,胡小天的确有这种能力,一路之上他的乐观和幽默在不知不觉中就会感染到很多人,包括自己在内。

    慕容飞烟在他的身边坐下,怀中抱着长剑,此时仍然没有放下警惕,轻声道:“今晚咱们轮番值守,我担心那个箭手还会去而复返。”

    胡小天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这么美的月色本该是吟诗作赋的大好时候,又谈起这些家伙真是扫兴。”

    慕容飞烟想起在天街他随口作诗的惊艳,忽然建议道:“你既然诗兴大发,不如现场再作一首。”

    胡小天笑眯眯望着慕容飞烟吹弹得破的俏脸:“怎么?考验我?”心中却暗道,何止诗兴大发,我还兽性大发呢。

    慕容飞烟道:“难道你只会那一首?是啊,一路走来好像没听到你作诗啊?老实交代,你那首诗到底是从何处剽窃而来?”她可没有冤枉这厮,胡小天哪会做诗,根本就是剽窃啊,只是剽窃得不留痕迹,较为高明而已。

    胡小天道:“真想考我,那就命题吧!”这厮信心满满,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来也会诌,就凭我这个超级学霸岂会被你给难住?

    慕容飞烟向远处望了望,胡小天以为她会指向月亮,已经开始脑补床前明月光了。可慕容飞烟伸出手指了指远处的大山:“就以大山为题吧!你要是作得好,我替你值夜,你要是作得不好,你替我值夜如何?”

    胡小天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皱了皱眉头,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

    慕容飞烟以为将他难住了,不禁笑道:“这么简单都想不出来,你认输吧!”

    胡小天起身走了两步,然后道:“有了,我这首诗绝对会好到冒泡!”

    “就会吹牛!”

    胡小天道:“可我要是说出来,就算是千古绝唱,你为了不替我值夜也会违心地说我的诗不好。”

    慕容飞烟道:“我可不会那样,你完全可以放一百个心。”

    胡小天道:“我要是诵出这首诗,能够博得你开怀一笑,就算我赢了,你意下如何?”

    慕容飞烟暗忖,一首诗居然要博我开怀一笑,以为自己真是诗仙啊?真要是你能用一首诗引我发笑,也算你有真才实学,我宁愿替你值夜,当下点了点头道:“成!就这么定了!”

    胡小天在巨岩上站定,摇头晃脑道:“远看大山黑乎乎,上头细来下头粗。有朝一日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慕容飞烟听到这里,哪还忍得住,格格笑了起来,嘴上啐道:“废话连篇,庸俗不堪你这也叫诗……呵呵……”

    胡小天笑眯眯望着她道:“认真你就输了!”

    下方传来梁大壮附和的声音:“绝句啊,字字珠玑,千古绝句啊,远看大山黑乎乎,上头细来下头粗。有朝一日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少爷大才,少爷大才啊!”狗曰的拍马屁从来不分场合。

    剽窃,依然剽窃,剽窃也有高下之分,想要成功博得美人一笑,不仅仅以才情动人可以达到目的,突出奇兵,不走寻常路才能达到奇效。

    慕容飞烟绝不肯承认胡小天所作的是一首好诗,她甚至认为这根本连诗都算不上,可她终究还是没忍住,被胡小天的这首诗给逗乐了,真是没忍住,因为有言在先,所以败得彻彻底底,就算心里在不服气,嘴上也得认输。

    晚饭过后,众人早早的休息,如果一切顺利,明天就能走出蓬阴山的范围,重新回到平路之上,他们的旅程已经接近尾声,也会顺利得多。

    梁大壮第一个负责值夜,慕容飞烟前往周围巡视。

    胡小天和小姑娘两人隔着篝火对坐着,胡小天的目光望着那小姑娘,小姑娘的目光却望着篝火,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只听到树枝在火光中燃烧不停发出的噼啪声。

    小姑娘似乎有些倦了,打了个哈欠,靠在岩石上闭上了双眸。她感觉胡小天的目光仍然在看着自己,终于忍不住又睁开了双眼,有些愤怒地和胡小天对视着:“你是不是把手下人的死归咎到我的身上?”

    胡小天漠然望着她,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小姑娘怒道:“是,我的确拖累了你们,可是我会补偿你们,包括你的那个手下,我以后一定会补偿他,让他死得其所。”她虽然性情冷漠,可终究年纪还小,还是没能够沉得住气。

    胡小天道:“在你心中是不是以为自己的性命要比我比他们要高贵得多?”

    小姑娘愣了一下,她的表情已经暴露了她的心思,胡小天道:“你不懂,其实每个人生来就是平等的,没有谁比谁更高贵,也没有谁命中注定要卑贱一生,只是有人运气好,恰巧生在富贵王侯之家。”这番浅显的道理在过去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而现在却在多数人的眼中显得如此不可思议甚至惊世骇俗,胡小天也绝非是刻意唱什么高调,而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他为邵一角的死深感不值,如果不是凑巧遇到了这小姑娘,如果不是他们心怀善念出手相助,他们本该好好的前往青云县上任,而不是陪着她身涉险境。

    小姑娘没有反驳抿了抿嘴唇,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可心中却根本不认同胡小天的这番话,在她看来,人生来就有高低贵贱之分,一个布衣百姓的性命怎么可能和自己相提并论,她在心中是感激邵一角的,也的确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但是她并不认为邵一角因为自己而送命是白白牺牲,相反,她认为这种牺牲是值得的。

    胡小天道:“知不知道我开始的时候为什么要拒绝你?”他抬起头目光投向夜空中的群星:“不是因为我怕死,而是我不想为了两个不相干的人让我的朋友我的手下去冒险,我知道你们的身份非同一般,但是那有和我有个狗屁干系?为了保住你一个人的性命,牺牲一群人。”他缓缓摇了摇头道:“不值得!”

    小姑娘用力咬住自己的嘴唇,她的目光中却不再有愤怒,表情显得委屈而难过。

    胡小天道:“无论你承认与否,他都是为你而死,你至少要给他起码的尊重,你至少要记住他的名字!”他说完这番话就站起身走向远处,找到一个远离这小姑娘的角落,裹上毛毯,似乎进入了梦乡。

    小姑娘望着胡小天,依然咬着嘴唇,胡小天刚刚的这番话显然伤害到了她的自尊,她站起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走得如此急促似乎想要远远躲开胡小天,躲开那堆篝火。当巨石的阴影笼罩她娇小体魄,小姑娘显得越发弱小无助,可她的目光却坚定如初。无论在任何时候,她的手中始终不忘挽着她的那个蓝印花布的包裹。

    C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