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六十七节 作茧自缚(1)
    汉军的陌刀兵军阵一出,顿时就杀的炮灰们哭爹喊娘。

    更别提,弓弩部队的火力,随之向后延伸,建立起火力封锁了!

    弓步协同,这种只在幻想之中才可以出现的神技,让哪怕即使隔了二三十里,呼衍当屠都是看得心惊肉跳。

    此时,在呼衍当屠的视角里。

    对面的汉朝军队是步兵在前,弓弩在后。

    步兵每前进一点,弓弩手的火力也随之向后延伸。

    可怕的箭雨,似乎长了眼睛一般,总是集中落在某几个区域。

    这让呼衍当屠惊诧无比!

    汉朝的弓弩部队,匈奴人一点也不陌生。

    在马邑之战前,匈奴人对汉朝军队印象最深刻就是弓弩手射出的箭雨了。

    无论是放置在城墙之上,需要多人操作的巨型床子弩,还是单人操作的远程巨弩大黄弩,仰或者那些制式三石弩。

    都曾经给匈奴帝国造成了麻烦。

    但也仅仅是麻烦而已。

    不管是弓弩,还是掷矛,在野战中,能挥的作用一般很少。

    汉朝人自己都说了‘临敌不过三’。

    所以,汉朝人根本不敢与匈奴野战。

    他们只能固守在坚城之中,依靠城墙的保护,才可以有效的阻挡匈奴的骑兵。

    即使如此,匈奴人也常常攻陷了汉朝人重兵把守的城市。

    单单是太原都陷落过三次!

    甚至,就连雁门关这样的雄关,也曾经被匈奴人攻克!

    也就只有云中城,让匈奴无可奈何!

    所以,匈奴人所以清楚汉朝弓弩部队的厉害,但却从不将之放在眼中。

    不过三轮齐射而已!

    在野战中,匈奴骑手完全有自信从箭雨之中穿过。

    即使要付出代价,那也在接受范围之内。

    事实上也是如此。

    骑兵,以其机动性和高性,天生可克制步兵。

    而在事实上,弓弩兵们别说骑兵了,就是步兵也未必可以克制。

    当年,战国七雄,垫底的鱼腩是韩国。

    而韩国则是以弓弩闻名天下,韩弩的技术成分和先进性,以及韩国弩兵的训练有素,甚至让秦人都大为赞赏。

    但那又怎样?

    在整个战国时期,韩人就是小受!

    别说秦人了,就是燕国人都可以骑在韩人头上耀武扬威。

    在实战之中,哪怕是灭韩之后,吸收了韩人全部财富和智慧的秦人,也只是将弓弩部队作为一种补充手段。

    两军交战,最终决定胜负的,还是要靠步兵白刃冲锋,贴身肉搏来决定!

    自有记录以来,从未有过任何一场战争是靠弓弩等远程投射武器取胜的。

    但是,在今天,对面的汉朝军队的弓弩手,却让呼衍当屠胆战心惊!

    他们居然协同起其步兵来了!

    汉朝人用那支挥舞着奇怪长兵器的步兵在前,如墙而进。

    沿途,一切站着的炮灰,全部被劈成了零碎!

    而弓弩兵们则恰到好处的将无尽的箭雨,撒播到汉军步兵的两翼和前方。

    似乎,他们从不需要瞄准,也不需要观察战场的情况,闭着眼睛就能知道什么地方有敌人,什么地方没有?

    更夸张的是——他们从未有误伤友军的情况生。

    在这样的攻击面前,别说是炮灰了。

    哪怕是匈奴本部的精锐,恐怕也要被吓破胆子。

    “战俘们完了……”呼衍当屠闭上眼睛,哀叹一声。

    当汉朝的陌刀兵杀出营垒之后,这些炮灰们就注定要玩完了。

    也确实是如此!

    假如,先前被弓弩手们用箭雨屠杀之后,这些大宛人还有那么一点勇气和希望的话。

    那么此刻,他们感受到的,唯有绝望!

    大宛人不害怕箭雨,因为箭雨带来的死亡,反而让他们有种可以解脱的快感。

    况且,汉室的弓弩手们射的箭雨,不可能完全阻挡炮灰们。

    弓弩手的填装时间,足够他们越过营垒的障碍了!

    对大宛人来说,只要冲过去,就可以获得新生!

    然而,陌刀将他们这一点希望,完全的破灭。

    排成五排的陌刀兵们,就像冲上沙滩的潮水,毫不费力的将他们迎面而来的敌人全部劈成碎片。

    肢体和内脏的碎片,到处飞舞。

    鲜血冲上半空,以至于下起了血雨。

    沐浴着血雨,汉军陌刀交替掩护前进。

    很快就杀进了大宛人的阵中。

    而弓弩兵的箭雨随之延伸。

    短短片刻,就在汉军营垒前面,制造了一块方圆数百步的死亡地带。

    大宛人何曾见过如此狂猛和可怕的攻势?

    所有目睹了这一切的人,全部被吓得尿了裤子。

    有人被吓得连站都站不稳,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也有人被吓得牙齿和四肢都打起了摆子。

    更多的人则是调转身体,疯狂的向后跑去。

    甚至有人还拿出了堪比参加奥斯匹林运动会的精力。

    在十几分钟前,这些大宛战俘被匈奴人驱赶着,走向汉军营垒。

    在三分钟前,他们还在幻想着冲击汉朝的营垒,用这些‘主人’的敌人的血和死亡,来作为自己的晋升之路。

    失去了一切的大宛人,原本还以为,他们已经没有可以惧怕的了。

    但,现在,他们才知道,死亡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于是,他们不顾一切的冲向了四面八方。

    冲向了那些凶神恶煞一般,原本已经将他们彻底驯服和奴役的‘主人’。

    比起屁股后面,那支堪比冥王哈迪斯的亲卫的陌生军队。

    曾经在大宛人眼里残暴无比,可怕至极的主人,反而犹如纯洁善良的小白兔。

    驱赶着这些奴隶的匈奴骑兵,自然不肯让这些奴隶跑向自己的大阵。

    于是,数百骑呼啸着上千,挥舞着狼牙棒,将一个个跑回来的大宛人砸到在地。

    更有人大声喊道:“后退者死!”

    在以前,他们或许还可以威胁一下。

    但在现在,被逼到了绝路的大宛战俘们,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

    这些匈奴骑兵砸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炮灰。

    但是,冲向他们的炮灰,却是越来越多。

    在开始,他们还能限制一二,但随着跑回来的人越来越多。

    这些督战队的骑兵,再也阻拦不住了。

    他们在转瞬之间,就被人海人潮淹没。

    ……………………………………

    最近看了一个叫《影武者》游戏的视频,没想游戏中真的可以撩别人的裙子,经过内心的挣扎,还是决定不私藏了,关注“影武者o1”微信公众号就能看,回复“读者活动”有惊喜哦,看不到你打我。(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