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十九章【拾人牙慧】(下)
    慕容飞烟道:“你若是真能作出什么千古绝唱,我甘愿为你打伞,不过就凭你……”她认定胡小天没有这么大的才华,故作不屑地摇了摇头。

    胡小天的确没有这么大的才华,可韩愈有啊,胡小天打小就是个学霸,什么唐诗宋词元曲的背得无不是滚瓜烂熟,就算李白复生,也难以企及他的才华,这叫博采众家之长,天下文章一大抄,胡小天要做的事情只是把合适的诗词填入合适的情景,这就是酝酿的全过程。

    这货缓步走在被青石板洗刷一新的道路上,轻声吟诵道:“天街小雨润如酥……”

    慕容飞烟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再好的诗句也禁不住他这么重复,这妮子笑得好不矫揉造作,露出满口洁白晶亮的牙齿,明眸皓齿颇为动人,这年代讲究笑不露齿,像慕容飞烟笑得这么豪放的还真是不多,胡小天被她娇艳如花的模样给弄得呆住了。

    慕容飞烟看到这厮色迷迷的眼神顿时俏脸一热,垂下黑长的睫毛,轻声道:“还是这一句啊,实在想不出就算了吧,千万别憋着……”说到这里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胡小天道:“我这肚子里满满的全都是才华,就差溢出来了,你听着: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慕容飞烟本来憋足了劲儿想要取笑他的,可听到胡小天将全诗吟出,整个人彻底被震撼到了,这首诗其实是韩愈的原作《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胡小天在这样的天气,恰巧在天街将之吟诵了出来,可谓是贴切到了极致,诗的风格清新自然,看似平淡,却绝不平淡,用简朴的文字,描绘出春日的独特景色。刻画细腻,造句优美,构思新颖。在慕容飞烟的眼中,这货突然从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蜕变成为蒙上一层光环的才子,大才啊!如果这首诗真是胡小天所作,那么他的的才华真的有点惊天地泣鬼神了,慕容飞烟仔细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遍,她平日里也看过不少的诗词,可记忆里绝没有这么样的一首。慕容飞烟将信将疑道:“这首诗真是你作的?”

    胡小天点了点头,厚着脸皮道:“这首《春雨》就当是我送给慕容捕头的临别礼物吧。”心说下次再送你一首《春夜喜雨》,作诗我虽然不行,可背诗那可是一把好手。

    慕容飞烟一言不发,腾!的一声撑开了红伞,她生平最佩服的就是才子,愿赌服输,给才子打伞是一种荣幸,绝对不是丢人的事儿,只是她仍然有些想不通,这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才的?

    走过天街,前方就是东四牌楼,路南有一条本司胡同,里面就是大康的云韶府,所谓云韶府其实就是教坊司,隶属于礼部,专门管理宫廷俗乐的教习和演出事宜,路北有一条粉子胡同,却是康都最大的色情场所,里面**林立,名妓如云,不过这边都是隶属于教坊司的官家**,服务的对象也是权贵皇亲。每到夜灯初上之时,这边就会变得热闹非凡,可谓是广大男人的乐土。可现在是白天,是一天中最为冷落的时候。

    胡小天听闻过粉子胡同的名头,可惜一直无缘去见识过,所以经过粉子胡同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两眼。慕容飞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把伞收了回来,这厮终究不是什么好货,就算是有点小才,可是缺了大德,不能给他打伞,丢人。

    慕容飞烟道:“是不是很想去啊?”

    胡小天嘿嘿笑道:“听说过,只是没去过。”

    慕容飞烟不屑地哼哼了一声,她才不相信呢。像胡小天这种人肯定是粉子胡同的老主顾,怎么可能没去过?

    胡小天心说别看老子长得像个vip会员,事实上真没去粉子胡同消费过一次,慕容飞烟的这番话倒是提醒了他,离开京城之前是不是来见识见识,此去青云县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京,如果错过岂不是一个天大的遗憾。

    胡小天道:“我只是长得有点不安分,可这颗心却是非常干净正直的……”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叫道:“胡公子!”

    胡小天愕然转过身去,他在康都之中还真没有多少熟人,更不用说这东四牌楼粉条胡同附近了。等他回过身去,方才认出身后的这个俏生生的小婢原来是才女霍小如的贴身婢女婉儿。

    慕容飞烟现在是真正鄙视胡小天了,居然有脸说没来过粉子胡同,你没来过人家怎么会遇到你?

    胡小天笑道:“原来是婉儿啊!”

    婉儿手中捧着一盆海棠花,红衫绿裤,跟这盆花倒是相得益彰,小妮子活泼可人,这么艳俗的装束穿在她的身上仍然压得住,笑起来自然而然地露出两颗白白的小兔牙:“胡公子还记得我啊!”

    胡小天笑道:“怎么可能忘记呢?你住在这里?”

    婉儿点了点头道:“云韶府,我家小姐最近在云韶府教习歌舞,她经常提起公子呢,还夸公子高才呢!”

    想起风华绝代的霍小如,胡小天心中不由得一热,被美女惦记可是一件能够满足虚荣心的事情,这霍小如也勉强算得上一个红颜知己吧,胡小天笑道:“霍姑娘还好吧?”

    婉儿道:“好啊,胡公子,我们家小姐就在云韶府,不如我带您过去见她,她要是知道您来了,肯定会非常开心。”小妮子不但长得恬静讨喜,这嘴巴也是非常乖巧。

    慕容飞烟不知婉儿的身份,只当她口中的小姐是胡小天的相好,内心中狠狠鄙视了胡小天一次。

    胡小天转向慕容飞烟道:“一起去?”他没有让家丁随行,就让他们在外面等着。

    慕容飞烟心说你不是请我去天然居吃饭吗?怎么突然就改了主意,不过她对胡小天的这个相好还是颇为好奇的,一心想跟过去看看,到底长得什么样子,于是点了点头。

    婉儿为两人引路,向南拐入了本司胡同,没走多久就看到云韶府的大门,朱红色大门,黑色横匾,上面用朱漆书写了三个大字——云韶府。

    门前滴水檐下站着两名蓝衣武士,可能是因为天气的缘故,两人的脸色也显得阴沉沉的,没精打采,面对面谁也不说话,时不时地打着哈欠。

    有了婉儿的引领,那两名武士也没有盘问,顺顺当当地给胡小天他们放行。

    进了云韶府的二道门,就看到一个四四方方的院落,有百余名年轻舞女正在那里练功,这些少女全都是相貌出众,青春可人,负责训练她们的是四名中年妇人,这些妇人也都曾经是大康名动一时的舞姬,只是后来年老色衰,无法在登场表演,所以才做起了教习的工作。

    沿着右侧的长廊走过院落,一边走一边看着那些舞女的训练,婉儿道:“她们每天都要训练的,风雨无阻。”

    胡小天道:“干什么都不容易。”

    慕容飞烟望着那些刻苦练功的舞女,美眸中流露出同情的目光,轻声道:“她们大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其中也有落罪官员的女儿,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会做这种事。”舞姬社会地位非常低下,她们只是供给权贵娱乐的玩物,最好的结局就是被某位恩主看中,纳为妾侍,多数都沦为官妓,等到年老色衰又会被逐出家门,任其自生自灭,像这四位教习能够留在教坊司教舞已经是不错的结局。

    *******************************************************************今儿中秋佳节,章鱼祝大家阖家团圆,和和美美,幸幸福福,顺便讨要几个月饼,来点桂花酒啥的解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