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六十三节 屠杀(1)
    “善!”郅都抚掌赞道:“那就请韩校尉及诸君,让这蛮夷荒服之人,见识见识,王师天威罢!”

    “敢不效死!”韩贞点点头。

    作为一个武将,从踏入军营的那一刻,其实他们就已经变成了一台杀戮机器。

    战场,就是武人最好的舞台。

    而对于强弩军官们来说,再没有比现在这样更好的舞台了。

    韩贞看着那些缓缓走来的匈奴炮灰。

    他舔了舔嘴唇。

    “如此多的大好级,正好为我强弩祭旗!”

    自秦亡之后,继起的汉家,虽然继承了秦的大部分遗产。

    包括了令两千年后的世界都瞠目结舌流水线生产(原始版)、严苛的军法系统,还有曾经让无数人闻之丧胆的军功勋爵制度。

    但是,强秦全盛之日,曾经遮天蔽日的弩机之雨,再也无法重现人世了。

    毕竟,当年的秦庭,为了培养一支足可靠着弓弩就威震列国的强军,足足花了将百余载光阴来探索

    一代代雄主奋图强,一位位英雄夙兴夜寐,一尊尊战将喋血沙场。

    通过无数次旷世的大战,用鲜血和血肉来浇灌,集合法家和墨家大能的智慧,更下了无数心血,苦心设计,才有当年秦庭威震天下的弓弩兵!

    自孝公开始,直至始皇帝,秦的弓弩兵,最终展到人类在青铜时代的极致。

    其武器之完美,设计之巧妙,让人瞠目结舌。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秦军本身。

    当年,全盛时期的秦庭,任何一支主力军团中随便一个正卒,都可能是曾经远征万里,跟随大将帅师伐国,执其君长问罪于前的百战精英。

    这支部队全盛时期,向南,则百越灭,向东则东夷服,向北则——胡人不敢南下牧马,不敢弯弓相对!

    正应了那句话——盛极而衰。

    秦庭的辉煌与荣誉,随着秦始皇帝驾崩,一去不复返。

    为了一己之私,赵高李斯合谋将那个睥睨天下,雄霸四海,近乎无敌的帝国,送葬地狱。

    当然,秦二世也确实是一个亘古以来的头号蠢货和败家子。

    自秦亡之后,新兴的大汉帝国,于废墟之中创立。

    百废待兴,天下疲惫,国力衰退,人口大减。

    哪里还玩的起秦人那奢侈的军队?

    又如何有资本培养那样一支强兵?

    随着自旧秦活过来的老将和老臣纷纷寿终正寝或者死于非命。

    秦人曾经为之骄傲的许多荣光,洒满灰尘。

    其中就包括了强弩部队。

    不然,你以为汉室为何要苦心积虑的打造那昂贵无比,但实战性其实一般的大黄弩?

    究其原因,大黄弩其实只是在新时代和新问题面前,强弩官兵的一次自救行为罢了。

    没有了王牌,也没有了老k,当然只能出q了。

    但今天……

    “就让你们再次回忆回忆那被强弩统治的恐怖吧!”韩贞望着越来越近的匈奴军阵,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以及一丝……怜悯……

    对武人来说,尤其是任何一位有志于将帅之道的将官们说。

    他们其实也有属于自己的浪漫。

    正如文人士大夫孜孜以求的寄希望于‘河出图,凤来仪’,二三知己携手游天下,或做而论道,或对酒当歌。

    武人也有自己的崇敬。

    这就是沙场之上,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而不是如同现在这样的……

    “大屠杀啊……”韩贞悠然长叹。

    自今上即位以来,汉家的各个军队,那一支不是有着充足的军费,海量的物资?

    五大主力且不说它,便是地方郡兵,也是戈矛齐备,甲胄鲜丽,每三日一小训,五日一大训。

    至于虎贲卫和羽林卫,更是奇迹一般的无人不练。

    海量的训练量,使得各个主力军团的强弩官兵,几乎人人都有过一岁扣动弩机以万次计,开弓以数千次计的高强度训练。

    一张张弓,弓弦断裂,一柄柄弩机,零件被磨光了棱角,扣烂了扳机?

    甚至,连弩匣都坏了无数。

    每年,都有天文数字一般的废旧破损弩机,在少府的高炉中,被重新熔铸。

    如此巨大的投入,使得汉家的精锐弓弩兵,拥有了旁人所不能及的强大!

    这种强大,不仅仅体现在军容、纪律以及高效的杀戮之上。

    更是……

    经验啊!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不避寒暑,不畏雨雪。

    无数的军官将佐,继往开来,挥洒汗水,贡献智慧。

    才终于有了今天的汉家弓弩精锐!

    韩则走向自己的部曲,他将一个木制的哨子放到嘴里,用力的吹了起来。

    “就让天下人见识一下,吾汉家强弩之威势吧!”韩则望着这些年轻的面孔,说道:“五年了,也是时候让世人知道,何谓强大,何谓精锐!”

    “诺!”将士们欢呼雀跃,大声高呼:“请校尉下令!”

    “作战准备!”韩则微微一笑,挥手命令。

    汉家天下,骑兵十数万,步卒却是以百万计!

    而弓弩兵,尤其是弩兵,在步卒之中至少占据三成,甚至更多的份额。

    此番出塞,有四千来自各个山头抽调而来的百战精英,加入了郅都的军队。

    在平时,他们就像一般汉军士卒一样,默默的行军,默默的安营,默默的巡逻,默默的训练,仿佛如同常人一般。

    但,只有深入了解过他们的人才知道。

    这支军队里,藏龙卧虎!

    即使只是一个伍长,也能在瞬间答出基本的加减结果,哪怕是属于‘高等数学’的乘除,也能有所反应。

    仅仅是为了教会这些在入伍前,甚至大字不识一个的士兵,韩则和他的部将们就花了无数个日夜。

    除此之外,队率司马,都受过特殊训练,有着能判断距离的能力。

    当然,更重要的是——每一部的汉军弓弩部队,都有两名伣官作为标配。

    这些伣官,都是在上林苑接受了两年以上训练和学习的官员。

    然后再配给大军,随军训练和作战,不断打磨和磨砺,锻炼出一双双火眼金睛。

    他们别的本事没有。

    判断风,计算风,却是吃饭的本事。(未完待续。)8

    </br>
29salon