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十三章【十五里亭】(下)
    胡小天毕竟不是专业从事芭蕾的舞者,他记忆中的动作也没几个,画完之后,将剩下不多的木炭棒随手丢掉,然后拍了拍双手道:“我记得的就这么多,霍姑娘冰雪聪明,想必从中一定能够领悟到一些足尖舞的奥妙。”

    这厮举目看了看在远处等着自己的那群人,轻声道:“也许我该走了!”双目盯住霍小如美得让人窒息的俏脸道:“不知下次见面的时候,霍姑娘还记不记得我?”

    霍小如一张俏脸蒙上了一层娇艳的红晕,黑长的睫毛翕动了一下,轻声道:“小如不敢忘!反倒是害怕公子到时候已经记不得小如是谁了。”

    胡小天深情款款道:“早已刻骨铭心!”

    霍小如咬了咬樱唇,此时的目光宛如春水一般温柔,可表情却是将信将疑,霍小如虽然欣赏胡小天的才华,但是她更清楚对方的身份,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只限于彼此欣赏罢了。胡小天这种贵介公子,又怎能期望他会记得一个地位卑下的舞姬呢?

    想到这里,霍小如脸上的笑容瞬间逝去,她向婉儿招了招手,婉儿双手托着一幅画轴。

    胡小天一看原来又是画,看来这时代最流行的就是送这玩意儿,看来以后想要捕获美女们的放心,要从此入手,多磨练磨练自己的画技了。

    胡小天接过画轴,向霍小如笑道:“画得什么?”

    霍小如略带羞赧道:“等你到了青云再看!”

    胡小天看到她娇羞难耐的样子,暗忖,该不是画了张**像给我,不然何以会如此羞涩?他点了点头,小心将画收好了,虽然心中留恋,可他也明白最终还是得告别,既然走,不妨走得潇洒一些,他向霍小如拱了拱手:“保重!”然后大踏步向自己的雪花骢走去。

    来到雪花骢前,单脚踩住马镫,猛一用力,准备以一个最为潇洒的动作跨上马背,留给霍小/妞一个终生难忘的潇洒背影,只可惜这雪花骢不太配合,刚才还老老实实站着不动,胡小天双脚离地的刹那,却突然向前挪动了一步。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于是胡小天这一跨就发生了位置变动,这货骑在了马屁股上,然后沿着马屁股的浑圆曲线结结实实滑落在地面上,极其不雅地在霍小如面前摔了个屁墩儿。

    霍小如一声惊呼,几乎和婉儿同时冲到胡小天面前。胡小天反应的倒是及时,在她们来到自己身边之前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忍者屁股上的疼痛,咧着大嘴笑道:“意外,意外,纯属意外……”

    远处传来梁大壮的笑声,这货倒是想竭力忍住的,可总觉得胡小天刚刚摔下来的场面滑稽到了极点,如同有人挠了这厮的痒痒肉,怎么都控制不住。要说这厮的笑点本来就低,笑完马上就害怕了,这位少爷可不是省油的灯,刚才其他人都忍住了,就自己笑出声来,他肯定要记恨自己,悄悄望去。却见胡小天似乎没留意到自己在发笑,而是跟霍小如道别后,在邵一角的帮助下缓缓爬上了马背,动作慢得像乌龟,没办法不慢啊,刚刚那个屁墩儿摔得实在,屁股都要裂成八瓣儿了。

    胡小天在马上向霍小如挥了挥手:“霍姑娘请回吧!”

    霍小如嫣然一笑,站在亭前,望着胡小天渐行渐远,芳心之中怅然若失。

    胡小天在脱离了霍小如的视线之后,马上勒住马缰,邵一角和李锦昊赶紧过去帮忙,这位爷的骑术实在是不敢恭维。

    梁大壮也凑上去献殷勤,咧着大嘴道:“少爷,您有事吩咐?”

    胡小天从鼻息里哼了一声,然后道:“蹲下!”

