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十三章【吊桥】(下)
    小姑娘反应也是极为迅速,手中黑盒子扬了起来,瞄准那鹰隼摁下机关,咻!咻!咻!尖啸之声不绝于耳,百余根钢针一股脑射了出去,有数根钢针命中了鹰隼,可惜并不致命,那鹰隼发出一声悲鸣,仍然亡命向那小姑娘扑来,小姑娘摁下机关,又是一排钢针射出。

    鹰隼侧身试图躲过暴雨梨花针的射击,可这暗器设计之精巧又岂是它能够躲过的,又有无数钢针射在它的身上,鹰隼悲鸣一声笔直坠落下去。

    小姑娘明显加快了步伐,又一道黑影冲破雨雾从后方冲向她。等她意识到的时候,这只鹰隼距离她已经不到三尺,仓促之间转身举起针筒,最后一排钢针射出,虽然成功命中了这只从身后偷袭的鹰隼,却没有阻止它的进击,锐利的鹰爪抓住小姑娘的肩头,将她的肩头衣裳撕裂一大块,利爪撕破了她娇嫩的皮肉,留下五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受伤的鹰隼努力升高,振翅盘旋,然后继续向那小姑娘俯冲而去,这次的目标是她的眼睛。那小姑娘的美眸中流露出惶恐和无助的目光,她手中的暴雨梨花针已经射完,面对这只穷凶极恶的鹰隼,她不知自己该如何应对?

    眼看那鹰隼就要扑到自己身上,突然它的身躯停滞在半空中,一双翅膀停顿了一下,然后用力扑棱开来,却是胡小天及时出现,扬起手中的匕首狠狠插入那鹰隼的背部,羽毛乱飞,翅膀激起的雨水拍打在两人身上,胡小天用力一甩手臂,将那只鹰隼的尸体摔下了万丈深渊。

    灰衣人向吊桥跨出了一步,手中长刀划出一道灿烂美丽的弧线,噌!劈斩在吊桥右方的吊索上,吊索应声而断,吊桥向一侧倾斜。

    慕容飞烟用力咬住樱唇,她一手紧握铁索,看到倾斜的吊桥,听到身后惊恐的呼叫声,再看那灰衣人扬起长刀已经瞄准了吊桥的另外一条吊索,四根吊索构成了这道吊桥的支撑,如果全都被他斩断,仍在吊桥上面的三人只有死路一条。

    慕容飞烟望着灰衣人,他们之间有六丈左右的距离,换成平时她可以轻易跨越,但是现在……

    慕容飞烟不敢向下看,也不敢想,现实也没有留给她任何考虑的时间,坐以待毙还是奋起抗争?这场危机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给慕容飞烟下了一剂猛药,她现在首先要面对的是自己和同伴的生死,而不是什么恐高症。无非就是一死,慕容飞烟想到这里,芳心一横,发出一声娇叱,足尖在吊桥上一顿,娇躯腾空飞起,如同离弦之箭,举起手中剑射向那灰衣人。

    灰衣人阴冷的双眼流露出错愕之色,他应该是没有想到慕容飞烟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只能停下劈砍吊桥的吊索,挥动手中长刀再次和慕容飞烟战到一处。

    紧靠三条铁索维系的吊桥出现了倾斜,胡小天紧抓铁索,大呼道:“快走!”

    小姑娘被刚才的鹰隼吓得不轻,听到胡小天的大吼声方才如梦初醒,赶紧抓着吊索摇摇晃晃向对侧跑去。

    咻!一支羽箭破空袭来,瞄准得正是那小姑娘的胸口,小姑娘看到寒光袭来下意识地蹲了下去,羽箭贴着她的头顶飞了过去,一箭刚过,第二箭又射了过来,小姑娘仓惶之中向后方退去,一不小心踩在木板的空隙之间,惊呼一声,身体坠落下去,她尚未成年,身体毕竟太过瘦弱,眼看就要从空隙中滑落,胡小天看到情况不妙,腾空扑了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胡小天这番奋不顾身的舍命相救可不是什么见义勇为,更没有什么英雄救美的心思,他恨不能将这小妮子碎尸万段,可现在性命就被这小妮子捏在手里。如果这小妮子死了,等于他也要陪葬。抢救这小妮子的生命等于挽救自己的性命。

