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六十九节 反扑(1)
    “休屠人完了……”呼衍当屠望着战场感慨一声。

    原本,假如浑邪人没跑,两个部族加起来,起码有八千多骑,哪怕是汉朝人开挂,也奈何不得他们。

    最多最多,杀败休屠和浑邪,迫使他们撤兵。

    但汉军也要付出代价!

    但,现在,浑邪王一跑,休屠人就成了靶子!

    陷入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的尴尬地步。

    “主人,浑邪王该如何处置?”一个呼衍氏族的骨都侯问道。

    呼衍当屠眯起眼睛,看着一溜烟跑到了七八里外的一个小山坡下的浑邪部族。

    “哼!”呼衍当屠鼻孔里喘了口气。

    浑邪部族,简直是**裸的挑衅!

    若不给浑邪人一点厉害瞧瞧,呼衍当屠感觉,自己这个主帅就要威信尽丧了。

    恐怕,以后他的命令,都要无人听从了。

    “暂且不管它!”呼衍当屠用了个‘它’字来形容浑邪部族,‘它’这个词,在匈奴语言里发音跟‘他’是不同的。

    ‘他’是指对等的人,至于‘它’则是形容奴隶、牲畜的。

    一般来说,匈奴本部的贵族,在明面上就算对某部族在不满,也不会用‘它’来形容。

    唯有,已经无法再容忍和忍受的时候,下定决心,要将这个部族扫灭之时,才会用‘它’。

    这是死刑的判决!

    “先把休屠人救出来再说!”呼衍当屠拍了拍手掌:“让本部准备冲锋吧……”他眯着眼睛,问着身后的贵族们:“勇士们!谁愿意去救出休屠部族?”

    在呼衍当屠身后,数个本部的骨都侯都是跃跃欲试。

    在草原上,匈奴本部永远比其他部族更骄傲。

    对匈奴人来说,本部跟非本部,那是天差地别的象征!

    本部的骑兵,更健壮,更强大,更有默契!

    每一个本部的骑手,都有着娴熟的骑术,非凡的射术!

    在非本部的部族里,一千骑里能出一个射雕者,那就已经是奇迹了!

    但在本部中,某些精锐的强大部族,甚至可以做到一百骑,出一位射雕者!

    本部的骑兵,不仅仅体现在作战能力和战术素养上。

    更体现在装备上。

    其他部族的骑兵,顶天了拿把牛角弓,配上几柄青铜铤,那就已经是很奢华了。

    至于皮甲和锁甲什么的……

    那就别想了!

    但匈奴本部的骑兵,披甲执锐!

    在过去,本部的骑兵,就已经有贵族能披着铁甲,拿着缴获的汉军武器上阵了。

    而一年多前,匈奴人攻陷大宛,将整个大宛王国的人口财富,全部化为己有。

    在这一场盛宴中,匈奴得到的最宝贵的财富不是数十万的奴隶和无尽的财富。

    而是宝贵的工匠!

    大宛国,作为马其顿殖民者的后代,塞琉西王朝的后裔,大夏的割据王国。

    虽然他们与欧陆文明分隔数百年。

    但祖宗留下的财富,并未消失。

    大宛王国,是一个以庄园经济为主体的王国。

    跟同一时代的罗马共和国差不多,在一个庄园之内,有贵族,有武士,有仆人,当然也少不了工匠。

    虽然,大宛人不懂得冶铁。

    但他们的青铜冶炼技术却是非常发达的!

    至少,比起匈奴人的原始青铜冶炼技术,发达无数倍!

    而所有的游牧民族,都对工匠有着天然的渴望和渴求。

    因为,这是他们无法自己培养和训练的。

    所以,所有的大宛工匠,都被匈奴人捧在手里,像宝贝一样呵护。

    特别是木匠和青铜冶炼的匠人。

    简直是爹妈一般的爱护!

    匈奴人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肉类,工匠们每顿都有,匈奴人自己都舍不得穿的衣服,工匠们身上都穿着。

    甚至,匈奴人为了照顾和满足这些工匠们的需求,还在居延泽为他们建立城市,让他们过着跟在大宛国内的贵族一样的生活。

    匈奴人攻灭大宛,对大宛的所有阶级都是灾难。

    但工匠是例外。

    很多原本是平民甚至是奴隶的工匠,一下子就摇身一变,成为了过去的贵族老爷和主人的老爷!

    他们吃着最好的食物,睡着过去做梦也想不到的贵族小姐。

    自然,工匠们对新主子表示一万分满意。

    现在,被俘的那三千多各种工匠,每天都在为匈奴生产和制造各种装备。

    其中就包括了以缴获或者走私得到的汉军的制式装备。

    山寨武器,在冷兵器时代,尤其是西元前的冷兵器时代很简单。

    无非就是技术问题而已。

    从大宛劫掠而来的大量的财富,则为匈奴人的山寨事业注入了无穷的活力。

    去年一年,这些工匠为匈奴生产了数以万计的武器!

