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七十节 反扑(2)
    *************************

    码字期间,又看到了《影武者》最新的视频,竟然可以看小萝莉裙底、看御姐乳摇,我去,这让老夫如何是好,把持不住的兄弟们自带纸巾去他们官网去看吧

    %%%%%%%%%%%%%

    即使匈奴人在很多装备上,无法仿制、山寨。★★

    但是,当须卜氏的万骑奔腾而出时。

    其他匈奴部族依然是纷纷侧目。

    须卜氏的苍鹰大纛,迎风飘扬。

    一个骑士,披着用牛皮和青铜锻造而成的轻甲,戴着一顶顶其他部族可望而不可及的青铜头盔,手上拿着的是从阴山之中砍伐下来,精心制造的骑兵用角弓和寒光凌厉的青铜马刀。

    一个个骑手,跨着战马,双脚蹬着马镫,坐在固定的马鞍山。

    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须卜氏的万骑啊……”有部族的老人感慨着:“当年老上单于西征,须卜氏的万骑随同作战,在伊列水,折兰部族先冲锋,须卜万骑随后而至,杀的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啊!”

    更有亲眼目睹了哪一战的老萨满对部族的头人说道:“可怕啊,须卜氏!单于的利箭!”

    当年在伊列水,月氏人用王庭的主力作为中军,两翼放置了曾经扑灭了乌孙的两个绝对凶悍的部族。

    当折兰人起疯狂冲击后,须卜氏的三个万骑一马当先,从两翼包抄。

    哪一战,匈奴的兵力,仅有月氏人的三分之一!

    但是,在须卜氏和折兰的冲击下,月氏人溃不成军。

    战场上尸横遍野!

    观战的诸部族和西域诸国国王吓得两腿战战,当场就跪到了老上单于的马蹄面前,誓永远不背叛匈奴,永远做匈奴的奴隶。

    这就是老上单于写信给汉朝太宗皇帝的背景。

    在汉匈国书上,老上单于得意洋洋的说:以天之福,吏卒良,马强力,以夷灭月氏,尽斩杀降下之!

    这吏卒良,指的就是折兰与须卜骑兵的强大啊!

    今天,须卜骑兵再次策动,须卜氏的苍鹰战旗再次飘扬。

    无数的部族,无数的头人,都回忆起了那个在草原上的传说:疯雕最凶,苍鹰最狂!

    讲的就是折兰人(大雕)和须卜氏(苍鹰)的可怕和恐怖!

    折兰现在元气大伤,只能龟缩在胭脂山,休养生息。

    但须卜氏,却是毫未伤!

    而且,须卜氏不比折兰。

    作为匈奴本部,真正的自己人!

    须卜氏历代都是为单于镇守幕北,监视西域三十六国的精锐!

    须卜氏的万骑,常年活跃在西域。

    他们比折兰人更熟悉和更习惯与农耕民族的军队作战。

    在西域,须卜氏一个万骑,就曾经压得整个西域三十六国,抬不起头。

    哪怕是本身是匈奴人的呼揭部族,也曾在须卜人的马蹄下瑟瑟抖,只能乖乖留在金山给单于看大门,而不敢异议!

    而当代的须卜氏就更了不得了!

    单于的妻子,左贤王于单的生母,就是出生于须卜氏。

    所以,须卜氏比其他氏族,对当今单于更忠诚,更愿意卖命!

    所以,哪怕其实须卜氏早已经不回幕南过冬,但呼衍当屠招呼一声,须卜氏还是调来他们最精锐,最强大,编制最多的一个万骑。

    而这个万骑,常年驻守在莎车国。

    数年前,乌孙人叛乱,这个万骑一马当先,与乌孙人展开血战。

    正是他们第一个突破了乌孙人的防线,逼迫乌孙放弃了其祖地,只能逃窜南下!

    现在,这个万骑得到了全新的装备。

    锋利的马刀,长而致命,轻便的皮甲,足以防御百步之外射来的箭矢,简单的青铜头盔,更可以保护骑士的头部免遭致命威胁,而马镫和马鞍,则让他们可以在战马上解放双手。

    这使得他们觉得,哪怕是面对汉朝的‘神骑’也可一战。

    “勇士们!”须卜氏的这个万骑的指挥官,须卜雕难骑着战马,对他的麾下部将们说道:“就让诸部族和汉朝人见识见识,我大匈奴的强大!”

    “区区四千骑,就敢出来送死!?”须卜雕难不屑的道:“让先祖和神明来见证我们的勇武吧!”

    驱使须卜氏族前来解救休屠人的动力,是无比强大的!

    匈奴没有法律,更没有军法。

    只有祖宗制度。

    而匈奴的祖宗制度很简单!

    后世的史记记载:其法拔刃尺者死!坐盗者没其家!有罪,小者轧,大者死……战死扶舆死者,尽得死者家财。

    而这最后一句,就是匈奴军法和分配制度的核心。

    自冒顿以来,一直如此。

    按照制度,只要能抢回战死者的尸体,那么就可以尽得其财产牲畜和妻女。

    那假如是解救出被围者呢?

    那就更加财了!

    不止他的财产都是你的,连他自己也要成为你的奴隶!

    当然,休屠人现在还不至于如此!

    不过,须卜氏依然可以得到补偿!

    这个补偿就是浑邪人!

    作为先逃跑,还是背弃了友军的人。

    浑邪部族已经犯了大忌讳了!

    单于一回来,肯定就要将整个浑邪部族连根拔起!

    浑邪的人口、牲畜、牧场、财富,统统要被瓜分!

    而作为救回休屠部族的须卜氏族,理所应当的将得到大部分!

    浑邪部族,数万邑落,牧场肥美,早就让很多人垂涎欲滴了。

    要知道,浑邪人占据的牧场,其中就包括了乌孙人的祖地,美丽富饶的白亭海!

    那可是一个连单于都羡慕的肥美的牧场。

    若浑邪人听话,懂事,匈奴还真没什么办法。

    毕竟,单于庭也不可能不要脸皮!

    但,现在浑邪人自己作死,那可就怪不得单于庭了!

    吞噬掉浑邪人的牧场、牲畜和人口,足以让须卜氏的力量大增,甚至越呼衍氏族,成为匈奴第二大氏族,未来甚至未尝不可借此染指任何一个匈奴人都垂涎欲滴的左右大当户,甚至左右大将的职位!

    所以,须卜氏族的战士们,都是战意高昂,人人不可一世。

    “汉朝人……”许多士兵,将眼睛瞄准了战场上正在混战在一起的汉军骑兵与休屠骑兵。

    休屠骑兵见到援军将来,也是且战且退,掩护着撤向援军的方向。

    而汉骑怎么可能放过到嘴的肉,跟着掩杀。

    两军就像条相互交织的旋风,在草原上彼此纠缠。

    而汉骑不管不顾,死都要咬一口肉的模样,让须卜骑兵们大怒!

    “简直是目中无人!”须卜雕难恨声道:“汉朝人觉得打赢了折兰奴隶,就以为天下无敌了吗?就让我须卜氏族,教一教你们这些汉朝晚辈吧!没有神骑,也敢嚣张?哼!”(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