    梁大壮不解地眨了眨眼睛,可最终还是老老实实蹲了下来,胡小天翻身下马,踩着梁大壮宽厚的肩膀,然后小心翼翼落到了实地上,一瘸一拐走向马车,一边走一边揉着屁股道:“哎呦喂,摔死我了!”

    梁大壮看到这货的狼狈相又没能忍住,噗!地笑出声来。

    胡小天猛然转过身去,盯住梁大壮,一脸的狞笑。

    梁大壮吓得赶紧反手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胡小天表现得倒是豁达大度,摆了摆手道:“算了,等到了西川再跟你算账!”

    前方传来慕容飞烟不耐烦的声音道:“嗨,你们倒是走不走啊?照你们这速度,明年今天也到不了西川!”

    胡小天道:“走!我屁股受伤了,马是骑不了了!”

    慕容飞烟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他们从一大早出了京城,到现在就快两个时辰了,堪堪走出了二十里路,走的时候太阳还没出来,现在已经是日上三竿。

    慕容飞烟拨马回到马车旁,透过挽起的帷幔向里面望去,胡小天坐在车内,屁股下塞了一个软垫,到底是马车,比不上轿车的减震效果,更何况现在的路面也远远比不上水泥路面平整,被车辙压得坑坑洼洼,行走其上颠簸不停,换成平时还好,可今天上马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屁股,坐在车里就非常的不舒服。胡小天好不容易才找了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侧着身子,只有小半边屁股挨在座椅上。

    胡小天向慕容飞烟招了招手道:“慕容捕头,进来坐,太阳太毒了,容易晒黑。”

    慕容飞烟瞪了他一眼,反呛道:“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娇生惯养?”虽然语气仍然不善,可明显对胡小天的态度已经缓和了许多,从刚开始的拒绝交流,到现在已经愿意和他对话了。

    胡小天看到慕容飞烟坚持不上车,于是从车内拿了一个斗笠递了出去,斗笠四周笼罩白纱,这是胡小天特地准备的户外装备,出门的时候多带了几顶,以备不时之需。

    慕容飞烟倒是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接过斗笠戴在头上,将边缘的白纱拉了下来,她放慢马速和马车并行。

    胡小天双手趴在车窗上,脑袋探出车外:“咱们是去做官,又不是去服役,只要下个月初九赶到青云就行,我计算过路程,每天一百里轻轻松松!”

    慕容飞烟道:“不要以为有三十三天,看起来时间宽松得很,可这路上不知会出现什么状况,去掉中途遭遇风雨和意外状况,再刨除必要的休息时间,真正可剩下的赶路时间没有多少,每天至少要二百里才行!”

    “二百里!”胡小天听着不由得有点头大了,那就是纯粹赶路了,只怕连歇脚的功夫都没有。

    慕容飞烟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道:“看你的样子,怕是没出过远门吧?”

    胡小天点了点头:“没怎么出过。”心说哥儿们在地球环游世界的时候,你只怕还是一个在输卵管里遨游的卵细胞呢。

    慕容飞烟道:“从京城到西川青云县一共三千六百多里,咱们就算是每天二百里路,全程无风无雨,也要走上十八天,而且行程之中并非一路坦途,进入下旬就到了南方的雨季。”

    胡小天道:“看来你经常出门,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慕容飞烟道:“去过一些地方。”说到这里,她突然停顿了一下,轻声道:“等我老了,我一定要走遍大康,看遍这里的山山水水。”

    胡小天道:“何必要等到老了,趁着年轻,还有大把的时光,好好享受才是正本。”

    这样消极的一番话自然又遭到了慕容飞烟的白眼:“堂堂一个男子汉,正值青春年少不想着报效家国,心中只想着享受人生挥霍时光,你不觉得可耻吗?”

    胡小天发现慕容飞烟这妮子还真是有些古板,在大康官场中呆久了,肯定让人给洗脑了,所以说女人不适合混官场搞政治,时间长了就会变得不可爱。他也不和慕容飞烟争执,笑眯眯道:“时光荏苒,青春稍纵即逝,咱们还需且行且珍惜。”

    C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