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六十六节 屠杀(完)
    此刻,遮天蔽日的箭雨,带着尖啸,冲上了天空!

    无疑,这是一次完整的齐射!

    一次近乎在同时的齐射!

    齐射覆盖范围,几乎精确的限定在了一块差不多是长五百步,宽三十步的战场上。

    八千张弓弩齐!

    八千支弩箭齐飞!

    在刹那就创造出了震撼性的效果!

    由于弓弩兵们射出的箭矢几乎是同时击的,所以,这次击制造了一次巨响!

    弓弦震动的声音,在草原上回荡,声闻数十里!

    “传说远古有异兽曰夔牛,轩辕黄帝以其皮为鼓,一鼓响而声闻八百里!”郅都听着这声响感慨着:“今日强弩弓弦之鸣,几与夔牛之鼓相当!”

    然而,在下一个刹那,即使郅都,也是嘴巴张大,震惊不已。

    在此刻,假如有摄像机的话,那么,这记录下来的这个刹那的画面,即使再过一千年,恐怕也依然震撼人心:无数的箭矢在离弦之后,钻上天空,然后,它们如同流星一般,一头扎向大地!

    仅仅在不过一秒中的时间里,汉军的强弩部队的一次齐射,就覆盖了汉军正面的一块长四百多步,宽约三十余步的战场。

    八千张被布置在汉军营垒各地的弩机,几乎是准确无比的将这个区域覆盖。

    很少有箭矢落在这个范围之外。

    而造成的打击,则是毁灭性的!

    许多观察者,包括匈奴人,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刹那的毁灭性打击!

    至少有七八百名在那个区域的炮灰,在不过一秒钟前,他们还是活人。

    但在现在,他们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甚至有人被扎成了马蜂窝!

    这次齐射,让在炮灰们身后的休屠人,几乎忘记了思考。

    “幸亏我们没有强冲……”有匈奴贵族拍着胸膛,倒吸着冷气,看着那个被截断的死亡地带。

    那里,已经没有任何能站着的人了。

    甚至,就连人也几乎看不到了!

    密密麻麻的箭矢,几乎插满了该区域的土地。

    要不是偶尔有几个还没断气的炮灰挣扎几下,喘息几声,休屠人甚至产生了——那里本来就应该是如此的错觉。

    至于剩下的炮灰,则被吓傻了!

    这些来自大宛的奴隶,几时见过如此可怕,如此强大,如此毁灭性的覆盖打击?

    这次齐射,完完全全的颠覆了他们的三观!

    让他们无所适从!

    大宛人,自己有弓手,甚至在匈奴攻击前,大宛王国还有着一支三千神射手组成的弓手部队。

    但是……

    在他们的记忆和印象里。

    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人类仅靠投射武器,就可以在瞬间产生如此大的打击!

    “恐怕就是连罗马也未必有这样的弓手军团……”有贵族喃喃自语。

    但,汉军却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人的想法。

    几乎只是短暂的数秒之后。

    蜂鸣之声,再次响彻天空。

    这一次,密集的弩箭雨覆盖了另外一侧的土地。

    让起码五百多人,瞬间被射到!

    炮灰们被吓傻了。

    不过,他们没有选择!

    比起死亡,他们现在更害怕身后的匈奴人。

    他们每个人都知道,假如赶逃跑,那么匈奴人肯定会将自己的皮和骨头都剥下来!

    甚至,曾经有奴隶亲眼见过匈奴人是怎么料理那些不听话的奴隶的!

    那是将人活活的绑在一个柱子上,活生生的剥皮抽筋!

    更何况,对他们来说,或许死亡,可能还是解脱!

    “阿胡拉啊!”有人大喊一声,闭着眼睛,冲向前去。

    “神啊,赐予我力量!”也有人哭着叫着冲向汉军的营垒。

    比起逃跑,然后再被匈奴人剥皮,对面的这个匈奴敌人的死法无疑更好。

    简单、轻松而且痛快!

    可惜,他们想错了!

    在汉军的营垒前,陌刀兵们已经枕戈待了。

    “立定!”韩贞放下自己的面罩,举起陌刀,舔了舔嘴唇。

    虽然说,眼前的这些,都只是炮灰、奴隶!

    但是,汉军军法,并没有说北虏的级还分炮灰跟非炮灰之分的。

    换句话说,眼前的这些家伙,都是武勋啊!

    而经过这些天的磨砺,陌刀兵也更有自信和经验了。

    人就是这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熟能生巧。

    现在,陌刀军上下将近三千人,人人都是轻松写意的按照训练时的要求,身体站直,双手持刀,手臂弯曲,做好了进攻准备!

    是的!

    进攻准备!

    “陌刀,可不是用来防守的!”韩贞活动了一下脖子,嘴角冷笑着。

    倘若陌刀兵只是用来防守的,那汉家何必花费如此巨大的资源和资金,调集如此多的精英,来编组这样一支军队呢?

    这些资源和人力,完全可以投入到骑兵之中。

    至少可以武装出一支对等人数的铁骑!

    韩贞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喊道:“各司马听令:碾碎他们!”

    顿时,汉军营垒之前的护栏被掀开。

    三千陌刀,如林而进。

    他们就像猛虎一般,直接撞上了那些哭着喊着,嚎叫着冲来的陌生异族。

    刀光亮起,顿时就是肢体横飞。

    对付这样的炮灰,汉军的陌刀兵甚至不需要讲究什么战术,简简单单的按照训练操典上的要求进行前进就好了。

    哗啦!

    无数的肢体和鲜血,洒满战场。

    一个又一个的头颅滴溜溜的滚的满地都是。

    内脏和鲜血,洒在地上,冒起了阵阵白气。

    陌刀兵的出击,让炮灰们肝胆俱裂。

    他们何曾见过这样凶猛,这样狂暴的攻击?

    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军队?

    他们那里见过,如此可怕的死法。

    仅仅片刻功夫,所有靠近汉军营垒二十步距离的所有人,全部被斩成了碎片!

    上千具尸体被肢解成碎片!

    对此,汉军毫无意外。

    毕竟,陌刀兵一旦结阵,别说是区区炮灰,便是匈奴主力精锐,也与草鸡瓦狗没有区别!

    更可怕的是,在陌刀兵身后的弓弩手,开始将射界抬高,将无尽的箭矢抛向这些炮灰的身后!

    “这完全就是屠杀啊!”郅都看着战场叹了口气,区区两三万炮灰,草鸡瓦狗一般的存在。

    汉军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力气就可以将他们杀的干干净净!

    就如屠宰牲畜一般!

    杀炮灰,没多大意思!

    “陌刀既出,匈奴骑兵还忍得住吗?”郅都在心里想着,期盼着:“你们还不快来?”(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