    胡小天刚刚将这小妮子抓住,一支羽箭就射在他身边的木板上,咄!的一声,深深钉在木板之中,箭尾的白羽在眼前不住颤抖。

    梁大壮和邵一角两人被这突然出现的状况吓懵了,邵一角率先清醒过来,他看到那羽箭来自右侧的山林,大声道:“大壮,你留下接应!”当务之急必须要铲除潜伏在山林中的弓箭手。

    慕容飞烟和灰衣人以快打快,两人在吊桥的入口辗转腾挪,刀来剑往,转瞬之间已经交换了十多招,慕容飞烟剑势凌厉逼迫的灰衣人不得不向后退却,灰衣人连续挡住慕容飞烟的两记杀招,闷哼一声,右臂一抖,长刀划出一道寒芒直刺慕容飞烟的咽喉。

    慕容飞烟从那缕寒光的位置和角度,已经判断出对方出刀的速度,潜运内力,横跨一步,身体迅速向右移出两尺,横剑侧劈,慕容飞烟侧移的幅度虽然不大,却刚巧躲过对方的攻击,长刀贴身擦过,被慕容飞烟手中剑劈中,偏向一边。灰衣人手腕一沉,长刀瞬间幻化出漫天刀影。

    慕容飞烟眼前尽是寒芒,一缕缕霸道的刀气,在空中激荡,带起一阵阵的狂飙,吹得慕容飞烟全身的衣衫向后飘飞,呼呼作响。灰衣人如同一头出击的猛兽,右脚向前方跨出一步,身体随即一个有力的前冲,漫天刀影,倏然间合拢成为一道寒光,当空刺来,长刀未至,一股惊人的劲力已经破空袭来。

    慕容飞烟诧异于这灰衣人如此瘦削的体格居然可以迸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此人的内力和刀法完全已经可以跻身一流高手之列。

    慕容飞烟没有选择后退,她虽然没有回头,但是从后方响起的阵阵惊呼已经可以想象得到后方的惊险状况,两强相遇,唯勇者胜!挺动手中的长剑,锵!的一声弹射而出,笔直刺向对方的刀锋。

    两人的目光透过层层的雨幕,于虚空之中率先相遇,灰衣人的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他从没有想到一个年轻的女子在这种生死相搏的关头居然可以表现出这样的沉稳和冷静。

    剑锋与刀尖撞击在一起,发出一种沉闷的嗡嗡声,与此同时,一道闪电撕天裂地,一直击向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闪电过处,一棵生长在悬崖上的松树被劈了个正着,松树瞬间燃烧了起来,闷雷在他们身边响起。慕容飞烟手腕拧动,剑身和剑柄突然分离,剑身脱离剑柄如同离弦之箭贴着对方的刀身射向那灰衣人的胸口。

    灰衣人怎么都没有想到慕容飞烟的长剑之中暗藏机关,瞳孔因为恐惧而骤然扩散,在如此近距离的前提下他根本躲闪不及,长剑噗!地刺入了他的胸口,灰衣人手中长刀缓缓落在地上。慕容飞烟向前一步,剑柄和剑身重新合二为一,手腕一拧,就势向前方猛然一刺,雪亮的剑身洞穿了灰衣人的身体,剑锋从他的后背暴露出来,慕容飞烟抽出长剑,一脚将灰衣人的尸身踢飞,灰衣人的尸体在斜坡上滚动了两下,坠落到山崖下方。

    雷电引起的山火在短时间内就蔓延开来,烈火熊熊,浓烟滚滚眼看就要波及到这座悬空的吊桥出口。也正是因为浓烟和烈火的掩护,潜伏在丛林中的弓箭手暂时无法瞄准目标。胡小天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抓住那小丫头的手腕,将她重新拉回到吊桥上。

    胡小天指了指被浓烟封锁的吊桥出口,向那小丫头大吼道:“快跑过去!”

    那小丫头仍然惊魂未定,并没有听清胡小天说什么,胡小天怒道:“笨蛋,让你快跑啊!”求点梦想杯的票票!

    C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