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六十五节 屠杀(4)
    不止是韩则紧张,其他汉军军官,其实也都很紧张。

    好在,往日的训练以及对功勋的渴望渐渐的压倒了紧张。

    在他们的指挥下,一个个布置在不同区域的汉军方阵开始调整自己的坐姿和方向。

    这个时候,被匈奴人驱赶的炮灰们已经很近了。

    他们与汉军营垒距离,不过两百步。

    驱赶着他们的匈奴骑兵,在这个地方开始停下脚步。

    仅有狗腿子数百人,拿着武器,继续驱赶他们,逼迫他们。

    倒是,那些匈奴的贵族。

    譬如渠帅,譬如骨都侯,甚至是部落的领,纷纷缩进了大纛,躲到了重重保护之下。

    这是在防备汉军的大杀器——大黄弩!

    两百步这个距离,可是在大黄弩的有效射程之内!

    虽然很难射准。

    但也不是没有命中过目标的记录。

    曾经,有匈奴的大当户,在两百步的距离内,被一名汉军的神射手,直接钉死!脑袋都被强劲的弩箭射破,脑浆流了一地!

    在过去的岁月里,匈奴贵族,谈大黄弩变色!

    而此刻,也确实有着数十名汉军中的精英,举着一张张巨大的弩机,寻找着匈奴贵族的身影。

    这种黄色的巨弩,在过去数十年,威震了整个世界!

    许多持着大黄弩的汉军精英,此刻,都用着无比眷恋和无比爱惜的神情,抚摸着手里的弩机。

    这些弩机,伴随了他们中很多人数年甚至十数年的时光。

    大部分大黄弩的射手,都是世袭的。

    有的人甚至从其祖父开始,就是大黄弩的使用着。

    这柄巨弩,曾经带给了他们家族无数的光荣和无数的荣誉。

    当然,也让他们吃到了无数的苦头,留下了无数的病痛。

    使用这种级武器,不是没有代价的。

    许多射手,退役之后,都会终生与骨头畸形甚至坏死做斗争。

    很多射手的手指和手腕,都已经有些变形了。

    但,他们依然爱着这种级武器。

    因为,在曾经,它是汉军唯一可以有效威慑匈奴人,迫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武器。

    匈奴人很清楚,他们一旦暴露在大黄弩射程之内,等待他们的唯有死亡!

    但是,就跟所有的荣光,终究褪去,所有的荣誉,都将尘封于历史一般。

    这些射手已经接到通知了。

    一代无敌的武器,汉军弓弩部队的象征,曾经镇压了世界的大黄弩,也终于走到了退役的时候。

    全新的级强弩,将取代它。

    这种新的级弩,将更强,更准确也更轻便。

    除了造价依然昂贵之外,没有别的缺点。

    传说,这种新的强弩,采用更好的设计,可以减轻射手上弦和扣动扳机的负担。

    “就让吾,用你再为国杀一次敌!”有射手动情的抚摸着爱弩。

    许多人都舍不得大黄弩。

    但没有办法,这是大势所趋。

    不过,好在,当今天子宽厚,准许那些曾经在战场上猎杀了骨都侯以上的汉军射手,继续持有自己的爱弩,而不必上缴国家。

    而是将它供奉在自己的宗祀之中,将自己的名字铭刻在爱弩之上,由天子钦赐以诏命镇压,永永无穷的接受子孙后代的祭祀和膜拜。

    “骨都侯啊骨都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一位汉军弩手通过精准的观察,找到了一个匈奴贵族的身影,他的眼睛,不断的跟随那个贵族的身影。

    然后,他吐出一口气,扣动了扳机。

    “笃!”强劲的弩箭,立弦而出,巨大的反作用力,使得他的身形几乎都有些晃动,单膝跪着的土地,甚至出现了明显的划痕。

    持弩的双手更是被震得麻。

    不过,这代价是值得的。

    破空而出的弩箭,带着强劲的动能,直飞目标。

    两百余步的距离,转瞬而至。

    啪!

    一道血箭飞起,穿越了重重阻拦后,这个躲藏在匈奴阵列之中的匈奴贵族轰然倒地。

    顿时,一片慌乱。

    而这位射手则是用力的挥拳,一直跟随在这些射手身边的军法官,立刻确认了他的战果。

    一位至少是骨都侯级别的匈奴高级贵族!

    这不仅仅让这个射手立刻获得无上的荣誉,更可以按照汉军传统,在自己未来的子嗣里,让一个孩子,名为骨都。

    而隔着两百余步,准确射杀一位匈奴贵族,这几乎是奇迹!

    但汉军已经来不及庆祝这个奇迹般的战果了。

    因为,匈奴人驱赶来的炮灰,已经近在咫尺了。

    密密麻麻,几乎看不到尽头的炮灰们,衣衫褴褛,疯疯癫癫的冲向了汉军营垒。

    在一百步的距离内,这些炮灰们拿着木棒或者石头,跌跌撞撞,跟疯子一般的冲过来。

    无数的人嘴里呐喊着不明的语言。

    “冲过去啊……”一个又一个的狗腿子呐喊着:“冲过去就能吃饱!就能成为匈奴人!”

    已经被剥夺了一切,饥肠辘辘的大宛奴隶们听到吃饱这个词汇,都是精神一震。

    “阿胡拉啊!”有人大喊着自己的神明和信仰:“赐予我新生,拯救我吧!”

    然后就疯狂的奔跑起来。

    在这些人眼里,吃饱比什么都重要。

    而且,过去的一年多里,身后的‘主人’的残暴和强大,让他们没有人敢拒绝主人的命令。

    至于眼前?

    那些一动不动,几乎一片寂静的营垒?

    能比主人还强吗?

    他们打不过主人的!

    主人是那么的强大,即使希腊无敌的方阵,也被他们撕碎了,最勇敢的军团,被屠杀得干干净净,最美丽的城市成为了废墟,最富饶的庄园,成为了地狱,最漂亮的贵族女子,只能张开双腿,迎接征服者的蹂躏。

    他们曾经赖以为骄傲和自豪的一切,都在主人面前,灰飞烟灭了。

    眼前的这个国度的人怎么可能是主人的对手。

    他们,只能是也是如同我们一样的命运。

    除非……

    有神明降世……

    然而……

    那怎么可能?

    神明连伟大的希腊人,文明的希腊人,都不曾眷顾!

    无论是宙斯,还是阿胡拉,都没有显灵。

    但在下一刻。

    有人听到了蜂鸣……

    不!

    那是死亡的脚步声!

    就像冥王哈迪斯张开了他漆黑的双翼。

    有人抬起头,现整个世界,都是一片漆黑。

    天空上,现在只有一个颜色。

    那是纯黑的黑色!

    整个世界,也只剩下了一个声音。

    那就是死神的低吟!(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