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章【奸臣之子】(下)
    胡小天暗忖,难不成这小/妞会轻功,要将计就计来一个凌波微步不成?到底是美女啊,连摔跤都摔得那么拉风。

    当红衣小/妞看到身下湖面的时候,她发出了一声足以震裂现场不少人耳膜的尖叫,然后以一个反身转体跳水的动作扎入了翠云湖中,这落水的动作很不到位,明显是屁股先接触水面,激起一大片白花花的水花,两只在不远处游泳觅食的鸭子很无辜地被浇了一头一脸的湖水,可怜兮兮地望着泛着水花的湖面,扭着肥硕的屁股迅速游走。

    现场突然就静了下来,周围游人闻讯赶来,一个个贵介公子文人墨客,向那红衣小/妞落水的地方指指点点,摇头晃脑,可并没有一个人主动跳水救人。

    胡小天当然也挤了进去,四名家丁帮着他挤开周围众人,来到湖岸第一线,绝佳的观景位置。

    水花真大啊,真是看不出,那红衣小/妞落水居然能够引发这么大的动静,屁股入水果然是跳水大忌,明显压不住水花啊,这样的水准若是参加奥运,准保评委齐刷刷地亮出零分。

    哗啦、哗啦……水声响起,那红衣小/妞披散着头发从湖水中冒出头来,一双手疯狂舞动着,脑袋不停地晃,跟吃了摇头/丸似的:“救……咕嘟……”小/妞不叫咕嘟,她是想叫救命来着,可惜命还没出口,一口湖水就吞了进去。距离产生美,翠云湖是要离开一段距离欣赏的,真要是离得太近,非但不美而且危险,尤其是对红衣小/妞这种如假包换的旱鸭子来说。

    梁大壮在胡小天身边嘿嘿笑道:“少爷……这小/妞不会水嗳!”

    胡佛皱了皱眉头,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奇怪嗳,好端端地怎么会突然掉到湖里面去呢?”他当然知道原因,可人命关天的事儿谁也不想承认和自己有关。

    另外两名家丁也张着大嘴傻乐,傻乐也是幸灾乐祸,不是胡家人没有同情心,谁让你有眼不识泰山敢惹我们胡家,知不知道我们主人是谁?当朝三品大员,户部尚书胡大人。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居然敢打我们家少爷,活该!强势的主人奴仆一样强势,奸臣门下多恶仆。

    前来看热闹的人还真是不少,也有人嚷嚷着:“有美女掉河里了,快救人啊!”

    叫得最响的那位就站在胡小天右侧,这货鼓动别人跳水救人的时候,两只眼睛望着胡小天,胡小天也看着他,麻痹的,你丫叫得挺欢,怎么自己不跳下去?戾气,戾气太重,自己过去明明不喜欢说粗话啊!他忍不住感叹道:“人情冷漠,世态炎凉!”。

    红衣小/妞的脑袋又从湖水中冒出来了,披头散发,哪里还有半分的美貌风姿,简直就像从午夜凶铃中爬出来的女鬼,这次连救命都不会喊了,只剩下咕嘟了。

    胡小天看看左右:“救人啊!”

    梁大壮吞了口唾沫,咕嘟!胡佛和另外两名家丁也跟着吞了口唾沫,又是三声咕嘟,这四名家丁清一色的旱鸭子。

    胡小天心头这个郁闷呐:“曰,全都都是些废物!蠢材!”于是胡小天只能脱去自己的青色长衫、薄底靴。

    梁大壮赶紧上前拉住他的手臂道:“少爷,水深危险啊,您是何等身份,犯不着为一个刁蛮小/妞冒险啊!”胡佛和三名家丁全都点头。

    “边儿凉快去!”胡小天没好气道,这货很快脱得就只剩一条短裤,然后在众人的瞩目中跳进了清澈的湖水中。梁大壮也只是装模作样地拉他一下,他对这位少爷的水性是了解的,胡家新挖的池塘,少爷几乎每天都会在里面来来回回游上一个时辰,兴致上来,他还会四仰八叉地漂在水面上,这等水性绝对是老鸭级的存在啊。

    湖水比起胡小天预想中要浅得多,游到红衣小/妞的身边,看到这小/妞仍然在水中挣扎,不过明显有气无力了,胡小天发现所在地方的水深不过七尺左右,看这小/妞的身高怎么也得一米六五吧,也就是刚刚没了她的鼻子,怎么会淹成这副惨样。胡小天将红衣小/妞从水中捞了出来,然后横抱在怀里,脚踩在湖底一步步向岸边靠近。这会儿红衣小/妞老实了,一动不动躺在胡小天的怀里,一只手臂耷拉着,在虚空中一荡一荡,看着跟挺尸似的。

    湖畔上看热闹的那帮人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小/妞莫不是被淹死了?

