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七十三节 狭路相逢勇者胜(1)
    天空忽然飘起了雪花,一点一点,飘落到茫茫草原之上。

    “下雪了啊……”郅都抬起头,看着天空。

    他的脚边,有一具被陌刀砍碎的尸体,踩着这碎尸,郅都拔出了自己的佩剑,远方匈奴人的马蹄声已经近在咫尺了。

    “左大将的直属万骑啊……”郅都凝视着那面匈奴的狼头大纛,喃喃自语。

    匈奴的权力结构,就是四柱加上左右大将左右大当户。

    这八个人,构成了匈奴帝国的决策核心。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直属万骑。

    其中,尤以左右贤王,实力最强。

    旁的不说,全盛时期的匈奴右贤王,就是幕南诸部族的领袖。

    他单独一人就可以做主动对汉室的大规模进攻。

    汉匈过去数十年的战争,有至少八成以上,是在跟右贤王打。

    在那个灰暗的年代,汉军只能依托坚城,防御匈奴骑兵的进攻。

    别说出塞了,就是出城野战,都可能遭遇惨败!

    而在今天,他不过是领着一路汉军偏师,就牵制和吸引了匈奴的幕南主力,甚至,率领不过八千的步卒,就有资格硬撼匈奴左大将的直属万骑。

    这让郅都在心里不禁生出沧海桑田的感觉。

    不过……

    在数十年前,秦将蒙恬,率领长城兵团屯驻此地时。

    匈奴人全部出动,也动不了秦军任何一支偏师。

    反而被秦人吊起来打。

    “吾辈今日,只是让历史回归它原有的轨迹!”郅都对左右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诸君,致君尧舜上,就在今日!”

    郅都的话,让汉军中的军官们,尤其是贵族和士大夫出生的军官们,兴奋的嗷嗷直叫。

    致君尧舜上!

    多么神圣而伟大的使命啊!

    中国有礼仪之大,服章之美。

    四夷,不就应该天生就跪在地上仰望璀璨的诸夏文明,哭着喊着,请求王师的拯救和天子的雨露滋润吗?

    当然,这种话,也就只能鼓舞一下军官们,特别是高级军官们。

    对士兵,说这些话是没有用的。

    还是实际一点,更有效果。

    但这种事情,在现在的汉军里,并不需要作为主帅的郅都来说。

    各级军官,都会在战前进行鼓动。

    “二三子们……”一个又一个伍长,对着自己的士兵们大声说道:“杀敌,报国,建功立业就在今朝!斩下北虏之级,换朝廷之重赏!”

    “此战得胜,土地、房宅、妻女、耕牛,就全都有了!”

    不需要太多的口水,只需要将上次马邑之战后,汉军诸出征将士的今天略微描述一二。

    无数的士兵,眼睛里都里冒出红光来。

    看向对面匈奴骑兵的眼神,更是兴奋中带着狂热。

    “万胜!万胜!”士兵们大声喊着,挥舞起手里的武器。

    ………………………………

    而在另外一侧的战场上,大战已经一触即了。

    须卜雕难率领的匈奴骑兵,占据了一个略略高于草原的山丘。

    整个万骑的兵力,排成了五排,举着大纛的几个大力士,将须卜氏族的旗帜高高举起。

    “这些汉朝人,胆子真大!”须卜雕难凝视着不远处的汉军军阵:“不过四千骑,居然也敢与须卜氏对冲?”

    骑兵对冲,是骑兵间最绚烂的战斗。

    两军交兵,从白刃开始。

    须卜雕难还记得上一次,须卜骑兵对冲时的场面。

    那是乌孙叛乱的时候,他在皋兰山下,堵住了一支亡命的乌孙骑兵。

    那支乌孙骑兵,在其领的率领下,视死如归的冲向了他的大纛。

    三千多骑,排成了一个又一个整齐的队列。

    然后两军交错而过,对冲十几次。

    最终,皋兰山下,血流三百里,伏尸无数!

    而,须卜骑兵在那一战,只用了五百人的代价,就换了那支乌孙骑兵全灭的结局。

    乌孙人当场丢下一千多具尸体,另外有一千多人,跪在地上请降。

    只有不到三百人勉强逃脱。

    这就是骑兵对冲的残酷之处。

    不仅仅要考验双方骑兵的装备、技战术和战术素养,更要考验双方战马的耐力、灵活性。

    一般来说,骑兵之间的战斗,不会在一开始就展到对冲。

    但是,看着对面汉军摆出的对冲架势。

    须卜雕难毅然接受了他们的挑战!

    对冲?

    须卜骑兵不怕任何人!

    “就让我,伟大的须卜氏族的骨都侯,万骑长,须卜雕难来碾碎你们的自信和决心吧!”须卜雕难大声说道:“勇士们,须卜氏,从不后退!现在,这些卑鄙的汉人,居然敢在伟大的须卜勇士面前挑衅,就让我们的马刀和长弓来教一教他们吧!”

    在须卜雕难眼里,汉朝人连神骑都没有,就敢挑衅他?简直是找死啊!

    须卜骑兵,身材矮小,但四肢极为强健。

    而且,每一个骑兵的战马,都是骑手自己从小养大的。

    它们跟主人之间的默契与配合,不是他人所可以想象的。

    更别提,现在,须卜骑兵已经鸟枪换炮了。

    对面的汉骑有的装备,他们也基本有了。

    而汉朝人拙劣的骑术和生涩的技战术,根本不是须卜骑兵的对手。

    甚至,须卜雕难觉得,汉朝骑兵连给他们提鞋的资格也欠缺!

    而他们现在居然作死的摆出了对冲的架势?

    这是寿星公上吊,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吗?

    举起手,须卜雕难向前一压,顿时,一排排的匈奴骑兵,如同狼群一样,狠狠的扑向汉军骑兵。

    足足六千多骑,密密麻麻,排着阵型,如同山崩一般,排山倒海的冲向了汉军骑兵的阵列,仿佛要将汉军撕碎。

    …………………………

    “对冲啊……”棘门军骑都尉王勇舔了舔嘴唇,确实,汉军的骑术和技战术,都远不如匈奴骑兵。

    毕竟,人家生于马背,死于马背。

    但是……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可以在后天弥补的。

    汉家骑术和技战术,暂时还没有匈奴人强,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所以,汉军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不管它。

    就像田忌赛马,用我的长处,对付你的短处,同时使得你的长处毫无挥的空间就可以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