    包括了山寨的汉军马刀,山寨的汉军马鞍和马镫。

    这些都不难仿制。

    匈奴人也早就发觉了这些东西。

    也就马蹄铁,这些工匠怎么也制造不出来。

    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材料问题。

    青铜太脆,没有铁的坚固和耐磨损。

    而点不开冶铁技术科技的匈奴人,真是急得团团转!

    “须卜氏族……”呼衍当屠将视线投注在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粗矮,鼻子上吊着一个巨大的铜环的匈奴贵族身上:“此事就交给贵部吧!”

    这个贵族闻言,欢喜的道:“请左大将放心,我们须卜氏族必定不辱匈奴的威名!”

    须卜氏族,作为匈奴本部四大氏族之一。

    底蕴是非常厚实的。

    这个氏族,世代都是单于的左右骨都侯的人选。

    甚至,曾经有人出任过匈奴四柱之一的右谷蠡王!

    以非挛鞮而为四柱,在匈奴历史上非常少见!

    有史以来,不过数人得此荣誉!

    须卜氏族能得到这个荣誉,是因为他们当年追随老上单于,底定西域三十六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所以,须卜氏族被获准,可以参与西域诸国的监管。

    西域三十六国,有大有小。

    小者几千人占个绿洲就称王称霸了。

    大者十几城甚至数十城!

    这些王国之中,自然也有着工匠。

    在实际上来说,几乎所有匈奴的武器装备和甲胄,在过去,大部分都是依赖于西域三十六国的贡献。

    这也是为什么乌孙人当年非要跟匈奴闹翻的缘故!

    西域三十六国,是一个巨大的聚宝盆。

    无论谁得到,都足以制霸天下!

    甚至角逐草原霸主的地位。

    乌孙人对此垂涎欲滴,做梦都想要控制西域三十六国。

    而匈奴人则绝对不可能让乌孙人控制西域三十六国。

    就像米帝肯定不许约翰牛跟欧陆走到一起,亲密无间,还称兄道弟一般。

    这才是匈奴跟乌孙最终决裂的根本原因两者在西域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作为获得了部分西域权益的氏族,须卜人的装备,向来在匈奴以强大著称。

    在其他部族还在用着骨头和石矛的时候。

    须卜氏族就已经完成了武器的青铜化。

    而在马邑之战后,挛鞮氏和须卜氏的本部万骑,又称为了匈奴帝国第一个装备上山寨青铜马刀和青铜马鞍、马镫的部族。

    在现在,须卜氏全部的四个万骑,都已经完成了装备的更新。

    每一个战士,都穿着用青铜和皮甲打造的甲胄,骑着山寨的马镫与马鞍的战马,提着山寨的马刀。

    甚至就连列队的排列方式,都有些与汉室骑兵的列队方式相似这也是山寨来的。

    过去一年多,匈奴人派了无数探子和细作,收买了无数的汉奸,探寻和窥视汉军的训练和行进作战方法,更不断通过边境摩擦,拿着附庸部族和奴隶们的生命刺探汉军的虚实。

    终于被他们摸到了一些关节。

    最起码,现在,须卜氏的万骑,列着的作战队形,都与汉军的骑兵相似了。

    他们以五骑为一组,两组列为一队,组成了一个扇形的行进队列。

    “可惜……汉朝的手弩,怎么也放置不出来……”呼衍当屠在心里叹了口气,颇为惋惜。

    这些年,匈奴人通过了无数个途径,获得了至少数百把汉军的手弩的样品以及上千个损坏的零件。

    可惜,汉军的手弩,是从秦代的骑兵弩发展而来,结合了秦弩的优点,利用了秦人发展到极致的青铜冶炼技术,辅以现代科技技术结晶,在墨苑的墨者们的主持下,将秦骑兵弩和汉连弩的设计综合到一起,设计而成的。

    每一个零件都如同秦弩一样可以自由替换,扣动方式更是简单无比。

    这使得匈奴人根本没办法山寨!

    更别提像汉军一样大规模装备了!

    这也是匈奴和这个世界的无奈。

    青铜技术,在中国经历了三代数千年的发展,最终由春秋战国的战火为燃料,用了无数代人杰的智慧,最终在秦人手里达到了青铜的极致哪怕再过两千年,哪怕到了工业化时代,秦人的青铜工艺,也可以与工业产品媲美!

    匈奴人能行吗?不行!

    希腊人行吗?也不行!

    罗马人行吗?还是不行!

    在冶炼技术和生产制造方面,现在的中国,就好比后世的欧米之于天朝的基础材料学。

    就譬如发动机吧。

    中国补课补了十几年,也依然追赶不上欧米的发动机。(~^~)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