    胡小天当然知道这小/妞没死,只是被水给呛晕了。周围看热闹的女子看到这厮精赤着上身一步步走上岸的时候,一个个不由得脸红心跳,纷纷扭过头去。胡小天这四个月的锻炼没有白费,他的肤色栗色而光亮,肌肉线条优美,饱满而充满弹性和力量。

    在这种封建时代,即便是男子也很少当众展露身材的,四月的天气还有些微凉,无论是莘莘学子还是世家公子,全都将自己包裹在形形色色的长袍中,大袖飘飘才能显现出他们的儒雅风度,一个时代会有一个时代的审美观,可对身体美的欣赏却是永恒不变的。

    胡小天健美的形体当众展示,这种场面极其少见。那帮围观的女子虽然感到害羞,虽然觉得不雅,可心中还是痒痒得想看,女性也有欣赏美的权利,一样有欣赏美的要求,越是偷偷摸摸地瞄上两眼,越是脸红心跳刺激十足。

    有十多艘画舫也因为这边突发的事件而向这片水域聚拢,很多藏身在画舫内的富家千金、官家小姐,纷纷透过珠帘,纱幔偷看胡小天健美的后背,湖水将胡小天的大裤衩完全打湿,这货结实而饱满的臀大肌也在**下半隐半露,自然又让不少的美女佳人眼泛春波,大胆的女孩子已经挑起珠帘,堂而皇之地欣赏,更有不少人已经在悄悄打听胡小天的出身来历。

    胡小天可不是有意要展示自己的健身成果,这货从来都不是暴露狂,顾不上穿上衣服,抱着红衣小/妞来到树荫处,让四名家丁驱散围观的群众,四人背身将胡小天和红衣小/妞阻挡起来。

    医者仁心,虽然胡小天在恢复记忆之后决定再也不当什么医生,可真正遇到有人需要他来解救的时候,他却没有丝毫的犹豫。

    胡小天首先做得就是解开红衣小/妞的裙带,这年头流行束腰,小/妞的腰肢已经够细,还用巴掌宽的镶金玳瑁织锦带扎得很紧,这腰带解起来可真是麻烦啊。

    梁大壮一边驱赶着围观百姓,一边偷看少爷的举动,看到胡小天正在解红衣小/妞的腰带,顿时就有点脑袋发懵了,这可是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啊,少爷啊,咱可千万得有点节操啊。除非是傻子才敢在这种状况下干出这种事情,宽衣解带,这下一步就得那啥了……

    胡佛跟他想到了一起去,朝梁大壮努了努嘴,示意梁大壮去劝,可梁大壮也朝他努了努嘴,少爷是什么人?可不就是个傻子,痴痴傻傻了十六年,说不定能干出什么混账事,要不尚书大人也不会让他们四个寸步不离地盯着他。可尚书大人只说要他们贴身保护,没说让他们阻止少爷的行为,所以还是听之任之的好。

    围观百姓虽然站开了,可仍然远远观望着这边的动静,四名家丁身材都不弱,但毕竟无法做到将胡小天和红衣小/妞完全挡住。

    胡小天解小/妞裙带的时候,就有人看见了,一个个愤愤然开始嘟囔:“无耻之尤,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

    有人已经知道了胡小天的身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家是户部尚书胡不为的公子,听说是个傻子,傻子就算干了什么也不用坐监……”“真是岂有此理!”

    有低声唾骂的,有指指点点的,有驻足观望的,还有等着大饱眼福的,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敢于向前阻止胡小天主仆的恶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能谴责两句已经是正义感十足了。

    胡小天从红衣小/妞的嘴巴里清理出几根水草,又从她脸上揪下几颗吸附其上的蜗牛,清除口鼻杂物是必要的一步,看到小/妞的肚子有些微微隆起,显然在刚才喝进了不少的湖水。于是胡小天一腿跪地,一腿屈膝,将红衣小/妞的腹部搁置在自己屈起的大腿上,然后扶着她的头部,让她面朝下,另外一只手压着她的背部。

    人们远远眺望着,虽然看不太清,可仍然能够看到尚书公子正把红衣小/妞的头塞在他的双腿之间,我靠,这厮真是无耻,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迫这小/妞……哎呀,真是有辱斯文啊!实在是不忍卒看啊!可围观的那帮世家公子文人墨客,压根就没有一个闭上眼睛的,一边低声咒骂指责,一边还有那么点小小的期待,这场面还真是有些刺激呢。

    新书第一天,门前冷落鞍马稀,无法在老书内宣传,老兄弟老姐妹们都不知道章鱼这边开张了,这心拔凉拔凉的,还请看到新书的兄弟姐妹们帮忙宣传,收藏投票,支持章鱼的这棵幼苗,那啥,章鱼这厢有礼了,谢谢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