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十一章【尾后针】(下)
    一直躺在工作上旁观的安德全脸上流露出极其欣慰的表情,局面终于往他们有利的方向发展,胡小天虽然狡猾,可终究没能逃出这小丫头的掌心。

    胡小天的目光仍然望着手臂上的那个小红点:“合作总得有点诚意,你居然用针射我?”手臂内有异物感,那根毒针分明还在自己的体内。

    小姑娘道:“七日断魂针并非是钢铁所制,一旦接触到人的血肉就会被体温融化,毒素沿着你的血脉运行,七日之内就会遍布你的全身,如果你不能及时得到解药,就会肠穿肚烂,口舌生疮,遍体流脓。”

    胡小天怎么听都觉得有些熟悉,仔细一想,这话应该是和史学东结拜的时候立下的誓言,我曰,看来果然不能随随便便发誓,按说自己也没什么对不起史学东的地方,也不应该报应到自己的身上。事到如今,只能暂时屈服了,姥姥的,没想到阴沟里翻船,居然栽倒了一个未成年小女孩的手上。

    胡小天笑眯眯道:“合作,得,那就合作,送你们去燮州!反正我也得从那边经过,顺路送你们一程倒也无妨,那啥,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啊?”

    安德全道:“越早越好。”

    胡小天看了安德全一眼,摇了摇头道:“你这身子骨只怕不行,虽然从这里到燮州没多远的距离,但是翻山越岭路途艰险难行。”

    “谁说我要走?你们带她走就行,我留下!”

    那小姑娘毅然摇了摇头道:“要走一起走,我不会一个人离开。”

    安德全道:“他说得没错,从这里到燮州,必须要翻过蓬阴山,道路艰险难行,你们带上我这个累赘,只会拖累大家的行进速度,而且我目前的伤势并不适合移动,留在这里或许还有一丝保命的机会。如果跟着你们一路奔波,恐怕这半条命也要折腾没了。”

    那小姑娘抿了抿嘴唇,她虽然年纪很小,可是头脑清醒理智,明白安德全所说的全都是实情,转向胡小天道:“给我爷爷留下一些干粮,再留下一名手下照顾他。”她的话不容置疑,充满了发号施令的味道。

    胡小天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老子欠你的?居然对我颐指气使,可刚刚被这小/妞射了一针,说什么七日断魂针,真要是那么玄乎就不能不低头了,胡小天习惯性地撸起袖口,再看那伤口,已经扩展成了一个黄豆大小的红点儿,周围还起了一圈红色的皮疹,他眨了眨眼睛,真正有些害怕了,估计这小/妞没骗自己,倒霉透顶,居然被一小丫头给阴了。

    小姑娘道:“你听到没有?”

    胡小天忍气吞声地点了点头。

    安德全又道:“胡公子,你放心,我们爷孙两人没办法才出此下策,只要你将她平安护送到燮州,她自然会将解药交给你,你对我们的恩情我们是记得的。”他的语气颇为友善,可无论这爷孙俩如何表现,在胡小天眼中都是披着羊皮的狼,恩将仇报的角色,自己的这个跟头栽得真是不轻。

    胡小天道:“假如我不能圆满完成任务呢?”

    安德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露出一丝冷笑,意思很明显,你要是不能完成任务,那就陪着他们一起送死。

    胡小天心中这个怒啊,把安德全和小丫头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偏偏脸上还装出接受现实的样子,叹了口气道:“你们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要把她送到燮州,就一定会尽力去做,不过,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可不可以透露一点?”

    安德全道:“知道得越少,对你就越有好处。”

    胡小天道:“这不公平嗳,你们连我的姓名出身全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可我却对你们一无所知,又说合作,一点诚意都没有。”

    小姑娘道:“怪只怪你的手下嘴巴太不严实了,我还没怎么问,他就把你祖宗八代一股脑都倒出来了。”

    胡小天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哪个?”

    小姑娘指了指外面,梁大壮正抱着草料去喂马。

    胡小天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梁大壮!”

    梁大壮鼻青脸肿的蹲在水坑旁,现在连他自己都不认得自己的模样了,刚刚被胡小天胖揍了一顿,怪不得人家,谁让他嘴欠来着,禁不住两句好话,把胡小天的那点个人资料全都倒给了那个小丫头,他哪知道人心如此险恶?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机心,坑人没商量,把自己坑得那个惨啊。刚刚明明说保密的,咋一转眼就把自己给卖了呢?

    胡小天打完梁大壮一顿,心头的郁闷也减轻了许多,雨这会儿刚巧小了一些。他让胡佛几人去准备,马上离开兰若寺。包括慕容飞烟在内的几人都不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会想到,刚刚在偏殿内,胡小天和老太监小姑娘两个斗智斗勇,向来占尽便宜的胡小天不但全面落入下风,而且连生死都被那小姑娘捏在手里。

    慕容飞烟颇感诧异,毕竟刚才胡小天还怪她多事,想要和这爷孙两个分道扬镳,这会儿功夫居然转性了,不但答应要和这爷孙俩一起同行,还答应要将这小姑娘一路护送道燮州,一脸的大善人模样,难不成这厮突然就良心发现了?

    安德全最终还是留了下来,胡小天遵照那小姑娘的意思,给这位老太监留了一些食物,又要把梁大壮也一并留下来照顾他,这也算是对梁大壮的惩罚,谁让这厮多嘴,还没怎么着呢,就把自己的出身来历全部出卖的干干净净。

    安德全却谢绝了胡小天的好意,他悄悄将胡小天叫到自己的身边,低声道:“你还是把那胖子带走得好,我一个人勉强能够照顾自己,他若是留下,真要是被我的仇家抓住,只怕连你祖宗八代都会交代出来。”

    胡小天从心底打了个冷颤,自己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忽略了,今儿这是怎么了,考虑问题实在是欠妥,刚刚被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算计,这会儿又差点犯了个大错误,把梁大壮留在这里,等于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胡小天嘴上却不承认自己有错,嘿嘿笑道:“您老大可在别人抓住他之前杀人灭口。”

    安德全呵呵笑了一声道:“年轻人,心肠可够狠的。”

    胡小天心说,老子再狠也不及你孙女狠,居然能对救命恩人下此毒手,恩将仇报的小人。他低声道:“您既然嫌他麻烦,我还是将他带走。”观察了安德全的脸色,发现安德全是典型的贫血面貌,不过这会儿他精神状态还算不错,心中不禁啧啧称奇,这老太监受了这么重的伤,昨天还刚刚做完右腿的截肢手术,居然能够忍受着疼痛谈笑风生,这老家伙的意志力实在是非人级的存在。

    安德全又将那玉佩递给他道:“我没什么东西送给你,这玉佩就算是我留给你的纪念,今次一别,恐怕咱们再也没有相见之日了,我欠你的这份人情十有**是还不了了。”从这番话就能够看出,他已经抱定必死之心。

    胡小天虽然打心底鄙视他恩将仇报,可听到安德全这番话,还是动了一些恻隐之心,小声道:“其实你大可跟我们一起走,凭你顽强的意志,即便旅途辛苦一些,应该也熬得住。”

    安德全微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尽快出发吧,记住我的话,途中不可耽搁。”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道:“你保重!”***********************************************************************感觉现在玻璃心的读者实在太多,主角外挂无敌模式始终摧枯拉朽从来都不是章鱼的风格,这本相对来说不算虐主,感觉到虐主,那就证明代入了,好事!证明以后爽的时候,也能代入!

    C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