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六十八节 作茧自缚(2)
    在炮灰们往回跑的那一刹那,郅都的嘴角露出了微笑。

    “是时候了……”郅都对左右吩咐道:“骑兵出击吧!”

    “诺!”棘门军和灞上军的两位骑都尉郑重的以右手击胸,领命而去。

    于是,原本静静的安坐在汉军两翼的骑兵们开始上马。

    因为忠勇军的主力骑兵已经被迫回身去保护汉军粮道,现在,汉军大营内,只有不到四千骑,刚刚好是两个骑都尉的满编兵力。

    棘门军和灞上军,作为汉军五大王牌主力。

    自然,他们跟匈奴,也是老朋友了。

    尤其是灞上军。

    灞上军在汉室内部有个绰号——刘氏之矛。

    在今上即位以前,灞上军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子宿卫部队。

    太宗孝文皇帝在位时期,曾经七次亲自莅临灞上军的营寨视察。

    太宗皇帝对这支部队是如此的喜爱,以至于,太宗皇帝临终前,特别下诏,准许灞上军依旧屯驻于灞上。

    与灞水相伴,与霸陵为邻。

    让灞上军能永永无穷的保卫和拱卫着他和他的陵寝。

    这支部队对刘氏的忠诚,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几乎所有灞上军的士卒,都是从霸陵所在白鹿原和历代天子登基前的食邑汤沐之县选拔。

    以此保证,士兵的绝对可靠和绝对忠诚。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灞上军甚至比南北两军还要可靠。

    因为,每一个灞上军的士卒,都是从当代天子的食邑汤沐之地遴选出来的。

    在这个时代,再没有比这样的关系更可靠,更让人信赖的了。

    基本上,除非皇帝倒行逆施,天怒人怨,不然的话,灞上军绝对会忠心耿耿的守护刘氏。

    而历代以来,灞上军的将军,同时兼任宗正,更是汉家传统!

    灞上军也是唯一一支可以直接受九卿领导和指挥的军队!

    而汉家宗正,历代非刘氏皇族不可出任!

    而且必是与皇帝本人关系非常亲密的皇室宗族成员!

    譬如现任宗正,既是代王刘登的兄弟青阳侯刘节。

    至于棘门军,跟皇室的关系也很亲密。

    棘门军的驻地,就在长安城的横门之外,历年以来,这支部队都是屯驻在那里,直接接受天子命令的。

    此时,棘门军的骑兵,将他们的军旗高举,然后一马当先,驶出营垒的通道。

    整整两千骑,如同奔雷一般,直扑浑邪本部大纛。

    在另一侧,灞上军亦如潮水般冲出来,气势汹汹的扑向了休屠王的本部。

    这种**裸的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行为,让休屠王和浑邪王都是火冒三丈。

    “汉朝人欺人太甚!”

    许多的匈奴贵族更是怒不可遏,就要带人去迎击。

    但此时,战场的形势已经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踏着鼓点,不断前进的陌刀兵方阵,在进行了一番近乎热身性质的劈砍后,总数多达两万的炮灰,被他们吓得屁滚尿流,不是吓得不敢动弹了,就是返身跑向了匈奴本阵。

    现在,无论是浑邪人还是休屠人,都是作茧自缚。

    数以千计的炮灰,哭爹喊娘的冲过来。

    不过百余步的距离,十几秒就可以冲过。

    这些饥肠辘辘的炮灰,再也不受控制。

    无论是浑邪人,还是休屠人,现在都面临了一个艰难的抉择:是先把眼前这些不知死活的奴隶们杀掉,还是去跟即将来袭的汉骑交战呢?

    假如,选择前者,那么汉朝骑兵就可能冲进己方的阵中。

    若选择后者,那么,很可能被炮灰冲进来。

    而且看这些炮灰的模样,他们似乎不会管匈奴人怎么想,一旦被冲进来,极有可能引混乱。

    可要是不管他们,那么,跟在这些家伙身后的汉朝步兵,就要笑死了。

    浑邪人和休屠人,一时间真是左右为难。

    但,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汉朝的骑兵,如同奔雷一般,绕过战场正面,绕了一个大圈子,直取各自目标。

    对于骑兵来说,区区两百步,最多半分钟就可以抵达,哪怕他们绕了一个大圈子。

    不会有人愿意面对一支已经度提升到极点的骑兵。

    浑邪王看着这样的情况,挠了挠头。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若是带着部族的精锐,在这里跟汉朝人硬碰硬,万一死光了,怎么办?

    可不止中国人会思考:万一军队死光了,我改怎么办?这个问题。

    全世界的山头,都会去考虑这个问题。

    浑邪部族是绝对接受不了像折兰部族那样的毁灭性打击的。

    一次挂掉四千青壮?

    整个部族都要面临失去的一代!

    他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然后就对左右吩咐:“全军跟我一起撤退!”

    “可是,左大将那边?”有人狐疑的问道:“我军就这么不战而逃,左大将若是怒,那该如何?”

    “呼衍当屠,现在根本不敢动本王!”浑邪王鼻孔一哼,道:“我们浑邪部族可不是若卢部族!全族上下邑落数万,呼衍当屠敢在现在与我们为敌吗?杀了我们,他就不怕浑邪部族造反?”

    浑邪人,也不是什么好惹的部族。

    真要逼急了,兔子还咬人呢!

    大不了,反他娘!

    浑邪王就不信,呼衍当屠敢逼反自己!

    “这场战争,本就是匈奴人跟汉朝人的战争!”浑邪王道:“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于是,浑邪部族的大纛,在这个关键关口,掉头就跑!

    在草原上,一支想逃跑的骑兵,在现在的技术条件下,想要追上他们,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他们这一撤退,不仅仅汉军目瞪口呆,就是匈奴人也是气的跳脚。

    先倒霉的,当然还是休屠人。

    浑邪王大纛撤退时,休屠王还在很耿直的带人去迎战来袭的汉骑。

    休屠王的想法比较简单——再怎么样也要做做样子给匈奴人看看啊,再怎么样也要给匈奴人一个交代啊!

    但他没有想到,浑邪部族是那么的果断!

    直接就把他们给卖了。

    等到休屠人现自己被卖的时候,已经晚了。

    冲向浑邪部族的汉骑,在现自己的猎物丢掉了以后,干脆就不管逃跑的浑邪部族,直接从浑邪骑兵撤退后留下的通道,直扑休屠人的侧翼。

    这个时候,休屠人就算想跑,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了。

    什么叫做作茧自缚,休屠人现在终于明白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